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军舰娘 act014 散伙
    人力车很快就到了东街,赵舰远远的就看见自家铺子里人头攒动,果然是平日里他最膈应的那群人,其中有几个甚至还是他爷爷辈的。这群人变卖赵家祖业,不但不感觉羞愧,反而一个个喜笑颜开,让赵舰恨的牙根痒痒。

    车一到地方,赵舰便跳下来,大步流星的向里走去。沿途那些亲戚和铺子里的伙计管事看见他,表情瞬间就变的不自然起来。年轻一辈的还有几个想要上前拦住他,但全被赵舰蛮横的撞倒,其他人见状也不再上前,就这样让他走到了大厅中间。

    “我还在猜这买家究竟是谁,原来是戴大老板啊!”

    赵舰一钻进来,就看到大厅中间的桌子上,几份文件全都已经签上了名字。茶园的地契在赵家接到法国起诉后,就已经被大唐衙门征收了。而这份地契就包含在赵家产业的股份中,赵舰作为嫡系持有45,其他旁系分55。也就是说,只要这些旁系真的能联合起来,在法律意义上的确是比赵舰更有话语权的。

    看到这一切,赵舰知道一切都已经晚了,自家的茶园终究还是没能保住。当年制定这套分成方案的曾祖父是怕嫡系堕落,败坏了家业,因此特意给旁系预留的制约能力,但他绝对没有想到,先堕落的恰恰就是这些旁系,而且还联合起来跟嫡系对抗!

    不过内心虽然懊恼,但赵舰并没有在面上表现出来,他只是皮笑肉不笑的望向茶园的新主人,现场的气氛说不出的尴尬。

    “贤侄,别来无恙啊!”

    “托您的福,我刚刚好像甩掉了老大一群包袱,现在轻快着呢!”

    买走茶园的人叫戴冰,也是青岛的大茶商之一,生意规模不比赵家的小。对方在十几年前曾经追求过赵舰的母亲,但可惜赵香玲是个重度兄贵控,对戴冰这种“娘炮青年”完全不来电,因此在情场上败给了有着八块腹肌的赵腾。

    对方自打赵舰的父母死后,就一直在有意的结交那些赵家的旁系子弟,赌场妓院那边的坊间传闻,赵舰偶尔也会从旁人那里耳闻一些,但那时候他的心思没放在这边,所以忽略了很多重要的情报。现在再一想来,对方真的是预谋很久了!

    大致的情况,赵舰在信息齐全后,很快就猜了个**不离十。无非就是主动接近那邢物,然后忽悠他们敌视本家,最后耍点小手段给赵家制造个大危机,他再站出来当“好人”,买走赵家安身立命的根本。

    而可笑那些旁系,真金白银换了几个“残渣”,末了还要感激涕零的跟骗子说“谢谢”!

    事已至此,赵舰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他的确是输了,但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得到。且不说他手上的钻石全都省下来了,还因为跟旁系撕破脸可以堂而皇之的甩掉这些包袱。以后再赚的钱就是他赵舰自己的,这帮混蛋一个子儿都别想从他这得到。

    “恭喜你啊,戴老板!得了那么大一个茶园,以后你就是新的江北茶王了,小侄对您的手段是万分佩服!”

    “贤侄谬赞了,赵家有难,我戴某人理应出手相助,哪里是什么手段啊。”

    “戴老板高义!既然您把茶园全买下来,那小侄我的那份呢?”

    赵舰知道,还债用不了整个茶园,他戴冰既然一口气把茶园全买走了,那肯定是还有富余的票子,不然那些旁系的不至于一个个的乐成现在这德行。而赵舰的意思就是,他那45的分成现在在哪里?

    赵舰的话一出口,没等戴冰说什么,在场的旁系就先不乐意了!

    这帮逗逼的“如意算盘”可是打的叮当响!按照他们的想法,那2500万法郎的赔偿金应该全部都由赵舰的股份承担,他们旁系因为没有控制权,所以不负担这笔债务。也就是说,他们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分钱给赵舰。一听赵舰要“抢食”,在场几个年轻一辈吵吵嚷嚷的,嘴里很是不干净,赵舰冷笑着对他们说。

    “没大没小,这里有你们说话的份儿吗?”

    “你、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意思就是大人说话,孝别插嘴,不然显得没家教!”

    “那你算什么?”

    “少爷我是嫡系,而你不是,就这么简单!”

    简单几句话,赵舰直接闭了在场所有年轻一辈人的嘴,中年那批里有点羞耻心都不太敢直面赵舰,其他的虽然有心开口,但一看到门外那群凶神恶煞一般的保镖,基本上也全都吓怂了,最后还是一个爷爷辈的站了出来,赵舰瞥了对方一眼,没好气的抢白道。

    “二爷,你不怕你大哥晚上托梦找你吗?”

    “你……”

    三言两语间,赵舰嘴炮发威,全灭了旁系这些战五渣,现场气氛僵的要死。衙门来的法务代表见状先行告退,法国的也拎着到手的赔款,麻溜的跟着一起闪人了。倒是戴冰领着几个家丁,饶有兴致的留下来看戏。

    “官家的人都走了,那我也就把话都挑明了。今个儿大家撕破脸出了这门我赵舰从今往后就跟你们再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各是各的‘赵家’,大家最好老死不相往来。但是……我今天要是没拿到我应得的,咱们谁也别想出这个门,小太爷我说到做到!”

    既然是要“撕破脸皮”,赵舰干脆就简单粗暴、撕得彻底!本就没什么实感的亲情,早已在这丑陋的利益冲突中磨的一干二净。赵舰很想离开这个让他作呕的地方,但却不打算因为赌气而放弃本应属于自己的东西。

    最终,这猩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旁系,还是没能在赵舰面前硬气起来,他们虽然有那么点狠劲,但奈何骨头缺钙,门外那10个彪形大汉往那一站,这群人就都吓的不敢吭声,只得心有不甘的把最大的那张支票交出去!

    拿到了支票,赵舰递给秦恒检查,在确认无误后收进公文袋中。那里面放着原本用来还债的钻石,但在场的这些赵家子弟也让秦恒感到失望和愤怒,所以他也什么都没说,留着这些钻石和那笔钱给赵舰将来创业准备。

    一切都办妥之后,赵舰最后环视了一眼这铺子,让还忠于自己的手下把曾祖父亲笔的牌匾摘下来带走。这期间赵舰没有再看那些曾经的亲属哪怕一眼,倒是戴冰一直在饶有兴致的观察着他的举动,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微笑。

    “秦伯,我们走!今后我赵舰,就是自己的家主了!”

    (

萌军舰娘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