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仙路春秋 >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进与不进
仙路春秋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进与不进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仙路春秋》更多支持!

    星空之中,因为仙界的重开,引发出了巨大的轰动,而叶白,或许注定要错过这一次的仙界重开。

    也或许错过的人,不只叶白,还有很多很多。

    机缘稍纵即逝,仙界在经过这一次的洗劫之后,还留下多少机缘给后人,谁也不知道。但早进的修士,一定更占便宜,这个道理,绝不会错。

    这其中,当然也包括黄泉界的修士。

    在黄泉世界的某一处宫殿外,大门正紧闭着。

    大门之外,一个身外笼罩着灰黑色雾气的老者模样的鬼修,飞掠而来,靠近之后,此老站定身体,朝门上打入一道指风。

    笼罩在门上的灰色的禁制之气,吞吐如蛇,令人毛骨悚然,过了好一会之后,才缓缓散去。

    “何事?”

    大门未开,声音传来。

    是个青年男子的声音,硬朗中带着高高在上的威严,威严中又透出浓重的不悦。

    “禀告少主,仙界重开了,主人让你进入黄泉界,寻找机缘!”

    老者低垂着头颅,恭恭敬敬说道。

    话音落下,门后被称为少主的修士,许久没有回答。

    老者默然等待。

    “你去告诉老师,我的修炼,正到了关键时候,这一次的仙界重开,我不去了,留到下一次吧,我的修为,低下的很,想必也不能帮老师寻到什么机缘。”

    门后修士的声音。再次传来的时候,已经变的平静异常,仿佛对方的心。是没有一丝波澜的湖面一样。

    “主人说了,必须去!”

    老者闻言,淡淡道了一声。

    说完之后,此老拱了拱手,飘然而去。

    禁制之气,很快就再次涌来。将大门紧紧封锁。

    画面掉转!

    大殿之后,灯火飘摇。

    方圆数十丈。又空荡荡的大殿中,只有一张蒲团,和一个鬼修。

    鬼修没有坐在蒲团上修炼,而是背负着双手,站立在蒲团边,神色异常复杂的看着大门的方向,是惶恐,是憎恨,是阴沉。是森冷。

    “老家伙,凭我一个离尘中期的修士,就算进了仙界,又能抢到什么机缘?你自己畏惧天道惩罚,不敢对我出手,就打算借别人的手,来把我杀了吗?”

    鬼修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话到最后,一双眼睛里,射出异常悲愤愤怒的芒彩。

    咯咯之声传来。

    此人双拳紧握,仿佛是血肉之身一样。发出咯咯之声,似乎无法控制内心的情绪,喉咙里传出的声音,有如受伤的野兽的嘶吼。

    此人,一袭白衣,英伟霸气。

    ……

    有人不想进,不敢进,当然就有人发了疯的想进,却又进不去。

    在广阔无边的黄泉界的某座高山顶上,同样有一个白衣青年,同样在怒声咆哮。

    “可恶,我还没有得到封界牌,你竟然就开了,竟然就开了!”

    青年男子二十七八岁模样,一身白色锦袍,身材修长挺拔,相貌英俊,这种英俊阳刚到了极点,不带一点阴柔之气,面部轮廓恢弘大气,额头上佩带着一块白色的宝玉,气质尊贵而又威严。

    怒喝的时候,两只眼睛里仿佛要喷出火来,面色阴沉如死,破坏了天生的出尘相貌。

    而在他的前方,赫然是一方与之前木无邪进入的同样的空间裂缝,五颜六色的剑芒,从裂缝中激射而来。

    “厉山河,没有封界牌,就早些滚蛋,不要挡着我们的路!”

    一道声音,响起在白衣男子的脑海中。

    此人竟然是久违的厉山河?

    白衣男子一震醒来,目中精芒闪过,望向左侧的天空里。

    只见两道鬼修的身影,驾驭着一红一蓝两道剑光,并肩而来。

    一人是个花衣老者,此老相貌,有些丑陋,秃头散发,缈了一只眼睛,但另外一只眼睛里,却射出明亮到异常的光芒,嘴角勾动出一个邪气森森的笑意。

    另外一人,是个身材高大的蓝袍青年男子,相貌也算英俊,但无论是长相还是风采,比起白衣男子都差了一些,不过境界却是离尘后期。

    “厉山河,我看你还是早点赶回去找你的老师,说不定他的手里有封界牌,不过你最好跑快一点,十年时间,过的很快的。”

    蓝袍男子声音不咸不淡,看似似乎在提醒厉山河,但无论怎么听,都透着一股讥诮之意,而此人看向厉山河的目光里,更是暗藏嫉恨。

    二人飞速靠近,无声无息之间,已经散发出一股无形的力量,扫向厉山河。

    呼——

    厉山河只有离尘初期的境界,如何对抗得了两个离尘后期修士的法力,直接被扫到了一边,又倒退了数步,才定住身体。

    厉山河原本还是一副愤怒样子,在二人到来之后,反而瞬间冷静了下来,冷静到异常,一双虎目扫了二人几眼之后,一眼不发,转身而去。

    看似胆小而又狼狈,但落在花衣老者和蓝袍男子眼里,却是面色猛的凝了凝。

    “这个小子,倒是忍的住。”

    花衣老者邪笑着赞了一句。

    蓝袍男子目光深邃道:“半道夭折,死过一次的天才,若是还不懂的忍辱偷生,那他就白死那一次了。可惜,若非他的老师非是寻常修士,我真的想现在就将他宰了,此子若是成长起来,必定非同小可。”

    杀意毫不掩饰。

    花衣老者嘿嘿一笑道:“莫要耽误时间了,我们立刻进仙界。”

    “恩。”

    蓝袍男子点了点头,取出了封界牌。与老者一起,飞入空间裂缝之中。

    不提二人,回说厉山河,在飞去之后,眼底深处,渐渐浮现出浓烈的杀机,英俊的面孔。越发显得阴沉起来。

    “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要进仙界!”

    厉山河在心中暗暗发誓。目光阴骘而又坚毅。

    ……

    黄泉界里,因为仙界重开的事情,在不少知情的修士中间,引起了极大的震动。

    但这一切,与叶白没有关系,他依旧是在紫珠之中。疯狂修炼着。

    在这样的局面下,叶白除了修炼。也实在找不出什么其他事情做了,他的手里,仙石的数量,已经相当之多,尤其是在上一次进黑庙的时候,叶白又杀了不少的风族修士,缴获了不少。

    即便送了一些给裘真,照叶白估计,剩下的依旧应该足够修炼到离尘后期的境界。但想要冲击到星空初期,恐怕仍旧有些不足。

    紫珠之中,没有一点声音。

    叶白盘坐在虚空里,闭目运转北斗仙诀。

    他的身边,是海量或白或灰的仙石,将他包裹了起来。

    而他的屁股底下,就是通天仙宝鸿紫蒲团。鸿紫蒲团表面。七彩光芒绽放,形成一个仿佛鸡蛋一样的光罩,将叶白的身躯完全包裹起来,又有一金一银两片破碎的晶芒。充斥了光罩中的每一个角落。

    呼!

    一阵龙卷风刮过般的呼啸之声,在叶白的身边,永不停歇般的响起,叶白身外的海量仙石中蕴藏的仙元气,仿佛受到了最强烈的召唤,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滚滚涌来,被叶白的肉身吸收了进去,直入丹田之中。

    叶白之前,耽于种种牵挂,没有时间专心修炼。

    如今却在阴差阳错之下,除了修炼,再无其他事情分心,当然,就算心中割舍不了,也别无他法。

    时间,和一块块仙石中蕴藏的仙元气,一起流逝。

    这一日,叶白终于睁开双眼,两只虎目中流光溢彩,仿佛吸纳进去的仙元气,因为太多太快的缘故,还来不及进入丹田,从眼眶里流了出来一般,慑人之极。

    朝珠外看去,只见浮动在天火煮金炉空间里的紫珠,正被一缕缕红色的气流击打着,左摇右晃。

    叶白目光闪了闪,一把站起,先是收了鸿紫蒲团,才出了紫珠。

    出了紫珠,是天火煮金炉的炉内空间。

    收起紫珠,叶白心念一动,头顶上方的红色空间里,仿佛被掀开了一个盖子一般,一片白色射了下来。

    叶白身影一闪,腾空而起,便出了天火煮金炉。

    禁制之气,在身外滚涌,他布置下的刀剑禁明显被人触动了。

    叶白这重重布置,相当巧妙,刀剑禁被触动之后,禁制之气就会攻击禁制中央的天火煮金炉,天火煮金炉遭到攻击之后,宝灵又会攻击紫珠,这样一来,在珠中的叶白,就会立刻有所感应。

    “青袍,有新的修士进入镜渊了,咳——主人要你立刻去逮捕他们,只要鬼修,血肉修士,咳——是主人赏你的,随你如何处置,咳咳——”

    叶白正要看看是谁打扰自己,一道苍老沙哑的声音,已经传来。

    循着声音看去,说话的修士,是个离尘中期境界,一头花白头发的鬼修,身材伛偻,应该是个老者,看不清楚模样,因为此老一直低垂着头颅,剧烈咳嗽着,仿佛重疾缠身一样。

    此老站在刀剑禁之外,说完这一句,微微拱了拱手,再不发一言,便转身朝远处走去,身影几闪之后,就消失在光镜丛林之中。

    叶白收回目光,嘴角逸出一丝无奈的苦笑。

    这一天,终要到来。(小说《仙路春秋》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