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巫妖 第1057章 拷问
    可是看到张启帆丝毫没有挪动脚步的打算,巴蒂尔脸色变幻了几下,猛的一咬牙,走到张启帆的身边,并稍微突前了半个身位,嘴上说到:“老板,小心他们可能有武器。”这样的站位不会阻挡张启帆的视野,冲突起来他又能第一时间挡在前面。

    张启帆有些意外,算起来,他和巴蒂尔这才是第二次见面,第一次见面,他被自己揍了一顿,不记恨自己就不错了。可是看他现在这个样子,似乎是真心把自己当老板,冒着危险也不惜保护自己。

    巴蒂尔心里很紧张,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得到过别人的尊重,稍微长大一点,就不得不走上社会,用各种不光彩的手段去糊口,如此一来,正经的人家更不乐意跟他来往了。

    张启帆虽然揍了他一顿,可是由始至终,都没有一丝歧视他的意思,而后来给他的那笔钱,更让巴蒂尔感觉到自己也是有价值的。

    就为了这一丁点尊重,巴蒂尔脑袋一热,就站到张启帆的身前。

    咖啡馆的后门咣当一声被推开了,三个白人风一样冲出来,往左右两边小巷的远处望去,按照他们的想法,张启帆两个肯定远远的跑掉了,近的地方根本没必要看。

    所以一看到就在门边的张启帆两人时,三个白人都有那么一刹那的错愕。

    停了下来,三个白人面面相觑,有些摸不透张启帆的打算。不跑远,而是站在门边,又没趁机偷袭他们,难道是吓傻了?

    还没等三个白人想出一个所以然来,张启帆却突然动了,脚下一蹬,向炮弹一样射出,一肩膀撞进了最右边那个白人的怀里。

    被撞中的白人‘卟’的一声,似乎被撞得整个肺的空气都瞬间喷出来,整个身体倒飞十几米,直接撞到巷道的垃圾箱上,咣当一声巨响,铁制的垃圾箱被他砸出了一个大坑。

    这个白人连惨叫都来没有叫出来,头一歪,口吐白沫,晕了。

    而就在张启帆撞飞第一个的时候,他的双手齐出,抓住了第二个白人的手腕,一旋身,把第二个白人拖起,甩出。

    砰,第二个白人立刻被甩到墙上,大字型的贴到墙上,然后慢慢的滑倒在地上。被张启帆抓住的那只手,手臂诡异的朵拉在身侧,显然是脱臼了。

    一息之间,连惨叫都发不出来,两个白人就晕过去,只剩下最年轻的那个,正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满面惊恐的看着张启帆,那表情仿佛是去掏兔子洞,却从里面钻出一头怪兽一样。

    巴蒂尔也被张启帆的狂暴吓了一跳,混身一哆嗦,敢情当时自己被揍的那一顿,还是张启帆逗他玩的啊?

    年轻白人被震住了,张启帆却没有停下来,返身一手刀砍在对方的脖子上,敲晕。这个年轻的白人就是那个双手改造过的轻度改造人,但是实力和吴鹏差远了,仗着机械臂欺负普通人可以,面对张启帆,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干脆利落,干脆到巴蒂尔都没反应过来,他本来还憋着一股气,准备事不可为的时候由他缠着对方,让张启帆先走。没想到眼睛都没眨完,战斗就结束了,对方连武器都没来得及用,让他刚开始那句提醒变得没有丝毫意义。

    情绪得不到发泄,那种滋味就像尿尿到一半,马桶给拿走,全给憋回去了。

    “等什么?”巴蒂尔一副呆头呆脑的样子,张启帆有些不耐了:“车子开到巷口,把他们弄走。”

    咖啡馆里的两个女服务员已经小心翼翼的,探头探脑往后门张望,看到张启帆放倒三个白人后,又是错愕又是惊恐,迟疑的没敢走过来。

    张启帆脚一勾,直接把后门关上,隔绝这种张望。

    ……

    卢卡是被一盆冰水泼醒的,冰水冰凉刺骨,仿佛刚从冰箱里取出来一样,而且是那种加了防凝剂,零下十几度都不会结冰的那种。卢卡经常拿这种冰水来虐待犯在他手上的人,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也会尝到这种滋味。

    刺骨的冰寒直接把他从晕迷中泼醒,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什么晕意都没有了。他睁开眼睛,看到了站在他面前的张启帆,还有拿着一个盆还保持着泼水姿势的巴蒂尔,显然他身上的冰水正是巴蒂尔泼的。

    转瞬便明白是什么情况,卢卡满身血液直接往脑门上涌,把他的脸都憋得通红,眼中冒出愤怒的神光。

    只是他的愤怒没敢朝向张启帆,可能还记得晕迷前张启帆一招放倒他的情形,而是朝向巴蒂尔吼到:“巴蒂尔,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敢这样对我?你敢这样对特鲁斯坦大人的人,你死定了你知道……”。

    话还没说话,卢卡眼前黑影一闪,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常,把他后面的话全扇回去,白白的脸上浮起了一个清晰的手掌印。

    张启帆的手劲很大,这巴掌扇得又重又响,扇得卢卡眼前金星直冒,也扇得他的心也直往下沉。他已经把特鲁斯坦的大名搬出来了,对方却丝毫没有犹豫的出手,显然并没有把特鲁斯坦放在眼里。

    无论对方抓他的目的是为什么,特鲁斯坦这个名字都不足以保护他了。意识到这一点,再抬起头的时候,卢卡的脸上已经没有原本的凶狠,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惊惶。

    看着卢卡神情的变化,巴蒂尔的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像他这种混迹于空港的小混子,和卢卡这样背靠大势力的打手是两个不同层次的存在,以前他只能仰望着对方,何曾想到对方也有害怕的时候。

    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巴蒂尔转头望向张启帆,那略显削瘦的身影,看在巴蒂尔眼中似乎无比的高大。

    如果以前,巴蒂尔只把张启帆当成一个实力强悍的格斗家的话,那现在他不得不再贴上一个‘背景深不可测’的标签,因为此刻他们所处的位置,是一个军用仓库。

    ps:谢谢紫色&彼岸的打赏

    (爱上书屋www.23sw.net)

星河巫妖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