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军舰娘 act024 诱人的新订单
    赵舰得承认,自打当上军火贩子开始,他就越来越喜欢贪官了!原因无他,这些家伙好收买。就像现在的这个法拉利,对方明知道意大利快要和埃塞俄比亚打仗了,赵舰的货物不仔细检查不应该放行,但他还是为了一己之私,开了这份通行证。

    也许在对方看来,这场战争的输赢早已确定,赵舰的两百来箱东西,就算全是武器也弥补不了两**力上的巨大差距。除非他能给埃塞俄比亚送去几台巨神兵,不然这个落后的东非国家绝对逃不出意大利的魔掌。

    揣上刚到手的特别通行证,赵舰离开加雷萨宫,准备返回港口。一路上赵舰为了不露出马脚,慢慢悠悠的逛了一会儿当地集市,顺手买了几件工艺品准备带回去给红菱当小礼物。等他返回港口的时候,货都已经卸的快差不多了。

    “少爷,您回来啦!怎么样?总督那边什么情况?”

    “总督大人很仗义,他给了咱们一份特别通行证,不过有效期可能连两个礼拜都不到,所以咱们最好赶紧走……越快越好!”

    “可是少爷,咱们只能雇得到驴车,这能来得及吗?”

    “抓紧点时间赶路应该来得及,秦伯你去催一催大家。”

    “妥嘞!”

    从摩加迪沙横穿索马里到埃塞俄比亚,直线距离约300公里左右,但中间山路很多,驴车就算加点紧,估计也就要一周以上才能走完】过去。等他们顺利进入埃塞俄比亚境内,只要向当地军队表明身份,基本上就可以交货走人了。

    算上一起下来的船员和刚刚雇佣的车夫,赵舰一行58人,赶着30辆大车浩浩荡荡的向内地走去。船上两个“法国临时工”甚至还逗逼的冲他们一个劲儿挥手,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赵舰当“弃子”扔给意大利人。

    拿着总督特批的通行证,一行人顺利的出了城,但在出城门时,众人见到了一大排被吊死的白人。赵舰只瞥了一眼,就发现打头吊着的是一个“同行”。

    “少爷,那个不是……”

    “别吱声,装不认识。”

    挂在架子上的那伙人赵舰认识,对方是赵舰去苏联“考察”期间认识的同行,算得上是老前辈了,没曾想再见面竟然会是这幅光景。

    领头的人叫扎依诺夫,是个西伯利亚冻出来的俄国老兵油子,对如何藏匿货物和跑路很有一套,但却有一个干这行所最不应该有的毛病,那就是“小气”!

    贿赂钱能不给就不给,必须得给的也要想办法不给!

    赵舰觉得以他这“铁公鸡”的尿性,玩脱绝对是早晚的事,但现在这话真应验了,却不免为之感到一阵唏嘘。毕竟在干这行的很多都不能善终!

    只用了一个礼拜的时间,一行人就横穿索马里进入埃塞俄比亚地界。期间他们过了6道哨卡,虽然有通行证在手,但几乎每一道都要受到一点刁难。最危险的一次,哨卡的意大利士兵要求他们留下两箱蜜饯解馋,是赵舰急中生智,以“箱数不能少”为由,提议每箱取一点,给他们凑出4箱的份量,这才让箱子没被对方夺走。

    车队在进入埃塞俄比亚地界的当天傍晚,终于和一支当地的巡逻队相遇。赵舰远远的一看见对方过来,就从衬衣口袋里取出早就准备好“委托书”。

    这份委托书由埃塞俄比亚皇帝海尔·塞拉西御批,是和订单一起交到各路军火贩子手上的“接头信物”。自冲突发生以来,虽然对方更多的将解决这次战争的希望寄托在国联的调停上,但“第二手准备”也并没有落下。

    埃塞俄比亚作为一个落后的内陆国家,在几乎不存在工业能力的同时,没有出海口也是一个极大的硬伤。国内只有几艘18世纪的古董级宇宙船,而意大利只用了3艘轻巡和若干艘驱逐就完成了对埃塞俄比亚领空的封锁。

    “唐国人?皇帝陛下订购的重要货物?”

    “是的,队长先生。”

    “那跟我们来吧。”

    也许是早就接到过通知,领头的巡逻队队长翻看了两眼委托书,便带着自己的手下护送赵舰的车队原路返回。路上赵舰跟在这些埃塞俄比亚正规军身后,默默的打量着他们的武器装备,很快就在心里得出一个结论。

    如果自己和对方发生冲突,只要别是混战拼刺刀,能稍微拉开点距离,赵舰的手下可以在10分钟内全歼这100多光脚的黑蜀黍。这并不是盲目自大,而是双方的装备差距所致。

    出门在外,干的是最凶险的买卖,赵舰对自己人的装备可谓是下了血本。

    赵舰手下以狄瑞为首的12名佣兵,一水儿装备的都是“快慢机”,也就是毛瑟m1932型冲锋手枪,人手两只。另外他们还有手雷、烟雾弹和炸药,以及两只配备了3.5倍瞄准镜的瑞士k31狙击步枪。这是赵舰专门弄来的,可惜还没有靠谱的狙击手。

    反观这些埃塞俄比亚士兵,100多号子人只有30几条步枪,而且一半是前膛装弹的鸟铳,其余都拎着长矛。没有轻机枪、没有迫击炮、这帮家伙只要把他们那身脏兮兮的军服脱了,外观上跟一般的非洲土著恐怕没有任何区别。

    以赵舰事先的调查了解,埃塞俄比亚的军事力量中,相对比较有战力也就那25000人的皇家卫队。他们的装备采购自英国和比利时,轻重武器比较齐全,甚至还有几台英式的轻型装甲机兵,但眼前的这些土著民兵可就没那个待遇了。

    “就这还要跟意大利打呢!跟送死差哪儿啊?”

    “嘘~!老薛,别多嘴,让他们听到就不好了。”

    “怕啥,他们又听不懂汉语。”

    听到薛霸的吐槽,赵舰暗示他别多嘴,但对方却相当不以为然,倒是紧跟其后的金正树毫不客气的补了自己同乡一刀。

    “但是他们只要一看你猥琐的表情,就肯定会知道你在说他们的坏话。”

    “啧!老子面黑心善,不像你面善心黑,你这控幼女的变态!”

    “你懂个篮子,我这叫‘爱幼’,不像你就媳带褶子的老娘们儿。”

    “嘿!你那要是叫爱幼,我这就叫尊老,越老越有味道!”

    “你们两个逗逼通通给小爷我闭嘴,我大中华传统美德不是让你俩这么糟践的!”

    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这对“尊老爱幼”组合,赵舰恨不得马上把这两个无节操的家伙扔出去,而听不懂中文的巡逻队队长则一脸怪异的望向这些古怪的唐国人。

    很快车队便来到一处军营前,这里目前是埃军前线驻地,位于埃塞俄比亚南部重镇讷格莱以东55公里处一座大山山背,大约3万名士兵驻扎在这里。他们虽然人数众多,但装备却极其简陋,一半以上的士兵还在使用冷兵器,重武器更是少的可怜。

    矮子里拔大个儿的话,埃塞俄比亚的确是东非一等强国。

    埃塞俄比亚的皇帝海尔·塞拉西是个很有理想的改革派,他登记后就在国内废除了奴隶制度,努力建设自己的国家,是东非唯一保留政治独立性(经济上其实已经被瓜分)的非洲国家。在很多海外黑人的心目中,这里就是他们心驰神往的圣地,而海尔·塞拉西更是被当成黑人的“弥赛亚”来崇拜。

    虽然海尔·塞拉西长的并不黑!

    进了军营,赵舰便希望能赶紧交接货物,只要拿到验收单,赵舰就能从作为中介的瑞士银行那里收到余下的尾款。但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军官并没有马上给他们开证明,而是向赵舰传达了来自皇帝陛下的邀请。

    “你们的皇帝陛下现在在军营里?”

    “是的,陛下今天正好在巡视军营,听说你们远道而来,所以希望当面表达谢意。”

    “呃……这样不好吧?”

    “请一定不要推辞。”

    就这样,赵舰被请到了埃塞俄比亚皇帝面前。这位中年大叔在见到赵舰如此年轻后,并未显得有多惊讶,毕竟在当地不到10岁结婚的都大有人在,赵舰今年14周岁,按理说连孩子都应该能打酱油了才对。

    双方在简单的客套了几句之后,塞拉西一世就将对话引到了正题上,果然如赵舰所料,对方的目的并不仅仅是当面道谢而已。

    “诸葛先生,我希望能再追加一些订单,不知你意下如何?”

    塞拉西一世之前一共分发了上百份订单,肯接单的不到30个,但截至目前能把货送到的,包括赵舰在内只有三个,而且那两人送来的数量都很少。再加上赵舰一伙儿是从意大利人的地盘过来的,两厢这么一对比,顿时就凸显出赵舰的能力了。

    而事实上,这纯粹是惯性思维造成的误解。意大利的确是埃塞俄比亚的主要敌人,但英法两国在绥靖政策的驱使下,同样在封锁着埃塞俄比亚,且工作态度比“意呆”要更严谨,这就造成了那些想从英法殖民地进入埃塞俄比亚的军火贩子们集体扑街的下场。

    “还要步枪和子弹吗?”

    “不!这次我想要订一些重武器,你能为我弄来火炮吗?”

    “呃……这个的难度可有点大啊!”

    “价钱不是问题。”

    “可这个问题的确不在价钱上,陛下!”

    重武器不比轻武器,体积小、重量轻、容易隐藏。一条步枪才3、5公斤,机枪也不过十几公斤,但一门炮哪怕是37毫米的小口径步炮,重量也有几十上百,大口径榴弹炮甚至能过吨,走私的难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实不相瞒,重武器一直是我**备方面的短板,万一将来国联调停失败,我军的将士们只能用血肉之躯去抵抗意大利人的飞机大炮,所以我需要尽快的强化武备。”

    “因此需要大炮是吗?”

    “是的,越多越好!所以这笔订单,我不限定数量,你能给我运来多少,我一律照单全收,决不食言!”

    伸手示意一旁的侍从将托盘送过来,塞拉西一世揭掉上面的红布,露出下面摆成金字塔形的一堆金块来。海尔皇帝伸手抵给赵舰一块,请他过目,赵舰掂量了一下,一块差不多有半公斤重,随后塞拉西一世报出了自己的价码。

    “57毫米以下的步炮1门5块、57~105毫米的10块1门、超过105毫米的,一门我给你30块。你能带来多少,我就按这个价格买多少,决不食言!”

    一瞬之间,赵舰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土豪之力”,海尔·塞拉西开出的价码,已经比正常的价位高出十倍不止,而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埃塞俄比亚所遭受的封锁有多严重,对方已经开始用重要的黄金储备来换大炮了。

    “陛下,我得承认你开出来的价位真的很吸引人,但要是让我凭良心说,您开的这个价位真的有点过了。”

    “这我很清楚,我去过西欧,也去过你的祖国大唐,知道一门大炮真正的价格是多少。但我也清楚,我现在根本不可能从正规渠道买到这些的东西,而你们把军火运到这里也需要冒着生命危险,多出来的那些钱,是我付给你们卖命的报酬!”

    感受着手上那沉甸甸的分量,金块的诱惑让赵舰的内心正激烈的挣扎着。战争意味着埃塞俄比亚是块利润很大的市场,但同时也是个容易陷进去的火坑。想要平安无事的从火坑里捡到金块,又不惹火烧身,除了需要高超的技巧外,运气也至关重要。

    陷入思索的赵舰沉默了好一段时间,这期间塞拉西一世没有打搅他,很耐心的给他考虑的时间。这时几个宫廷侍从端着餐盘走了进来,赵舰抬头喵了一眼,目光立马就定格在一个高脚杯上,突然想到了什么。

    “陛下,您需要轻便型的迫击炮吗?”

    (

萌军舰娘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