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军舰娘 act022 大宗生意
    1935年4月1日,意属索马里的摩加迪沙港驶来一艘老旧的货轮。一个黑发的少年站在船首凭栏而立,身后伫立着头发花白的老管家,一老一少眺望着越来越近的港口。

    “1935年啊,时间过的真快呢!”

    “是啊,一晃眼儿都过去一年多了,连非洲这边也跑的习惯了。”

    一年多前,赵舰为了筹钱还债,不惜铤而走险向坦桑尼亚走私军火,虽然最终没能保住自家的茶园,却也为自己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这一年多来,赵舰成立了自己的“黑兔海运公司”,明面上往非洲运日杂百货换取矿石,背地里却一直在走私军火。

    而在这期间他还抽空去了欧洲和北美“考察”,经过对比后他发现,苏联本土防卫军果然如意料之中,是最好收买的一群人,但其他老牌帝国也没强到哪去。

    发生于1929~1933年的那场金融风暴让整个资本主义社会都蒙受了前所未有的经济损失,军队里别说是士兵了,连很多军官都经常领不到工资。因此赵舰让只要拿出成捆的钞票一下接着一下的抽脸,那些地方军官保证都会乖乖就范。

    因为赵舰每次倒卖的数量都不大,那些军官只要把这些枪支弹药均摊到各个连队的训练损耗里,所以上面不派人下来仔细调查的话,根本发现不了其中的猫腻。

    值得一提的是,每次弄到货,赵舰都会特意挑出几支品相不错的来“美容”一下。

    这些二手枪的性能如何他并不关心,先把外观弄的“狂霸酷拽叼”再说。而那些部落酋长偏偏就吃这一套,像是神马“黄金莫辛甘纳”、“火麒麟李恩菲尔德”之类的玩意儿,一经推出便大受欢迎,简直比小学生还要好坑。

    另外除了“包装”,赵舰还经常会派黑人辛格去搞人工宣传。

    对方不但嘴皮子利索,而且还跟很多黑人兄弟一样,说话还倍儿有喜感的自带“rap天赋”。有时候赵舰甚至觉得,如果送他去美国搞说唱音乐的话,说不定能红透美利坚,但对方却更喜欢现在这份拿着工资到处吹牛逼的活儿。

    “朋友!你知道那个xxx部落的酋长不?我跟你们讲!我听说他搞到一把萨满加持过的“神枪”,随随便便那么一搂,800里开外就能一枪爆头……什么?你说800里都出海了?那肯定打的是马尔代夫酋长,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靠着“特殊的贩卖机巧”,赵舰在第一年里的确赚了很多,但同时他也发现,收益降低的也非常厉害。部族手上的钻石就那么点,一些小部落已经想要改用“土特产”进行交换了。另外英国人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殖民地上的异常,终于开始派人进行调查了。

    面对这种情况,赵舰果断抛弃了给自己带来第一桶金的坦桑尼亚,业务开始向东非其他地区转移。而很快的,一笔大生意就送到了赵舰面前……

    “秦伯,咱们这次拉的货多,行事越低调越好,进港的时候让三胖子他开慢点。”

    “这个我已经叮嘱过他了,动力室那边的小薛我也没落下。”

    “唉~!要不是吉布提的火山突然爆发,咱们也不用从意大利人的地方登陆了。”

    “少爷,我觉得意大利人挺好说话的啊。”

    “他们好说话也分时候!秦伯你也知道,年前意大利和埃塞俄比亚在边境干起来了,两边到现在都还互不相让。咱们这次是给埃塞俄比亚送货,索马里北面的英国佬不让咱们靠岸,现在走意大利的地盘过,风险要大很多啊!”

    “少爷,要我说这次您不必亲自跟来,套路我们都熟悉了,您留家里上学就行了。”

    “这么大的生意我能不跟着吗?再说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特么的又被停学了。”

    “您在学校就不能像出门做生意一样低调点吗?我倒不是说您见义勇为有什么不对,至少下手轻点吧?回回给人揍进医院,您说这影响得多不好?”

    秦恒的说教让赵舰不以为然的撇撇嘴,他在学校的外号是“打抱不平专治各种不服小王子”!听起来有点像校园恶霸,但赵舰却从来不欺负普通学生,专揍校园恶霸!而除了他自己,还有3个“协同作战”的死党陪着他一起闯祸。

    徐志摩、鲁迅、巴金,每一次一说到自己这仨同学,赵舰的嘴角都会忍不住抽搐上一阵子。赵舰可以肯定,这三人的名字只是一个“巧合”,跟那些文豪诗人没半毛钱关系,而且他们各自的家庭背景也都不是什么正经货色。

    当初和赵舰一起并肩作战的鲁迅家里是开赌场的,青岛最大的天胡赌城就是他们鲁家的产业。而给老师通风报信的徐志摩则是青灯夜总会的少主,两人小学的时候就认识。最后一个巴金是那天给赵舰送棒球棍的人,胆子小、但头脑精明。一般不直接参与打架,而他和赵舰的第一次正式见面也颇有戏剧性。

    巴家和鲁家一样是黑社会起家,鸦片刚刚流入大唐的时候,巴家有不少子弟误吸了这东西,结果出了好几条人命。后来大唐开始禁烟了,但巴家却觉得这事不能善罢甘休,竟然干起来了“返销”的报复行为,算是一伙奇葩的“爱国毒枭”!

    当时赵舰正准备卖给英属索马里的一伙武装分子150条步枪,而巴金则跟着他爹巴龙去那边倒卖烟土,买家恰恰是同一伙人。对方为了图省事,竟然安排了同时交易,俩个同学就在这种情况下不期而遇了。

    小金可以说是同学中,唯一一个知道赵舰“军火商”这层身份的人,并且对自己打拼天下的赵舰崇拜到无以复加。不但认了他当“老大”,还大有向“脑残粉”发展的倾向,让赵舰很有“我也龙傲天了一把”的感觉。

    这“黄赌毒三基友”可以说是赵舰在学校有数的几个朋友之一,其他学生虽然知道赵舰不欺负人,但也觉得他是一个爱打架的坏小子,因此对其敬而远之。

    “总之趁着停学这阵子,咱们先专心把这单生意搞定。”

    “那您的学业……”

    “不妨事,我上学期一半的课都没上,不照样全学年第一,我可是青岛第一的学霸啊!”

    “老板,你叫我?”

    “噗~!老薛,不是说你……算了,正好也想找你来着。告诉底舱的弟兄们,等一下靠岸了,除了那哩国临时工,所有咱们公司的自己人全都收拾好东西跟我下船。”

    “老板,这船你不要了?”

    “对!不要了,这破船到我这儿已经倒了6手了,万一哪天要是突然沉了,你们不怕丢命,我还怕丢货呢!咱们这次做完生意,直接北上去埃及,从那边的太空港坐宇宙船回国。我去年在青岛造船厂订了一艘新船,咱们回去应该就能接收了。”

    在赵舰的吩咐下,全船除了两个听不懂中文的法国临时工还浑然不知外,其他人都默默的收拾好了自己的行囊,而这时货轮也在当地拖船的引导下,缓缓进入港口。

    这单生意的货物,都是赵舰从菲律宾弄到的美式装备,有1000支春田m1903步枪、80支汤普森冲锋枪和12挺m1917重机枪,配套的子弹整整15万发,是赵舰入行以来干过的最大一单生意。虽然买家隐瞒了身份,但打从知道交货地点开始,赵舰就已经一清二楚了。

    一开始赵舰曾设想过找没人的荒滩,用小船将货物运上岸,然后转往内地。但奈何他们这趟点背的要死,货轮刚越过马尔代夫没多久,就碰上一艘意大利驱逐舰。

    对方在拦截了货轮后,强行登舰准备搜查了一番,但放武器的下层货仓里有赵舰特意准备的几筐榴莲“提味”,意大利人刚到门口就被活活熏了回去。之后如意料中的,对方开始以“护航”为由进行勒索,赵舰假意争执了片刻便付了钱打发对方。

    但让赵舰想要骂娘的是,对方收了钱之后并没有一走了之,而是真的把他们一路“护送”到了摩加迪沙才离开,这让赵舰无比痛恨对方那“多余”的良心。

    货船一靠岸,缆绳还没等系紧,岸边就有十几名荷枪实弹的意大利士兵聚拢过来。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摩加迪沙的赵舰头一次碰上这种阵仗。这让他不由得在手心捏了一把冷汗,担心是不是走漏了风声,这时一个白人官员出现在码头,冲船上高声喊道。

    “你们是从大唐广州出发的烟龙号吗?”

    “是的,我们之前通报过的。”

    “我们需要进行登船检查,另外让你们的负责人跟我来一趟,总督大人有请!”

    (爱上书屋www.23sw.net)

萌军舰娘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