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仙路春秋 >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幽冥血狱
仙路春秋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幽冥血狱
    一龙一人,一前一后,在污秽而又阴暗的世界里行走,身边没有半点光芒,血腥气味,浓重之极。

    “前辈对于仙界,知道多少?识不相瞒,晚辈此次进来,是为了寻找一样叫复阳液的东西,不知前辈可曾听过?”

    叶白随在帝无的身后,轻声问道。

    “复阳液?那是什么东西,老夫没有听说过。”

    帝无的声音,陡然有些冷淡起来。

    叶白微微一怔。

    帝无目光一闪,说完之后,似乎意识到自己口气不太好,此老又唏嘘道:“老夫当年,只是被帝恨一家俘虏来的阶下之囚,哪里有资格知道多少仙界的事情,就连血色山城的事情,都是半偷听,半猜测出来,被他们发现之后,立刻就被炼制成了血影傀儡,若非舒醒了记忆,与其他那些傀儡,没有任何区别。”

    叶白哦然点头,并不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劲,至于复阳液的事情,看来只能慢慢寻找了。

    “血影傀儡,究竟是什么手段?”

    叶白再次问道。

    帝无想了想,神色复杂道:“此事说起来,还要牵扯到我们龙族身上,血影傀儡是我们龙族的一门邪恶禁术,牵扯到血脉之道,而且比起一般的生灵傀儡,更加的血腥残忍,龙族早有规定,严禁任何人修炼,帝恨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法门,而且报复到了龙族和其他妖兽的身上。至于详细如何,请恕老夫不便透露。”

    叶白点了点头,没有多追问。

    ……

    帝无速度极快,没一会的功夫,就把叶白带到了地下空间的一处边缘。

    从表面看去,这处边缘外,散落着一个巨大妖兽骨架,那一条条整齐的肋骨,仿佛帘子一样。排列在那里,正对着边缘处的墙壁,表面看去。没有任何通道的迹象。

    一人一龙,在高大的骨架中穿梭,显得渺小之极。

    “前辈,出去通道在哪里?”

    叶白有些疑惑的问道。

    帝无笑了笑道:“莫要着急,老夫现在便来打开。仙界尚有一些走狗残留,除非是放你们出去。否则我是从来不开的,免得被发现。”

    叶白哦然点头。

    呼——

    帝无话音落下。陡然张开龙口,朝着前方的墙壁,吹出了一股猩红色的狂风,此风一出,黑暗的空间里,更显阴暗。

    冲鼻的腥味传来,叶白连忙关闭了口鼻,但腥风又灌入耳中,头脑却传来微微晕眩的感觉。连附近的情况,都再看不见,只觉得天旋地转,仿佛入了某个阵法之中。

    “不妙,莫非中计了?”

    叶白心神一凛,连忙振作精神,可惜晕眩的感觉。依旧传来,目光所及里,一片血红腥风,而叶白的神识虽然可以放出去。却仿佛进到混沌空间一样,一片虚无。

    “小子,莫要担心,这是老夫在开启通道,很快就好。”

    帝无异常温和的声音传来。

    叶白没有察觉到对方攻击自己,心中稍定,不过没有放松警惕。

    一直过了盏茶功夫,腥风才渐渐小去,叶白定睛看去的时候,前方已经出现了一个仿佛用斧子开辟出来一般,极不规则,布满了斧凿痕迹的狭窄通道,狭窄到仅容一人通过。

    叶白神识探去,很快就生出被吞噬掉的感觉,无法探查到其中深处的景象。

    “小子,去吧,以后都不要再来血色山城。”

    帝无虚弱的声音传来,说完又道:“若是达到帝恨的宫殿,也千万莫要进去,那个疯子,根本不可能留下任何机缘给龙族的后辈。”

    “多谢前辈!”

    叶白朝此人拱了拱手,望向旁边的通道,不知为何,在这进去的一瞬间,他的心中,竟生出说不出来的异样感觉。

    “莫要拖拖拉拉,快走。”

    帝王催促了一句,眼底深处的神色,有些阴沉了下来,只可惜叶白没有察觉到。

    叶白没有再耽搁,终于走进了通道之中。

    飘摇的血色龙影,看着背影,眼中泛起狞笑之色,手诀微动,猩红雾气再来,斧凿般的通道,缓缓消失。

    “哈哈哈——”

    得意,阴森,疯狂的狂笑之声,从帝无的口中传来,帝无哈哈大笑道:“帝恨,你这个该死的杂种,所有跟你一样的混血杂种,都该死!就让你炼制血影傀儡的幽冥血狱,把这个和你一样的混血杂种,也一起毁灭了吧!”

    狂笑之声,在黑暗的地下世界里回荡,格外的令人毛骨悚然,可惜,叶白没有听到。

    ……

    回说叶白,进了通道,朝前走去。

    察觉到后方的入口,被帝无弥补起来,虽然楞了楞,但也没有太多的怀疑,继续朝前走去,但百十多步之后,叶白终于感觉到了不寻常。

    血腥味道!

    浓烈的血腥味道,比起外面的地下大厅,起码强了十倍不止,仿佛前方是有一方血河血海一样。

    “不对劲!”

    叶白面色一变,拔腿就往后方掠去。

    这条通道,若真的是通往外面的通道,那就一定不可能有这么浓重的血腥味道,唯一的解释是,前方是个凶险之地,而那位貌似温和善良的帝无,实际上是个伪诈之徒,一直在算计着他。

    砰——

    猩红雾气,从后袭来,有如实质般的棉花一样,叶白撞在上面,竟直接弹了回去,朝着通道的深处飞去。

    “老家伙,你敢算计我!”

    叶白咆哮了一声,生出被人欺骗的羞辱感觉,虽然不知道通道深处有着什么恐怖手段等着自己,但紫珠已经朝着口中飞来。

    而那些猩红色的雾气,则是越发浓厚起来,向着叶白的方向滚涌,仿佛要将这条通道堵死,不留一点藏身之地给叶白,很显然,帝无这个老家伙。有过周密的算计。

    唰!

    叶白进了紫珠。

    才一进去,一片砰砰砰的声音,已经打在了紫珠表面。仿佛遭受重击。

    叶白暂息雷霆之怒,朝珠外看去,立刻微微一呆,珠外世界,竟是一个巨大的刑场样的密室,方圆约有数千丈。

    乍一看去。墙壁上挂满了千奇百怪的刑具,密密麻麻。数量之多,不下上千件。

    叶白在十多岁的时候,曾经蹲过老家江州的大牢,在那里见识过人间的刑具,这座仙界牢狱里的,虽然更加丰富,更加怪异,但叶白依旧一眼就认了出来,那些一定都是刑具。

    这些刑具。或管或钩,有些甚至是长长的铁丝,光是看到,就足够让人浑身发凉,几乎每一件上面,都沾染着血迹,而那些血迹。又早已经风干成了紫黑色。

    叶白虽在紫珠中,无法感受到那些刑具的气息,但恐怕不是凡物,均是不俗的法宝。其中不少件,明显散发着法宝的光芒。

    也正是因为这些光芒的存在,这座刑场密室,才没有显得那么黑暗,而是光芒微闪着,就算着是凡人的肉眼,也能将附近的景象看个大概,不过这样一来,却越发显得阴森起来,有如鬼域。

    更恐怖的景象,来自下方。

    这片密室的地面上,尽是紫黑色的血液,也不知道有多厚,触目惊心。叶白甚至看到那些白色的玉石砌成的墙壁,大半被浸染成了血红色,犹如鸡血石。

    几具人形模样的骸骨,落在血液上,骨骼已经断裂的不成样子,明显遭受过攻击。

    “这几个家伙,一定是后来进来的,而且是跟我一样,被外面的那个老家伙骗进来的。”

    叶白已经恢复了冷静,从对方落在干涸的血液上,而不是深陷在里面,就知道是仙界沦陷之后进来的。

    叶白面色凝重起来。

    砰砰砰——

    一片炸响之声,将叶白惊醒。

    打向紫珠的攻击,来自于一件法宝,此宝是一件镰刀模样的法宝,造型夸张阔大,仿佛死神的镰刀,颜色则是血红之色,也不知道是染血太久,还是材料本身的颜色。

    一刀一刀,劈出血红的的刀芒,砍在紫珠上,火星四溅,凶悍,狂猛!

    “这件法宝的灵性,未免也太强了一些……”

    叶白凝视着血红镰刀,自言自语,几乎在一瞬间,就想起了当初从冰灵树的巢穴里,得到战仙戟,而此戟又对自己展开攻击的景象。

    灵宝当中,也有宝灵,叶白已经不知拥有过多少件灵宝,但从来没有任何一件灵宝的宝灵,这么有灵性。

    “难道……是一件仙宝?”

    叶白身在紫珠里,感觉不到此宝的气息,暂时无法断定,不过眼中已经亮起,帝无这个老家伙,肯定是想借此宝之手,来把他杀了,却不知道叶白还有一件紫珠可以防身。

    凝视着那一片火星大起之处,看了片刻之后,见紫珠没有一点破损之处,叶白暂时不去管,朝着其他方向看了出去。

    没一会的功夫,叶白就扫到在密室的深处,还有一方高台,台案上是一具虎狼之形的骨架,即使已经死去多年,仍然扭曲的如同麻花。

    叶白看的汗毛直立。

    对于帝无所说的话,再次反思起来。

    “那个老家伙的话里,应该是有几分真的,这位名为帝恨的龙帝一家子,对其他妖兽,必定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但那个老家伙,为什么会算计我?我又和帝恨没有任何关系?”

    这件事情,叶白始终想不通。

    “难道那个老家伙,根本就没有觉醒什么龙族的记忆,始终都是龙帝一家的走狗?”

    叶白越想越叉。

    ……

    过了许久之后,叶白找不到头绪,目光再次看向那把血色镰刀。(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