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精神病院 第二十三章 危险!
    一开始刚离开北溪镇的一段和镇上情景差不多,到处都是停在路中央抛锚的汽车以及满大街的尸体,

    整个道路上血流成河,当然到了这里,即便是时若雨也已经彻底麻木了,对这种场景彻底没有了感觉,就是卡车开的很不顺利,经常需要人下去清理障碍,这时候那个傀儡丧尸发挥了大作用,丧尸力气大又不会累,所有脏活累活它全包了,给小分队节约了大量的精力……

    他们就这么停停走走的,大概开出了四十公里,时间倒是耗去了三个多小时。

    但是当他们越来越接近县城那边之后,路边的强狂突然就有了一个巨大的变化,时若雨有些惊讶的发现,从某个地方开始,县道上的车子和尸体都被整齐的清理在了道路两旁,硬生生的在公路中央清理出了一条可供一辆车通过的通道!

    时若雨先是一惊,随即明白了这肯定是人为的,他看着萧晚晴认真道:“是不是这里有幸存者?!”

    萧晚晴一边开车一边耸耸肩道:“看来是这样的,咦……”

    大小姐一边说着咦,一边突然一脚踩下刹车,这毫无征兆的奋力一踩,导致卡车吱呀一声巨响来了个急刹车!

    害得没有防备的时若雨脑袋直接撞上了仪表盘,痛的直咧嘴,在后座睡觉的沈雯婷哎呀呀一声惊呼,随即咕噜噜的从椅子上就摔了下去,可怜小美女被摔得灰头土脸,一脸委屈的看着萧晚晴,小嘴一扁就要哭,至于后面货箱虽然时若雨看不到,但是一阵惨叫中夹杂着小狗充满了郁闷的汪汪声还是传入了他耳朵里。

    时若雨哭丧着脸抱怨道:“晚晴,你这是要闹哪样啊?!”

    萧大小姐毫无做了坏事的觉悟,她一脸严肃道:“不能继续开车了!剩下的二十来公里我们走着过去吧!”

    时若雨莫名其妙道:“为啥?”

    萧晚晴认真道:“你的推理是对的,这前面县城明显是有幸存者,而且肯定人数不少而且是有组织的,不然不会有闲工夫来清理道路!”

    时若雨点点头,大小姐分析的很有道理,清理道路可不是三五个人的幸存者小分队会干的事情,只是他奇怪的问道:“那然后呢?”

    大小姐一脸冷漠的道:“人多就麻烦,我还能不能安静的看书啊?!”

    萧家大小姐的理由很无厘头,时若雨正要说什么,突然他有些顿悟了。

    时若雨也不是真傻,他也开始意识到其实在末世里,人比丧尸更可怕!天晓得县城的幸存者会是什么样的人,万一是坏人呢?!他们人数可很多啊!

    而且就算他们不是坏人,时若雨带着的可都是精神病人,其中好几个都是定时炸弹,随时要爆的那种,能不能和其他幸存者和睦相处都是个大问题,这也是他一直想着要找老院长的原因之一,毕竟老院长队伍里都是医务人员和个别病人,不会对他们有啥歧视。

    时若雨正想着心事,萧晚晴指了指后面的物资,一副高傲的样子道:“这些东西可都是我们的!如果这么贸贸然冲过去,运气不好遇到光头那种,直接就要开战,就算运气好,遇到讲理的,起码这一车子物资肯定是要充公了……我可舍不得!这是我们几个辛辛苦苦攒起来的物资!”

    时若雨叹了口气,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你意思是我们把这一卡车物资先藏起来?!也行,这里距离县城还有二十公里样子,我估计他们据点肯定在城里面,所以这里藏着应该不容易被发现,我们每个人背一些必要的食物和水徒步过去吧!”

    萧晚晴不用说,肯定是同意的,正在用手拍身上灰尘的沈雯婷嘟哝着道:“反正我都听若雨哥哥和晚晴姐姐的,你们怎么说就怎么办好了,不开车子也好,雯婷就不会睡着了还摔下来……痛痛……”

    时若雨拍拍她小脑袋,哭笑不得的安慰了几句,随后绕到后面向任国斌和叶一舟也提了下,结果刚走到后面,突然看到他们三个的形象,可怜时若雨差点没当场绝倒!

    只见国斌同志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私藏了几双丝袜,给自己,叶一舟甚至阿丑脑袋上都套了一个!此刻六只眼睛正透过丝袜眼巴巴的看着他……

    时若雨哭笑不得的骂道:“国斌同志,这是怎么回事?!”不用想,这种事情肯定不是叶一舟干的!

    任国斌一脸严肃的道:“政委,你说我们深入敌后,难道不应该化妆一番吗?我看很多人在做大事前,都是这么打扮的!”

    时若雨一字一句道:“那些大事是不是抢银行啊?!”

    任国斌很认真的开始回忆,结果时若雨陈爆发了,痛骂了一顿,表示他这种行为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9不立马被军统特务发现了?!

    总算成功让他们两人一狗把丝袜摘了,至于在这里隐藏卡车和大部分物资的问题,他们两个没啥想法,一切听时若雨的就是。

    于是卡车在萧晚晴的驾驶下,一个潇洒的转弯脱离了主干道,在路边那绿油油的农田上飞驰了一会后来到了一家破破的厂房。

    这是一间标准厂房,而且并没有建设竣工,时若雨依稀记得这个地方,是一个标准烂尾楼,投资商本来是想建成标准厂房然后出租赚钱,结果厂房没建好资金链然后就跑路了,差点没把当时承恩县领导们给气死。

    当然这些曾经的县城大事,此刻已经都是过眼浮云了,在这个末世没有任何意义。

    不过至少可以证明一点,那就是这个地方相对比较安全,因为这阑尾厂房在末日降临的时候原本就没人,所以现在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丧尸,再加上县城里的人应该都知道这地方就一个阑尾厂房,不但没人,同样也没啥物资,甚至因为主体框架都没有完成,用来阻挡丧尸追击的作用也几乎为零,所以幸存者只要还有正常判断力也断然不会往这里跑,确实是藏卡车的最佳地点。

    萧晚晴将车子开进了烂尾楼厂房的深处一个拐角处藏了起来。

    时若雨来到卡车后面,拿出事先从超市里带出来的几个登山包,他亲自动手装了些必须的食物和水,五个人一人一个背上,本来时若雨看沈雯婷瘦小的样子,有点心疼想让她少抗点物资,结果小丫头倒是倔强的表示自己力气很大,不需要区别对待。

    时若雨观察了下后发现她还真是没说谎,虽然她此刻明明是那个胆小的主人格,但是力气却完全和那个狂暴的人格一般无二,背着一个巨大的登山包相当的轻松,就是样子稍微搞笑了点。

    甚至就连阿丑也背上了一个小书包,里面装满了它最爱的狗粮和小饼干,为此那小狗也一点都不觉得辛苦……

    另外被时若雨控制住的那个‘傀儡’丧尸他们也继续带上,而且那丧尸也替他们背了点不少物资,反正它力气大嘛!当然这个‘傀儡’丧尸更重要的作用是在他们开始步行前进后担任开路先锋。

    萧晚晴自顾自琢磨了一番后,美目在周围观察了一番后,最终将车钥匙埋在了厂房门外的一片荒地里,她怕随身带着被其他幸存者发现追问这是什么车钥匙。

    大小姐这个举动让任国斌顿时惊醒,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激动的道:“这是为了我们潜伏任务完成后回到红色根据地做的准备吧?!”

    时若雨哭笑不得的点点头,随便他怎么理解了,顿时任国斌同志兴奋了,他显示啪的一下向时若雨敬了个礼,大叫一声:“一定完成任务!”

    在他们五个走出废弃厂房的时候,任国斌突然很激动的跳出来,叫上了时若雨和叶一舟帮忙,他们三个男人一起将卡车开进来的痕迹做了一番处理,尤其是轮胎印子给清理掉了。

    完成了藏匿卡车的任务后,五人一狗就这么背着包,沿着公路,靠步行向县城开始进发,没有了卡车,除了辛苦外,他们必须比之前进一步提高警觉,因为一旦丧尸冲过来就没有卡车的铁皮可以替他们抵挡第一波进攻了。

    折腾了一个白天,此刻时间已经到了傍晚,夕阳将天空映成一片血红。

    看着美丽的晚霞,时若雨忍不住感慨一句道:“晚晴,你说这世界到底还有没有救?这病毒爆发范围到底有多广?一个县?一个市?一个省?还是整个国家已经陷入了混乱?”

    萧晚晴耸耸肩道:“我咋知道,不过我倒是挺喜欢现在这种安静的环境,之前的世界太嘈杂了,当然,如果没有那些丧尸整天恬燥就更完美了。”

    大小姐说的倒是没错,被清理过的公路上丧尸数量也减少了,估计是县城的幸存者队伍在清理道路的同时顺便把丧尸也清理了一轮,所以县道上显得特别的安静,除了他们五人一狗一丧尸的脚步声外整个世界一片寂静。

    然而经过了最初的几分钟后,时若雨突然开始觉得有些轻松不起来,他总觉得内心深处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又走了会,时若雨内心深处的不安愈发的强烈,他忍不住走到萧晚晴身侧,压低声音道:“晚晴,我有个小问题,和你讨论下……”这里也就大小姐还可以讨论下问题了,他别无选择。

    萧晚晴头也不转,自顾自继续走路,只是嘴里很是随意的发出了嗯的一声。

    时若雨自然是早就习惯了大小姐的态度,他很认真的继续说下去道:“我们之前推断县城那边幸存者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的组织,然后他们走出县城往我们北溪方向开始清理道路,恩这个应该是没错的,但是你说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听到这里,萧晚晴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她很认真的琢磨了一会后道:“我有个想法,我看他们目标应该是公路两侧的农地,食物这种东西是有限的,不能坐吃山空,要想长期坚守,自给自足似乎必须的……”

    时若雨被她一说,恍然大悟,连连感慨道:“没错没错,是很有可能,也就是说他们也打算向院长说的那样,计划找个农村的地方当据点而不是坚守在县城。”

    萧晚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自顾自继续往前走,但是她的这个猜测给了时若雨关键的提醒,他突然想明白了自己的不安来自哪里。

    时若雨三步并作两步的追上大小姐,拉着她,特认真的

    道:“晚晴,那问题来了,你说他们目标是农地,那为何他们半途而废了呢?你看这道路周边,根本没有被围起来保护起来的痕迹,而且我们这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他们……”

    萧晚晴再次停下了脚步,大小姐也是聪明人,她已经有点明白时若雨的所指为何了,她的神色也变得有些严肃起来道:“若雨,你该不会是觉得他们遇到了什么困难……”

    时若雨用力点了点头,一字一句道:“我觉得很有可能他们是遇到了非常大危险,一个让拥有不少人员的生存队伍都无法招架的危险,就在这条路上!”

    (

末日精神病院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