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仙路春秋 >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救她一命
仙路春秋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救她一命
    叶白和帝默既然已经答应,接下来,自然就是立誓和开启传承了,不过在那之前,帝恨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小丫头,你是自己自裁,还是让他们两个,将你杀了?”

    帝恨望向独孤梦,声音冷酷如冰,身为一个不知道虐杀过多少头妖兽的疯子,他的心里,早已经没有怜悯之心。

    独孤梦闻言,知道自己死期已至,花容失色,说不出话来,女童般的面孔,更显得孤苦无依,惹人哀怜。

    叶白目光微闪。

    “黑袍小子,去,把她杀了,若你想爬的更高,就绝不可以放过任何一头妖兽的血液。”

    帝恨再次逼向帝默,已经分不出,他究竟是想磨砺帝默,还是借机报复纯血龙族。

    帝默面色难看,呆立当场,帝恨这个疯子,竟然要他亲手杀了独孤梦?

    独孤梦娇躯颤抖,这是她从来没有料想到的情况,她突然生出一种,帝默最终会将会选择遵从帝恨的命令的念头,这个念头,令她恐惧到了极点,口干舌燥,看向帝默的目光,也复杂到了极点。

    一男一女,四目相视。

    虚空之中,毫无来由的一阵沉默。

    ……

    叶白看了看独孤梦,又看了看帝默,似乎从二人的眼神中,读出了什么,心中涌起一股悲哀和不忍。

    “前辈,我们两个,既然已经答应了你的条件,传承你的道统,这位女道友,和你又无怨无仇,请你就不要非杀她不可了!”

    叶白轻声说道。

    “妇人之仁!”

    帝恨猛然转头,看向叶白。骂道:“小子,你以为我是为自己吗?你们两个继承我的密术的事情,若是传了出去,龙族一定会对你们展开追杀,还有以前被我虐杀的那些妖兽种族,你们两个便准备亡命星空吧,这个小丫头。她非死不可!”

    叶白和帝默,同时一怔。

    只要想一想帝恨和龙族之间,还有其他妖兽之间的那些陈年旧怨,想一想血色山城里的那一湖湖干涸的血液,二人就对自己的未来。突然充满了担忧,血碎星术和九转血龙劲虽强。恐怕是不能轻易显露的,妖兽星域这个地方,也不能再轻易踏足。

    “前辈,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我可以立下天衰誓言!”

    独孤梦面上没有一丝血色,此女到了生死关头,反应和其他人没有两样,终于也开始求饶起来。

    “老夫只相信死人的话!”

    帝恨厉喝了一声。说完,又朝帝默道:“黑袍小子,你还在发什么呆,还不去将她杀了。”

    帝默目光,越发挣扎起来。这挣扎中,又渐渐透出阴沉的冷狠。

    独孤梦看着帝恨,微微摇着美丽的头颅。神色惶恐。

    帝默在沉默了片刻之后,终于迈出了第一步,走向独孤梦,身上已经弥漫起道心转轮的气息。

    独孤梦见状,眼中露出心碎如死的表情,她当然可以再次施展空遁神通,融入虚空里,但那又能够躲得了几时呢?如今她最仰慕的男人,为了自己的私利,就要来杀他了,此女心中,一阵绞痛与冰凉。

    叶白眉头微拧,乱成一团,首次觉得帝恨这样的人,实在不可理喻。

    突然叶白心中一亮,想起另外一个解决方法,直接传音给独孤梦道:“道友,莫要乱动,让我将你收入小世界戒指中。”

    独孤梦闻言一怔。

    叶白右手指尖,在左手戒指上轻轻一点,一道白光从他手指上小世界戒指里射出,落在独孤梦的身上,独孤梦的身躯,立刻缩小起来,同时向着叶白的小世界戒指的方向飞来。

    叶白虽然有着龙族血脉,但说到底仍是人族,可以收了人族之外的其他种族,但帝恨却无法收独孤梦。

    “青袍小子,你要干什么?”

    帝恨见状,立刻喝问。

    另外一边,帝默见状,也停下了脚步。

    嗖——

    一身轻响,独孤梦便进了叶白的小世界戒指。

    “前辈,明明只要抹去她的记忆,就能解决的事情,为何非要杀她不可呢?请前辈给我一个薄面,饶她一命吧。”

    叶白淡淡道了一句,随手又把戒指取下,扔进了储物空间里,一副此事我已决定,谁反对也改变不了的架势。

    帝默听到叶白的话,眼中亮了亮,明显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神色,也暗责自己竟然忘了还有抹出记忆这个方法,不过若是没有叶白在,恐怕他就算提出这个方法,以帝恨对纯血龙族的仇恨,恐怕仍旧不会同意,一定会将他彻底逼入绝境的。

    想到这里,帝默看向叶白目光,终于去了几丝冷漠。

    “小子,你倒是机灵,竟然想出了这个办法,罢了,她既然被你收了,想来你也不会吐出来,老夫便饶她一命吧!”

    帝恨在深深凝视了叶白一眼之后,终究松了口,他已经见识过叶白的难以搞定,实在不想再为了独孤梦的小事,和叶白扯皮个没完。

    “多谢前辈。”

    叶白轻声道了一句。

    帝默想了想,也朝帝恨微微拱了拱手。

    帝恨冷哼道:“你们两个,立誓吧,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了。”

    二人闻言,对视了一眼,又微微沉吟了片刻,同时立下了誓言。

    帝恨这个老狐狸,为了防止帝默阳奉阴违,事后想方法分离出吸收的其他妖兽血脉,又让对方立下了永不分离,永远继承他的传承的誓言。

    仇恨之深,听的叶白浑身大寒。

    二人面色,均有一些复杂,而帝默心中的苦涩,比起叶白,肯定是要多上许多的,从今天开始。他将也是龙族一个弃子,并且因为修炼帝恨神通的缘故,早晚要被龙族追杀,而且还要成为那个莫名其妙的第一仙帝后手的打手。为了活下去,他实在是付出了太多。

    叶白就要轻松多了,心中只希望这位第一仙帝的后手,将来不会太为难他。

    帝恨仔细揣摩了一下二人立下的誓言。并未发现什么漏洞,才满意点头,扬起巨大的手掌,一劈而下,环绕在他身外的血色长河。立刻一分为二,分做了两条。

    “你们两个。现在一人吸收了一条血河的妖兽血气,老夫原本是为一个传人准备的,妖兽血气的数量,足够他将九转血龙劲冲击到五转之境,如今分给你们两个人,恐怕只够你们冲击到四转之境了,以后能够走到哪一步,全看你们自己。”

    帝恨目光。扫过二人,声音依旧阴冷,说完又道:“记住,只有最凶残嗜血的修士,才能把我的这两门密术。修炼到极致。”

    叶白与帝默闻言,面色一模一样的冷峻,不过帝默的冷峻之中。又带着深入骨髓的阴冷。

    ……

    “敢问前辈,在传下功法之后,你的这具神念之身,是否便算是走到了尽头?将消散于天地之间?”

    叶白想起一事,有些焦急的插话问道。

    “那是当然,老夫的使命结束了。”

    帝恨的目光,罕见的有些唏嘘。

    叶白道:“晚辈还有一桩事情,请教前辈,可否请前辈现在指点一下?”

    “小子,你今天已经占足了便宜,莫要得寸进尺,老夫凭什么还要给你指点?”

    帝恨没好气的道了一句,面对叶白这个臭小子,他总有一种想要骂娘的感觉。

    叶白嘿嘿笑了笑,就立刻面色一正,目光一闪,改为传音道:“前辈,识不相瞒,晚辈此次进仙界,最主要的目的,是寻找复阳液,请前辈指点一二。”

    叶白要问的,当然就是这个最紧要的问题。关于复阳液,他没有半点头绪,北斗星君或许是匆匆忙忙,也没有指明复阳液存在于仙界何处,叶白只能大海捞针一般的寻找,能否找到,全看运气。

    如今碰上仙界四大仙帝之一的龙帝,叶白哪里敢错过机会,当然要问一问。而龙帝身为四大仙帝之一,没有理由不知道。

    “复阳液?你怎么会知道这样东西,又为何要寻找复阳液?”

    帝恨听到复阳液三个字,面上明显闪过震惊之色,连忙问道,也改成了神识传音。

    帝默见二人突然不说话了,且均都神色连变,立刻猜到二人在神识交流,独自在一旁脸色黑了黑,再没有其他反应。

    叶白思索了片刻,才回答道:“晚辈曾在一处秘境里,偶遇一位仙界前辈留下的遗言,他命我取到复阳液,说对我的修炼,有着不小的用处。”

    叶白仔细斟酌着措词,不敢透露一点万年天衰誓言的事情,否则只怕帝恨这个老狐狸,又要找出破绽来反制他,逼他为第一仙帝后手效力了。

    至于北斗星君的事情,也不敢随便透露,以帝恨此人的性子,在仙界的人缘,肯定不怎么样,谁知道他和北斗星君是敌是友。

    “你在撒谎!”

    帝恨闻言,却是狠狠瞪了叶白一眼,冷哼道:“小子,复阳液只有一个功效,你觉得,以我帝恨的身份地位,会不知道吗?”

    叶白皱眉。

    帝恨又道:“若你就是这样的态度,想从我的嘴里,打听到复阳液的下落,简直是痴人说梦!”

    叶白听的心中叫苦,知道今天不掏出一点秘密,恐怕是过不了这一关了,郁闷了片刻,叶白咬了咬牙道:“前辈果然是慧眼如炬,既然如此,晚辈也不再隐瞒,晚辈曾经在那处秘境里,得到了一尊仙界修士的尸体,他布下禁制遗言给我,让我来仙界找到复阳液复活他?”

    “是谁?”

    帝恨几乎是在叶白话音还未落下,就立刻问道,神色也变的古怪起来。

    “……是北斗星君。”

    叶白终究合盘托出。

    帝恨闻言,目瞪口呆,瞳孔世界里,却是掀起了涛天大浪。(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