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军舰娘 act037 进击的意大利
    (求三江票支援!qaq)

    将货送到后,赵舰等人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和那些德国教官一样留了下来。

    塞拉西一世对他们搞来的东西并不满意,他在得知掷弹筒的有效射程还不到200米后,瞬间便对其不抱什么希望了。对方虽然没有赖账,但却提了一个附加要求,那就是要他们帮忙培训当地人使用这些武器,事成之后再付钱。

    掷弹筒的使用的确是没有多大技术含量,但也没简单到连猴子都能玩转的地步,而且当地人的军事素养简直惨不忍睹。塞拉西一世按常规迫击炮的人员编制,给他们调派了2000名新兵过来,准备用那400具掷弹筒组建5个轻迫击炮营。

    当得知自己要掌管(其实只是让他培训)一个团的人马,赵舰一开始是很激动的。但等他们看到那2000名“新兵”时,众人险些当场喷出一口老血。

    “大叔,你们其实是想下地务农,结果走错进了军营吧!?”

    这2000来号子乍一看绝对让人无法跟“军队”二字产生任何联系,一群人年纪大的大、小的小,没有像样的武器不说,服装上更是花样百出。个别一些穷过头的,甚至从头到脚就一条大裤衩,连双鞋都没有,埃塞俄比亚的征兵简直比拉壮豆生冷不忌。

    另外,这些家伙还都是欢乐的黑蜀黍!

    严格意义上来说,埃塞俄比亚的主要人种并不是黑人,像海尔·塞拉西所属的奥罗莫人,光看脸型的话,其实和阿拉伯人非常神似。但当地的索马里族却是黑人,而且黑的是锃油瓦亮,赵舰觉得这些家伙去打夜战,肯定要比玩掷弹筒更合适。

    1.6万颗九一式手榴弹听起来似乎不少,但要是均摊下来的话,一具掷弹筒只能分到40颗。如果想让这些人在训练过程中打实弹,一人一发就要打掉八分之一的弹药储备。因此赵舰建议手下的佣兵们在训练时分开“调♂教”。

    理想的战术是让这些掷弹小组隔着山坡或者其他掩体搞偷袭,一组5个人里,聪明一点的当炮手、体能好的挑两个负责背弹药,另外两个则负责搞侦查,在战斗时向炮手提供敌人的方位。赵舰在将这个战术方案递交给塞拉西一世过目后,对方当场就答应了。

    训练这批部队花了赵舰等人整整2周的时间,速成的效果虽不理想,但也不算太糟,至少埃塞俄比亚方面在验收时很满意,还夸奖赵舰的手下练兵有道。不过就在他们准备要走的时候,东非的雨季却开始了!

    非洲的气候就是如此极端,旱季干的要死、雨季潮的要命!赵舰有心赶快离开这片是非之地,但天公偏偏不做这个美,瓢泼的大雨加上电闪雷鸣,平波号要是敢在这个时候升空,绝逼是全船一起“渡劫”的节奏。

    无奈之下,众人只得继续滞留在亚德斯亚贝巴,而这一呆就是两个礼拜。好不容易等到天放晴了,但跟阳光一起钻下云层的,还有意大利人的战舰!

    别看《凡尔赛条约》明文规定,地球是人类共同的故乡,不得在地球附近进行宇宙战。但对于很多国家来说,条约是只有在对自己有利时才会去遵守的东西。因此意大利的首轮打击为了给埃塞俄比亚一个下马威,直接让负责封锁的舰队突入大气层,对亚德斯亚贝巴进行了一场持续15分钟的炮击,然后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

    这20分钟里,11艘意大利封锁舰队对地面发射了近2000发炮弹,将首都三分之一的城区摧毁,并造成3000多人丧命,数万人不同程度受伤。对意大利人这种公然违反条约的行为,塞拉西一世第一时间发电报让驻外大使通报国联,希望他们能制裁意大利。

    可惜塞拉西一世将国联想的太过美好,对于他们的控诉,意大利代表冷笑着反咬一口,说这是埃塞俄比亚的污蔑,身为“先进国”的意大利,他们的军队绝对不会干出这等残忍行径,肯定是落后野蛮的埃塞俄比亚自己炸了首都,然后想栽赃给意大利。

    对于意大利这种臭不要脸的行为,受西方世界把持的国联,看法竟然是“有道理”,因此对埃塞俄比亚的控诉不予受理。至此,塞拉西一世终于看清了这个组织的本质,抛开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将全部精力投入这场近在眼前的战争中来。

    不过对于赵舰来说,他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走不了了!

    之前的空袭炮击中,平波号也不幸挨了一发的炮弹,而且不偏不倚正好打在船尾的螺旋桨上。船上的维修人员在查看过损伤后表示,修的话问题不是很大,但中弹的位置是在水下,必须先把船拖进干船坞,否则他也无从下手。

    “尼玛我这是新船啊,用着还不到一个月就挨了一炮是要闹哪样啊!?”

    蹲在码头上的赵舰,欲哭无泪的看着焦黑一片的船尾,而在他的肩膀上,眼泪汪汪的小平波正扯着他的衣领,发出小动物般的悲鸣。

    “少爷,此地不宜久留,要不咱们把神核取下来弃船吧!”

    “不行!绝对不能硬取神核!”

    神核在同化后,基本上已经和船身融为一体。如果船身还是完好的,那么取下神核没有任何问题,但如果船体受损了,那么这份损失也会反应到神核上,弄不好还会让神核元气大伤,甚至是“降格”。买平波花光了赵舰大半的积蓄,不到万不得已,他舍不得下这个狠手。

    “问问那些德国人能不能帮忙,他们的船比咱们的大,也许能帮咱们把平波拽到岸上来。”

    埃塞俄比亚是一个落后的内陆国家,没有造船能力,自然也就没有维修用的干船坞。好在赵舰这边有专业的维修人员,如果德国人那几艘万吨级的货轮能帮忙把小吨位的平波从水里拽上岸,那他们就可以在岸上把船修好。

    值得一提的是,德国人那几艘货轮都是民船的外壳、军舰的内核,因为赵舰听手下北风说,他在出去找山羊(赵舰已经不想问对方为什么要找羊了)的时候,偶然间路过德国人的地头发现,对方船上的天女竟然都不是三头身的。

    赵舰的请求很快就得到了回复,德国人同意帮他们把平波号拽上岸,他们用拖曳钢缆拴住平波,然后让平波自己释放量子海洋飘起来。在两艘大型货轮的帮助下,小个头的平波被直接吊出水面,平稳的放到了陆地上。

    “师傅,你估计着得用多长时间才能修好?”

    “一切顺利的话,一个礼拜左右吧。”

    “那么长!?”

    “少爷,这已经是乐观判断了。这边传动轴都打裂了,没伤到发动机可以说是大幸,让我修,我也只能保证她再动起来,想彻底修好,咱们得回国才行。”

    “好吧!那你抓紧时间抢修,缺什么就赶紧说,我们好想办法给你弄。”

    万般无奈的赵舰,只能对一直跟自己撒娇的平波报以一个歉意的苦笑,而与此同时,意大利军队在地面的攻势也正式开始了。

    26万全副武装的意大利人,从东、北两个方向同时发动进攻,其中来自北面厄立特里亚的是主攻部队。双方前锋部队刚一接触,埃塞俄比亚军队便在意大利人压倒性的地空火力优势下节节败退,北方重镇阿杜瓦在第一天就被攻克。

    “敌军有大量的铁巨人,我们需要翡翠之星!”

    这是阿杜瓦在失守前,守军发往后方首都的最后一封电报,而电报中所提到的“铁巨人”,正是人类以巨神兵为原型,山寨出的人形兵器——装甲机兵!

    (

萌军舰娘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