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仙路春秋 >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海底老者
仙路春秋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海底老者
    “狂妄自负,粗心大意的修士,只有死路一条!”

    呼!

    黑袍血发人影,蓦然转身,仿佛一阵狂风,厉声喝道。

    此人两只异常黝黑深邃的双眼,凝视着众人,声音异常冷肃的说道:“这个残酷的修真世界里,容不得半点大意,你们最好也记清楚这一点,凌空子就是死在他的狂妄与大意上,若你们和他一样,我会毫不犹豫的把你们丢下。”

    嘻嘻哈哈的气氛,顿时死寂了下来。

    这为名为帝默的龙族修士,三十多岁模样,身材高大,相貌粗犷,一脸风霜之色,面皮紧绷着,这种面皮紧绷,并非现在硬绷出来,而是仿佛绷了千年万年,在嘴角处已经生出了两道深深的褶子,更显得沧桑,可见此人平生之严肃拘谨。

    帝默声音冷肃,目光更加冷酷。

    众人低下头去,不敢与他对视。

    就算是与他同样是离尘后期境界的修士,也不敢反驳,这不止是因为龙族是妖兽中的王者,更因为帝默此人并非寻常的天才修士,在龙族年轻一辈中,也是最出类拔萃的几人之一。

    众人不言。

    “此人必定不是无名之辈,离尘中期转修仙元气,又推演出了三心转轮神通,没有必要跟他硬拼。”

    帝默扫了众人一圈,声音稍缓。显然不是一个肆意张扬武力,而忽略了脑子的家伙。

    众人听到这里,抬起头来,点了点头,均向他射来佩服的目光。

    “彻地道友,解开禁制的事情,仍旧交给你。我再布置几个拦路禁制。”

    教训完众人,帝默立刻干起正事。

    几人也不废话,各自行动起来。

    而帝默则在又看了一眼来处之后,就收回目光。

    因为神识无法穿透重重禁制的缘故,此人无法看到远处宫殿里的景象,仅凭隐约的声音,猜到叶白踩中了禁制。而他对自己布置的禁制的威力。十分清楚,除非对方有着仙宝之上的防御手段,否则不用几息功夫,就会被打成肉泥。

    ……

    回说在那座帝默的神识无法到达的宫殿外,一颗紫珠。落在地上,散发着光芒。

    紫珠之中。叶白咬牙切齿,嘴里凉气直抽,他的身上,也不知道被打穿出了多少血洞,血水汩汩流出,将青色长袍染红了大片。

    就连头颅上,都被打伤了数处,其中一道。削去大片头皮,看起来异常的凄惨。

    “中计了,禁制被改动过了,那帮家伙,一定是故意演戏引我上当的。”

    叶白眼中。泛起悔恨之色,暗责自己因为动了贪念,失去了应有的警戒之心。若非有着紫珠在,说不定又是万劫不复。

    深深吸了几口气后,叶白才平复心境,目光恢复到清明之相,运转法力,又服下几粒丹药疗伤,叶白透过紫珠,看向殿内的方向。

    大殿之中,耸立的玉柱和雕像,已经一起被击成粉碎,但禁制之气,却没有消去,反而依旧弥漫在大殿中的每一个角落。

    “是时空禁……”

    叶白凝视了片刻,轻声道了一句,面色微凝,他对时空禁本就了解不多,更不谈破去了。

    “之后的禁制,一定大半是凌空子没有见到布置过程,更不知道进出缝隙和破绽的,破禁天眼未必完全破的开,眼前这一个,就破不开,我若要过去,只有顶着紫珠往里冲。”

    叶白眯目凝视,心中暗暗思索着对策。

    “但那样一来,必定引来禁制攻击,动静太大,这几个家伙听到之后,必定要布置新的手段来对付我。须想个法子,绕过他们的禁制。”

    叶白目中,精芒闪过。

    “先机,这就是先机……”

    叶白面色微沉,他进来的晚,当然失了先机,但那就意味着他失去争夺其中机缘的资格吗?

    片刻之后,叶白人影一闪,出了紫珠。

    将紫珠重新吞下之后,叶白展开神识扫了扫其他禁制笼罩之地,沉吟了片刻,叶白冷哼道:“老子偏不信,我的气运,定能碾压掉你们占据的先机。”

    唰!

    话音落下,叶白掉转方向,终于决定改变路线,而不是跟在这群妖兽的后面,这片宫殿这么大,未必没有其他机缘,也未必没有其他路径,通往最深处的那座最高大的宫殿。

    ……

    不提叶白,回说海风星。

    在遥远的海风星的某一处海洋深处,是一片早已经死去的火山,而在某一座火山当中,又有一个其他修士,根本探查不到的小空间。

    这个小空间,被开辟成了一个方圆十来丈的房间模样的存在。十几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子,散落在地面上,散发着耀眼的白色光芒,将本就不大的房间,照的亮如白昼。

    房间之中,除了这些夜明珠子之外,最显眼的存在,是一个仰面朝天,呼呼大睡的老者。

    此老呈一个大字型,直接仰躺在被开辟出的小空间里,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蓝色袍子,身材中等,一头鸡窝般的灰白色乱发,胡须也乱糟糟的,也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年没有打理过,看起来虽然苍老,却红光满面,两道白眉,也是帅气整齐。

    此老嘴里,吞吐着酒气,而在他的身边,还散着起码近千个酒壶。

    “哈——哈——”

    酣声如雷,回荡在小空间里!

    好在这处空间里,只有他一人,也不用在乎。

    而此老虽然在呼呼大睡之中,身外却浮动着一层古怪的道心气息,仿佛处在某种玄之又玄,无法解释的妙境当中。

    “左边一点,左边一点,对对对,就是那里,本大仙的新宫殿,当然要建的气派对称才行嘛,哈哈哈——”

    老者梦呓出声,嘴角乐呵,说完之后,竟然在睡梦中伸手,从旁边捞来一壶酒,塞进嘴里,咕嘟咕嘟喝了起来,好不快活。

    虽然如此,人却没有醒,又梦呓道:“都麻利点,建好新宫殿,本大仙要大宴群仙,把那些家伙一起叫过来,还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顾小子痛宰一顿,从此以后,我来座他的仙帝位置,哈哈哈——”

    声音得意洋洋,仿佛老顽童一般,空出来的那只手,还在腰间搔了搔痒。酒水横流,说不出的快活。

    砰!

    做梦做到得意处,老者一把将酒壶砸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震响!

    这一声响,终于令老者睁开了双眼。

    此老一震醒来,睁开双眼之后,大笑道:“仙界重光了,仙界重光了,本大仙要当仙帝了,哈哈哈哈——”

    片刻之后,此老两只深邃灵动的眼睛,扫了扫四周,笑声嘎然而止,笑容凝固在脸上,自言自语道:“原来又是做梦……好长的梦,就像真的一样。”

    话到最后,此老脸上,渐渐现出哭丧之色,眼泪汩汩流出,哭泣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死了,却要把我一个人留在世间,只能一遍遍的在梦中重现仙界重光的样子,第一大哥,顾小子,东斗,北斗,你们别扔下我……”

    老者很快泪流满面,说不出伤心。

    不像一个不可知的无上存在,倒像是个无助的孩子。

    在这一刻,此老身上,才流露出岁月将到尽头的残年味道,仿佛一个孤独而又苍老的亡魂,令人心酸。

    可惜小空间里,依旧只有他一个人。

    哭泣之声,不知持续了多久,突然嘎然而止。

    “不对,我好像忘了什么事情!”

    老者泪水,陡然一停,目瞪口呆,异常茫然的看着前方思考着。

    “啊——我忘了第一大哥交代给我的事情,惨了,惨了,我究竟睡了多久,第一大哥布置下的那招后手,千万不能让人宰了啊,否则仙界就真的没有机会重光了!”

    嗖!

    老者突然尖叫了一声,直接蹦了起来,又重重一声砸在小空间的顶上。

    落地之后,老者似乎真的有些脑子糊涂,又或者沉睡了太久,挠着鸡窝般的乱发道:“那个小娃娃,叫什么来着……我记得当年,我还扔了一本诸天万法转轮心经给他玩的,他叫什么名字的?”

    老者急得在小空间里打转,却似乎怎么也想不起来,那个孩子的名字叫什么。

    “连云道宗,对了,我记得他好像是一个叫做连云道宗的弟子,不管了,先出去问一问,看看那个小子现在怎么样了?我当年应该把这颗星辰上,所有知道进阶离尘秘密的修士记忆都抹掉了,连秘籍也偷偷搞过来抢光烧光了,他应该不可能进阶离尘的。”

    老者有些疯疯癫癫的自言自语,说完又道:“都怪我,都怪我,原本准备传他高深货色的,没想到睡过头了——”

    话到这里,此老满眼愧疚之色。

    突然,又神色一变,神秘兮兮,哂然一笑,声音故作高深深沉道:“不对,我是在修炼,修炼本大仙的醉梦神通,不是睡觉,哈哈哈——”

    又是一阵有些神经的大笑。

    “小子,本大仙来找你了!”

    老者身影一闪,如同星母一般,诡异的出了独立小空间,朝着海面的方向掠去。

    而此老一身雄浑浩大的气息,已经一收而空,变成了一个最平凡的人类老者。(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