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仙路春秋 >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一定要去
仙路春秋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一定要去
    收复了末日镰刀,叶白扫了一圈,见似乎没有出去的道路,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祭炼起了这件仙宝。

    呼——

    一道乳白色的仙元匹炼,从叶白口中流出,将末日镰刀完全包裹起来。

    最纯净的乳白色,包裹着最血腥的猩红色,一起滚涌,这件法宝,注定不寻常。

    ……

    而在另外一边,以帝默为首的七位妖兽修士,仍然在向着血色山城最深处的那座宫殿挺进。

    其他六人,分别是来钻天鼠一族的彻地道人。

    千目妖,吴争。

    化海兽,海东流。

    大力魔猿,山狼。

    裂海龙鲸,应黑霸。

    无界魔蝶,独孤梦。

    这六人之中,除了无界魔蝶一族的独孤梦,是离尘中期的境界,其他五人,均是离尘后期,事实上,也均都是各自族中的年轻一辈的佼佼者,都有几分过人的手段,否则以帝默的高傲,根本不可能邀请他们与自己一起。

    几人此刻,均有一些兴奋,帝默得到的那方黑匣子里,虽然提示血碎星术和九转血龙劲,均是他留给龙族后辈的功法神通,但实际上,除了九转血龙劲是必须要龙族血脉才能修炼外,血碎星术却没有妖兽种族的限制。

    龙默已经答应几人,若真的得到这两门功法神通,便将血碎星术传给六人。

    一门从龙族的七大密典中脱胎出来的密术,一门仙界四大仙帝之一的龙帝,推演出来的神通,只要想一要,几人便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龙默的眼角余光,扫过几人。神色冷漠,半句不言,脸上的褶子,越发深刻起来,仿佛山梁,坚硬而又沧桑。

    七人之中,只有他隐约知道一些关于龙帝的往事。

    这位名为帝恨的仙帝。原本不叫帝恨,是后来改的,因为血统不纯的缘故,年幼的时候,在龙族中受尽了羞辱。甚至其他种族的妖兽,也对他百般羞辱。

    帝恨在这样的局面上。当然别想修炼的有多厉害,但此人后来,碰到了改变他的一生的修士,那就是第一仙帝。

    第一仙帝怜他身世,传他道法神通,而帝恨没有辜负第一仙帝的期望,修为突飞猛进,成为第一仙帝最得力的手下之一。

    在实力强大起来之后。此人难忘在妖兽星域受到的屈辱过往,又前往妖兽星域寻仇,和龙族及其他种族,大战了数场,最终通过搜魂龙族。带着大碎星术和九转青龙劲的法门离开。

    可惜此人终究因为血统不纯,无法将这两门神通,修炼到最高境界。

    连帝默都没有想到。此人竟然另辟蹊径,将这门神通,改成了更适合自己的血碎星术和九转血龙劲。

    这两门血碎星术和九转血龙劲,或许更适合混血龙族,但帝默依旧十分心动,因为某种原因的缘故,龙族的高层,现在对这七大密术的传授,极其严苛,就算是帝默,也没有资格得传。

    帝默心高气傲,自负天分才情不输龙帝,心中存着从这两门神通里,反推出大碎星术和九转青龙劲的法门的念头。

    而帝默此人,从帝恨的生平中,更隐隐推断出,这位龙族仙帝,只怕没有那么好心的传下法门,但帝默依旧打算探一探,富贵险中求,从来都是如此。

    ……

    帝默高大的身躯,在两座宫殿间的石板路上走过的时候,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仿佛幽灵。

    穿过前面这一座宫殿,就是血色山城最深处的那座宫殿,若无意外,那里就该有着一座传送阵,通往龙帝的宫殿。

    尚未进殿,离着还有十来丈远,浓郁而危险的禁制之气,已经从前方传来,灰色雾气,吞吐如蛇,甚至从殿中逸了出来。

    “彻地,破开。”

    帝默定住脚步,淡淡道了一句,不怒自威。

    “看我的。”

    相貌猥琐,来自钻天鼠一族的彻地道人,嘿笑着道了一句,拈着胡须朝前走去,此人不是吹牛,他在禁制上的造诣,比起帝默还要高出一些,一路过来,所有的禁制,都由他来破开,极得帝默看重。

    彻地道人走到大门口,没有进去,两只贼眉鼠眼,朝殿中打量起来,光芒之盛,令人不敢直视。

    帝默六人,站在他的身后不远处,无声等待。

    时间缓慢流过,这座大殿中的禁制,似乎异常的复杂艰深,彻地道人一坐就是三天,额头拧成了一个川字,神色更是凝重到了极点,隐有汗水落下。

    吴争,山狼几人,忍不住看了几眼帝默。

    “帝默道兄,里面的禁制是怎么回事,彻地竟然用了这么久?”

    问话的修士,是吴争,此人是个高高瘦瘦的中年人,皮肤蜡黄,吊着两只眼睛,眉毛耷拉着,仿佛一个吊死鬼,气息阴森而又寒冷。

    “死老鼠,你在搞什么?”

    吴争话音落下,又有人不满的喝了一句,是来自裂海龙鲸一族的应黑霸,此人异常显眼,他的身躯,比起大力魔猿的山狼,还要雄壮出一大截,身高近丈,宽膀之极,再加上皮肤黝黑,仿佛一座山一样,屹立在那里。

    至于长相,就有些不敢恭维了,狮鼻阔口,却没有眉毛,大脑袋上也没有半根毛发。

    帝默背负着双手,身影雄奇,闻言之后,难得的叹息了一声,神色复杂道:“等着吧,这是倒数第二个宫殿,里面的禁制自然不简单,我到现在,都没有看出多少名堂,应该是几个不同种类的禁制,混合布置的,算错一步,都不可能解开。”

    众皆哦然,再次看向彻地道人,只见他满是思索之色的眼睛里,已经血丝密布,可见用脑之深。

    帝默说完,又冷冷看了一眼应黑霸道:“黑霸道友,你若是等不及,可以顶着你的那面灵宝盾牌,往里冲一冲,说不定能冲过这座宫殿,我没有任何意见。”

    应黑霸听到帝默的话,目光阴沉了一下,自然不敢反驳什么。

    几人再无话可说,不敢打扰。

    又是七八天过去,这一日,彻地道人,终于动手。

    ……

    嗖——

    一道青色的指芒,打向黑暗宫殿深处的某一个方向,无声无息,好一会没有其他声音传来,也不见禁制消去半丝。

    几人微微一愕,面面相觑了一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难道一向所向披靡,没有禁制能拦住的彻地道人,也失手了?

    “彻地,怎么回事?”

    帝默沉声问了一句,这十一二天里,他也一直在思索着如何破解前方的禁制,此人是个对自己极其严苛的修士,没有因为彻地道人在破解,就虚度光阴,一直在磨练着自己的禁制造诣,不过始终都没有想出头绪,彻地道人刚才那一击,令他茅塞顿开,心中暗赞,正当如此。

    但见到没有一点反应,帝默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彻地道人同样呆在当场,没有回答他。

    刹那之后,异变突起,灰色的禁制雾气,陡然滚涌起来,其中隐现血红色的雾气。

    嗖嗖嗖——

    数十道血红色的剑气样的锋芒,从殿中深处,直射而来,每一道都粗有四五寸,夹杂着浩大凌厉的风声,只虚空里划过的时候,将虚空割裂出一道道黑色的空间裂缝。

    “走!”

    帝默目中精芒闪过,大喝了一声,提醒众人之后,朝着身后的方向逃去,因为天空和地下的禁制,众人没有解开的缘故,因此只能逃向身后的宫殿里。

    其他几人,听到他的话,一震醒来,也连忙向后逃去。

    彻地道人离的最近,再加上之前心神有些震动,见血红剑气射来,虽然也连忙向后逃去,可惜终究慢了一步。

    “啊,帝兄救我——”

    一声长而凄厉的惨叫之后,此人刚刚转过身来,就被十几道剑气洞穿了身躯,其中一道,更是直接洞穿了他的头颅要害。

    惨叫之声,还没有落下,鲜血已经喷溅而出!

    砰!

    彻地道人瘦弱的身躯,轰然坠地,身死陨落。

    继凌空子之后,这支队伍里,又有一人遇难,探索之路,显然没有那么简单。

    ……

    帝默等人,听着彻地道人的惨叫,心神颤动,但察觉到那些剑气,依旧射来,个个头也不敢回,一边逃跑,一边将自己的防御手段施展出来。

    砰砰砰——

    一阵击打之声,众人逃的虽快,但剑气追的更快,击打之声后,是数身惨叫,来自于不同的修士。

    好在剑气只有一批,打完之后,便再没有射来。

    蓬蓬——

    几人落在倒数第三座的大殿中,个个神色狼狈,嘴角逸血,就连帝默也不例外。

    一眼扫去,个个带伤,护身的意境空间壁垒,已经碎去,更不要提释放出来的防御法宝了。

    “好强的攻击,恐怕可以媲美星空初期的修士了,这一关,我们恐怕过不了了。”

    应黑霸有些垂头丧气的道了一句,看向手的光芒暗淡的那片盾牌,满眼心疼之色,盾牌上竟然已经被洞穿出了一个窟窿。

    其他几人,同样面色难看,个个一副打起了退堂鼓的神色。

    此时此刻,刚刚死去的彻地道人,已经被众人忘记。

    帝默的目光,异常的阴沉,扫了几人一圈后,抹去嘴角的鲜血,声音坚定道:“你们要走便走,我是一定要去的!”(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