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仙路春秋 >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送你上路
仙路春秋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送你上路
    帝默五人,在朝着最后一间大殿前进,而在幽冥血域里,叶白正在密室中飞掠,身影如电,大手如伞。

    唰!唰!唰!

    一件奇形怪状的刑具,呼啸着落入叶白手入,被收入囊中

    叶白已经祭炼完那件新的仙宝末日镰刀,如今,面对一密室的灵宝,顶级法宝,当然不会错过。

    既入宝山,岂能空回。一向是叶白来到秘境后的行事作派,就算自己用不了,也可以留给宗门的后辈。

    这些法宝,虽然沾满了鲜血,不过叶白的正邪观念,一向淡的很,向来是只问是非因果,不问来历出身,因此并没有什么要将这些刑具销毁的心思。

    没一会的功夫,叶白便将密室中的法宝一起收了。

    灵宝八件。

    顶级法宝三十五件。

    其他法宝也有数十件。

    若非之前被末日镰刀毁去了不少,还要更多。

    轻轻拍了拍手里的储物袋子,叶白嘿嘿笑了笑,收起之后,又将整座密室仔仔细细搜索了一遍,见没有其他异常和遗漏,叶白开始思索起了出去的事情。

    整间密室,仿佛一个独立空间,根本不存在什么通道,若说还有什么特别,那就是——

    叶白目光异常冷静,再次将目光投向了自己进来的地方,那里已经完全被血红色的雾气封锁,看不出半点通道的痕迹。

    叶白看了几眼,目光一狠,身上陡然道心气息大起,毁灭,重生,至情,三心转轮,同一时间,叶白的双拳上。弥漫起黑暗雷霆,仿佛两团黑色雷球。

    “既然没有通道,那我就把通道轰出来!”

    叶白怒喝了一声。身影一闪,便掠到了之前进来的通道位置,一记墨影之怒,轰了出去。

    砰!

    一声雷鸣般的炸响!

    叶白的拳头,轰在虚无般的血色雾气上,却发出一声异常清脆的鸣响。仿佛轰中实物,不过血色雾气却没有散去。而是剧烈翻涌起来,依旧将通道封锁的死死的,连空间裂缝,都没有出现一丝。

    帝无这个老家伙,也不知道施展的什么手段,竟如此古怪。

    叶白看的眉头微凝,凝视了片刻之后,一拳接着一拳,轰了出去。

    轰隆隆——

    密室之中。仿佛迎来了雷罚末日,轰隆之声,炸响不绝,空间剧烈摇晃,黑暗雷霆和血红雾气,展开了激烈碰撞。

    血红色的雾气,在墨影之怒的狂轰烂炸下。终于出现了消弭的景象,不过速度却慢到了极点。

    呼!

    更诡异的是,密室中淤结的那些陈年积血,竟然也如同受到了牵引一般。开始挥发成血红色的雾气,补充向通道那里。

    叶白察觉之后,简直有种两眼一黑的感觉。

    “不带这么玩的……”

    叶白苦笑着道了一句,无奈收手。

    挥发出来的血红色雾气,从叶白身边掠过,无声无息,如龙如蛇,变幻莫测。

    叶白却陡然的身躯一震,仿佛意识到什么,呆了呆之后,取出了那把新得仙宝末日镰刀。

    血腥,凶厉,暴虐的气息,无声散发,末日镰刀仿佛一头嗜血的凶兽,出世之后,立刻在叶白手心里颤动起来,似乎随时都会脱手而出,去收割一个又一个对手的性命。

    “能否出去,就要靠你了!”

    叶白奋力握了握手里的末日镰刀,心中暗暗祈祷了一句,之前追逐这件仙宝的时候,叶白已经发现这件古怪仙宝,对于血液有着异常的牵引作用,祭练完后,更加肯定了这一点。

    其中的原因,便是因为宝灵非是凡物,此宝是龙帝亲手锻造出来,融入的宝灵是对血液天生异常敏感的一头异种生灵,名为嗜血天蛭,至于能否对堵死通道的血色雾气起作用,就谁也不知道了。

    “给我——抽走这些雾气,打开通道!”

    叶白厉喝了一声,催动神魂之力,扬手一挥,末日镰刀血芒爆闪,连带着叶白身上,也披上了一层血红色的光芒,看起来,有些血腥诡异。

    而叶白的身后,更是浮现出一头长长的紫红色的古怪影子,两只眼睛,贪婪的看着前方的血色雾气。

    呼——

    怪啸声起。

    末日镰刀挥出之后,云雾一样的血红色雾气,如同受到牵引一样,追着末日镰刀挥动的方向,流向旁边。

    “有效果!”

    叶白眼中一亮,更加卖力的挥动起了末日镰刀。

    令叶白束手无策的血红雾气,在镰刀的牵引之 下,向着两边,滚滚分了出去,很快就分开出了一道可容一人通过的狭窄通道。

    叶白没有犹豫,直接走了进去。

    ……

    血色雾气封锁的前方,渐渐现出了之前斧凿的痕迹,没一会的功夫,叶白眼前一黑,已经彻底走出了来时的通道。

    凝目看去,前方豁然正是之前的巨大妖兽骨架,而身后已经是墙壁,再见不到什么密室的影子,实在是有些诡异。

    “你怎么可能出来的?”

    帝无惊骇的尖叫之声,从不远处传来,才一落下,又道:“末日镰刀,竟然被你收服了?”

    叶白面色冷峻,掉转头颅,看向帝无藏身的那一方干涸血湖,冷哼道:“老鬼,若你再没有其他话要说,那我让你上路,送你去见——龙帝!”

    嗖!

    叶白虚空雷步一踏,便到了血湖上空,朝着帝无藏身的方向,一刀劈出!

    ……

    血色山城,最深处,也是最高大的那一间宫殿里。

    帝默五人到来的时候,已经明显感觉到这里的地面上,落了厚厚的一层灰,也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年没有生灵来过。

    宫殿里的光线意外的明亮,因为在墙壁上,镶嵌着极多明珠,散发着柔和的乳白色光芒,将殿内照的异常清晰。

    八根高大的立柱,制成起一个弧形的拱顶。四周的墙壁上,汇着一幅幅复杂的壁画。

    除此之外,大殿中竟没有一丝禁制之气。仿佛完全不设防。

    五人一字排开,站在大门口,心神高度戒备,连防御手段都已经开启,不敢有半点大意。

    微微扫了一圈之后,几人的目光。就投向大殿的最深处,最深处。是一方高台,两张椅子,并排放着,其中一张空空荡荡,另外一张上,坐着一个身穿华袍的三十多岁模样女子。

    此女相貌,倾国倾城,瓜子面庞,下巴极尖。肌肤白皙,两只修长的凤目,仿佛深海汪洋里的蓝宝石,看向门口的方向,之所以是蓝宝石,那是因为她的眸子是罕见的天蓝色。此女嘴角,勾动着一个动人心魄的妖媚般的笑意。

    但此女给人的第一印象。却不是心迷神醉,而是高度警戒,仿佛她是世间最蛇蝎的妇人一般。

    一头乌黑如云的秀发,以一只金冠束着。殿中仿佛有风来,女子的秀发,竟微微飘动着。

    而风,来自与她的头顶上方,那里竟有一个方圆两三丈的血红色的旋涡,微微转动着,仿佛进入异界的通道,血红色的旋涡,如同最污秽的鲜血组成,令人触目惊心,但倒扣在女子头顶的时候,却意外的与她的气质相合,平添了几分森寒之意。

    “她就是……龙帝的夫人,帝鸠的母亲——紫渔!”

    帝默双目微眯,在心中道了一句,关于帝恨的故事,他没有和几人讲过,几人若是知道,除了独孤梦,恐怕都要立刻跑了。

    而有资格座在这件宫殿里的,除了龙帝和紫渔,恐怕也没有其他人了。

    “这个女人,究竟是真的假的?”

    独孤梦瞳孔微缩,娇躯微颤,或许是同为女人的缘故,对于大殿深处的女子,她有着异样的警戒感觉,有种被盯的浑身冰凉的感觉。

    山狼,吴争,海东流三人,没有回答,眼中同样满是疑惑,若说假的,未免也雕琢的太逼真了一些,若说是真的,又令人觉得匪夷所思。不过几人均能感觉到,殿中深处的女子,没有一点生灵应有的气息。

    “不重要。”

    帝默面色平静,淡淡道了一句,说完又道:“就算是真的,她也已经死了,死人是没有什么可怕,哪怕她生前再厉害再强大。”

    山狼三人点了点头。

    独孤梦秀眉怵了怵,再没有其他动静,当她与紫渔对视的时候,总感觉到有种将被算计,踏入陷井的感觉。

    “那个血色旋涡,难道就是通往龙帝宫殿的传送阵?”

    吴争问道。

    “若殿中没有其他布置,应该就是了。”

    帝默轻声道了一句,一双眼睛,一直在殿中扫视着,没有任何人,会真的觉得,这最后一重宫殿里,会没有其他布置。

    其他几人,看了几眼血色旋涡之后,亦一起扫视向大殿的其他每一个角落。

    ……

    “没有那些血影傀儡。”

    独孤梦轻声道了一句,此女环抱着双手,声音柔弱,双肩更显瘦弱,令人怜意大生。

    “感觉不到一点禁制的气息。”

    吴争接着说道,说完之后,就看向帝默,他的禁制水准,毕竟远不如帝默,他察觉不到,或许帝默有感觉。

    几人一起看向帝默。

    帝默沉默了片刻,苦涩着面庞,嘴角的褶子,更加明显道:“我也察觉不到。”

    几人闻言,面色更凝。

    “这算是什么意思,请君入瓮吗?”

    山狼望向那方血色旋涡,满脸疑惑与担忧之色。旋涡的另外一边,究竟布置着什么手段?

    海东流与吴争交换了一记眼色,声音沉淡,不急不慢道:“帝兄,我们搜索到现在,最好的一样东西,已经被你取了,想必这第一个进去探路的人,你不会再派我们上吧!”(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