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军舰娘 act041 国家的猎犬
    当赵舰终于看清友军的真面目,他惊讶的发现,对方竟然是大唐的北方舰队。

    为首的大战舰正是哈尔滨级战巡,看舷号应该是三姐沈阳,在她身后还有2艘轻巡和3艘驱逐。这6艘军舰一靠上就将平波号护在当中,巨大的沈阳号横身挡在前面,缓缓偏转的炮塔顿时吓的那3艘意大利驱逐舰调头开溜。

    沈阳号的出现,让众人很是摸不清头脑。对方刚刚结束联合军演,现在应该正在休假才对,即使是例行的航道巡逻,这里也不是对方的必经之地。

    自打日德兰惨剧过后,各国为了避免类似灾难再次发生,规定了极其严格的领空权。各国船只在回地球的时候,轨道的切入点必须是在本国领土的正上方,沈阳号和她的姐妹们会出现在这里,跑偏的可不止十万八千里。

    “少爷,沈阳号发灯语,让我们接受管制,跟她们走。”

    “那就照做,到这份儿上,咱们还有跑的余地吗?”

    很快平波号就回复说接受监管,2艘5500吨的轻巡洋舰当即一左一右将平波号夹在中间的主炮全部对准了他们,那感觉就像是在押解犯人一样。而平波号上的众人就这样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跟着对方沿公海区域上空飞回南中国海,最后降落在一片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海面上。

    到了海面上,沈阳号终于发来无线电通信,对方要求平波号全体船员站到甲板上,并接受他们的登船检查。没有选择权的赵舰只得全部接受,然后琢磨着等一下该怎么口胡……我是说解释“不期而遇”的这个情况。

    “老杜,这个时候我也不计较别的了,你就跟我透个底儿,生还是死?”

    “少爷,我知道的也不多,但是既然弄这么大的阵仗救咱们回来,应该不能再弄死我们……吧?”

    “……”

    按照海军方面的要求,平波号上包括天女在内的大小28个人全部双手抱头站到了甲板上。搞笑的是,小平波因为脑袋大、胳膊小的关系,小手摸了半天愣是没能够到后脑勺,最后只得换了一个看起来很拽的掐腰姿势站在赵舰脚边。

    很快三艘冲锋舟载着十几名全副武装的海军士兵靠了上来,这些士兵登船后一点也没有进行搜查的意思,为首的上尉一上来便开口问道。

    “这里谁是负责人?”

    “是我。”

    拦下准备上前的秦恒,赵舰坦然的主动站了出来。对方见赵舰年纪这么小,不禁露出一丝狐疑之色。

    “孩子,不会是他们让你站出来顶缸的吧?”

    “这艘船的实际拥有者就是我,不信你可以去查。”

    “那好吧!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不由分说的,赵舰被水兵带回战巡,然后在甲板上见到一脸似笑非笑的沈阳。

    “真看不出来,你小子在国外玩的还挺欢实啊!”

    “这个……其实我业务面挺广的。”

    “用不着跟我解释,来吧!有个人想见你。”

    在沈阳的亲自带领下,赵舰被领进船舱。一路上他好几次想要套话,但每一次刚一开口,就立马被被沈阳挥手打断。对方似乎已经得到过命令,禁制向赵舰提前透露任何信息。

    “就是这儿了,自己进去吧。”

    指着挂有“会议室”小牌的舱门,沈阳开门一把将赵舰推了进去,然后“砰”的一声关上大门。踉跄着进来的赵舰在心里吐槽了一句“我也不能跑”,抬头看向站在会议桌另一端的人,早有一些预感的他,在看清对方的脸后,似乎一下子就什么都明白了。

    房间里的人赵舰并不认识,但却也并不陌生,因为对方就是前阵子在运动会上监视过自己的那个“风衣男”。当时赵舰以为对方是私家侦探一类的小角色,类似的情况他遭遇过好多次了,所以并未过多在意,但现在看来是他错的相当离谱。

    对方既然能使唤动战巡这个级别的主力舰来抓自己,绝对是级别相当高的“公务猿”。但让赵舰感觉比较纳闷的是,自己也就个小本经营的军火贩子,这种人国内也许不多,但找出个百八十的应该没什么问题。对方为毛的就偏偏盯上自己了呢!?

    “赵先生,请坐。”

    “阁下怎么称呼?”

    “鄙人姓戴、单名一个斗笠的笠字……哈,别那么紧张,我老家在浙江,跟你在青岛的那个仇家没有任何关系。”

    自称戴笠的男人笑着摆摆手,以为赵舰惊愕的表情是因为他姓“戴”造成的,殊不知真正令赵舰感到惊讶的,其实是他这个本人。

    戴笠是谁?可那是号称“东方盖世太保”、“中国第一间谍”的猛人!赵舰上辈子还在上小学的时期就已经对这个“暗杀大师”的大名如雷贯耳。如今这位历史名人就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赵舰的内心有多紧张也就不难而知了。

    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对方在这个时空下依旧从事着自己最擅长的“老本行”,只不过服务对象从民国政府变成了大唐政府,而且还增加了“眯眯眼”这种隐藏boss式的属性。

    双方落座后,戴笠没有马上开口,而是微笑着翻开眼前的一本档案簿,然后饶有兴致的翻看着。赵舰可以感觉到对方在用余光打量自己,所以尽量让自己显得镇静。

    “很有趣,我见过很多丰富多彩的档案,但论有趣的程度,都不能和你的这份相提并论。”

    “这两年我的确过的挺充实。”赵舰怂了一下肩道。

    “是啊,很多人一辈子都经历不了这么多,而你今年才14岁。我看看……你早年家境富裕,母亲赵香玲是个茶商,父亲是海军舰长,有点无伤大雅的小毛病,但能力优秀,因此深受司令郑天河的器重,前途本来一片光明,直到……”

    “直到我八岁那年,一场叫‘丘比’的强台风掀翻了我父母乘坐的日籍游轮麻美号。戴先生,我很感谢你们救了我们全船人的性命,但您出动战巡不会就是为了当面跟我谈这件、我可能一辈子都不愿意再提的伤心事吧!?”

    “孩子,别激动,我没有别的意思,这只是一个增进彼此了解的过程罢了。”

    “那我觉得你对我已经够了解的了,但我对你却只知道一个名字,这是不是不太公平?”

    赵舰的话让戴笠笑了笑,跟他之前“面见”的那几人相比,赵舰的胆气明显要大的多,就这点来说,他很欣赏这小子。但欣赏归欣赏,戴笠可不打算因为这个而影响到自己的节奏,两人所处的地位决定了这次谈话的主导权是在戴笠手上。

    “不急,在我做更详细的自我介绍前,孩子,你先回答我,你对自己所属这个国家的看法怎么样?”

    “非常喜欢!”

    “原因呢?”

    “因为这个国家让我能在那些洋鬼子面前挺直了腰板做人!”

    赵舰这说的是大实话,他这两年每次出国,除了在带货过境和行贿时需要故意装出一副阿谀奉承的孙子样儿外,其他大多数时候都像个“爷”!

    英国、法国、德国、苏联、日本、美国,这些列强国家赵舰都去过,入境的时候只要亮出自己的大唐护照,就没有海关敢刁难自己,更不会有外国佬对自己投来歧视的眼神。甚至于在某些东欧小国,唐国人的身份在当地等同于贵族。

    这样的礼遇一开始让赵舰感觉很不可思议,但随后他明白过来,这是因为有一个强大的祖国在他身后做依靠,他才能在外国人面前这么dio!而赵舰的话让戴笠第一次露出些许惊讶之色!

    他没想到眼前这个才14岁的孩子,竟然一下子就能说到“尊严”这个层面上来,跟之前那些说话不在“点子”上的家伙们形成了鲜明对比。这让戴笠对赵舰的“评分”又增加了一些,于是戴笠略微沉吟了一下,用低沉而郑重的语气说。

    “孩子,如果我让你为这个国家做事,你愿意吗?”

    ps:历史上的戴笠看照片其实是个浓眉大眼的男人,我这边的“眯眯眼”属性是后添加的。

    (

萌军舰娘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