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仙路春秋 >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两只匣子
仙路春秋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两只匣子
    搜魂仍在继续,蓝袍老者嘴里的废话没有停。

    “第一大哥炼制出来的气运神物果然非同寻常,就算碎了,依然在这颗星辰上,孕育出了这么多的绝顶天才,尤其是这个叫戴仙锋的小娃娃,竟然在元婴后期就领悟到了第三重法则,简直是闻所未闻,可惜……雷星域里那个阴气森森的小子,一直在盯着呢!”

    “这个月龙和纪白衣,也相当不错,一个至情,一个无情,都是有资格上窥道心六重天的上乘道心。”

    “季小子的砥柱道心……哈哈……果然是最适合重光仙界的人选。”

    老者一边说,一边笑,不时又骂上几句,一副嬉笑怒骂的不羁派头。

    “什么,季小子已经踏足星空了,惨了惨了,这下让我去哪里找他?”

    终于到了最后,蓝袍老者看到季苍茫踏足星空的消息,脸色再次苦了下来。

    砰!

    一声闷响,李酥娘终是经受不住搜魂的剧烈疼痛,昏死了过去。

    蓝袍老者暂时没有理会,目中精芒急闪,思索了片刻道:“这个小子,是木系修士,若无意外,一定是去木星域寻找更高深的修道机缘去了,我要到木星域去找他。对,就是木星域。”

    话音落下,此老拔腿就往大门外走去。

    才到门槛处,脚步又停了下来。

    老者回过头来,看着面色苍白如纸,香汗犹在滴落的李酥娘,此老眼中,泛起哀怜之意。

    “凭白对你展开搜魂,令你受了一场痛……罢了,就赏你一场机缘吧。”

    蓝袍老者终是没好意思直接走,在自己的储物空间里,摸索了一阵。取出一枚绿色的晶莹丹药,放在李酥娘身边道:“这枚洞玄丹,便算老夫送给你的补偿吧。全了你心中踏足星空的渴望。”

    放下丹药,此老又取出一张空白玉简,噼里啪啦打入了一连窜的印记,放在李酥娘的身边,才飘然而去。

    ……

    出了连云道宗,蓝袍老者神识扫去。目中精芒又是一闪。

    “仙界重开了?是哪个家伙发现了通道?进的哪一条通道?”

    蓝袍老者神识铺洒,没一会的功夫。就松了一口气道:“还好,不是另外一条通道。”

    话音落下,此老又咋咋呼呼,双目瞪圆道:“不妙,季小娃娃千万莫要进去才好,他才踏足星空没多少年,进去了怎么敌的过那些家伙?怎么办?怎么办?他究竟有没有进去?”

    蓝袍老者挠动着脑袋,鸡窝般的乱发,越发乱起来。想了想之后,此人终是无奈道:“算了,本大仙就当你进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回仙界了……”

    说完之后,此老张手撕裂空间。

    嗤啦!

    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经在一处荒山山谷中,而几丈之外。就是一个射出五彩光芒的仙界空间裂缝。

    也不见蓝袍老者拿出什么封界牌,直接掠了进去。

    ……

    仙界之中,争斗不停,杀戮不断。

    在血色山城中某一个宫殿里。叶白一双拳头,舞动如龙,轰出一团火红色的火焰风暴旋涡。

    砰砰砰——

    炸响不绝,鲜血飞溅。

    他的对手,并非进到仙界的其他修士,而是那些血影傀儡,叶白既然打算开辟出一条新的道路,前方血色山城的深处,当然就必须面对那些尚未被人击杀的血影傀儡。

    火焰风暴在叶白的刻意控制下,没有对宫殿造成太大的破坏。

    过了不知多久,火焰风暴总算散去,点点红芒,浮在虚空里,将叶白气喘吁吁的面孔,照的格外清晰。

    地面之上,已经落了十来滩鲜血的血液,凝结成一个个妖兽般的样子,或狮或鸟,不一而同。

    没有太多时间休息,叶白随手布了一个禁制之后,朝前走去,又是一座高大的宫殿,印入眼帘。

    四根暗红色的柱子,支撑起整座大殿,两边同样是排列了不少人身兽头的雕像,目光一起看向叶白的方向。

    叶白扫了一圈,竟在大殿深处,发现了一方高台,高台上,似乎放着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匣子?”

    这是叶白搜寻了这么久,第一次发现东西,顿时有些兴奋起来,眼中一亮。

    不过这一次,叶白吸取了之前被血傀儡偷袭和帝默算计的教训,没有立刻上前,而是扫视起了大殿的每一个角落。

    果然,十几滩仿佛凝固的血液一样的东西,正黏在大殿顶上,或是立柱之上,浓稠欲滴,仿佛刚刚被抹上去一般,令人毛骨悚然,却没有一丝血腥味道传来,而殿中也没有禁制存在。

    叶白扫了一圈,目光最终落在其中一滩上,瞳孔渐缩起来。

    “龙族血液?”

    叶白轻声喃喃了一句,因为他站在大门外的缘故,这些血影暂时不会攻击他,不过叶白一但进去,仿佛受到触动一般,立刻会对叶白展开攻击。

    凝视了片刻,叶白站在大门外,张手一摄,释放出一道狂风,卷向桌上的那个匣子。

    呼!

    叶白才有动静,殿中的异变也发生了,匣子仿佛定在桌子上,动也未动,但那十几滩血液,却同时苏醒了过来,离开了附着之物,化为一道道妖兽的影子,扑向叶白。

    领头的,正是一头血色蛟龙,虽然只有丈长,却散发着异常凶厉的气息,两只猩红色的眼睛里,射出邪芒看向叶白,口中血箭吞吐,锋芒之盛,堪比离尘后期的修士。

    其他妖兽的攻击,五花八门,但威力也不逊色多少。

    叶白面无表情,这个异变,也在他的意料之中,直接就是一记墨影之怒轰了出去!

    噗噗噗——轰!

    包括领头的血色蛟龙在内,所有的血影傀儡,直接被叶白一拳轰爆,残存的黑暗雷霆。甚至将深处的墙壁洞穿,碎石飞溅。

    十几滩血液,溅在地上。

    叶白微微扫了一眼那滩龙族血液。那是最纯正的龙族血液,而他虽然很想壮大体内的龙族血脉,但奈何不知道有什么古怪,哪里敢随便吸收。

    叶白走入殿中,三两步就到了桌案前。

    仔细看去,桌上的那方匣子。四四方方,长宽约有三尺。高约尺许,仿佛是某种金属材料制成,散发着乌黑色的金属光泽,即便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光泽也无法掩盖。

    匣子表面,似乎镂刻着什么花纹图案,看不真切。

    叶白指尖一挥,释放出一道狂风,将匣上的灰尘扫去。图案立刻印入眼中,原来是一头张牙舞爪的蛟龙,霸道气息,扑面而来,颇具威严,只是两只眼睛,有些空洞。竟没有眼珠。

    叶白扫了一眼之后,先是放出神识,神识无法穿透。

    想了想,叶白异常谨慎的开启意境空间壁垒和沉沦之墙。随后才伸手去打开匣子。

    嗡!

    冰凉的感觉,触手而来,匣子竟无法打开,仿佛一个整体般的铁疙瘩一样。

    叶白目光一闪之后,运转法力,依旧无法打开。一直运转到十成法力,竟然都没有打开。

    “有意思。”

    叶白没有沮丧,轻声赞了一句,心中对匣子中的东西,越发好奇起来。

    打开盒子的方法,显然有些古怪,非是强力可为。

    叶白放下匣子,先朝案上扫了扫,没有其他半点异常和提示,目光闪烁了几下之后,叶白又仔细看起了匣子,最终,他的目光,落在了匣面上的那条蛟龙身上。

    “不会是需要龙族血脉,才能开启吧?”

    叶白轻声自言自语了一句,这处血色山城,既然可能关联到那位四大仙帝之一的龙帝,那么由龙族的后辈,来继承他的道统,显然是最合适的,想到这里,叶白的心,不由的有些火热起来。

    又谨慎思考好了片刻之后,叶白运转血脉分离术,小心翼翼的分离出一滴龙族血液,滴向匣面上那只空洞的眼睛处。

    大殿之中,寂静无声。

    滴!

    龙族血液落在眼睛处,发出一声脆响,随即仿佛落在海绵上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叶白正在疑惑中,一阵刺眼的血红色光芒,已经从匣面上的龙眼中爆射而来,叶白的脑海中,甚至响起一阵浩大,欣喜的龙吟之声,这道龙吟之声,只响起在叶白的脑海中,而非现实的世界里。

    过了好一会之后,血红色的光芒,和龙吟之声,才一起渐渐息去。

    叶白目中精芒闪过,双手一分,匣子轻轻松松就被打开了,又是一片白芒射来,定睛看去,匣中是一块白色的玉简。

    叶白拿起玉简,神识入内。

    一大段金芒闪闪的文字,立刻印入眼帘之中。

    叶白看的立刻一怔,因为,这段文字,竟然是海风星的文字。

    ……

    而在叶白打开匣子的同时,在不算太远的另外一处宫殿里,帝默也打开了一只一模一样的盒子。

    拿起玉简,神识看了看后,帝默目光深邃,没有色变,也许久没有说话。

    “帝兄,玉简里究竟说了什么?”

    其他六个妖兽修士,见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张玉简,个个心痒痒的,那位彻地道人忍不住问了一句。

    众人一起看向帝默。

    帝默闻言,面无表情,眼底深处的光芒,疾闪了一下之后,才声音低沉而又缓慢道:“玉简中记载的,是传言中的仙界修士独创的文字,里面说,四大仙帝中的龙帝,将他以绝顶才情,根据龙族七大无上密典之二大碎星术和九转青龙劲,改进过的血碎星术和九转血龙劲,留在某一处地方,留给——龙族的后辈!”(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