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仙路春秋 >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斑斓梦境
仙路春秋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斑斓梦境
    连云山,风景如画。

    求仙路的尽头,站着两个挺拔精神的筑基初期修士,站在山门外,表面不苟言笑,但眼底神色却相当轻松。

    如今的连云道宗,已经是蓝海大陆最深不可测的门派,元婴修士极多,但在宗主李酥娘的强力掌控下,并没有出现欺压其他门派,到处吞并,掠夺修真资源的情况,只紧守着连云山脉,同时依靠在附近开辟的修真坊市,来收集资源,壮大宗门。

    这个过程,缓慢而又稳健。

    这样低调的作风,不免会引来一些轻视和觊觎。

    因此连云道宗绝不是过的一片舒坦,在几十年前,就曾有过一批北方的来历神秘的妖兽,对连云道宗展开了进攻,最终在李酥娘,段桥,虞文龙等老辈的带领下,将这批妖兽杀了大半。

    这一战,也是令低调的连云道宗,再次震惊了蓝海大陆,再没有哪个宗门,再敢来觊觎连云道宗里,那些传说中的从更遥远的大陆带回来的法宝,功法,神通。

    两个筑基小子,停着胸脯,看着前方,瞳孔微散,脑海里或许已经想着,换班之后,便回去疯狂修炼,争取拜入哪位祖师门下,日后去到遥远的修真大陆,追寻自己的理想。

    突然,二人眼前一花。

    只见被薄雾笼罩的求仙路的另外一头里,渐渐走来一个东倒西歪,仿佛醉醉跌跌的身影。

    二人顿时目光一闪,警惕起来。

    “请阁下止步,这里是我连云道宗修真重地,外人不可乱闯。”

    其中一个面相更老成一些的筑基修士,不卑不亢的道了一句。

    “喊什么,喊什么,屁大一点的地方,还修真重地?本大仙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声音鄙夷中带着几分醉意。人影越来越近,从雾气中现身,是个蓝袍老者。一头乱发,手里还提着一壶酒,咕噜咕噜的喝着,浑身散发着浓烈的酒香气息。

    “阁下是谁,怎敢辱我宗门?”

    铮!

    另外一人,听到老者的话。立刻怒喝出声,拔出了手中长剑。若非李酥娘管束的极严,恐怕已经动手了。

    之前说话的修士,则是伸出手臂拦了拦他。

    此人神色,异常凝重,因为他竟然从来人身上,感觉不到一点法力气息,仿佛是个凡人一样,但又有几个凡人老者,能够到达这里。很显然。对方是个隐匿了气息的高手,这样的人物,可不是他们惹的起的。

    “哈哈哈——”

    蓝袍老者看着对方的长剑,挤眉弄眼,一副顽童姿态,笑道:“莫要动手,本大仙今天来。是要见一见你们连云道宗的宗主的,让他出来见过,应该是那个姓季的小子吧,害本大仙想了许久。才记起他的名字。”

    两个筑基修士闻言,面面相觑了一眼,由老成一些的那一位道:“前辈是否弄错了,我们连云道宗的宗主姓李,不姓季。”

    蓝袍老者闻言大愕,连送到嘴边的酒壶,都停在了嘴巴。

    “怎么可能,那个小子是天生的领袖,必定是一宗之主的料子,为什么没有做上你们连云道宗的宗主?难道这个姓李的,篡夺了姓季的宗主之位?”

    蓝袍老者咋咋呼呼,越说越是是离谱。

    两个筑基修士,已经被他的话骇的有些变色,连忙喝道:“阁下莫要乱说,我们连云道宗里,根本没有什么姓季的人,更不要提篡位了,请阁下速速离开!”

    两个小子,倒也硬气起来,一副可杀不可辱的样子。

    蓝袍老者捋着胡须想了想,哂笑了一声,半句话也不说,转身而去,身影很快消失在雾气深处。

    两个筑基修士见状,冷哼了一声,没有再理会。

    ……

    回说蓝袍老者,走到几百丈远处,又定住脚步,回过头来,遥望着连云道宗的方向,面色已经异常严肃起来,甚至有些杀气腾腾的自言自语道:“此事有古怪,老夫定要查一查,那个小子,背负着巨大的期望,出不得半点意外。”

    话音落下,此老身上,浮现起无法言语的道心气息。

    这股道心气息,单一而不是转轮,但其中的浓郁与强大,根本不是叶白那种程度可以媲美。

    蓝袍老者醉熏熏,疯癫癫的模样,也顿时收敛起来,浑身都散发着最顶尖的修士,才有的风采,两只手飞快掐动起来。

    “让我送你们所有人,进入斑斓梦境。”

    蓝袍老者轻声道了一句,两只明亮的眼睛的瞳孔世界,突然幻象纷呈起来,仿佛蕴藏着一个极深的美梦,此老双手轻轻一推,一团如风如雾,初始五彩斑斓,很快又化为虚无样的存在,顿时呼啸而去,奔向前方,又铺洒开来,笼罩向连云道宗的每一个角落。

    两个筑基修士,只觉得一股轻风拂面,随意脑子一沉,昏昏欲睡起来,两只眼睛,明明还睁着,却现出了迷离之相。

    过了片刻之后,嘴角竟露出笑意,也不知道做到了什么美梦。

    脚步声响,蓝袍老者再来。

    砰!砰!

    两声脆响,蓝袍老者伸出右手中指,狠狠弹了弹二人的脑门道:“两个小兔崽子,竟敢阻拦本大仙,再有下次,仔细你们的皮!”

    蓝袍老者骂了一句之后,完全无视山门处的禁制,直接走了进去。

    而两个筑基小子,却是依旧沉吟在甜美的梦境之中,没有半点反应。

    ……

    入了山门,过了石道,随处可见陷入梦境中的连云道宗弟子。

    无论是炼气境界,还是筑基,金丹,元婴,个个都仿佛呆傻一般,楞在原地,目光迷离,但面上却浮现出种种表情。

    即便蓝袍老者进来了,也没有半个修士察觉醒来,山中听不到一点声响,似乎连鸟兽都陷入了梦境之中。

    这位蓝袍老者手段之高明,实在无法想像。

    蓝袍老者进来之后,先是看了一眼广场北方,那尊高大的孤鸿道君的雕像,嘿嘿一笑道:“你这个小娃娃的雕像,竟然换了一尊更大的,看来你的道统后人,对你尚算尊敬。”

    老者若是知道孤鸿道君是被叶白亲手斩杀,定然惊掉下巴。

    走了几步,此老神识扫了一圈,又自言自语道:“奇怪,季小娃娃好像真的不在连云道宗里,难道传位给其他人,自己出去云游了?又或者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变故?”

    老者的面色,总算再次正经起来。

    想了想之后,踏着虚空,掠向主峰齐云峰,上到峰上,此老很快就在一处静室里,找到了身为宗主的李酥娘。

    李酥娘如今,已经是三十出头的模样,当年的金色面具,早已去掉,相貌美艳如仙,但又已经增添了几分成熟与威严,只是依旧断了一臂,多少有些令人唏嘘。

    此女在盘膝打坐中中招,如今不知陷入了什么样的梦境之中,眼中碎波流转,面上竟升起两朵红晕,有如胭脂染成,格外诱人。

    “小娃娃,老夫要对你施展一下搜魂术了,你忍着点疼。”

    蓝袍老者异常温和道了一句之后,两只眼睛里射出两道蓝色的神魂之丝,直透李酥娘眼中而去。

    “啊——”

    李酥娘惨叫了一声,白皙的面皮剧烈抽搐起来,娇柔的身躯,也剧烈颤抖。但竟然依旧没有醒来,目光依旧迷离,依旧沉浸在无法自拔的梦境之中。

    而蓝袍老者,则是很快眼中光芒绽放,表情精彩到了极点。

    “你这个小女娃娃,倒也凄惨,竟然被坏男人骗到如此地步。”

    说完,啧啧有声。

    “什么,本大仙只不过在附近的大海里睡了一觉,你们连云道宗竟然被人屠了!”

    又是尖叫出声。

    说完又拍了拍心脏处,松了一口气道:“还好还好,你们这些小辈,和季小娃娃,总算是逃出去了……原来是逃到穹天那边去了。”

    一阵沉默。

    “这个叶白又是谁,竟然比季小子还要出风头?怎么可能?难道老夫当年看走眼了,连云道宗除了季小子外,的确还有几个小子不错,但没有姓叶的啊,莫非是我离开之后进门的?莫非也是受到第一大哥的气运神物滋养而生的?”

    没一会的功夫,蓝袍老者又自言自语起来,这一段说完之后,此老又疑惑道:“不对,这个小女娃娃的记忆里,这个小子最初明明不起眼的,修道天赋也寻常的很,为何突然异军突起,比季小子还像大时代主角?难道……他得到了……”

    老者的目光,渐渐锋利起来。

    “这个叶小子,竟然从这个叫璀璨老祖的修士手里,揭开了进阶离尘的秘密?不妙,这个璀璨老祖一定是天外修士,通过我布置的青陨神风进来了!”

    老者再次乍乍呼呼起来。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个叶小子的气运越来越强了,直接把季小子给压下去了?”

    老者眼中,杀机竟起。

    “……算了,看在你和季小子情义尚算深厚的面上,本大仙便先饶你一命,不过你若是敢阻止仙界重光,无论你得到了哪个老混蛋的气运神物,本大仙都要令你半道夭折!”

    老者冷冷道了一句。

    在遥远的仙界中的叶白,不知道他在无声无息中,又躲过了一场杀劫。(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