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仙路春秋 >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妖兽疑云
仙路春秋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妖兽疑云
    这是一片苍凉到异常的大陆。

    两眼看去,几乎见不到什么灵根草木,到处是黑压压的一片。

    连大地的颜色,都有些诡异,从高空看去,小半是黄褐色的泥土,大半则是紫黑色,印染成一朵朵云样的图案,重叠在一起。

    那种诡异,仿佛先是被天空落下的大团鲜血染红,随后经过无数年的风干,成了现在的紫黑色,狰狞而又醒目,仿佛幽冥魔地。

    “这片土地,才是真正的大战遗留,只是不知道里面曾经住的是哪一尊存在?”

    叶白往下落来,目光扫视如电。

    在大陆的中央处,一大片黑色的宫殿屹立在大地上,占地近百里,造型异常古怪,方方正正,仿佛是一个个竖立起来的长盒子,简单到了极点。

    两座宫殿之间,大多距离极近,而后面的,又永远要比前面的更高,最深处最高处的那一座,约有三五百丈,仿佛君王一般,鹤立其中,俯视众生,充满了傲视气概。

    即使已经被打碎了大半,叶白的神识,依旧可以察觉到不少地方,被禁制封锁着。

    若非是后人故布疑阵,就是因为大多数修士急着赶往前方探查,从而导致这里没有被完全搜索过。

    叶白此行,最重要的目的,自然是复活北斗星君的复阳液。

    但这样东西,藏在哪里,北斗星君并没有说,只在他留下的玉简里,烙印下了影像。

    所以叶白只能茫无目的的搜索。

    ……

    叶白无声无息,落在大地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前方大门大开,透出大门看去,是层层黑色墙壁,有些地方,已经被强势轰开。轰出数个大洞,残存的墙壁上裂缝密布,也不知道已经经历了多少年的岁月。到处都是风沙吹拂过的痕迹,连墙根被都掩埋了大半。

    禁制气息全无,显然被破去了,肉眼看不见半个人影。

    叶白之前,飞来时候,倒是隐约发现了七八个修士进去。都是离尘境界,倒也不必太担心。

    微微停顿了片刻。叶白就朝门中走去,心神已经高度戒备,意境空间壁垒和沉沦之墙,一起开启。

    眼睛。

    耳朵。

    灵觉。

    神识。

    一起张开与蔓延。

    失落的仙界,对于所有的修士来说,都是一场大机缘,为了争夺宝贝,兄弟反目,朋友成仇的事情。实在发生过太多太多,像叶白这样的独行者,几乎是所有修士都在觊觎的对象。

    黑墙高大而又破碎,散发着冰冷的气息,空气里早已经没有血腥味道,不过却另有一股更加厚重沉闷的味道,仿佛要令心脏停滞一样。

    咚咚咚——

    叶白没有刻意控制。脚步声在一间间空荡荡的宫殿里穿梭,格外的清晰,落在心上,有如擂鼓。

    这些大殿。原本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存在,有些还残留着桌椅,造型如同宫殿一样简单,但经历了无数年的岁月之后,也没有腐朽,该是灵根雕成。

    除此之外,偶有几具骸骨,散落在地面上,落满了尘灰,衣服也早已经化成了飞灰,辨别不出身份,断折处隐约可见遭到攻击后的痕迹。

    叶白一扫而过,没有停留,脚步越来越快。

    至今为止,他还没有碰上禁制,或者阵法,或者半个其他修士。

    ……

    穿过一段十来丈长的小道之后,又是一处高大宫殿,迎面而来,殿中自然没有灯火,黑糊糊的一片,但对于离尘修士来说,这点黑暗,直接可以无视。两眼一扫,亮如白昼。

    叶白入内之后,扫了一圈,目光立刻一定,在左面的墙壁上,竟然画满着古怪的壁画。

    线条断续且极细,仿佛未完成,又仿佛是某种古怪的铭文印记,颜色则是血红,仿佛是用指甲沾着人血写上去一般,不过颜色已经有些暗淡,似乎经历了极久的岁月。

    看不出作画者要表达什么,完全组不成可以理解的形状。

    叶白凝视了片刻,一头雾水。

    就在此刻,叶白心中,警兆忽生,察觉到一道细微到了极点的空间波澜,从头顶而来,直刺自己的头颅!

    “有埋伏!”

    叶白心中一紧,没有躲闪,目中寒芒暴起,直接运转意境之力,一拳朝着头顶上方轰了出去。

    砰——

    一声巨大的炸响之后,先是乌芒闪烁,似乎一把利剑模样的法宝,被叶白一拳轰成了粉碎!

    惨叫传来!

    第二声炸响紧跟着到来。

    头顶上方袭来的修士,直接被叶白的向上倒飞出去,直接洞穿了宫殿房顶,叶白连对方的长相,都没有看清楚。

    哗哗——碎石粉末飞扬。

    残存的狂暴的法力,从叶白的拳头上,蔓延出去,这座久远的宫殿,也终于走到了尽头,墙壁坍塌,开始垮塌起来。

    叶白身影一闪,便从头顶漏下明亮天光的破洞里,飞了出去,屹立在天空里,目光扫了一圈,没有发现半个偷袭者的身影,倒是在几十丈外的大地上,发现了一滩鲜红的血液,这团血液落在地上,圈成了一个猴子般的模样。

    “那是什么东西?”

    叶白看的一怔,想了想,有些不死心,又展开神识扫去,依旧没有发现附近有半个生灵的影子。

    “难道就是这滩血影攻击我的?是其他修士布置的手段,还是这座宫殿的主人布置下的手段?”

    叶白目光闪了闪,身影一动,落在了那滩血迹旁边。

    嗖!

    叶白伸出一根手指,释放出一道轻微的吸拉之力,地面上的那滩血迹,立刻飞射起一滴,弹向叶白的指尖。

    到了指尖之后,叶白放到眼前仔细看了几眼,目光里再次现出疑惑之色。

    “似乎是妖兽的血液,其中含着不弱的妖兽之力,难道……这片宫殿就是那位四大仙帝之一的龙帝的宫殿?这些古怪的血液,是他留下的守护者?我的运气没有那么好吧?”

    叶白嘿嘿笑着道了一句,心中浮想联翩。

    弹掉指尖的血液之后,叶白望向最远方的那处最高的大殿,终于不打算再慢慢腾腾的走下去,飞掠了出去。

    很快,叶白就跨越了几十座宫殿,而他的脚步,也不得不再次停了下来,落在一座大殿前,从这里开始,终于出现了禁制堵路的情况,这些禁制与后方连成一片,连空中都被封锁了,休想直接跨越过去。

    叶白朝着前方的大殿走去,他的目光,已经看到,在大殿的最深处,盘座一道高大的身影。

    “阁下,这里已经被我们妖兽包了,请阁下到其他地方,另寻机缘吧!”

    雄浑而又平静的声音传来,却充满了霸道的味道。

    叶白停在宫殿大门口,朝殿中看去,只见殿中两边,屹立着十来尊人身兽头的古怪生灵的雕像,仿佛没有完全化形成功一般,或者混血而成的妖兽一样,全以黑色的石头雕刻而成,线条流畅,栩栩如生,一尊尊各持兵器,全都看着大门口的方向,目光凶狞,仿佛保卫着这里一般。

    而在宫殿着最深处,则是盘坐着一个身材魁梧高大的中年汉子,此人下身裤子倒是完整,但上身却赤裸着,浑身肌肉虬结,极有男性魅力,只可惜在黝黑色的胸膛上,多出了一片黑色的野兽般的绒毛,看起来有些狰狞。

    至于的他的长相,只算中等,面孔轮廓,四四方方,脖子仿佛没有一般,相当之短,但越是如此,越是予人一种神力拔山的感觉。

    大脑袋上,只有寸长的黑色短发,根根直立,一双睁圆的虎目,炯炯有神,精芒电闪,在黑暗的大殿中,格外显眼。

    此人身边,还放着着乌黑巨斧,插在大地上,散发着强大的灵宝气息。

    而此人自然是妖兽,一身妖兽气息,相当浓郁,境界是离尘后期。

    而在他和叶白之间的这段开阔空间里,则是禁制气息滚涌,不用问也知道,这些禁制,是对方或者对方的同伴布置下去的。

    叶白微微扫了一眼,联想到对方的身份和刚才的话,疑惑更深,难道这里真的是龙帝的地盘?

    “咦,阁下也是妖兽?”

    许是感觉到叶白身上的龙族血脉,中年汉子有些惊讶的道了一句。

    叶白笑了笑道:“看来我也有资格,进入里面一试机缘了。”

    中年汉子闻言,面色一沉道:“阁下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的龙族血统,并不纯正,不管你是来自哪方星域,哪颗星辰上的龙族血脉,都请阁下止步在这里。”

    “阁下这么做,不嫌太霸道了吗?”

    叶白的面色,也沉了下来,眼中寒芒渐起。

    中年汉子嘿嘿一笑,鄙夷道:“只有人族,才会讲道理,我们妖兽,只问实力,阁下若是有本事,便破了你前面的禁制闯过来。”

    叶白闻言,微微点头。

    “那我就试一试吧!”

    叶白淡淡道了一声,语气深处,却是锋芒毕露,说完之后,伸出右手,食中二指在额头轻轻一点。

    第三只眼,无声开启,洞悉一切天地秘密的神芒,从第三只眼中,电射而出,扫向前方的禁制。

    “你是三眼族和龙族的后代?”

    中年汉子的不屑笑意,先是凝固在了脸上,随后再次惊讶的问道,面色已经难看起来。(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