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军舰娘 act031 赌徒的哲学
    虽然是不期而遇,但山本五十六并没有显得像赵舰那么吃惊。对方仅仅是略微迟疑了一下,然后便微笑着用汉语和赵舰打起了招呼。

    “hi!酗子,真巧啊,又见面了。”

    “呃……是啊,您还记得我?”

    “这才半天而已,我的记性没那么差,你们的蛋糕很好吃。”

    早在上午的时候,赵舰在观察舰娘的同时,也偷瞄了两眼联合舰队的一众高级将军,尤其是这个大饼脸的山本五十六。毕竟是日后ijn最富盛名的海军将领之一,但观察了半天,赵舰除了发现这货超能吃外,真心没看出还有什么特别之处。

    而对于能在赌场里“偶遇”,赵舰其实一点都不感觉吃惊。

    山本五十六好赌的名声即使在这个时空下他也早有耳闻,而在历史上对方更是连“国运”都敢拿来耍一下。冷不丁的跟这种“历史名人”面对面,赵舰多少有点紧张。

    如果这个时空下也有侵华战争发生的话,赵舰现在绝对会毫不犹豫的从侍应生那里抢过一个酒瓶,然后当场砸死这货。但这个时空下,直到目前唐日都还没有发生“直接战争”,而且过几天赵舰还得去一趟日本大阪,这会儿就更不能得罪他们了。

    “我说山本将军,您就这么跑出来真的没问题吗?”

    “第一天没有什么社交活动,所以我就下船来走走喽。”

    “然后走着走着就进了赌场?”

    山本笑着耸了一下肩,示意荷官开始发牌。短发美女荷官熟练的向所有赌客派发了两张底牌。赵舰掀开一张,插进另一张下面,抬起来微微瞄了一眼,然后将另一张也掀开,示意自己弃牌,旁边的山本也在确认底牌很烂后,同样选择了弃牌。

    “哦~!不是第一次来玩?”

    “不,这是我第一次玩,只不过之前看过别人玩而已。”

    “你今年多大了?”

    “虚岁14,离生日还差2个月。”

    “白天的时候,我看你好像在负责会场的饮食,你们家应该是大唐的海军赞助商吧?这个年纪就开始出来做事,看来你的父母对你的期望很高啊!”

    “如果他们还在世的话,现在大概会敦促我练健美吧?”

    “呃……抱歉。”

    “用不着道歉,已经过去5年多了,我早就适应了。”

    “我有一个女儿跟你同岁,现在还在上学呢。”

    “长的漂亮吗?”

    “是很漂亮,但你就别惦记了,因为她已经堕了。”

    “肥水这么早就外流了,难道不心疼吗?”赵舰调侃道。

    “这门亲事可不是我能有权选择拒绝的。”

    两人正说着话,第二轮发牌开始了。这一次赵舰没有自己动手掀牌,而是让身后的红菱代劳。山本看了一眼他身边的小女仆,意味深长的在这对主仆之间来回审视了两眼,似乎一下子就懂了,而赵舰则在看完后示意荷官继续发牌。

    很快5张牌就都发到了赵舰手上,一副黑桃同花力压全场,赵舰身前的筹码顿时翻了将近三倍。5000多块来的如此轻易,这让赵舰开始有点理解那些赌鬼的心态了。

    “看来这次的手气不错。”

    “准确的说,是我家小菱的手气不错。”

    “赌博其实也讲究一些技巧,不过很多时候,运气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捉摸不定,但又有迹可循,这大概就是赌博的魅力所在吧!”

    “对于你说的这种魅力,我觉得还是不要陷太深的好。”

    “哈哈,这倒是句实话。”

    老实说,现年51岁的山本五十六的确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一张“大号国字脸”长的是不怎么好看,但面相却并不凶恶。抛开对方的身份和那段赵舰所熟知的历史不管,赵舰恐怕很难对这个性情温厚的大叔产生什么恶感。

    试着让紧张的心态放松,赵舰很快就恢复了自己的节奏,与山本边赌钱边谈笑风生,再也没有感觉拘谨。但渐渐的赵舰发现,赌局的节奏正逐渐被对方所把握,虽然偶有小输,但对方每一次赢都是大胜!眼前的筹码没用多长时间就已经摞的像小山一样高了。赵舰不由得在心里暗道,这个家伙的赌技还真不是盖的!

    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山本五十六就先后“撵走”了20几个人,唯有赵舰勉强靠着红菱那神一样的手气跟到现在。赵舰虽然看不太懂,但也明白这是对方的赌技了得。能因为这种原因而被摩洛哥赌场拒之门外,也算是一种本事了。

    “还是唐国好啊,不会因为总赢钱就被拒之门外。”

    “我到觉得照你这个赢法,他们请你出去绝对是早晚的事。”

    在一连撵跑了这么多人之后,二楼的赌客们基本上都已经知道这桌来了一个“高手”,因此谁都不愿意再来这桌找虐。而只剩赵舰和山本两人的话,二人对决也没什么意思,所以一时间这桌冷清的要死。但就在赵舰考虑要不要让红菱也坐上来一起玩时,新的挑战者终于出现了,而且还是个金发御姐。

    “介意我到这桌一起玩吗?”

    “当然不介意,得弗林格小姐。”

    出现的第三位赌客对于赵舰和等人来说并不陌生,对方正是此次德国方面派出的观摩团座舰——得弗林格号战列巡洋舰。虽然是一战时期的战舰,但这艘船在经过德国人的多次现代化改造后,至今依旧是一艘颇具战斗力的主力舰。

    在另一个时空,参与过日德兰海战的得弗林格号,在一战即将结束的前夕,跟公海舰队主力一起自沉在斯卡帕湾。这只曾经被人吐槽为“只是存在的舰队”,最终为了尊严,连仅有的“存在”也一并舍弃掉了。

    而在这边,第一次世界大战因为有大唐在末期横插了一杠子,所以公海舰队得以被德国保留,但主力舰的规模却必须缩减一半。得弗林格号侥幸在那次“海军大裁员”中幸存了下来,是这一级战巡中仅存的一艘。

    值得一提的是,得弗林格现在所使用的船体原先是属于三号舰兴登堡号的。

    日德兰宇宙战中,得弗林格号挨了17发炮弹,船体受损严重,而兴登堡号则是一战时期德国最后建成的战列巡洋舰,实战经验几乎没有。有鉴于此,战后德国人便将得弗林格号的神核换到了兴登堡号上,而兴登堡号的神核则被暂时封存起来。

    同型舰神核换装是唯一一种可以在神核重置后,保留之前记忆的同化手法,比换新型船体后仅保留“技巧”要来的更合适一些。

    不过令德国海军大跌眼镜的是,换完船体后的新得弗林格虽然记忆还在,但性情却发生大变,言行举止变的乖张而堕落,简直不像是以作风严肃而闻名的德国人。现在对方一个人出现在赌场,而且满身酒气,一看就知道对方是偷跑出来玩的。

    得弗林格的突然出现,让赵舰不由得紧张起来,毕竟人家“妹妹”吕佐夫号的神核还在自己的保险柜里,因此心里有鬼的赵舰显得格外局促。而得弗林格在看到他那紧张的模样后,突然面带着戏谑的笑容向他走来。

    “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呃……鄙人姓赵,单名一个舰船的舰字。”

    说话的时候,身材高挑的得弗林格几乎整个人都压到了赵舰身上,两人之间的间隔甚至还不到3公分。对方一身v字领的红色无袖连衣裙,赵舰的眼神只要稍微往下一点,就能透过大开的领口看到一抹深邃的“事业线”和大片雪白,而对方娇美的面容则不断在他眼前晃动着,轻舔红唇的样子简直就是在引人犯罪!

    喜闻乐见的御姐正太(伪),赵舰的反应让得弗林格很满意,而山本五十六则饶有兴致的坐在一边旁观。赵舰能明显的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强烈的视线在注视着自己,不用回头他都知道,那是红菱的注视,甚至连对方气鼓鼓的脸蛋都浮现在他脑海中。

    稍微了一下赵舰,得弗林格娇笑着回到座位上,翘起修长的美腿,让周围的男性赌客为之频频侧目。对此得弗林格毫不在意,示意荷官开始发牌。

    得弗林格来了之后,山本终于有了对手。这个舰娘的赌术不甚高超,但却异常的喜欢豪赌,完全就是一副“以大搏大”的猛攻姿态。有好几次,对方明明手上只有一副烂牌,但还是靠着这种勇往直前的气势,活活将赵舰和山本两人镇住!

    “得弗林格小姐,您赌博简直就像是在打仗一样。”

    “喝酒也像。”赵舰看着对方手边那一堆空酒瓶吐槽道。

    “打仗?20年前我打过一次,可惜最后输了,而且输的很窝囊。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找赢的感觉,最后却发现只能在赌场里获得……”

    喝了整整10瓶各种名酒的得弗林格此时醉态明显,连航空铝和钢板都能啃两口的舰娘,唯独对酒精无法完全免疫。而喝醉了的得弗林格此时更显妩媚迷人,有一种独特的堕落之美,赌场里很多不知道她真实身份的男人已经快要被这惹火尤物迷的神魂颠倒了!

    “得弗林格小姐,你不能再喝了。”

    “小弟弟,你不是我的舰长,管不到我的。”

    “可是你已经喝醉了,一个女孩子喝成这样很危险的。”

    “哈哈!难道还有谁敢上老娘不成?来啊!我到要看看哪个人类男人那么有种,为了风流一下,连被强能量直接打成粒子状态都不怕。”

    得弗林格这话一出口,基本上就算是自曝了,周围那群色迷迷的男人在知道真相后,无不露出失望的神情。而就在这时,几个德国海军军官出现在楼梯口,对方隔着挺老远就发现了这边的得弗林格,几个日本军官也紧随其后出现,赵舰见状耸了一下肩。

    “看来今天就只能玩到这儿了呢。”

    (

萌军舰娘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