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巫妖 第1088章 一起过
    本章有一点关于同|性感情的描述,不喜请跳章。(只是配角的回忆,塑造角色,不会恶心。)

    ……

    张启帆和伍兹那边正在干着活,不懂技术的加工厂老板已经躲到一边悠闲的抽起烟,不时往场中看几眼,目光落到伍兹身的时候,显得特别温柔。

    李莉馨也不懂技术,早早就退到一边,时不时偷偷的打量旁边的加工厂老板一下。她以为自己的打量很隐蔽,却不知对方这个群体的人都是特别细心和敏感的。

    最后一下打量时,加工厂的老板突然转过头来,和李莉馨四目相对,盯个结实,只见加工厂的老板微微一笑,落落大方的问到:“没见过我们这种关系?”

    “呃…呃…。”原本被逮到,有些慌张的李莉馨,反倒被老板这种坦然的态度感染到了:“不是,只是没有见过这么雄壮的而已。”

    “艾克,我叫艾克。”老板吸了口烟,缓缓的吐出来,笑着说到:“那你觉得我们这种关系怎样才算比较……‘正常’?”

    “至少…至少……”。说实话,李莉馨并不怎么了解这个群体,按道理说,军队和监狱是这种群体比较多的地方,但铁血营里还真的没有这种关系:“至少有一方会比较…,娘?”

    “娘?”艾克笑了:“如果只是娘,有什么男人能比女人更娘?为什么不找个女人?”

    “对哦!”李莉馨的脸上现出恍然的神色。这个道理虽然浅显,可是没有提醒的话,她根本不会想到这方面去,现在看来,她以前对这个群体的印象似乎是错误的。

    艾克可能也不希望别人对他们这个群体有误解,主动继续这个话题:“如果有这样的一对,一个娘,一个不娘,那不娘的那个不一定只喜欢男人,所以娘不娘并不是主因。”

    “嗯嗯,我明白了。不意思,我应该是女性向的作品看多了,所以有所误会了。对了,你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李莉馨八卦之魂熊熊燃烧。

    “怎么在一起的?说起来话就长罗。”艾克悠悠的长吁了一句,眼中闪过一丝缅怀的神色。

    “我们读书时候就认识了,那天我和一批人起了冲突,对方五个我一个。我干趴了二个,就被剩下的按在地上,一顿狂揍。当时他正好路过,看不过眼,上来把我救了。就这样我们认识了,一路中素高素职定,基本没分开过。”

    “一起读书,一起打架,一起喝酒,一起泡妞。他这个比较内向,死认理,说话容易得罪人。我这人比较圆滑,爱交朋友。他爱干净,房间收拾得整整齐齐,我就比较邋遢,房间像狗窝似的。只要我们在一起,就能起到互补的作用。”

    “读书到工作,我们都在一起,习惯了彼此,工作之后,他找了个女朋友,我们就分开了,那段时间真是我的恶梦啊。”艾克似乎回忆起什么不堪回首的事情,痛苦的抓抓脑袋:“我厨房里连罐头都长霉了。”

    “有一天我喝的烂醉,在厕所里睡着了,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在床上,房间收拾好了,厨房也干净了。出房间一看,他正在晒衣服,那个时候,我就突然有一种想法,如果他一辈子在自己的身边,那应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好浪漫哦~”李莉馨眼睛冒起了小星星,全然被感动了。

    艾克耸耸言,挺洒脱的笑了,继续说到:“后来,那个女的嫌他没钱,背着他和一有钱人勾搭到一块了,对方是一开酒吧的,手底下有不少人。那一知道消息,他气疯了,拎根棍子就要去找对方麻烦,我开车跟过去的时候,他已经冲进对方的酒吧里,被十几个家伙围起来。”

    “我二话不说就开车撞了进去,嘿,对方那酒吧当场毁了一大半。我抄起扳手就下车,两个人一起干对方十几个,全身骨头都断了,双双被送进医院。还好有医保,不然我们就死定了。后来开酒吧那家伙还想要赔偿,美得他,要钱没有,要命两条。他又不敢真杀我们,最后就不了了之了。”

    “从那以后,他就变得不怎么信任女人,我看着也心痛,有一天我们喝酒,趁着酒意,我就说:‘以后我们一起过吧’,然后就一直到今天了。”

    没有什么惊心动魄,没有什么曲折离奇,却听得李莉馨泪眼盈盈,就是这种平平淡淡,携手与共的感情,才是最真挚的。

    ……

    这边知心话题呢,那边已经胆战心惊了,当然,惊的只是伍兹,张启帆无论是心还是手,都非常稳当。

    一开始焊弯曲管单那一段的时候,因为用了截断这种取巧的方法,伍兹还不觉得什么,等张启帆开始拼接长管的时候,他才忍不住开始手心出汗了。

    只有他这种老技术员,才会明白,这种手艺的难度有多高。

    张启帆把电磁杆伸出了四米多长,夹住了焊枪,往管道里伸。

    光是那摇摇晃晃的电磁杆,就看得伍兹一阵心惊胆战的,通过这把四五米长的电磁杆,控制着焊枪在看不见的管道内壁,凭手感焊出一条能‘过水’的焊缝,这有可能吗?

    如果张启帆只是胡闹,伍兹根本不会紧张,可是看之前他焊弯曲管道的时候,手法很熟练,不像是胡闹,难道他是真的有把握?

    估计伍兹怎么猜都猜不透,张启帆根本不是凭手感,凭的是精神感应。

    精神强度达到二百多之后,他就已经可以释放出精神力,去感应身边的细微变化,精神力越强,这种感应能力也就越清晰。甚至已经能透过较薄的障碍,感应到障碍后面的情况。

    焊接这种管道,并不需要很清晰的反馈,只要感知到哪条缝在哪里就行了。所以对于别人来说属于盲操的内部走焊,对张启帆只是‘开卷测验’而已。

    整个操作最大的难点还是在控制那四米长的电磁杆。可是他驾驶装甲的时候,都能把软的电磁触手玩得出神入法,现在难道会玩不转这种硬的电磁夹杆?

    (

星河巫妖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