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仙路春秋 >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杨柳红日
仙路春秋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杨柳红日
    帝恨听到叶白的话,楞在当场。

    “北斗……使用复阳液来复活……这个家伙,竟然没有彻底死亡,也留了后手,是他自作主张的?还是……第一大哥布置的?”

    帝恨目光急闪,在心中喃喃自语,目光里满是惊疑之色。

    帝默冷眼旁观。

    叶白的目光,则是一直落在帝恨的面上,想要看出一些端倪。

    “小子,这么说来,北斗的肉身,现在就在你的手里了?”

    帝恨思索了片刻,问向叶白,目光灼灼。

    叶白微微点头,事实上,他的手里还有一具在玉京拍卖大会上,花了一个极品灵石买来的肉身,那人的情况和北斗星君一模一样,不过叶白想了想,没有多事提起,反正找到复阳液,一起复活就是。

    “取出来给我看看!”

    帝恨有些急切的道了一句。

    叶白没有立刻照做,看了一眼帝默,一言不发。

    仙界的这些家伙,和其他星域里的强横势力,明显过节不轻,他可不希望,自己和仙界修士之间的关系传了出去,否则说不定会遭来更多修士的追杀。帝默此人,虽然将要和他一起接受帝恨的传承,但将来是友是敌实在很难说。

    帝恨是个老狐狸,目光闪了两下,立刻明白了叶白的顾虑,异常威严霸气的朝帝默道:“黑袍小子,你把自己点昏了吧,老夫和青袍小子有些事情要商量。”

    帝默闻言,面色陡然黑了黑,屈辱之感,涌上心头。

    你们要商量事情,我就得把自己点晕了?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快点。要我亲自动手吗?”

    帝恨再次厉喝了一声。

    帝默无语,一双眼睛,已经阴沉到仿佛要杀人,但阴沉归阴沉,毕竟形势比人强,他根本没有拒绝的资本,阴气森森的看了一眼叶白之后。帝默一声不吭,伸出一根手指,在自己的额头上疾点了几下。

    只刹那之后,帝默就晕死过去,高大的身躯。朝后倒去,颓然无力的浮在天空里。

    嗖——

    叶白掠至他的身边。检查了一下,发现没有任何问题,才彻底放心。

    “拿出来!”

    帝恨又催促了一句。

    叶白没有再耽搁,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了北斗星君的肉身。

    帝恨看着那张轮廓分明的威严面孔,再次呆住了,喃喃道:“果然是北斗,果然是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布置后手的事情我不知道。第一大哥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他为什么没有选我?难道……他也希望我死在那场大战里?”

    帝恨身躯颤抖,失魂落魄,一副崩溃之相。

    叶白不知道他和第一仙帝,究竟有着什么纠葛。因此虽然听到了他的话,依旧是茫然不解,北斗星君的肉身。在被他取出片刻给对方看过之后,就随手收了起来。

    帝恨眼中的神色异常复杂,是不解,是愤怒,是怨恨……过了不知多久之后,化为最浓重的悲哀与悔恨。

    “不错,我杀了那么多的无辜妖兽,早就该死了,早就该死了……第一大哥的选择是对的,我不该再活下去了……”

    帝恨的声音,虚弱而又无力,充满了毫不掩饰的失落与痛苦之意,若非已经是一具虚幻之身,恐怕已经有泪水落下。

    听到这里,叶白大致能够猜测到了一些,眼前的这位龙帝,虽然身为仙帝,对第一仙帝也忠心耿耿,但因为杀戮太重的缘故,第一仙帝对他,恐怕也有不少微辞,在布置后手的时候,并没有选择让他活下去。

    帝恨是个聪明人,从北斗星君的身上,猜到了第一仙帝的想法,不免心绪波动,好在此人想通了,否则还不知道要做出什么发狂之事。

    等待了片刻之后,叶白见帝恨的情绪渐渐平复,才小心翼翼的问道:“敢问前辈,可知道复阳液,究竟在哪里?”

    帝恨目光渐定,再次看向叶白,声音异样的柔和道:“复阳液只有一个地方有,那就是昔日仙界的第一药老,杨柳道人的红雨宫中,杨柳具体放在了哪里,我也不清楚,不过小子,你若想复活北斗,就必须去红雨宫中寻找。”

    叶白哦然,总算知道了复阳液的下落,不过这个红雨宫的位置,还要问一问。

    “敢问前辈,红雨宫在哪里?”

    帝恨闻言,思索了片刻,皱眉道:“红雨宫和我的龙帝宫,原本靠的颇近,大约只有几万里之遥,若是仙界还完好,接受我的传承之后,出了这方小空间,不用多久,你就可以赶去那里,不过仙界被打碎之后,红雨宫如今飘离了多远,我也不清楚了。自从被分离出来守护在这里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出去过。”

    叶白点了点头道:“前辈可否赐我一份红雨宫的宫殿模样,好方便寻找?”

    帝恨点头道:“拿一张空白玉简给我。”

    叶白连忙取出,射向帝恨。

    玉简到了帝恨眼前之后,帝恨指尖点动,打入起了一连窜的金色印记,一边打,一边说道:“杨柳道人是星空十大顶级灵根之一的火杨柳化形,擅长炼丹,在仙界中也是地位超然,实力之强,可以媲美我们四大仙帝,他的红雨宫中,究竟会布置着多少手段,我也不清楚,小子,不可大意!”

    或许是因为北斗星君的缘故,帝恨的声音,难得的温和,甚至带着几分关心。

    “多谢前辈!”

    叶白行了一礼。

    心中则是有些暗暗惊讶于第一仙帝的手段与威望,手下的追随着,不光有妖兽,连顶级灵根都有。

    叶白依稀记得,太玄木就是星空十大顶级灵根之一,最匪夷所思的天赋本领,就是能够从天地之间,凝聚出木之本源,不知道这位杨柳道人,又有些什么通天手段。

    想了想,叶白问道:“前辈,仙界破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既然帝恨对他的态度,因为北斗星君的缘故好了不少,叶白也是打蛇随棍上,打探起了其中的秘密,希望能够解开心中的疑惑。

    “小子,你虽然是为了复活北斗而来,和我们仙界修士,也算有了一点交情,但我可肯定,你是为了利益,或者某个誓言限制才这么做的,所以我不能告诉你更多,若有一天,你真心愿意成为我们仙界修士的朋友,自然会有人告诉你!”

    帝恨却没有回答,这个老家伙,虽然只是一缕神念之身,但脑子一点也不傻,不能说的,半个在也不会透露。

    叶白无语。

    帝恨动作极快,没几下的功夫,就打入完成,指尖一点,将玉简弹向叶白。

    叶白接过之后,随意看了看,一大片风景秀丽的宫殿印入眼帘,没有太细看,收了起来。

    “小子,希望你将来,能够成为我们仙界的朋友,而不是敌人。”

    帝恨看着叶白,有些唏嘘的道了一句。

    叶白笑了笑,不置可否,他有着自己的是非观念,而且还不清楚其中的因果,当然不会因为复活北斗星君,或者接受了龙帝的传承,就会与仙界修士做朋友。

    帝恨看着叶白的样子,轻轻叹息了一声道:“把那个黑袍小子唤醒吧,你们两个,速速接受我的传承。”

    “且慢,前辈,晚辈还有一件事情请教一下。”

    叶白却没有照做。

    “小子,你哪来这么多的屁事要问,老夫又不欠你的!”

    帝恨此人,显然阴冷惯了。

    叶白嘿嘿笑了笑,难得碰上一位仙界曾经的仙帝,就算只一缕残魂,也知道许多东西,叶白哪里肯放过,他的心里,还有一桩疑问一直悬而未决。

    “前辈,晚辈偶然得到一壶仙酒,却因为不知道功效,始终不敢服用,请前辈指点一二。”

    说完之后,叶白取出了从海底仙墓的赤阳宫中,得到的那两壶仙酒中的一壶,揭去盖子,浓郁的酒香传来,壶中之酒,仍然如同一团火焰一样,熊熊燃烧着。

    “红日火?这壶酒你也是从北斗布置的那处秘境里得来的吗?没听说北斗这个家伙,和赤阳那个家伙,有这么好的交情啊?”

    帝恨居高临下,一眼就清楚了壶中之酒。

    叶白目光暗闪,没有多提赤阳宫的事情,淡淡道:“请前辈详解!”

    帝恨闻言,眼中闪过思索之色道:“红日火是我们仙界四大仙帝中,赤帝罗赤阳采集了无数天地灵根,亲手炼制出来,本身虽然风味绝佳,但我们修道之人,早已经不贪口腹之欲,这种酒最大的效果,便是喝下一口之后,就可以在短短十几息的时间里,将神魂之力,从最低谷恢复到巅峰状态,是战斗时用的最佳的辅助之物之一。”

    叶白闻言大喜,双目放光!

    若真有此神效,岂不是意味着,他可以将晴空三打雷,或者紫珠砸人的功效,连着施展十次,二十次?

    值了,值了!

    当初跟帝烈在仙墓又勾心,又恶斗,才搞来这两壶酒,果然是值了!

    不过只要想想赤帝此人,独自在仙墓之中,伤心之下,借酒浇愁,不知喝了多少红日火来解闷,叶白又有种想要骂败家的郁闷感觉。(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