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仙路春秋 >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银月雷帅
仙路春秋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银月雷帅
    叶白看的心神震颤,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进到黄泉界的第一天,就见到了一个曾经的故人。

    银月雷帅!

    不错,对方分明正是万雷门当年的十二雷帅之一的银月雷帅,也就是叶白初入万雷门时,曾见到那位被地雷公的徒弟庄豪雨斩杀的美女女修。时隔数千年过去,对方的容貌长相,没有一点变化,甚至连那身银色长衫,都和当年一模一样。

    “老天爷,你又要开始摆弄我的命运了吗?”

    叶白心中,突然生出一紧的古怪感觉。

    当年,他为了一统雷门,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对庄豪雨斩杀银月雷帅的事情,没有出手阻止,事后面对青衣电母的责问,也冷酷的如同最无情的枭雄,但在内心深处,始终有一份歉疚,从来都没有对任何人提起。

    如今再见银月雷帅,对方已经是鬼修之身,若无意外,应该是被太一真人救下来传以鬼修之道的。

    而对方的境界,早已不是当年的元婴中期,而是离尘初期。

    那一场死劫,对她来说,究竟是劫难还是机缘?

    ……

    银月雷帅当年与叶白没有过任何交集就死去,并不知道他的身份,见叶白此刻傻呆呆的盯着她看,却不说话,眼中顿时闪过羞涩之色,面色再冷,娇哼了一声,食中二指朝着叶白的方向一点。

    嗤——

    一道银色的闪电,从银月雷帅的指尖飞射而出,直射叶白的胸膛而去。

    此女当年,便是坚强独立的性子,但却不刁蛮,这一记攻击。明显只是想给叶白一个教训,而不是要取他的性命,否则直接可以攻击头颅要害了。

    叶白在对方动手的瞬间,就感觉到了空间波澜,想要躲闪,目中精芒闪了一下,又忍了下来。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生出承受这一记攻击的念头,或许真的想尝还什么。

    在其他人的眼里,叶白仿佛是没有反应过来一般,眼睁睁的看着闪电打向他。

    可惜,叶白的打算虽好。有人却要横插一脚。

    “师妹,不可任性!”

    温和中带着几分威严的声音响起。扶风子亦指尖一弹,打出一道乳白色的指芒,赫然是仙元气凝结而成。

    砰!

    指芒与雷电,在半道相遇,发出一声炸响,雷电被轰成点点银芒。

    扶风子无论是眼力还是反应,都相当不俗,为人也是老成持重。在不明白叶白来头的情况下。显然不愿意将叶白往死里得罪。

    叶白就看的心中苦笑了,本想稍稍还掉欠银月雷帅的那一份愧疚,没想到却被扶风子打断了。

    “师妹,这位道友和白霸道之间的赌约,堂堂正正。没有任何问题,他又已经答应付出白霸道的那十万仙石,我看此事便算揭过吧?”

    扶风子看着银月雷帅。笑着说道。

    银月雷帅有自己的打算,冷哼道:“大师兄倒是心胸开阔,可惜这样一来,我也不知道这份功劳,老师会不会算在我的身上,若是不算,不知道老师还会不会将那门身法神通传给我。老师虽然宠我,但在修炼之事上,却不会徇私,这一点,大师兄应该比我更清楚。”

    扶风子闻言,皱了皱眉头。

    叶白此刻才知,原来东阴山一脉的嫡系弟子,竟然也需要做出功劳,才能得到太一真人传授功法神通的。

    又是一阵沉默。

    银月雷帅的目光,再次看向叶白。

    此女比起生前,强大了太多,连心志也不例外,或许死过一次的人,均是如此。

    想了想,叶白看着银月雷帅道:“道友,既然此事是因我而起,不如就由我来了结吧,若你的老师真的因此不算你的这份功劳,在下愿意在离开之前,传你一门上等的身法神通,你看如何?”

    此言一出,众人均都有些傻了眼。

    刚才还施展三心转轮神通,把白霸道气走的这个小子,竟然这么好说话,随随便便就愿意传下一门上等的身法神通?不会是打算用低等的身法神通来滥竽充数吧?

    又或者,这个小子根本就是个外强中干,欺软怕硬的家伙?虽然三心转轮了,但只敢欺负一下白霸道这样的散修,面对东阴山的势力,顿时就软了下去?

    这么一想,不少修士,看向叶白的目光,又复杂起来。

    尤其是之前那位离尘后期,藏青色袍子的背剑老者,不动声色的与其他几个离尘后期的修士,交换了一下眼色。

    扶风子也是有些疑惑的看了叶白几眼,以此老的观人水准,并不觉得叶白是这样随便低头的软蛋。

    银月雷帅比他就要差上一些了,看法与众人差不多,听到叶白的话,眼底闪过一抹鄙夷之色,淡淡道:“不知阁下的身法神通,究竟水准如何,若是比起老师的差的太远,银月恐难接受。”

    听到对方自称银月,叶白更加肯定了对方的身份,对于银月雷帅的姿态,没有任何的不悦,笑了笑道:“道友若想看,可以找个无人打扰的清静之地,在下愿意演示一下。”

    叶白神色平静,一副真诚样子。他自然是不能当众演示的,否则无论是自己,还是银月雷帅,都会麻烦不断。

    “道友,此事不妥,你和白霸道的事情,没有任何可以指责之处,我东阴山一脉,尚不至于因此敲诈你一门身法神通。”

    扶风子终于开口,此老似乎为人尚算正派,不肯平白占叶白这么大的便宜。

    “我意已决,道友不用再劝我。”

    叶白仿佛傻子一般,异常豪迈的道了一句。

    这一次,连扶风子都开始怀疑自己看走了眼,这是要送宝的节奏啊。

    银月雷帅心中,也犯起了嘀咕,望向扶风子,悄无生息的交换着眼色。

    扶风子沉吟了片刻,终是微微点了点头。

    ……

    “既然阁下真心相赔,那就请阁下进我的画中世界,展示一番吧。”

    银月雷帅道了一声之后,扬手取出了一见画轴样的法宝,此宝一出,浓郁的水墨之香流淌,更有五彩光芒闪烁,灵宝等级,气息不俗。

    “我这件法宝,最擅拿人摄物,不知阁下敢不敢进去演示你的身法神通?”

    银月雷帅看着叶白,巧笑盈盈,目光里碎波流转。

    叶白笑了笑道:“正合我意。”

    换成其他地方,叶白还真的担心会被人窥视到。

    而众人已经再次听到呆了。

    这人是真傻还是假傻,不光要传授自己的神通,而且还要进到别人的法宝世界里演示,难道真的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又或者见到女人就走不动道的色鬼?

    银月雷帅见叶白竟然真的答应,美目闪烁了两下,眼中闪过疑惑之色,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

    此女再次看向扶风子,扶风子再次点了点头。

    “阁下,得罪了!”

    银月雷帅道了一句之后,亦不再犹豫,玉腕一抖,手中画轴立刻舒展开来,画上事物,立刻呈现在众人眼中,原来是一方山水世界,不过却不是寻常的黑白水墨,而是五彩纷呈,绿色的湖水,黑色的山川,粉色的桃花,青色的小鸟,栩栩如生,仿佛一方真实的世界。

    手腕再抖,画中世界里,顿时释放出一道五彩光芒,卷向叶白。速度却不快,银月雷帅显然还有些半信半疑,担心叶白有什么暴起的举动。

    叶白面色平静,没有一点动作,一副任由对方收了自己的样子。

    就在此时,异变又生!

    “银月,不可无礼,我们东阴山一脉的修士,岂能做出如此敲诈之事!那门身法神通,为师传你就是。”

    又是一声苍老中带着几分慈祥和蔼的声音,从山上传来,飘飘荡荡。

    只闻声音,不见人。

    不过谁都听的出来,说话的修士,一定是东阴山主太一真人。此老的语气,和扶风子颇有几分相像,果然是一对师徒。

    听到这个声音,不少修士,露出恭敬之色。

    “是,老师!”

    银月雷帅更加恭敬,心念一动,将卷向叶白的五彩光芒断掉,收了画轴法宝。

    扶风子则是朝着山上的方向,拱了拱手。

    而叶白,却是真的傻了眼。

    对于太一真人能够窥视到山外的动静,他一点都不意外,但对方的话,却是再次打断了他原本打算赐给银月雷帅一点什么,来减轻自己心中对他的歉疚。

    “你们不要这样……这份歉疚,我还没法消了……”

    叶白在心中苦笑着道了一句。

    太一真人说完那一句话,就再没有任何声音,对于叶白,也没有任何的格外对待,对于他这样的老家伙,或许早就看透了所谓的天才后辈。

    而银月雷帅,在微微瞥了叶白一眼之后,亦一声不响的离开,如同来时一般。

    “道友自便,贫道亦要回去修炼了。”

    扶风子对于叶白,也没有了之前的热情,淡淡道了一句之后,也拱了拱手,告辞离开,眼睛还带着难道我真的看走眼的疑惑。

    叶白似乎看穿了他心中所想,面色黑了黑。

    ……

    “道友,我这里还有一些珍藏的上好货色,不知你可有兴趣?”

    深沉而又蛊惑的声音,从旁传来,之前的高胖卖家,笑咪咪的看着叶白,一副老狐狸见到了小鸡的欣喜样子。(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