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仙路春秋 >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血河人影
仙路春秋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血河人影
    PS:  感谢永远的青峰,山与月,滨滨的月票,感谢山与月的打赏,下午这章,可能也会晚一点,刚从西藏回来, 要去陪下女朋友,礼物也得带给她......谢谢大家体谅.

    轰——

    紫珠飞出之后,碎裂开的大地,再次炸开,一股血红色的风暴,从其中冲了出来。

    这股风暴,直接凝结成了一个巨大的龙头形状,将本就破碎的大地,再次冲的四分五裂,裂缝如同蜘蛛网一样,蔓延样四面八方,连最后一重大殿也不例外。

    吼!

    龙头瞪圆着两只巨大的眼睛,看向先前飞出的紫色光芒,目光异常凶暴,狰狞的嘴巴已经张开,锋利的牙齿追着紫色光芒咬去。

    紫色光芒如有灵性,绕着飞了几步之后,似乎发现了大殿中的血色旋涡,向着那个方向飞了过去。

    不用多说,紫色光芒正是紫珠,而珠中修士则是叶白。

    叶白轻松击杀了帝无之后,立刻向着地下世界的尽头飞去,前方果然如帝无所说,布满陷阱,叶白依靠自己的手段,破了不少,但最后这头血龙,却根本不是对手,若飞躲进紫珠的快,早就已经死了。

    这头血龙,对叶白展开了疯狂的追杀,无奈之下,叶白自忖就算躲在紫珠里,也早晚被他追上吞下,无奈之下,只好冒险朝着头顶的某处禁制笼罩之地冲去,果然砸开了地下世界,冲了出来。

    轰隆隆——

    血龙紧追不舍,所过之处,直接粉碎了大片宫殿,连最后这一间大殿。也摇摇欲坠起来,碎石从高处落下,若非材料坚硬,又经过特殊手段加持,保管瞬间碎成齑粉。

    ……

    紫珠之中,叶白出来之后,只扫了四周一圈。就确定旁边的这间宫殿,就是最后一间。

    而当他看到紫渔头顶的那个血色漩涡之后,立刻就联想到了之前得到的那方黑匣子里的玉简,那里极有可能就是所谓的进入龙帝宫殿的传送阵。

    砰砰砰——

    大厦将倾。

    就连紫渔的身躯,也被追来的血龙释放出的狂暴劲气攻击。身躯裂了开来,果然不是真实。而是雕刻而成。

    这头血龙,仿佛是只知道毁灭的疯子般的存在,只想要毁灭世间万物,若是紫渔在天有灵,只怕也要后悔自己创造了这样一头凶灵出来。

    而随着血龙的肆虐和紫渔雕像的破碎,紫渔头顶的血色旋涡,也渐渐呈现出了旋转缓慢,和行将消失的迹象。连速度都慢了下来。

    叶白看的双目一睁。

    “不妙!”

    已经没有时间给他思考,那里究竟是不是通往龙帝的宫殿?或者之前的那批妖兽有没有进去?

    若叶白再不抓紧时间进去,他就只能继续往前赶,看看能不能从其他地方进入龙帝的宫殿,但那样一来。时间根本不够,或许将永远与血碎星术,和九转血龙劲无缘。

    唰!

    叶白决断下的极快。只瞬息之后,就判断清楚了形势,疯狂调动神魂之力,催动紫珠,向着颜色渐淡的血色漩涡,冲了进去,速度迅如闪电。

    嗖——

    一声轻啸,紫珠带着叶白,也终于冲进了血色漩涡之中,消失无踪。

    砰!

    紫渔裂纹密布的头颅,从颈部断开,重重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即便如此,嘴角依旧挂着算计般的邪异笑容,仿佛在讥嘲着可笑的后来者一般。

    砰砰砰——

    一块块碎石,从屋顶砸落,渐渐将大殿掩埋,血色旋涡,彻底消失。

    这座大殿,终于走到了尽头。

    不,不止是这座大殿,血龙的肆虐,没有停止,叶白虽然逃了,但他的愤怒还在宣泄着,粉碎了最终这座大殿之后,这头血龙,继续朝着其他宫殿肆虐了过去。

    轰——

    一座座宫殿,化为粉末,灰尘和尚未破去的禁制之气,一起飞扬!

    或许帝默和叶白的进去,就意味着,血色山城存在的使命完成,只是,谁又将最终获得龙帝的传承?

    ……

    在血色山城所在的这片大陆的远处虚空里,一个一头鸡窝乱发的蓝袍老者,正在一处处大陆上搜寻着,此老赫然正是那位神神秘秘出现,又进入连云道宗搜魂李酥娘的老者。

    或许是神识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老者猛然转头,向着血色山城的方向看了过来,目光锋利雪亮,仿佛一眼洞穿了无数时空。

    “血色山城毁了……我记得帝恨那个家伙,似乎曾经说过,要在那里布置一桩大机缘,留给龙族的后辈,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得到?”

    蓝袍老者自言自语。

    “不对,不是机缘,帝恨这个家伙,满腔仇恨,甚至将恨之意境领悟到了道心第五重天朝彻天,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狂人,我才不相信他会好心到留下机缘给龙族后辈,这个家伙,一定有什么阴谋,希望那些小子,不要被自己的贪婪,冲昏了头脑。”

    此老一副悲天悯人之相。

    说完之后,老者眼中泛起追忆之色,唏嘘道:“第一大哥,你当初的一时心中不忍,救下帝恨,却造就了这样一个被仇恨扭曲了心志的疯子,生出了无数血腥与杀孽,你的心里,可曾有过后悔之意?……希望那个季小子,比起你来,要果决的多。”

    唏嘘了一阵,老者突然眼中亮了亮道:“季小子的那个师弟叶白,好像机缘巧合拥有了龙族血液,而且学会了龙族的七大密术之二,不会是他搞出来的吧……不可能,他就算再天才横溢,气运无双,以他的速度,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赶到血色山城的。老夫还是专心找季小子吧。”

    话到最后,蓝袍老者直接否决了叶白的可能,再不去想血色山城的事情,专心寻找起了季苍茫。

    ……

    而此时此刻,在血色漩涡之后的空间里,帝默正陷入一场天人交战之中。

    进来之后,正如独孤梦所说。是一片星空般的景象,根本不是什么龙帝宫殿,而这方星空,也不是什么幽邃神秘的一片星芒闪烁的星空,而是飘荡着一缕缕的血红色雾气。

    至于光线从何处来。帝默还未怎样看清楚,已经感受到了独孤梦所说的空间绞杀之力。

    砰砰砰——

    帝默身外。火星四溅,无形的空间绞杀之力,几乎从四面八方的每一处虚空里,袭了过来。

    帝默身外的那层金色光罩,率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淡下了去,这门金色光罩,是帝默以自己的本命逆鳞。炼制出来的一件法宝释放出来的。

    帝心当年,为了进冰灵树的巢穴抓叶白,也曾用过,可说是一件相当厉害的法宝,而且能够随着本尊的强大。威力变的越来越强。

    但今天,握在帝默手里的龙鳞,却仿佛脆弱的沙石一样。裂纹密布起来。

    帝默面色大变,这位冷静沉着的修士,少见的露出慌乱的神色,竟在一瞬间,生出逃离这里的念头,但身后哪里还有进来时的血色旋涡的影子,空空如也。

    砰!

    只四五息功夫,帝默手里的这片龙鳞,就炸成粉碎,化为金芒流去。

    帝默猛的喷出一大口鲜血,一头龙族,最多只有九片逆鳞,而且毁一片少一片,每毁去一片,对自己也有着极大的伤害。

    不过帝默来不及去心疼自己的逆鳞,因为那股无形的空间绞杀之力,已经开始对着他的意境空间壁垒展开了攻击。

    帝默连忙掠向旁边,同时取出了之前使用过的那四把短剑,护在身外。

    砰砰砰砰——火星依旧四溅!

    无论帝默逃到哪里,这股绞杀之力,都追随着他,根本无法躲闪,连从哪里传来,是如何追踪着他的,都无法知道。

    帝默只能被动防守,同时寻找着出去的地方,此时此刻,帝默已经不再想什么机缘,什么时代主角,只求能保住性命,换成其他任何人来,恐怕都是如此打算。

    此人毕竟是离尘后期的境界,比起独孤梦的本命心蝶支撑的要久的多,目光扫向旁边之后,很快就发现了独孤梦所所的那条血色天河和高大人影。

    没办法,实在太显眼。

    这条血色天河,弯弯曲曲,横亘在虚空之中,长不知多远,仿佛是由最纯粹的,刚刚释放出的血液凝结而成,泛着最新鲜的血红,其中的气息,相当驳杂,似乎来自极多的妖兽种族。

    而在这条血色天河的中央,还站着一尊数千丈高的男子虚影。

    男子上身赤裸,下半身则站在血河之中,无法看见,此人裸露出的雄壮的肌肤上,伤痕密布,仿佛刚刚大战一场回来一般,甚至有数处被洞穿出了可怕的血洞,虽是虚影,但仿佛依旧可以感觉到,鲜血从他的身上滴落,流到血河中的景象。

    此人低垂着头颅,一头乌黑长发,亦在大战中被削去了不少,看起来有些狼狈。从面孔轮廓看,该是个四十岁左右模样的中年人,高鼻深目,面孔方正,但却阴郁的可怕,就算闭着眼睛,也能令人感觉到,此人非是和善之人。

    而他的身上,更是散发着浓烈的仇恨气息,这股气息,浓烈到熏天,哪怕只是一尊虚影,也令人不敢靠近,怕被影响了心志。

    呼呼——

    血色长河,在此人的仇恨气息的牵引下,掀起了一股股巨浪,拍打着虚空,声音浩大如雷。

    “帝恨?”

    帝默心中一惊,立刻就猜出了对方的身份。(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