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春秋 第一千六百章 时间之道
    沙地之上,叶白的狩猎之路,才刚刚开始。

    以他现在的实力,普通的离尘中期修士,几乎不可能躲过火焰风暴旋涡,而道心完美转轮的顶尖修士,本来就不多,来的更少,再加上进到这里的修士,又根本别想通过轰碎空间逃出去,因此除非自爆,否则根本没有其他路走,叶白的狩猎之举,也进行的极其顺利。

    唯一比较麻烦的是,那些有着古怪法宝的离尘后期修士,或者已经道心转轮的离尘后期修士。

    轰隆隆——

    爆炸之声再起。

    叶白现在,面对的就是这样一个不完美转轮的离尘后期修士。

    此人是个道姑打扮的鬼修,三十多岁模样,身材修长饱满,相貌端庄,风韵犹存,若还是血肉修士,必定是个勾的不少邪修心中大动的美人,可惜已经是鬼修之身。

    “小子,你莫非就是几十年前出现在东阴山的那个三心转轮修士,为何要攻击我?”

    道姑与叶白硬拼了一记之后,知道自己不是叶白的三心转轮神通的对手,立刻逃向远方,一边逃跑,一边厉声问道。

    此女极其机敏,竟借着竖立在前方的一道道光镜,不断改边方向,来阻缓叶白的追击。

    叶白面色冷峻,一声不吭,对方是他的第四个对手,在接连逮了三个修士之后,他的心,早已经静如死水。

    ……

    吼!

    叶白头顶,墨影兽的虚影,疯狂咆哮,两只蓝色的眼睛,怒芒四射,巨大的嘴巴里。卷出一股狂风,追向中年道姑!

    狂风在光镜丛林中,横穿而过,如龙过荒原。

    中年道姑几乎在几息之后,就感觉这股追向自己的狂风,强到异常,根本不是自己可以阻挡。若是真的被吸过去了。只要和叶白正面交战,而正面交战的结果,她必死无疑!

    此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竟然在此刻做出了一个令叶白从来没有见识到的应对。

    “给我定住!”

    中年道姑喝了一声,扬手虚空一抓。摸出一颗青芒闪闪,蛋黄大小的珠子朝后一抛!

    嗡——

    天地之间。一声怪啸。

    青色珠子,悬在空中,散发出异常耀眼的青色光芒,射向追来的墨影兽吐出的狂风。

    中年道姑原本已经慢了下来的身躯,竟然仿佛再不受劲风的影响一样,速度猛的增了一截,朝前掠了出去。

    “此珠难道还有定风作用?定风珠?”

    叶白看的一愕,随即感觉到自己的身躯的前进速度。也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慢了下来,仿佛遇到强劲的阻挡。

    狂风来自墨影兽虚影的口中,而墨影兽虚影,又是他的神通幻化出来,也即是说。他就是一切狂风的来源,自然也要受到影响。

    “小子,莫要以为你的三心转轮神通。可以横扫离尘修士,这笔账,我迟早会跟你算回来的!”

    中年道姑见自己的珠子定住了狂风和叶白,松了一口气,丢下这一句话后,掠进了光镜远处,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青色珠子,则是在几息之后,飞入了天空里,也很快消失。

    叶坝身体谢凵。

    目光闪烁了几下,撤去道心转轮气息,没有再追。

    “看来墨影之怒,也并非完美的神通,仍有克制的方法,这三千年里,我定要抽空推演出最强雷拳的第四式。”

    叶白心念电转,立刻定下了计划,在镜渊中的这段时光,也许是他唯一被动的必须暂时放下所有牵挂的时间,叶白必须抓紧这段时间,将自己的修炼进行到极限。

    而要逮住一个星空修士,墨影之怒显然已经不够看。

    盯着中年道姑的去处,看了片刻,叶白没有去追,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飞了出去,以姬窈窕的厉害和精明,显然不可能令对方逃出去的,只要逃不出去,再次见面,只是早晚之事。

    而叶白,也显然不会在对方身上吃两次亏,下一次见面,就要逮住此人。

    ……

    时间飞快,转眼就是数日过去。

    两方镜渊,广阔无边,叶白在光镜丛林中行走,速度缓慢,大部分的时间,都锁着眉头,满眼沉思之色,有时还会掏出几张玉简出来看看。

    这几张玉简,来自海狂澜几人,是上一次分别,海狂澜几人,送给他的礼物。

    几人受了叶白的大恩惠,尤其是北斗仙诀,一直思量着送他一点什么,在叶白炼制魂灵宝的那段时间里,几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将自己推演意境神通的感悟和其中的心得,送给叶白。

    这份东西,可说已经是几人最珍贵的东西之一,就是一般的师徒关系,也不会轻易传下,足见几人之间,情深义重。

    四份心得里,最珍贵和高深的,又属海狂澜的那一份,这位金之修士,由金光之道上,领悟了一点时间之道,虽然只是一点,但融入神通之后,已经足够使神通威力成倍增加。

    海狂澜的第一门的意境神通,逆光中蕴藏的时间之道,曾让郭白云吃了一个大苦头,而叶白还是靠着大碎星术才勉强撑了过去。

    呼——

    叶白轻吁了一声,将手里的玉简收起。

    他已经打定主意,要在第四式最强雷拳中,融入时间之道。

    “海大少这个家伙,若是有一天,在时间之道上走的更远,必定是一尊了不起的修士!”

    叶白回忆着海狂澜的时间心得,心中暗赞,突然很羡慕他们四人,能够一起在九死星海闯荡,在互相没有一点私心的交流切磋当中,必定进步飞快。

    他还不知道,卫红颜和慕婉贞已经到了九死星海,在不久的将来,高有道和苏琉璃。或许也会到来。

    至于莫二这个家伙,就说不准了,这个符痴,说不定会偷偷摸摸的一个人前往碎金星海。

    叶白向前走去,一心二用,一边警戒着四周,一边细细体会的时间的流逝。

    时间到底是什么?

    前一刻的时间。和后一刻的时间,究竟有什么区别?

    时间从前一刻,走到了下一刻,究竟发生了什么? 又如何掌控这个变化?

    这是海狂澜的玉简里,抛给叶白的最重要的几个问题。叶白甚至很难想像。像海狂澜这个五大三粗的家伙,满脑子竟然都在思考这样的问题。

    玉简当中。海狂澜当然给出了他自己的答案。

    现在,需要叶白去体会其中的奥妙。

    ……

    镜渊之中,光镜如林。

    那是虚幻的光,但又是实质的镜。

    叶白可以肯定,若海狂澜来到这里,看到这些东西光镜,应该会产生一些领悟,或许季苍茫也可以。但叶白不行,他是雷霆之子,不是金之子,也不是季苍茫那样无所不通的全才。

    “光,时光……”

    叶白喃喃自语。仿佛着魔。

    经过那些光镜的时候,甚至忍不住再次回来,看了看镜中的自己。

    叶白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两个人。

    那就是狂雷老仙和力魂大陆的阵道大师温良玉,温良玉不只精通通常意义上的阵法之道,更对传送阵有着高深的理解。

    狂雷老仙临死之前,曾让叶白若是有机会碰上温良玉,就通过温良玉布置的某个传送阵,回到过去,将进入北荒城废墟前的他击杀。

    那个传送阵,是否就蕴藏着高深的时间之道?若叶白真的那么做了,现在的时空,会否会发生变化?

    一个个疑惑,生起在叶白的脑海里,可惜当他回到力魂大陆的时候,温良玉已经神秘失踪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是死是活。

    嗖!

    一道又急又细的破空之声,陡然响起,直刺叶白而来。

    叶白终究是因为思考的太投入,被分去了心神,虽然警兆已生,但终究是慢了一丝。

    来不及多想,叶白连忙闪向旁边。

    噗噗——

    一蓬银白色的针雨,贴着他的耳边掠过,其中数根,直接穿透了他的肩胛骨,血水喷溅。

    疼痛袭来,叶白面皮一抽,牙根咬了咬,又是一阵冰凉彻骨的寒意传来,只见被穿透的肩膀处,以一个飞快的速度,冻结起来,表面上立刻覆盖上了冰霜,且冰霜蔓延向手臂之外的头颅,胸膛等地。

    这股冰寒之气,绝非寻常,叶白竟发现自己的强横的肉身,在急速坏死,若是肉身彻底死亡,那他就只剩元神出窍,夺舍他人这一条路了。

    叶白目光一闪,不敢大意,一边继续掠向旁边,一边连忙运转仙元气,流向受伤的肩膀,融化冻结的冰霜逼出冰寒之气。

    嗡——

    叶白肩膀处,红芒乍现。

    转修了仙元气后,想火是火,想雷是雷,这点手段,自然不在话下。

    呼啸之声,从侧后方传来。

    叶白眼角余光一扫,只见一红一白两把匕首模样,气息相当不俗的法宝,交织成两条灵蛇,朝着他的方向袭了过来,而在灵蛇的后面,赫然正是那位中年道姑,风姿依旧,只是看向叶白的目光,异常冰冷。

    此女莫名其妙被叶白攻击,结下一段仇怨,如今再次碰上,且又发现叶白处在失神状态之中,哪里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冰针射出之后,紧接着就释放出自己压箱底的两件灵宝攻来,没有半点留情。

    ……

    叶白与中年道姑不知道,在地下深处的方向里,姬窈窕此刻,正以异常复杂的目光,看着他们。(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