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军舰娘 act035 瞒天过海
    (360°猛虎落地式求三江票qaq!)

    对于二战时期日本的轻武器,掷弹筒可以说是极少数可以给予正面评价的作品之一。而在挑剔的美军眼里,这甚至是唯一可以给个“好评”的玩意儿。

    从本质上来说,掷弹筒就是一门超轻型的迫击炮,而在实战中,作用多少跟后世的榴弹发射器有点类似。无论射速、精度还是火力,掷弹筒均不如正规的迫击炮,但有一个优点却特别突出,那就是它的轻便!

    同时代的大多数迫击炮,重量都超过6公斤,而大正十年式却只有2.6公斤,比一支“三八大盖”都轻,完全可以由单兵进行携带。虽然这东西操作起来没迫击炮简单,射程也只有坑爹的175米,但架不动性好,可以打一炮、换一个地方。

    在埃塞俄比亚那样多山的地区,这东西绝对比山炮更实用。而且因为造价低廉,日军生产的掷弹筒要远远多于迫击炮。

    据一条少尉称,光是他们仓库,就封存有600支大正十年式掷弹筒,配套的九一式榴弹则有1.8万颗。两人经过商议后,赵舰要走了400支掷弹筒和1.6万颗手榴弹,另外他还要了一些九五式防毒面具做添头。

    这个数量的军火是没法凭空消失,而又不让人发现的!因此赵舰从一开始就想好了让这些武器“正当消失”的办法,那就是人为的制造一次“失火事故”。只要处理得当,能让那个司波达也背稳黑锅,其他人都不会受到太大牵连,甚至还能得到一次立功的机会。

    用了5天的时间,一条终于做好了准备。

    因为日本现在是非战争时期,所以仓库守备队的兵力和警戒程度都不高,6个库房只有一个50人的小队在看管,为监守自盗提供了十分有利的条件。而且仓库远离市区临近海岸,后面还挨着一条大河,地理位置也好的不能再好了。

    行动的当天晚上,一条翔亦如往常一般,在家里吃完了晚饭才来上班。像他们这种后方队,管理上要相对松懈许多,士兵要么是即将退休的老兵,要么是托关系猫这儿混兵役的小青年,兵员素质可想而知,基本上没有战斗力……节操也是。

    一到仓库门口,站岗的日本兵就笑嘻嘻的和一条打着招呼,丝毫没有个当兵的正形。

    “晚上好,一条老爹。”

    “晚上好,太郎。”

    “我今年能不能和花子结婚,就全仰仗老爹您了。”

    “嗯,包在我身上。”

    现年48岁的一条不但是守备队的小队长,还是这里资历最老的士兵。虽然他人是贪财了点,但脾气不错,很会照顾下属,因此在守备队里很有人望。有他负责牵头,守备队除了人见人烦的司波达也被排除在外,剩下的48人都已经被拉下水了。

    一路上,每一个碰到一条的士兵,都对他点头示意,大家彼此心照不宣,笑容由始至终挂在一条的脸上。直到他在3号库房门前,碰上一个刚从里面出来的年轻士兵为止。

    “司波军曹,你在这里做什么?”

    “在检查仓库,一条少尉。”

    “可每天负责例行检查仓库的人应该是我。”

    “这个我早晚也要熟悉不是吗?”

    “你……”

    见对方又露出那副似笑非笑的欠揍表情,饶是好脾气的一条都不禁被气的感到一阵气血上涌。对方说是在检查仓库,但刚从仓库里出来的他,手上却拎着一双军官制式的皮靴。这种靴子仓库里的数量不多,一条虽然也有想法,但却一直没敢下手。

    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仓库守备队的士兵几乎都存在监守自盗的问题,一条就算看到司波达也偷靴子,如果不想跟对方“同归于尽”的话,他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没看见,甚至还得帮对方善后。

    在心里默念了几遍“这孙子马上就要完蛋了”,一条想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他突然摇头苦笑了一下,从兜里掏出一包烟递了上去。

    “罢了、罢了!我搁这儿也呆不了几年了。怎么样?来一根,就当是提前预祝达也君你高升了。”

    看了一眼递过来的香烟,司波达也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接了过去,一条自己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然后掏出火柴准备点烟。但当他给对方点完,准备再点自己这根的时候,却突然咳嗽了起来,然后拍了拍胸口,相当无奈的把嘴上的烟又塞了回去。

    “唉~!老了,连肺都不中用了,咳咳……”

    日本的烟不长,司波达也三口两口就抽完了一根,然后随手将烟头扔地上踩了两脚。这时一条偷偷用眼角余光观察了一下四周,附近有7、8个人正盯着这边,而司波达也并没有注意这些,他抽完了眼便哼着小曲走了,一条低头看了一眼地上还没完全熄灭的烟头,抬脚就踢进仓库大门里……

    于此同时的另一边,平波号刚刚驶离大阪湾,进入濑户内海。

    借着夜色的掩护,他们在海面上灵巧的规避着过往船只,在距离大阪湾不远的地方徘徊飘荡,一直逗留到午夜时分。海面上月黑风高,没人能发现得了灯火管制中的平波号。

    “少爷,外面起雾了,连老天爷都在帮咱们!”

    平波号的控制室里,赵舰一手喝着咖啡,一手拿着点心在逗弄着小平波。今天晚上能不能成事,很大程度上要仰仗这小家伙的本事,因此赵舰喂了她很多好吃的。而现在外面竟然起雾了,赵舰内心更是生出一份“天助我也”的感慨。

    “马上调头,我们回大阪去。”

    宇宙船的牛逼之处就在于“能飞”,别看船尾负责推进的是螺旋桨,但船体会产生一种特殊的能量立场,在周围形成朦胧的“量子海洋”,乍一看就好像是浮空的水波一般。

    这片量子海洋能产生一片“绝对零阻”的立场,螺旋桨通过搅动这些能量产生强大的推进力。平波号在海面上最高可以开到110节,脱离水面直线升空可以在半个小时内飞到大气层外,而到了外太空,这个速度还能继续提升。

    为了避免和日军的海岸巡逻艇遭遇,平波号直接升空,从摩耶山方向超低空飞了回去。状态大好的平波很快就飞到了指定河流,然后逆流而上,来到一条所在的仓库后面,守备队的士兵们已经在此恭候多时了。

    “赵君,你们可真守时啊!”

    “这种事自然是马虎不得,趁着这难得的大雾,我们开始装货吧!”

    在30多名日本兵的帮助下,众人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将数百箱武器弹药悄悄的搬上了平波号。工作效率之高,连那些专业的搬用工人都要自愧不如。当然!这和赵舰当场先付钱的豪爽行为不无关系。

    “ok!我们这就要走了,之后的事情拜托了,诸位请多加小心。”

    “你们也是。”

    装好了货,平波号当即做了一个180度的原地转向,然后顺原路高速开溜,而一条则命令手下的士兵,按“计划”行事。

    他们要伪造一次大火,烧掉一半的库房,这样可以让被他们卖掉的军火在这场大火中“合理”的消失掉。而某个在仓库里抽过烟的司波达也童鞋将担负这次大火的主要责任,守备队的大家卖这讨厌鬼可以说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也许这样做的后果,很可能会导致整个守备队都被踢出军队,但赵舰给他们的报酬足以顶的上20年军饷。有了这笔钱,大家回家做小买卖可比当兵要滋润的多了。

    万籁俱寂的深夜,平波号顺着人烟稀少的山区又飞回了海面上。这样的超低空飞行,对于舵手和天女来说难度非常大,稍有不振就会一头栽到地上,但技艺高超的金正树和卯足了劲儿的平波完美的配合了这次军事水准的潜入飞行。

    “少爷,咱们回到海上了。”

    “辛苦了,干的漂亮!”

    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珠,三胖子仿佛刚刚撸出来一样,一放松下来整个人都快要虚脱了。而此时海面上的雾气也渐渐开始散去,赵舰隐约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传来。于是他拿着望远镜来到船尾,十几公里外的火光在这黑夜里异常的显眼……

    (爱上书屋www.23sw.net)

萌军舰娘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