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军舰娘 act032 新船入手
    在赌场玩了两个多小时,赵舰和山本五十六聊了不少,而后来的得弗林格除了一开始过赵舰外,后面的话并不多,对方做的最多的两件事就是喝酒和加注。从这两人身上,赵舰仿佛看到了一些日本和德国的缩影。

    德国是战败国,一战的失败和随后受到的压制,让他们一直渴望着翻身的机会。而日本则是战胜国,从明治维新过后,所历经的大小对外战争均以胜利告终。这两个国家就像是两个赌徒,一个总是输、一个总是赢,但都着魔一般的渴望着胜利。

    “可惜啊,你们终究都是要输的。”

    “少爷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挺晚了,我们也回家吧。话说那三个小逗比哪去了,怎么到现在都没看到他们?”

    目送山本五十六和得弗林格被各自的人强行拽走,赵舰四下张望了一番,并没有发现“黄赌毒三基友”的身影。于是他拿上筹码,领着红菱下楼寻找,结果两人刚一下楼梯,就看到角落里三个中年大叔正劈头盖脸的训斥着那三个倒霉蛋。

    “啊嘞!这‘三堂会审’的情况是肿么回事?”

    几个酗伴是偷偷来赌场玩的,但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自家的老爹竟然也“组团”来放松了。两帮人不期而遇的时候,双方的表情那叫一个喜感。

    赵舰本想替他们解一下围,但还没等过去,就发现对面三个家伙一个劲儿的朝自己使眼色。于是心领神会的赵舰回以一个坚毅的点头,默念了一句“好兄弟、够意思”,拉上红菱就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三基友:我们特么的是叫你赶紧过来救急啊qaq!

    5月2日一大早,赵舰领着秦恒、刘青阳等一干手下来到青岛造船厂接船。平波号3天前就已经全面完工,放在那里等油漆晾干。船厂的人希望等节过完再交船,但赵舰他们有急用,所以2号就自己带人过来拿船,准备4号开出去直奔日本。

    平波号的船体设计采用的是当下最流行的“通用模版”,船长80米,宽14米,满载排水量3150吨,有4个600立方米的封闭货仓,如果是在大气层内航行,还能装的更多。另外这艘船在《大唐商船自卫权》所能允许的范围内,前后各加装了一座双联装高射机枪,因此具有一定的自卫能力。

    接船的过程中,赵舰需要负责的一共就两个步骤,一个是在汇款单上签字,另一个是往核心室按装神核。而第二个步骤,赵舰因为是“第一次”,所以心情特别激动,直到平波号的天女出现才勉强平静下来。

    “唉~!三头身啊,这差距实在太明显了。”

    看着手心上那个一尺来高、欢快的转着圈的大头娃,再一想昨天接触到的那些世界级舰娘,对比产生的失落让赵舰不由得的长叹一声。

    要知道神核与船体的匹配是有一套讲究的。

    首先会有鉴定师根据一块神核的体积和色泽推断出这块神核的“理想值”,这个理想值由神核所能匹配船体的满载排水量表示。神核所能同化的上下限一般是这个数值的50,船体超过或达不到都无法完成同化。

    而一惮过理想值的20,神核会为了保证船体的同化完全,大幅削减天女的体型和智力。超过30则连船体都无法坚固,变成所谓的“高速货轮”。民运船只一般为了增加运量,船体会故意超过理想值的25,但三头身的萌物根本不具备独自控制舰船的能力,所以只能由人类水手代为操控。

    三头身的平波外表和赵舰曾经见过的亨通很像,但发型是非常有爱的包子头。赵舰越看越觉得她这模样好像在哪里见过,稍微想了一下很快便恍然大悟,然后从兜里掏了一只记号笔,在平波的两个包包上写下“a”和“c”两个大写英文字母。

    “这样就完美了。”

    “少爷,这啥意思啊?”

    “呃……好看而已。老薛这两天你带着弟兄们尽快熟悉操作,捎带手的把那些‘特殊装备’都弄好,4号咱们要出发去一趟日本大阪。”

    “少爷,用不着这么急吧?”

    “这个事越快弄完越好,拖大发了我担心会玩脱。”

    交代了手下们一些需要注意事项,赵舰迅速赶回比赛场。但刚一回来,他就发现青岛商会代表的观众席上竟然坐着他的头号仇家戴冰,而他的那两个高官姐夫也陪同青岛市长一起出现在主席台上。

    戴家自打吞并赵家的茶园后,生意的规模是越做越大,不但成了江北茶区的新茶王,最近甚至还有向海运业务拓展的倾向。但对方却一直在暗中打压赵舰,时不时的就会给他下个绊子,让赵舰恨的牙痒痒,但又郁闷的拿他没有办法!

    直觉告诉赵舰,对方的生意肯定有“不干净”的地方,因此他雇了私家侦探,暗地里对戴家进行调查。但可惜这些家伙的水平太次,忙活了这么长时间,愣是没能发现一点有用的东西,还差点牵连到自己。

    几乎是同时发现的彼此,居高临下的戴冰露出一个得意洋洋的微笑。论个人资产,赵舰可能连对方的三分之一都不及,社会名望也无法与其相提并论,但实际上,戴冰却相当忌惮小自己25岁的赵舰,并且不止一次对其进行打压。

    1年多前,戴冰略施手段便夺去了茶园,还搞的赵家分崩离析,百年家业毁于一旦。

    在他看来,就算赵舰不像他那邢物亲戚一样渣,想要恢复元气怕也是要等个十几年之后。但令他没有料到的是,赵舰竟然只用了短短一年时间就重新有了起色,从那时起,戴冰便将他视为一个还在成长中的“大患”!

    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赵舰知道自己现在实力还不够,索性不去理那个碍眼的家伙。这时他注意到了欧洲代表的看台上,昨天晚上和他们一起赌钱的得弗林格正一脸菜色的仰躺在座位上,和旁边那些正襟危坐的德**官形成鲜明的对比。

    酒精对于舰娘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神奇”的物质,理论上百毒不侵的她们,唯独对这个没有丝毫免疫力。赵舰想了想,叫人调了一杯具有醒酒效果的果汁,亲自给还在宿醉的得弗林格送去。对方一口全灌下去后,终于恢复了一些清醒。

    “谢谢,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不用谢,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见到喝醉的天女,也算是长见识了。”

    “这只能说明你接触过的天女太少了。”

    赵舰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虽然他只认识北方舰队的大小姐们,但相较于一般人,他所接触过的天女已经是他们一辈子都不一定能碰上的数量了。

    “喂,小弟弟,看在你这杯饮料的份儿上,给你提个醒好了。注意你斜后方一个匆色风衣的中年大叔,那家伙在监视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得弗林格用的是汉语,而且一直在目视前方,声音也不是很大。对方看似随意的这么一说,赵舰先是楞了一下,然后马上想到昨天见到的那个怪蜀黍。于是他借着抬头看天的机会,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果然是那个人。

    “谢谢,我会注意的。”

    又给得弗林格留了一盘水果,赵舰转身要走,但才刚迈出去几步,身后两个德**官的交谈便让他止住了脚步。两人的德语说的很快,赵舰听的不是很完整,但一些关键的字眼却拉住了他的注意力,其中一句更是让赵舰在心里暗道了一声“不好”!

    “意大利人开始行动了!”

    ps:晚点时间再来一发!

    (

萌军舰娘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