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仙路春秋 >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纷至沓来
仙路春秋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纷至沓来
    叶白正郁闷,见高胖卖家像看傻小子一样的盯着他,一副要把狠宰一顿的神色,更是气的脸色一黑。

    嗖!

    叶白张手一摄,取来那段损心木,没好气道:“五万仙石,阁下爱卖不卖!”

    三十万仙石,直接被叶白砍到了五万仙石,不得不说,叶白心中的郁闷之气有些盛。

    高胖卖家听的两眼翻了翻,苦笑道:“别逗了,道友——”

    啪!

    对方话才说到一半,叶白直接将损心木扔在对方的摊上,转身而去。

    高胖卖家傻了眼,一愕之后,连忙道:“道友,道友,价钱好商量啊!”

    叶白却是再也没有理会他,在其他修士的摊子上转了起来,一两个时辰过去,逛完了所有摊子,倒也买了几样古怪材料。

    见时间还早,叶白顿时有些不知所措,有心在这里打探一下消息,又忍下了,毕竟这里几乎所有的修士,都对他不怀好意,谁知道会生出什么歹毒心思出来。

    正在不知何去何从的时候,天边遁光四起,呼啸阵阵,终于有大队修士前来。

    众修察觉动静,一起转头看去。

    只见西方的天空,七八道五颜六色的遁光朝这里靠近,没一会的功夫,遁光低了下来,光芒散去之后,现出了七道身影。

    “白樵山的人来了。”

    “是白樵七子!”

    有人低声道了一句。

    “竟然来的这么早?”

    有人惊讶道。

    “道友有所不知,东阴山与白樵山素来交好,白樵七子与太一真人的三位徒弟,也素来有几分交情,常有往来,提早到来。实属正常。”

    有人解释。

    叶白听到声音,立刻想起了星母送给他的那份黄泉界地图,的确有白樵山这个地方,就在东阴山西方千里之外,当年的山主是谁,星母没有详说,毕竟此老虽然游历了星空的极多地方。但也不可能和每一个势力都打过交道。

    凝目看去,只见领头的修士,竟是个童子般的修士,此人一袭红褂红裤,身高四尺。七八岁模样,唇红齿白。嘴角挂着人畜无害的纯真笑意,但一双黝黑深邃的眸子里,却透着经历事情的沧桑与风霜之色。

    此人有着离尘后期的境界,气息饱满,人在半空,一双眼睛,已经先看向了广场这边,而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叶白。

    这倒不是因为叶白长的有多出众,而是广场上这么多修士里,就他一个是血肉之身。

    二人四目相视了片刻,一错而过。

    叶白面无膘情#
    红衣童子眼里,依旧笑容天真。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叶白从搜魂风族鬼修那里得知,鬼修虽然重新凝结出了元神,但这个元神和血肉修士的元神。是有些区别的,绝不可能夺舍血肉生灵,从鬼修再变成血肉修士,因此一点都不担心进到了黄泉界后,会遭到鬼修夺舍自己的肉身的事情。

    至于那些鬼上身的事情,在凡人和修真界虽然都有流传,但实际上,只是下等的短暂的鬼修附身之术,而非夺舍。

    红衣童子之后,是六个男女不同,老少不同,有道有儒的修士,很显然,转修鬼道之后,大多数的修士,都与生前的宗门,再没有什么关系,而是成了黄泉世界中的势力的一份子。

    这六人,五个离尘中期,一个离尘初期。

    同样是第一眼就看向了叶白,多是笑而不语,只有一个肤色黝黑的中年汉子,目光阴沉中带着几分憎恨,显然会有鬼修,对于有血肉之身的修士,会产生异常的情绪。

    对于叶白已经转修了仙诀,几人同样看的眼中亮了亮,不过并没有太多贪婪之色,毕竟白樵山一脉,也是拥有仙诀的,不过七人里暂时只有红衣童子一人转修了仙诀。

    七人扫了一圈,没有过来,直奔通往山上的山道方向而去。

    与叶白这样的散修不同,自有守门修士异常热情的将一行七人迎了进去。

    叶白与众人收回目光。

    又思索了片刻,叶白朝山外的方向飞去,打算在附近找个地方修炼,度过这三天时间。

    而当叶白离开的时候,不少修士目光阴气森森的看了一眼,不过并没有跟上去,就算有什么异动,应该也会等到贺丹之典结束之后。

    ……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

    这一日清晨,东阴山的风景,与平常没有任何不同,依旧是黄黄昏昏的山脉,透着几分暮气,几分诡异,而山顶则被黄色的雾气笼罩着,但天边却已经有一道道遁光,朝着这里飞近了过来。

    事实上,黄泉界里,没有日月,全靠个人长久以来的生活经验,来判断时间。

    叶白来到的时候,神识扫了一圈,广场已经没有人,早到的散修们,显然已经进去了。

    叶白落在云雾雾锁的山道前,取出沈化雨的令牌和十万仙石,也走入山中。

    山道之后,是一条青石板铺就的羊肠小道,雾气并没有完全将小道封锁,显然已经被重新布置过了。

    叶白走在小道上,脚步声滴滴答答,一直走了百十丈,前方才豁然开朗,再见不到一丝雾气,现出了东阴山峰的真正景象。

    此峰从外看去,挺拔如剑,但进到里面之后,才发现空间极为阔大,过了小道,首先是一个开阔的广场,广场上点缀着生长茂盛的草木灵根,香气四溢,但这片广场却不像寻常一样四四方方,而是仿佛一道倾斜的匹练一样,绕山而上。

    山林之间,隐现亭台楼阁,飞檐翘壁,与人间界并无多少区别。

    早到的修士们,已经三五成群的沿着这道匹练样的广场,向山上而去,或许是为了表达对太一真人的尊敬,均都步行而上,个个袍带当风,一派仙人气概,境界竟均都是离尘期或者元婴期。

    “前辈来了!”

    沈化雨已经等候到广场上,见叶白进来,立刻大喜着迎了上来。

    此人身边,还有一些元婴期的修士,面色肃穆,倒是没有因为叶白是沈化雨请来的客人,就向沈化雨投去不爽的目光,太一真人调教的似乎颇为不错。

    叶白朝沈化雨点了点头,问道:“贺典在哪里举办?”

    一边说着,一边往众人的方向走去。

    沈化雨跟上来道:“就是这条大道中央处的广场上,前辈沿山而上,自然就能到达,已经有不少前辈聚集在那里了。”

    叶白点了点头,再次问道:“这一次的贺典,难道只有离尘修士和元婴修士到来吗?”

    “自然不止。”

    沈化雨笑道:“山主的几位老朋友都会到来,他们均是星空期的境界。”

    叶白问道:“都有哪些前辈?”

    沈化雨道:“白樵山的白真人前辈,小镜湖的一道光前辈,天狼原的燕子云前辈,听说还有几位星空期的散修。”

    沈化雨话音落下,叶白突然心中一动,察觉到一股恐怖的压力,从身后传来了过来。

    “小子,难道就因为老夫等人是散修,你与人介绍起来的时候,连名字都不屑报吗?”

    冰冷而又邪气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

    叶白目光闪了闪,沈化雨却是听的脸色剧变,骇的猛的哆嗦了一下。

    二人转过身,朝后看去。

    只见一位一身灰色衣衫的老者,从山道的雾气中走了进来。

    此老身材高瘦,一头雪白色的长发,面孔狭长,皱纹横生,看起来十分苍老。挺着一个鹰勾鼻子,两只寻常大小的眼睛里,射出异常锐利的目光。背负着双手走来的时候,格外的显得有些伛偻,浑身气息,冰冷而又强大,有着星空中期的境界。

    虽然是在责问沈化雨,但目光却是首先看了看叶白,眼中精芒一闪而过,随后才看向沈化雨。

    沉重的威压,无声落下,不光压向沈化雨,连叶白也没有放过。

    叶白心中苦笑,沈化雨这个老小子惹出来的事,却连他也跟着遭罪。

    二人脚步停住,鹰鼻老者却是步步走来,速度不快不慢。

    “原来是寒前辈大架光临!”

    沈化雨顶着沉重的压力,连忙拱手道:“前辈见谅,山主虽然和我等提起会有几位星空境界的散修要来,却没有点出姓名,因此晚辈不知,否则哪里敢瞒下您的名讳。”

    寒姓老者冷哼了一声,此老似乎是个心胸有些狭窄的人物,竟和东阴山的一个小辈置气。

    “寒老鹰,你好歹也是星空境界的人物,竟和一个元婴小辈置气,未免太失身份了,况且不知者不罪,这位小道友,也不是故意隐瞒了你的名讳不提。”

    叶白二人,正不知道如何是好,又有一道声音传来,同样苍老,听起来亦十分的深沉缓慢,透着前辈高人的开阔心胸,但无论怎么听,都有种故作腔调的味道。

    叶白二人,再次看向山道尽头,只见又一个老者走了进来。

    此老体型,与寒姓老者完全相反,矮矮胖胖,仿佛商贾,满面红光,嘴角带笑,穿着一身蓝色锦袍,两只绿豆大小的眼睛,盯着寒姓老者,满是玩味之色。

    又是一个星空中期的修士。(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