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仙路春秋 >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我叫窈窕
仙路春秋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我叫窈窕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仙路春秋》更多支持!

    叶白也似乎感觉到什么,微笑着看了一眼裘真。

    “徐兄,我若送你东西,只怕你也不会接受”

    叶白又取出一只袋子,递给徐子克道:“这只袋子里面,都是那个叫紫煌的那个家伙的遗物,你与那个家伙,纠缠半生,其中说不定有你的牵挂之物,就送给你吧,徐兄不必推辞。”

    徐子克怔了怔之后,目光微闪了一下,神色复杂起来,接过储物袋子,探查了片刻,最终取出了一把四尺多长的青色宽剑,造型古朴,散发着青蒙蒙的光芒,虽然是灵宝,但气息只算一般。

    徐子克凝视着的青色长剑,目光里闪烁着追忆与缅怀。

    “这把剑,叫做青金,是在下曾经宗门的三件灵宝之一,一直由我的掌教师弟掌管,掌教师弟被紫煌杀了之后,这件灵宝就落到了紫煌的手里……多谢叶兄!”

    声音带着几分唏嘘,话只说到一半,徐子克似乎不知道再说什么,朝叶白深深行了一礼,将储物袋子还给了他,自己只取了这把青金剑。

    “交代完了吗?你们两个,立下灵魂誓言之后,我再种下禁制,就可以滚了!”

    神秘女修似乎等的有些不耐烦,冷冷喝了一句。

    裘真和徐子克,面色又是难看了一下。

    “叶白,无论她要你做什么,都不要忘了你的本心,虽一时身陷尘泥。终要回归自我,再寻大道。即便老天爷在看着你,我想他也绝不会因此抛弃你的。”

    裘真传音给叶白,又道:“璧人他们的事情,我自当竭尽全力。”

    叶白点了点头。

    “叶兄,我们两个,定还有联手再战之日的!”

    徐子克豪迈的而又严肃的道了一句。仿佛在说着一个诺言,眼含期待。

    叶白笑着点头。

    二人没有再多废话,立下了灵魂誓言,绝不透露双镜渊中的半点事情。

    话音落下之后,两条白皙如玉的手臂。从泥土下探了出来,越伸越长。直奔二人的头颅而去。

    “你们两个,最好莫要打算耍任何花样,否则种下禁制的时候,出现任何意外,我一概不管,青袍小子你也莫要找到我的头上。”

    神秘女修的声音,阴冷而又无情。

    “也请阁下,莫要耍任何花样。”

    叶白冷冷道了一声。心中有种全面落在下风,任人拿捏的沮丧感觉,他已经许久没有过这种感觉。

    裘真二人满面无奈之色。

    两只玉手的食指与拇指,很快贴在了二人的太阳穴上,看不见有任何点动。但禁制已经同过神魂法力,无声无息种下。

    二人面皮,渐渐抽搐起来。仿佛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尤其是裘真血肉之身的额头上,更是有汗珠滴落。

    叶白看的瞳孔紧缩,但就算是神秘女修将二人杀了,他又能怎么样,连自爆伤到对方的可能,都看不到。

    好在神秘女修似乎无意做手脚,小半茶功夫之后,就收回了手,裘真二人呻吟了一声,身躯颤了颤。从外表看去,和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如何?”

    等了片刻之后,叶白问道。

    裘真凝目探查了片刻,又与徐子克交换了一记眼色,才都朝叶白点了点头,似乎没有发现异常。

    叶白放下心来。

    “青袍小子,你的戒心太重了,我说放他们离开,就一定会他们离开的。”

    神秘女修的声音,带着鄙夷。

    叶白面无表情,他已经全面落在下风,若是再没有一点戒心,只怕更是没有保全之力。

    “你们两个,顺着这道光镜向上飞,我自然就会释放出一道口子,放你们出去的。”

    神秘女修沉声说道。

    裘真二人一怔,附近全是光镜,不知道她说的是哪一道,但片刻之后,二人身边不远处,立刻有一道光镜,散发出了异常强烈的光芒,剧烈闪烁了几下之后,又暗淡了下去。

    二人知道,神秘女修所说的那一道光镜,就是这一道。

    “滚吧,记得你们的誓言!”

    裘真和徐子克面色微沉,二人与叶白四目相视了一眼,点了点头,终是朝上方飞去。

    叶白目光微闪了一下,亦朝上方飞去。

    “青袍小子,难道你打算趁我放开空间的口子的刹那,偷偷冲出去吗?若是如此,休怪我将你们三人一起斩杀!”

    “我要亲眼看着他们出去。”

    叶白声音冷淡,而又坚定的道了一句。

    神秘女修沉默了片刻,冷哼了一声。

    裘真二人,继续向上飞去,但到了数千丈之后,就再无法上行,仿佛达到了某个壁垒一样。

    而叶白此刻,已经被再次聚拢成伞样的光镜,笼罩在下面,拦了下来,不过肉眼已经足够看清楚上方的景象。

    “青袍小子,仔细看清楚,我究竟有没有做过手脚。”

    神秘女修声音异常冰冷的道了一句,话音落下,空气里突然起了股古怪的波澜,仿佛狂风扫过,仿佛鱼翔浅底,仿佛鹰击长空。

    叶白仔细凝视着上方,只见略显暗淡的头顶空间,陡然一亮,破开一个仅容两人通过的口子,昏黄色的天地,出现在那个口子之外。

    显然,那就是出去的通道,只有在神秘女修的掌控之下,才会开启。

    这一刻,下方看着的叶白,陡然想到了星母的巢穴,虽然比起镜渊小上许多,但两者有着明显的相似之处,都是独立的小空间,由着开辟者的心念才开启。

    不过星母的巢穴。似乎高明上一些,融入了大空间里,从外面看,根本察觉不到。

    但即便如此,这位神秘女修,也已经足够高明。

    “难道,她也是一尊媲美星母的存在?而且。她应该受过很严重的伤,至今都没有痊愈,所以才需要我的帮忙……”

    叶白目中电闪。

    裘真二人,已经一穿而出。

    空间口子,再次关闭。

    至此。叶白又将独自一人,去面对这个神秘的世界。和那位神秘的女修。

    ……

    “下来吧,我已经为你打开了地下通道,沿着通道,一直往下,我们两个,应该见一见了。”

    神秘女修的声音,再次传来,已经没有鄙夷。冰冷,与不屑,平静到异常。

    笼罩在叶白头顶上方的光镜之伞,在无声无息之间,恢复正常。直射向天空里。

    叶白闻言,目中精芒闪过,朝下方落来。地面之上,果然已经出现了一个一人高的地动,通向下方深处,不知多远。

    叶白凝视了一眼,虽然心神上并无乌云笼罩的感觉,依旧悄然调动起紫珠,向着嘴边的方向飞来,随时准备进去避劫。

    通道壁光滑如镜,仔细看去,又仿佛并非硬邦邦的大地,而是由黑色的泥尘凝结而成,甚至微微卷动着,走出百十丈后,再没有一丝光线,漆黑如墨,叶白虽然无法展开神识,但一双远超凡人的肉眼,依旧可以将短距离里,看的清清楚楚。

    可惜,通道没有异常,只是重复,不断的重复,光滑整齐到没有一点凸起。

    过了不知多久,叶白眼前一亮。

    通道终于到了尽头,而前方则是一个开阔的巨大空间,依旧是光镜林立如林,或宽或窄,从地下延伸出来,又刺向上方虚无的天空,散发着光芒,将这方巨大的地下空间,照的亮如白昼。

    叶白正前方几百丈远处,是一个十来丈的泥土堆砌而起的高台,而高台上则是一张仿佛用象牙制成的棱角铮铮的椅子,铺着一块不知什么妖兽的雪白毛皮,而在雪白毛皮上,则坐着一位手托香腮的年轻女修。

    此女二十五六岁模样,皮肤白皙到透明,暗闪着诡异的光泽,瓜子面庞,五官精致到完美。只是一双瞳孔的颜色,是怪异的灰蓝色,看似看着叶白的方向,却没有任何焦点,充满了迷离而又神秘的魅力。

    两只眼睛之下,均匀的分布着两湾黑色的泪痣,各有四点,仿佛天然生成,又仿佛是日日夜夜痛哭流泪生成,惹人爱怜。

    而她的头上,则是戴着一顶古怪的头盔,此盔以两根又尖又长的长角,冰蓝色的羽毛一起炼制而成,而在最前方,又是一个恶鬼般的头颅骨,覆盖在她的小半个额头,阴森,怪异!

    此盔似是法宝,但气息只算寻常。

    修长白皙的脖子上,戴着一只粉红色的花瓣圈成的项圈。

    项圈之下,是大片雪白的肌肤,和露出小半的饱满的酥胸,女性魅力,袭人而来。

    此女自然是鬼修之身,但不同于一般鬼修穿的衣服大多是实物,她的衣服仿佛是由流动的水,燃烧的火……凝聚而成一般,五颜六色,形成了一袭及地的裙子,充满了梦幻而又玄奇的意味。

    而此女的手中,则是把玩着一个人类般的头颅,白骨铮铮!

    ……

    叶白肉眼可见的空间里,除了那方高台,那张椅子,和那位女修之外,再没有半点其他东西,之前被抓去的那些修士,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叫姬窈窕,从现在开始,就是你的主人。”

    女子率先开口,嘴角勾动出一个动人心魄的妩媚与玩味笑意,但两只灰蓝色的瞳孔,依旧迷离异常,仿佛破碎的琉璃。(我的小说《仙路春秋》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