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仙路春秋 >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成为杂种
仙路春秋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成为杂种
    砰砰砰砰——

    帝默的惊讶,才刚刚开始,身外的四把灵宝等级的短剑,已经炸成粉碎,帝默又是一阵嘴角逸血,元神剧痛。

    这股空间绞杀之力之强,根本不是灵宝可以抵挡。要知道帝默的这四把短剑,可不是寻常法宝,

    这四把短剑名为守护四剑,名字听起来不起眼,却是帝恨从时空星海遨游过来的一个离尘后期修士手里抢来的。

    时空星海是阵道之祖开辟,因此那里的修士,最擅长把阵道融进自己的手段和法宝之中,这四把剑中,暗藏阵法,联合在一起,就是一套守护剑阵,防御效果极强。

    可惜,今天也注定碎去。

    帝默惊的双目一睁,连忙再次取出一件玉钟样的防御法宝,置于头顶,玉钟垂落下一丝丝杨柳丝样的绿色气流,将帝默的身躯包裹起来。

    喝!

    取出此宝后,帝默的动作没有停,身上浮动起道心气息,身后现出一条黑龙虚影,扬起拳头,朝着虚空里就是一拳轰出!

    显然,帝默这是打算从空间裂缝里逃跑了。

    砰!

    一声巨响,天摇地晃!

    可惜,龙帝布下这个局,怎么可能漏掉这样的大破绽让人逃掉,半丝空间裂缝也没有出现。

    帝默面色再变,灰白如死,心念急转,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目光扫去,虚无的空间里,哪里有什么出口样的存在。

    咔嚓——

    碎裂之声传来,玉钟表面,火星四溅,这件灵宝,比起逆鳞和守护四剑要差上许多。破碎就在眼前。

    “前辈,晚辈虽然是龙族,但对你的遭遇素来同情,对你的成就,更是钦佩,求前辈饶我一命!”

    帝默高喊出声。

    这位性子极其高傲,志向更是远大的龙族天才。到了此刻,终于低下头颅,求饶起来。

    ……

    血河中央,帝恨低垂着头颅,没有半点其他反应。这尊虚影,显然有些玄机。不会因为帝默的求饶而触发。

    帝默见对方没有反应,而绞杀之力依旧,脸色更加难看,张手连抓,一件件法宝,被他取了出来,用做防护。

    此人也和叶白一样,已经拥有了神魂之力。身家之丰厚,自然不用多说,可惜这些法宝的层次越来越差,碎的越来越快。

    “怎么办?怎么办?”

    帝默额头,汗水层层而出。感觉到死亡的阴影笼罩而来。

    突然,帝默心中一动,想起自己得到的杀龙剑。此剑蕴藏着威力强大的杀龙一剑,而且说不定有些什么玄机,连忙铮的一声拔了出来。

    唰——

    帝默扬手一挥,一片猩红色的剑气,呈一个扇形,扫向虚空,剑气与无声无息而来的绞杀之力对轰,溅出大片血色雾气。

    砰砰砰砰——

    可惜这股绞杀之力来自每一个方向,根本无法全数阻挡,即便是与杀龙一剑对轰的那些,也不是杀龙剑可以完全粉碎的。

    帝默雄躯,依旧剧颤。

    另外一边的帝恨虚影,则是依旧没有一点反应。

    “怎么会这样?”

    帝默目光,灰暗如死,心志彻底动摇起来,心中自言自语了一句之后,疯狂咆哮起来,杀龙剑疯狂挥动,可惜终究是徒劳。

    砰砰砰——

    一件件法宝碎去,终于到了最后一件,这是一面盾牌样的法宝,此宝碎去之后,绞杀之力如同一把把锋利的锥子,从四面八方袭来。

    噗!

    意境空间壁垒如同纸糊,轻易碎去,绞杀之力,终于钻进帝默的肉身,鲜血从身体各处,飞溅而去。

    疼痛袭来,帝默没有叫喊,也没有其他反应,更没有再次开启意境空间壁垒,此人目光微微有些呆滞,仿佛认命了一般。

    ……

    就在此刻,异变终生!

    那永无休止般的,强横之极的绞杀之力,嘎然而止!而帝默被绞杀之力钻出的一道道血液,却是汇集成了一道小溪流般,向着帝恨虚影的方向,飞了出去,方向直入帝恨身边的血色长河中。

    呼——

    片刻功夫,便融了进去。

    血色长河依旧,没有发生半点变化,但帝恨的虚影,却在此刻金芒爆闪,而他低垂着的头颅,也终于抬了起来。一双龙目睁开,猩红的瞳孔里,射出异常阴冷的目光,看向帝默的方向。

    “龙族的子孙,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帝恨虚影,突然张口说话,声音有如从远古传来,沧桑而又沉浑,并不显得太阴森,带着直入人心般的穿透力量,在虚无的空间里回荡,只是一句,就久久没有散去。

    帝默一怔。

    什么情况?这是苦尽甘来的节奏吗?

    帝默心中先是大喜,随即脸色黑到几乎要骂娘,早知道原来你是要我的龙族血液来开启,你就说嘛,我放给你就是,还让我把所有的防御法宝都给碎了!

    帝恨虚影,凝视着帝默,眼中神色,异常复杂,交织着无法言语的情感,说完之前这一句,又道:“龙族的子孙,我不知道你的来历,但你能够来到这里,便是与我帝恨有缘,注定要成为我帝恨的传人!”

    果然有机缘!

    帝默心中,又是一阵大喜。

    但瞬间之后,他的后背,就生出一冷的感觉,因为对面的那尊帝恨虚影的面孔上,嘴角陡然勾动出一个猫戏耗子般的玩味笑意,这个笑容,与他的儿子帝鸠和夫人紫渔的雕像的笑意,相似到了极点。

    帝默心中,立刻一紧,隐隐生出不妙的感觉,强压下心中的复杂情绪,尽量保持在冷静状态下,与对方对视。没有回答,冷着面孔,默然思索。

    对面的帝恨虚影,也许是一缕残留元神的烙印,但肯定已经布置了一个不知道多少年的局,在等着他跳进去。

    “小子,先让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从你进到这里开始,除非答应了我的条件,成为我的传人,然后我的这缕残魂才会崩溃,空间才会打开。否则除非是彼岸境界的修士才能强行轰开空间出去,至于你嘛。想也休想!”

    帝恨的面色,渐渐严肃起来,这种严肃里,透着阴沉与冷狠。

    “……前辈究竟,要我答应你的什么条件,才肯传我道统,放我出去?”

    沉默了片刻之后,帝恨沉着声音问到。

    “哈哈哈哈——”

    此言一出。对面的帝恨虚影哈哈狂笑起来,声音疯狂,偏执,阴鸷,充满了掌控一切的得意之情。

    笑声在空间里回荡。刺人耳膜,帝恨虚影原本只是阴沉的面孔,在一瞬之间。就布满了疯狂之色,如癫似狂。

    “很好,我喜欢识时务的龙族子孙!”

    笑声陡然落下,帝恨大赞了一声之后,目光已经锋利的盯着帝默道:“小子,我有两个要求,只要你答应了这两个要求,我立刻将血碎星术和九转血龙劲传给你,至于本帝宫殿里的布置,也可以一并传一份给你,不过你拿不拿的到其中的宝物,就要看你的手脚够不够快了。”

    帝默闻言,依旧默然,但瞳孔已经急速凝缩起来。

    帝恨深深凝视了他一眼,眼底竟闪过瞬间的赞许之色,随后又恢复阴冷道:“第一,想要修炼我的这两门神通,必须是混血的龙族,混的其他妖兽的血液越多,等阶越高,威力就越强,也就是说,你要先吸收了我为你准备的这条血河中的鲜血,与龙族血液融为一体,才能够得到我的认可。”

    帝默愕然,原来这就是血碎星术和九转血龙劲的秘密,但要我放弃纯正的龙族血脉,如何做的到?要知道,这就意味着,他将彻底与龙族七大密术无缘,说不定还会被其他龙族唾弃!

    “小子,如何,我对你够好了吧,连其他妖兽种族的血液,都为你准备好了,若是你没有融合其他种族血液的法门,老夫现在就可以传你一门!哈哈哈——”

    帝恨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帝默却是面色陡然难看了一截。

    恶毒!恶毒到了极点!

    这位龙帝帝恨,肯定是算计好了这一点,他自己是个混血的龙族,并因此遭受到了纯血龙族的羞辱与虐待,现在,他要借着这篇法门,将羞辱尽数还给龙族的子孙。

    帝恨虚影,看着帝默的面色,嘿嘿一笑,又道:“第二个条件,接受我的传承的人,需要立下天衰誓言,立誓效忠第一大哥布置下的后手,成为他麾下最忠心耿耿的部下!”

    帝默闻言再愕。

    第一大哥?第一仙帝?他布置的后手又是谁?

    难道在牺牲了纯正的龙族血脉之后,我还要牺牲自己永恒的自由,来换取眼前的苟且与神通?

    屈辱与悲愤之色,渐渐浮现在帝默的脸上。

    “哈哈哈哈——这就是我帝默的布置,我要让进来的龙族子孙,和我帝恨一样,成为一个杂种,而且还是一个血脉混杂到离谱的卑贱的杂种,我要将遭受的所有屈辱,复制到龙族的纯血子孙身上,让他们也品尝一下,哈哈哈——”

    疯狂的大笑之声,再次响起。

    帝恨巨大的身躯,前仰后合,剧烈颤抖中,眼中是说不出的仇恨,与复仇的喜悦,此人虽然已经死到只剩一缕残魂,但仇恨之意,反而更深,可说是个不折不扣的狂人与疯子。

    “第一大哥,这也是我为你的后手,准备的礼物——一个得到我帝恨传承的龙族杂种!”

    帝恨陡然又道了一句,声音低沉,目光里闪过从未有过的尊敬。(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