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精神病院 第一章 末日
    深呼吸。

    北溪精神病医院,实习医生时若雨(男)看着倒在地上的丧尸,深深的吸了口气,背脊已经湿透。

    末日的降临仿佛就是一瞬间,但也不能说毫无征兆,因为之前在电视里就看到了西北某处爆发病毒,感染者发生异常变化的新闻,当时时若雨虽然担心,但还觉得事情离自己很遥远,却没有想到短短几个小时后,这原本充满了魅力的小镇北溪也被病毒肆虐,仿佛就是一转眼工夫,大量的人变成了毫无意识,只知道攻击的丧尸。

    也不是所有人都感染了那恐怖的病毒,大概有三成左右的人成功抵制住了病毒入侵,时若雨就是其中之一。

    自然规律永远是公平的,病毒让七成的人变成丧尸,但是剩下三成人里面也有人开始觉醒异能,当时带着时若雨等少数几个幸存者成功逃出精神病院的院长就是一个强大的异能者。

    只是后来……时若雨脱离了队伍,一个人跑了回来,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觉得医院里应该还有幸存者,他要找到他们,并把他们一起带出去。

    时若雨飞快的跑到三楼走廊尽头,带着一丝祈祷的心情,‘砰’的一声一脚踹开了最后一扇门!

    然而,很快他就被深深的失望所笼罩,病房里的电视机发出滋滋滋的噪音,而就在边,是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红色,黏糊糊的一团,早已分不清楚原本的模样,末日降临后,一旦被丧尸抓住,这种毫无人性的东西会毫不犹豫将活人吃掉……

    虽然也是意料之中的结局,何时雨依然带着浓浓的失望靠在门边,他清楚的记得原本这里住着的是一个资深广场舞爱好者兼忧郁症患者何阿姨……虽然她走火入魔到只要有人一放音乐就忍不住开始跳舞,但仍然不失为一个慈祥的阿姨。

    时若雨忍不住在想,也许他们几个是对的,这栋楼里已经不可能再有幸存者了!他们宁愿冲出医院寻找生路,没有一个人陪着他回来搜寻幸存者……

    突然一声毫无章法的‘呜嗷’之声打断了时若雨的思绪,一个丧尸突然从病房柜子里猛扑出来!猝不及防之下,时若雨被这家伙直接给扑倒在地!

    好在他反应极快,奋力一脚踹中那丧尸,将之踹退了好几布,那丧尸已经完全没有了主动意识,完全靠本能在行动,被踹退后没有任何犹豫,再次扑了上来!

    不过这一下时若雨已经有准备了,他右手五指横向一扫,正往前猛冲的丧尸仿佛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一般,一个标准狗啃泥姿势直接就扑倒,时若雨左手在空气中一绕,那丧尸的脑袋顿时诡异的往上一扬!

    那丧尸发疯般的拼命挣扎,但是脖子明显被勒住,大概几分钟后,终于没有了声息,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是的,时若雨同样也是个异能者,他的异能就是那纤细到肉眼都无法看到的丝线!大灾难降临的一瞬间,他就发现自己的十指能产生坚韧无比的丝线,可攻可守。

    时若雨气喘吁吁的看着倒地的丧尸,还好只有一个,如果刚才来的是一大波丧尸,自己绝无侥幸,事实上虽然有三成人抵抗住了病毒,但是在接下来的短短几个小时里,这些人中的八成以上死在了丧尸手里!真正活下来的幸存者只是极少数!

    往往要么是及时觉醒了异能的,要么就是运气特别好的……

    时若雨失望的走出三楼最后的病房,这次他重返医院,整整找了三个楼面,加起来只在二楼找到一个幸存者,那是个躲在了底下的大叔,结果刚救出来没几分钟,就在一次走廊上的遭遇战里被丧尸给杀害了……

    此刻时若雨正愣愣的看着通往四楼,也就是这栋精神病院顶楼的楼梯,这也是他最后的希望所在了,然而……四楼,那是医院一个忌讳,因为住在四楼的全都是整个医院最危险的精神病人!

    时若雨仅仅稍微犹豫了下,做了个深呼吸后,他一脚踏上了通往四楼的楼梯!

    四楼的层高比下面三层要矮一些,给人很强大的压抑感,此刻走廊上一片昏暗,仅仅从一锌门上的玻璃透过些许光亮,还有几盏廊灯一闪一闪的,电力供应随时可能中断。

    不同于下面三层,到处都是丧尸走动嘶吼的声音,四楼的走廊比想象中要安静许多,除了自己小心翼翼的脚步声,时若雨几乎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仿佛行走在一片毫无生气的死地。

    走廊上好几扇门已经破损,门板随便和玻璃随便掉落一地,这种房间时若雨几乎是已经不想看了,因为他在下面三层看得太多,不是里面的人变成丧尸冲了出去,就是被丧尸冲进去给吃了……他的目光落在了房门完好且紧闭的房间404.

    时若雨右手食指对准锁孔,一道丝线从锁孔钻了进去随后在反面饶了下,喀拉一声,房门被轻松打开,这也算丝丝异能的一种妙用了吧。

    时若雨冲进404的一刻,第一眼就看到了被五花大绑在上的任国斌!而后者正目光炯炯的看着突然闯入的时若雨……虽然这个目光远远谈不上友好,但是,时若雨可以肯定这还是个正常人类……

    时若雨很清楚,将他五花大绑是医生们干得,没法子,此人是重度臆想症患者,由于抗日神(lei)剧看多了,久而久之代入感越来越强,就走不出来了,开始幻想自己是地下工作者。

    这也就算了,奈何这哥们发病前是个极为优秀的机械工,他可以用任何身边的东西随时组装成极度危险的杀器,这个本事惊呆了他身边人,他们不得不连夜将他送来精神病院,听说公安都出动了,派了十几个人在制服他。

    来了医院后,他的表现也深深震慑住了院长,于是医院不得不将他五花大绑起来并送到了这传说中的四楼。

    好吧,无论如何这又是一个幸存者,就算是极度危险人物,时若雨还是决定救下他,末世容不得他多想。

    他正要过去替他松绑,突然一直目光炯炯的瞪着时若雨的任国斌开口道:“你不要努力了,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时若雨一滴冷汗流下来,这哥们一直幻想自己是地下工作者,而包括时若雨在内的医务人员毫无疑问被归为了汉奸……

    他一边抹着汗一边替他松绑,嘴里念叨着道:“别闹,跟着我出去!”

    任国斌一脸坚毅的道:“你这种糖衣炮弹对我是没有用的!我是久经考验的战士!”

    时若雨实在无奈,没好气道:“好吧,国斌同志,其实我是来救你出去的!我叫余则成!”

    任国斌咦的一声,随后死死瞪着时若雨看了好几秒,随即一字一句道:“不可能,你绝对不是余则成!因为……他的眼睛不可能像你这么大!”

    还好时若雨是实习医生,心理素质过硬,临场应变更是飞快,他立刻道:“因为我已经暴露了,所以特地去韩国做了个整容手术!”

    一边说着,他已经把任国斌的所有束缚解开了,那家伙一抵复了自由,先是活动了下双手,随后慢悠悠爬下,突然一把抓住一根腿,用力一扯,只听到哐啷一声,医院那质量也确实不过硬的铁板的腿被他硬生生扯下一根,随后他又打开边柜,拿出了一把手术刀……

    时若雨目瞪口呆的看着,天晓得这把手术刀怎么落他手里了,只见任国斌用一些绷带将手术刀缠绕在腿上,很快一把奇形怪状的杀器诞生了……他挥舞了几下,测试了下手感,随后突然举起武器对准了时若雨,冷冷道:“好,你说你是余则成,那就证明给我看!”

    时若雨看着明晃晃的凶器,想了下,小声道:“我认识翠花……”

    任国斌顿时激动了,拉住时若雨的手,连连椅道:“翠花她孩子生下来了没?!”

    时若雨靠的一声骂道:“这都啥时候了,你还婆婆妈妈这种事9不快跟着我撤离!”

    任国斌连连点头,老老实实跟在了他身后,突然他走了几步后停了下来冷冷道:“你的发报机呢?”

    时若雨一滴冷汗,道:“发报机能随身带着嘛?”

    任国斌认真想了会,几秒后他突然用武器对准了时若雨脖子,表情冰冷的道:“那不好意思了,既然没法证明你是同志,我只能先干掉你了!因为,你知道的太多了,革命,是要流血的……”

    时若雨厄得一声,他一咬牙道:“好吧,不过在我临死前,能否让我先把上个月的党费交了?!”

    任国斌认真的点点头,随后突然他猛地一发力!

    时若雨只觉得一股子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随后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哇’的惨叫从他身后传来!

    他目瞪口呆的回过头,冷冷的看着任国斌的凶器U兴簧砀蟮囊桓錾ナ亩钔罚∧羌一镉ι梗。

    不等时若雨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只见任国斌突然啪的一声站的笔挺,对着他异常标准的敬了个礼,大声道:“则成同志,一等兵任国斌向您报道!”

    (爱上书屋www.23sw.net)

末日精神病院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