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巫妖 第1074章 长官受伤
    随即,他感到太阳穴像蛮牛撞中了一样,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原本握在他手里的尖刀往地上掉去,刀尖快扎到地面的时候,被一只有力的手抄在了手里。

    尖刀在张启帆的手中转了一圈,由正握转成了反握,然后他抬起头来,眼睛半睁着,对余下的人轻轻说了一句:“捂好了。”

    余下的壮汉和混混目瞪口呆的看着晕死在旁的同伴,鸦雀无声,之前的轰笑再也听不到半句。

    张启帆这句莫名其妙的话,更让他们摸不着头脑,捂好了?捂什么?

    还没等他们想明白,反握尖刀的张启帆扑进他们的群中,一连串的踢打声,惨叫声,利刃割肉声。最后只剩下液体高速喷射的‘嘶嘶’声。

    这下所有人都明白那句‘捂住了’是什么意思了,大腿,颈部,腋下的动脉被割开,心脏强大的压力,挤压得血液高速从伤口喷射出来。颈动脉血压最高,血液喷出几米远,涂抹了大半间屋子,瞬间就把一间干净的快餐店染成了地下屠宰场。

    浓稠的血浆咕咚咕咚的从指缝往外冒,怎么按都按不住。受伤的人连惨叫都不敢叫了,叫得越大声,血液运行得更快。

    把最后一个敌人也捅倒,张启帆混身发软,一头载倒在地上。最后一丝力气也被榨干了,他现在只能动起一个手指头,在手腕的通讯终端拨出了一道通讯。

    接通后,张启帆用很虚弱,但吐字非常清晰的声音说到:“我受伤了,带人来空港码头区这个位置接我。”

    柳月快被眼前的这一幕吓疯了,平常杀鸡都不敢的她,第一次见过这么多的血,也是第一次发现血竟然能喷这么远。这个看起来斯斯文文,外表瘦弱的男生,竟然是个如此凶残的家伙,流了这么多血,这些人会死掉吗?

    店里死了这么多人,怎么办?怎么办?……

    尽管心里惊恐,但看到张启帆一头栽倒在地上,她的心又揪了起来,看了几时满地的鲜血和横七竖八的人体,犹豫了好几次,终于把心一横,闭上眼睛就往张启帆的位置冲去。

    被绊倒在地也没敢睁开眼睛,柳月手脚并用爬到张启帆的位置,急切的问到:“你怎么样?你还好吧?”虽然这个少年很凶残,但看着他,柳月却很安心,因为这个少年救过她。

    ……

    铁血营,活动房,吴鹏两脚间夹着一个跳跳球,扎了个二字钳羊马,这个马步有点娘,但却能很好的稳固下盘。

    但是想在跳跳球上扎稳马步,难度太大了。两个半圆夹着一个圆盘的跳跳球本来就是不平的,人还要站到上面去,能保持平衡就很不错了,更别说扎马步。

    如果不是凭着对张启帆的信任,吴鹏绝对坚持不下来。

    吴鹏不懂武技,没陈广胜和菲利普那么高明的技斗能力,学的格斗术也是军队里的那种大路货,不过他有一条‘强壮’的机械臂。

    军队里有很多人都有仿生肢体,但很少有人能把机械臂用得像吴鹏这么好,就连陈广胜这样的格斗高手,在他手上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吴鹏的办法很简单,就练下盘,练马步,只有根基稳,才能发挥出机械臂最大的威力。

    原本以为自己的实力已经不逊色于任何正常人类了,谁知道张启帆却把他狠狠的教训了一顿,让他知道自己与真正的高手有多大的差距。

    从那以后,他就把张启帆划入了非正常人类的范畴。

    这一个月估计是他们这些人加入地面突击队后,实力进步最快的一段时间了。

    一来是被张启帆这个变|态激励着,长官这么强,他们这些当小弟的好意思太弱吗?二来,张启帆毫不藏私的给他们进行针对性的指点。

    用陈广胜的话来说:这可都是大家族的不传之秘啊,我们都有入门弟子的待遇了。

    比如陈广胜这样的武学世家,用数百年的研究,总结出的一些训练方式,都是只传给最直系的后裔,陈广胜这样的边缘子弟,只能学到点皮毛。

    但是在张启帆这里,却是最具针对性,最具操作性,最高明的指点。

    比如吴鹏的有下盘,没灵活的缺点,张启帆也没有长篇大论,云山雾罩的说一大通理论,而是直接让他买一个跳跳球,站到上面练马步。

    半个月下来,吴鹏只感觉自己的实力突飞猛进,一个打三个以前的自已绝对不成问题。

    自己的实力这么强,对底下的人又这么好,吴鹏对这样的长官是越来越崇拜了。

    实力突飞猛进的并不止吴鹏一个,收获更大的是陈广胜。本来就有格斗基础,对张启帆的一些指点,他领悟得更快更深入,更重要的是,张启帆教给了他一种运气的方法。

    其实运气之法没有太多的玄妙,不外乎就是如何在切合气息的同时,把全身的力量汇成一点打出去,却又不会伤到脏器的方法而已。但绝对是任何格斗世家的不传之秘。

    任何一种运气之法,都是汇聚了无数代人的智慧,不断传承不断总结出来的经验,都是实验了几千万次才发展成型的。

    就算以现代的辩证眼光去看,这也是人类最宝贵的财富。

    陈广胜在自己家族里,只学了最基础的运气法,更高明的方法根本不是他这种非核心弟子能接触到的。

    没想到在张启帆这里,随随便便就学到了一种更高明的方法,按陈广胜的眼光,这种运气法要比自己家族的方法还要高明。

    那一刻,陈广胜真的有一种士为知已者死的冲动,长官真是太大方了

    张启帆绝对没想到,自己随手教下去的东西,能让他们如此感激,这些东西对他而言都是最为皮毛的东西,难道运气之法练到极致,还能转生成巫妖不成?

    不过教导他们,张启帆确实是全心全意的,他本来就是一个护短的人,对待‘自已人’一向都很大方,只要对方获得他的认可。

    突然,活动室的房门被砰的一下推开,李莉莉气喘吁吁的闯进来,焦急的说到:“长官受伤了,跟我去接人。”

    ps:谢谢32125873有打赏

    (爱上书屋www.23sw.net)

星河巫妖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