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军舰娘 act027 甲午积怨
    “呦呵!小舰弟弟,最近过的还好吗?”

    “托诸位的福,身体和精神头都好着呢!来来来,这里是我家最新开发出来的几种零食,大家都来尝尝看,希望能给提点宝贵意见。”

    “哈哈!这怎么好意思,那我就不客气了……嚼嚼……”

    大唐北方舰队驻地,赵舰如往日一般,在周末带着半卡车的零食前来“慰劳”官兵,北方舰队大小姐们对其表示了热烈欢迎。

    赵家零食厂的产品因为口味新颖独特,一直在舰娘中大受欢迎,第一次参与竞标的时候,就获得了当时负责试吃的几位舰娘的一致好评。跨时代的膨化技术(60年代末才出现,但技术含量很低)让他家的零食口感香脆,且具有不错的营养价值。

    而出于良心,赵舰在生产过程中鲜少使用添加剂,所以并不存在“五多一高”的问题。海军方面看中了这类食品易于保存的特点,因此下了不少的订单。

    “话说,怎么没有看到妲莲姐?她今天不在吗?”

    “你说她啊!她的船体还在大修呢,搞不好会赶不上这次春训,这会儿估计又正跑船厂那边去闹了!想看她的话,让锦州带你过去吧,记得带上点零食……喂!安东你个小吃货别跑,那袋大米饼是我的!”

    伸手擦了一下脑门上的冷汗,赵舰看着带头哄抢零食的沈阳汗颜不止,就连她们的专属女勤务兵也是差不多的表情。对于这些舰娘来说,人类的七情六欲她们样样不缺,哪怕是看起来威严满满的战列舰们,实际上也都有着各自“激萌”的一面。

    就比方说现在正和驱逐舰们争糖果的傻大姐辽宁……

    在同级重巡锦州的带领下,赵舰在驻地的军用维修船坞内见到了自己的干姐姐妲莲。对方正在手舞足蹈的跟工程师们交涉着,大致意思是希望他们能赶赶工,争取在春训开始前,完成大连号船体的整修工作。但赵舰从船坞内被脚手架覆盖的大连号和工头的满脑门汗就能看出,妲莲的要求基本不存在被满足的可能。

    “小舰弟弟,大连前辈就在那边,我在这边等你,就不过去了。”

    “哎?锦州姐不跟我一起过去吗?”

    “不了!我上过月刚刚换了试验型的新装备,所以……”

    “呃……小弟斗胆问一句,这个新装备是主炮吗?”

    腼腆型的锦州没有说话,但捂胸的动作却可以算作是默认了。事实上从刚才开始,赵舰就已经注意到了对方那明显增大了一个size的乳量,简直已经快要赶上战巡的水平了,天晓得大唐军工给她按上了多大口径的主炮。

    舰娘本身的大体形象是神核自身就已经确定的,但船体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对她们的体貌特征进行二次影响。因此对于炮舰系来说,更大的主炮一直是她们和海军的共同追求!

    再平板的底子,只要能塞两门古斯塔夫上去,一样变巨(喵~)乳给你看!

    “我说你们就不能快点吗?这眼看这就要开始演习了,我的船体竟然还没弄好。明明是跟我同时进的船坞,沈阳那‘小三万’的都弄好了,我的却还躺在这儿,你们不会是拿本小姐不当回事吧!?”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不是我们偷懒,是我们真的办不到啊!这次大修,大连级不光是例行维护,还要对船体进行改造升级,新锅炉刚放进去,主舷装甲的加厚也才刚刚完成一半。您现在要是开出去,别说飞天了,能不能浮起来都不一定。”

    “那我不管,5月1号之前,我的船体必须搞定。”

    “小姑奶奶,您别强人所难行吗?除非我们这帮人不吃不喝,一天连轴干200个小时,不然您这船,5月1号之前真完不成。再说我记得刚开始改造那会儿,您不是挺高兴的吗?还说想要改造成战列舰什么的……”

    站在后边偷听了一嗅儿,赵舰大致上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大连级去年开始进行首次全面升级,大连号作为首舰第一个开始动工。但没曾想升级才进行了一半,北方舰队就要和日本舰队进行联合演习。妲莲因为不想缺席,于是就跑来折腾工程师了。

    弄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赵舰决定上来打圆场。他想从身后捂一下妲莲的眼睛,然后用“猜猜我是谁”的姐弟play,顺利转移对方的注意力,再用零食做饵把她带出船坞。但赵舰的想法虽好,可当他蹑手蹑脚的摸到妲莲身后时,还没等他伸咸猪手,对方便唰的一下转过来,杏眼圆睁的瞪着赵舰,没好气的给了他一个脑瓜崩。

    “臭小子!鬼鬼祟祟的做什么?偷听那么长时间才过来,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呃……老姐你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小弟对您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

    “停、停、停!赶紧把你那恶心巴拉的马屁给我收了,你说的时候都不掉鸡皮疙瘩的吗?”

    “我这话发自真心啊!”

    赵舰说完,向对方投去“诚挚”的目光,妲莲顿时打了一个寒颤。她得承认,自己这个干弟弟在大多数时候都很讨人喜欢,但偶尔那股恶心劲儿上来了,饶是她这种不拘小节的元气少女也一样hold不住。

    “算了!先不提这茬儿了,你来军营干嘛?”

    “给你们送给养啊!我知道老姐你爱吃辣的,所以特意开发了几种麻辣味、嘎嘣脆的。这次带过来一些,打算叫老姐你这种辣食专家品尝一下,别人还都没给呢。”

    “咕(吞口水)……咳咳,小舰你知道的,部队有纪律……”

    看着妲莲故作严肃的表情,赵舰心说你就别装了,打从刚才吞口水开始,您老人家的威严啊、节操神马的就已经跟黄河泛滥一样,止不住的往外涌了。

    笑而不语的赵舰将挂在腰扣上零食袋双手奉上,对方立马接过去,然后开开心心的吃了起来,全然忘记了之前催进度的这茬儿事。

    “唔……就是这个味儿,忒儿带劲了!”

    “你喜欢就好,话说这里一股机油混着铁锈的味儿,咱们换个地方吃怎么样?去花园如何?”

    “行行……嚼嚼……”

    顺利的替工程师们解了围,赵舰推着妲莲一路小跑着出了船坞,一直到两人进了休息长廊,吃的满嘴辣椒面的妲莲才反应过来,自己把“正事”给忘了,急忙抹了一下嘴,转身就要再往船坞跑,但却被赵舰又给拽了回来。

    “老姐你就别闹了,人家也有难处啊!”

    “他们有难处我就没有吗?你知道这次演习对我们北方舰队来说有多重要吗?”

    “怎么不知道?不就是想一雪前耻吗?”

    曾经钻研过大唐近代史的赵舰自然知道妲莲所说的是什么,而北方舰队和日本联合舰队之间的积怨也是相当脍炙人口的一段故事。

    1894甲午年间,新兴日本和大唐的另一个属国朝鲜发生武装冲突,而当时的大唐恰巧发生了“王储之争”,政局一度陷入混乱长达数年之久,根本无暇他顾。而等自己的麻烦搞定了,朝鲜以及周边大大小小的属国就都已经相继宣布“独立”。再加上当时一众虎视眈眈的西欧列强,不想被“趁病要命”的大唐只得少有的忍气吞声了一次。

    也许是为了挽回一点面子,那一年的秋操,大唐邀请了日本前来合训。本意是想给日本一点教训,让他们别得意,记得亚洲世界谁才是老大。但没曾想出战的北方舰队竟然在演习中被对方大比分击败,舰队几近“全灭”,反倒再一次助长了他们的嚣张气焰。

    当时的北方舰队是重甲强炮型舰队,火力大、装甲厚、但速度慢,而日本联合舰队一水儿的是小型高速船。再加上东乡平八郎的战术灵活,北方舰队惨遭“风筝术”,可以说败的要多郁闷有多郁闷。而这次失败也是大唐海军建军数百年来,第一次尝到的败绩,哪怕只是一次演习,也被整个海军视为奇耻大辱!

    为此当时的北方舰队司令主动撤职,所有校级军官平地降一级,而大唐皇室则在一怒之下,将当年财政预算的50和皇室用费的90全都投到了海军建设上,作为新一**建计划的启动资金,这才养出了如今怪兽一般强悍的大唐海军!

    如今40年过去了,北方舰队虽然换了好几茬的人,但这个耻辱却也和军魂一起被传承了下来,等待着衍的那一天。而40年的时间,也让北方舰队从“超重型舰队”升级为“高速重型舰队”。虽然平时负责的是巡逻任务,但本质上是一只彻头彻尾的进攻型舰队。

    当年初海军军部将春训邀请日本,由北方舰队迎接的指令下发到北方舰队司令部时,整个舰队8万多人都在瞬间燃了起来!而偏偏在这种时候,妲莲发现自己身为大连级的一号舰,船体竟然还趴在船坞里动弹不得,她的暴走赵舰也就不难理解了。

    (爱上书屋www.23sw.net)

萌军舰娘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