星河巫妖 第1054章 穷
    张启帆的到来惊动了几个在打牌的机械器,他们胡乱的把手上的牌往地上一扔,手忙脚乱的爬起来,立正敬礼到:“长官好。”之前张启帆接管权限的时候,有到过机库,见过这些机械师,所以大家都认识他。

    听到声音,那个正在焊接竞速飞车的老机械师抬起头看了一眼,他也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只是朝着这个方向点了点头,便又把埋进飞车里去了。

    身为一个不受退役年龄限制的机械师,童安在这里呆的时间比任何一个人都要长,见证了地面突击队从没落走向衰落。他没有经历过地面突击队最辉煌的时代,但刚参军的那时候,地面突击队还没窘迫到这个地步。

    那个时候,地面突击队仍然是一个有着辉煌历史,有着崇高目标,有着极高福利的编制,很能吸引到一些涉世未深的年轻人报名,童安就是其中一个。

    在这里一呆几十年,童安经历了太多太多,就连经历的指挥官他都数不清楚了。从一开始三五年一换,到后来一两年,再到后来三五个月。指挥官更换的频率越来越高,越来越年轻。

    这些年轻又稚嫩的家伙,一看就知道是用关系塞进来镀金的,不管呆一年还是呆一天,离开后就有‘曾任营级主官职务’这个光环,无论升迁还是转职,都比别人有了更多的优势。

    这些人进来后,不思进取,放任自流,从来没把心思放在军队的建设上,从来没想过去寻找衰落的原因并加以改进。安格对这样的主官一点好感也没有,从张启帆的年龄来看,毫无疑问也是这种类型的家伙,来镀金的。如果不是看在主官的份上,童安连头都不想点。

    地面突击队的没落,一部分是科技与时代进步的必然,但更多的却是军队主官不思进取所导致的。当年新成立的遥控装甲部队可以到军用游戏网络里征兵,难道地面突击队不可以吗?他们能采用新式战法,地面突击队不可以吗?

    凭借曾经的辉煌和良好的待遇,当年那个刚成立连历史都没有的遥控装甲部队,怎么可能竞争得过地面突击队呢?可惜,那些只想着来镀金的家伙,没有一个有能力,有威望去打破固有的思维,以致让遥控装甲部队发展壮大,彻底取代了地面突击队的位置。

    现在除了一些老家伙或历史学者,谁还记得地面突击队?

    原本以为一大群家伙以这里为目标来镀金,已经是很惨的一件事情了,谁知道更惨的是,再也没有人愿意来这里镀金了。陆振邦是权力斗争的失败者,被发配到这里养老,铁血营的指挥官空置了一两年,分配不到合适的人选。

    没有主官,连应有的福利都没人替他们争取,导致大家不得不自食其力,接些私活混日子。与这相比,童安顿时怀念起那段还有人下来镀金的日子,至少那些有关系有背景的家伙,福利上从来没有亏欠过他们。

    想到这点后,童安对张启帆也没有那么反感了。而且这个时候被分配到地面突击队,可能已经不算镀金了吧,这里的任职经历还有价值吗?

    现在童安所焊接的这架竞速飞车,就是他找的私活,让他这个顶级装甲机械师去维修竞赛飞车简直是大材小用,不过那有什么办法呢?孙女长大了,需要更好的教育,童安不希望她留在前进要塞这种没有发展前途的地方,希望能送她到繁华星域,更大更好的学校就读,再也不要回到这里来了。

    不过繁华星域的消费水平比这里高,要努力赚钱才能让孙女过得好一点。

    满脑门子心思的童安没注意到张启帆什么时候跑到他的身后,正聚精会神的观察着整具飞车。

    这是一架双引擎牵引式飞车,两个硕大的引擎以粗大横扛相连,像一个哑铃似的。横杠上勾着一个比之小了好几圈的驾驶舱,看上去就像一个哑铃上面粘了个乒乓球,形状非常古怪。

    引擎和驾驶舱上都有轮子,为的是在地面重力环境下移动方便,因为飞车每一个分重量都非常重要,所以不能加装沉重的悬浮装置,在重力环境下移动,就只靠自带动力的车轮组。到了太空环境,车轮就没有必要了,到时可以随时拆卸下来,减低重量。

    虽然装来御去的很不方便,但也是因为这种极端的使用模式,让竞速飞车成了人类目前最快的加速载具。

    张启帆的机械学基础非常好,一眼就看出了童安维修的是驾驶舱的液压缓冲吊片,这是用来降低驾驶舱在加速时的过载的。童安的技术非常的好,纳米焊接的联接位非常平整光滑,一看就很牢固结实。只从这焊接就可以看出一个机械师的水平,童安的水平无疑是非常好的。

    竞速飞车的设计非常的极端,为了追求速度,它把驾驶和引擎之外的所有部件,能减的全部减掉,所以结构非常简单,所有的技术含量都集中在引擎的加速和能耗,还有驾驶的防护上,看了一阵后,张启帆就没兴趣了。转向另外几个机械师问到:“我要一具装甲。”

    身为铁血营指挥官,张启帆有权调用这个机库里所有公用装甲,当然,已经分配下去的装甲,他也可以临时征用。不过每一个驾驶员都不会希望别人动用他的装甲,因为里面的很多软件,按钮,都是按自己的习惯设定的。给别人用一次,自己再用的时候就必须全部检查一遍,否则到了战场上,因为操作不习惯而挂掉,那就太冤枉了。

    几个机械师面面相觑了一眼,迟疑的没有回应。

    看着大家站在原地不动,张启帆不解的‘嗯’了一声,怎么?是他的权限不足以调动装甲,还是他们没听懂他的话?

    正在焊接飞车的童安头也不抬的说了句:“能量库已经空了,已经有三个月没有能量块补充过来,装甲全都开不动了。”

    张启帆有些难以置信的一挑眉头,看了那几个机械师一眼。几个机械师忙不絮的点头,机库和营地没有相隔多远,这几天他们也听了许多次关于张启帆的事情,如此强势力的主官,他们脑门缺了才会去得罪对方。

    “带我去能量库。”张启帆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当初听李莉馨诉苦时,张启帆还以为她有些夸大其词,可是没想到事实比她说的更夸张。三个月前就没有能量块入库,突击队竟然还能正常运转到今天?

    能量块就是地球时代的油,没有能量块,他们连悬浮车都开不动的,难道这三个月来从来没有人开车离开过营区?

    去到能量库,只然里面空空如也,只有角落里还堆着几个能量匣,但匣子里面也都是空的。

    能量库的外面,一台老式的制备机在那里吭哧吭哧的转动着,张启帆走到旁边的时候,刚好一块小型的能量块从里面被吐出来,一下子吸引了他的目光。

    见张启帆的目光落在制备机上,一个机械师尴尬的解释到:“制备机被我们改造了一下,接到市电里,六个小时能吐1个点的能量块,勉强够营里的悬浮车用。”

    张启帆立刻意识到机械师的尴尬是因为什么了,能量块制备机规定上是不准接入市电,因为它的功率太大,很容易造成电网超负载。同时,地面突击队用电是免费的,也就是所这台机子所制备的所有能量块,都属于非法偷电的范畴。

    张启帆的心情很不好,为了早日进行装甲实操,他不惜团灭了整个月卫军团。拿到实操资格后,却因为装甲没有能量块而启动不了,这太让人吐血了。

    堂堂的地面突击队竟然窘迫到这种程度,连能量都要偷市电的,难怪那几个机械师会尴尬,穷到这种程度,出去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这里的人。

    无言的摇摇头,张启帆点开通讯器拨了一个号码,一边打着一边往外走去。

    ps:谢谢合|欢草先生,书友1405182,,32125873,书友1311011,血禅衣,星眸红唇的打赏。

    (

星河巫妖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