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军舰娘 act042 代理人
    早在谈话刚刚开始的时候,赵舰其实就已经有了类似的预感。对方既没有宣读法院判决书,也没有掏出手枪高喊着“我代表祖国、代表人民枪毙你”,那对方要做的,十之**就是所谓的“招安”了!

    一开始的念档案是想对自己造成心理压力,让他想在心里产生敬畏,之后问自己对国家的看法则是第一次“测试”,自己的回答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评价。但就目前看来,这两道坎儿赵舰都已经轻松的跨过去了。

    “你希望我为国家做什么?”

    “你觉得你能为国家做什么?”

    戴笠的反问让赵舰略微思索了一会儿,对方找到自己,就说明自己在对方看来是有价值的,但戴笠让赵舰自己说出自己的价值,这他就得仔细琢磨琢磨了。

    “境外的情报收集?”

    “一部分,但不是主要的。”

    “窃取别国的军事机密。”

    “那个你现在还干不来的。”

    “总不能是帮国家卖军火吧?”

    “嗯,已经说对一半了,再想想该卖给谁?”

    “这个……该不会是埃塞俄比亚吧?”

    戴笠没有说话,但那表情可以说是默认了。

    “那敢情好啊!我正愁找不到合适的货源呢,要是国家也想掺一脚的话,只要能给一点不至于亏本的跑腿费,我本人是很乐意效劳的。”

    “事实上,国家并没有掺一脚的意思,我们想让你帮埃塞俄比亚打赢这场战争。”

    “您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帮埃塞俄比亚打赢意大利?意大利再怎么搓,那也是发达国家,这场战争埃塞俄比亚是绝对赢不了的,至少不可能独自完成!意大利彻底占领那个东非国家只是一个时间问题,难道大唐打算放弃中立,向意大利宣战不成?”

    “大唐没有向任何国家宣战的意图……至少目前还没有。但出于国家利益考虑,灵宗陛下希望在这场战争中能拉埃塞俄比亚一把,而你是目前我国唯一和对方正式接触过的民间‘商人’,并且已经初步取得了对方的信任,所以我才会找到你。”

    此时的埃塞俄比亚对于国际上大大小小的“死亡商人”们来说,是一个很“鸡肋”的地方。诚然!战争会带来丰厚的军火生意,但风险也是同样存在的。

    大的军火集团都有一定的官方背景,他们背后的人已经跟他们通过气,让他们尽可能别?这摊浑水,否则谁也保不了他们。而小集团要么没本事进去、要么只能带着极少的货物进去。反倒是赵舰这种拥有宇宙船,已经跻身中等行列的能够喝到一口汤。

    “戴先生,恕晚辈愚钝,我实在想不出,埃塞俄比亚的存亡能和我大唐的国家利益扯上什么关系?他们在外太空没有殖民地,国土又和我们相距十万八千里,难道我们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也要像那些白人一样去非洲找劳动力吗?”

    “这里面要讲的可就多了,不过这也算不上机密,你确定要听吗?”

    “愿闻其详!”

    原来,大唐虽然历经千年不倒,但王朝延续至今也并非一帆风顺。最近一次的大危机是发生在40年前的王储之争,当时先帝突然驾崩,6个已经成年的皇子都想继承王位,结果却闹的不可开交,史称“六王之乱”。

    这场历时10年的政治动乱险些让大唐陷入内战的阴云,虽然最终得以和平方式解决,但也让国家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并且至今仍留有“隐患”。

    “日本、朝鲜、满洲、外蒙、菲律宾、越南、老挝、缅甸、泰国,这些小国直到40年前还都是我大唐的附属国。但就在我们内部出问题后仅仅3年时间,他们就相继在欧美国家的控制下宣布独立,成为遏制我大唐的一道枷锁。”

    “可他们封锁得了陆地,封锁不了领空不是吗?”赵舰反问道。

    “但这是欧洲国家第一次有能力将地面部队直接部署到我们家门口,换言之,他们也有了威胁我们的能力。就像那个《华盛顿条约》,换40年前他们根本不敢进行这样的挑衅,而我国大力发展舰队,也是为了全力保障领空这最后的通道。”

    大唐之前对欧洲一直保持中立态度,只进行技术和贸易方面的交流,但他们拿白人世界不当回事,白人世界却一直都在害怕他们!干过9次十字军东征的对方用一种以己度人的思维模式,认定大唐一定和他们一样有着称霸全太阳系的野心,只不过是在等待时机而已。

    “永宗陛下是一位好皇帝,但他犯的唯一一次糊涂却险些害的这个国家万劫不复!”

    对于先帝的评价,戴笠的语气中崇敬混杂着遗憾。永宗在位期间,是大唐在近代的又一次盛世,但这位励精图治的皇帝却始终在继承者的问题上犹豫不决。

    正常情况,皇帝应该选最优秀、或者年纪最大的那位皇子为皇储。但天晓得这位万岁爷是不是拉着嫔妃玩了一次“8p”,他的7个儿子竟然都是在同一天出生的,且老大和老啮生的时间仅仅间隔不到1个时辰。

    7个皇子中,除了六皇子早年夭折外,其他的都顺利长大成人。而且抛开性格不谈,都是一表人才的俊杰,表现出治理国家的天赋。永宗看谁都不错,但又怕选了谁会伤另外5个儿子的心,结果立皇储的问题就一拖再拖,一直拖到他死于脑淤血。

    先皇死后,对于继承权的问题,大皇子认为他最年长,理应由他继承皇位,平日里和他关系不错的三皇子和四皇子都选择支持对方。但二皇子却觉得他所谓的“年长”根本是在扯蛋!

    丫的就比我大12分钟,这算哪门子的年长!?

    二皇子的想法比较激进,他想把这个国家一分为六,兄弟们一人一国,然后彼此竞争、适者生存。这种带有“丛林法则”性质的分裂思想,让他获得了五皇子的支持。

    而余下的七皇子则是军事才干最高,同时征服欲也最强的战争狂人。他根本不管什么王位,直接就想对军队出手,并自号“征服王”,有着统一全世界的野心!

    持家守业的贤主、勇于进取的雄主、征讨天下的霸主!

    这三个派系彼此不服,一度在国内演变成分庭抗礼。除了大皇子一派始终留在首都长安外,其他的两派都跑到了外地,开始拥兵自立,仿佛随时都有爆发内战的可能。

    在这种情况下,是宅心仁厚的大皇子最先做出妥协,他承诺将皇位让给二弟当时年仅5岁的独子,以获取他不搞分裂的承诺。然后又用计骗七皇子回京,趁机将他软禁在一个至今没人知道的地方,让这场持续了整整10年的六王之乱得以结束。

    “听起来似乎是很圆满的结局,但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大王爷的处理方式并没有让所有人都满意,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几个王爷在经过那10年后,人到中年都沉稳了许多,所以并没有再闹起来,各自的势力一直维持着微妙的平衡。”

    “听起来,我们现在内忧外患好像挺严重的。”

    “准确的说,是内忧影响到外患。那次动乱给了其他国家一个机会,一个孤立包围大唐的机会!而我们周围的那一圈小国就好像是一个封印,完全限制住了我们的手脚,试图将我们隔绝在国际社会之外。”

    “可是以大唐的实力,打破这个封印应该很容易吧?”

    “是很容易,但是那样做的后果你有没有想过?这会给其他列强一个对我们进行制裁的机会。一对一,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是我们的对手,但现在的局面是只要我们一动手,100会成为世界公敌被群起而攻之,我们不能给他们有取得大义的机会。”

    大唐从来没有想过要闭关锁国,但现在却正被人逼着往那条路上走!

    作为名义上的外贸商人,赵舰偶尔也会出席一些商人们的小酒会,经常听他们抱怨说“洋鬼子不识货”。很多时候明明是大唐的东西更好,但他们就是不买你的。外国人虽然明面上依旧敬着你,但同时也在温水煮青蛙,一点一点的孤立你。

    戴笠的话让赵舰觉得祖国就像是幼儿园里最强壮的那个孩子,因为块头儿太大,所以其他酗伴都不愿意跟他一起玩。这种被人故意当阿卡林的感觉,赵舰一想就觉得很憋屈。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我们曾经有过一次打破封印的机会,但那时国内各势力一直在互相牵制,所以直到战争结束,我们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帮德国保留力量而已。因此灵宗陛下认为,想要打破这种僵局,就需要有一支不受国内守旧势力牵制的新力量,能代为处理境外的事情,而我则受命组建这只力量。”

    “这么说,我是被选中的人喽?总之先谢谢您的救命之恩了!”

    “不用谢,本来我们是准备在国境线领空拦截的,结果跟踪舰说你们被攻击了,我这才让舰队急忙赶过来救援。你的身份背景和过往是我们选择你的主要原因,大唐的智库认为,第一世界大战的结束并不圆满,遗留的‘祸根’早晚会引发第二次,这个机会必须抓住。埃塞俄比亚的战争就是未来这盘棋局的第一步,同时也是交给你的第一个任务,好好表现吧,我很好看你哦!”

    “呃……那我能问问咱们这个组织叫什么吗?”

    “当然可以,我们这个组织的名字是皇帝陛下御赐的,你以后可以称呼自己为……‘代理人’!”

    (

萌军舰娘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