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仙路春秋 >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转眼就战(下)
仙路春秋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转眼就战(下)
    帝默目光凶狞,阴冷异常中,又带着几分癫狂的仇恨,一头血红色的长发,疯狂乱舞,气势慑人。

    乍一看去,与帝恨曾经的神情,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帝默在被逼无奈之下,才接受了帝恨的传承,心中憋着的怒火和怨恨,终要发泄,而叶白无疑是个最佳的对象。

    吼——

    帝默身后,血龙虚影,疯狂咆哮。

    另外一边的叶白,当然不会束手就擒,似乎也被激发出了凶性,眼中战意和杀意,一起高涨。

    身后的血龙虚影,目光冰寒,比起帝默的毫不逊色!

    嗖!嗖!

    破空之声如鬼,两道人影仿佛血红色的闪电,在虚空里掠过,肉眼根本无法捕捉,在刹那之后,就再次交战在一起!

    叶白与帝默!

    血碎星术,对血碎星术!

    两人仿佛天生就是对头一般,没有多余的对话与解释,就要在这处帝恨的传道之地,分个高下,分个生死。

    轰!

    轰!轰!

    炸响之声,一声接着一声,仿佛天外流星砸,一颗接着一颗轰中破碎的大地,没有片刻停止。虚空里荡涤出一道道血红色的波纹,夹带着恐怖的毁灭力量,轰向四面八方,若非这处空间里,除了二人再没有一点其他存在,否则必定是将一起碾成齑粉!

    电光石火之间,二人已经不知道对轰了多少记。”

    二人很快就衣衫碎裂,露出一身雄壮的身躯,而这雄壮的身躯上,又都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不过帝默终久是占了一点上风,叶白咬牙切齿。满眼痛苦之色,他的身上,骨头已经断裂了不少处。

    “帝恨的道统,由我一人来传承,已经足够了!”

    帝默占据上风,阴恻恻的大笑。

    “这也正是我心中所想!”

    叶白也是冷笑着道了一句,眼底深处。另有谋算暗藏。

    轰——

    又是一记对轰之后,二人同时倒飞出去。

    帝默在倒飞出去几百丈后,就强行定住了身体,再次扑向叶白,口中冷喝道:“小子。就算同样是血龙四转,我的血脉之力。也在你之上,看你如何跟我斗!”

    帝默的血脉之力,当然在叶白之上。

    叶白此刻,还在倒飞当中,没有定住身体,疼到凉气直抽,听到帝默的话,眼中闪过冷笑之色。探手虚空一抓,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物。

    “是吗?那就让我将阁下的血脉之力——带走!”

    叶白挽样冷毴潦一声,扬手一挥,一道上千丈长的血红色刀芒,从手中法宝上。倾泻而出,劈向帝默!

    末日镰刀在击杀了帝无这个龙族残魂之后,再次现世。这一次,刀芒指向了帝默

    锋利到不可思议的气息,直袭而来,速度之快,更是令人惊讼!

    “仙宝!?”

    帝默双目一睁,立刻察觉到了只有仙宝之上的层次的法宝,才拥有的强大气息,眼看刀芒临头,已经来不及躲闪,帝默怒喝了一声,疯狂催动龙珠中的血脉之力,朝着末日镰刀的刀芒,一拳轰出!

    砰!

    巨大的炸响之后,是一声凄厉的惨叫,一片血水,被末日镰刀牵引而出,朝着叶白的方向飞来,仿佛一块血红色的布。

    叶白的肉眼,还未来的及看清楚帝默伤在何处,只见此人已经倒飞出去,且仗着倒飞出去的力量,冲出了这方空间,速度飞快,一副决绝到了极点的亡命之相。

    叶白大袖一卷,将飘来的帝默之血收起,又收了末日镰刀之后,才踏着虚空雷步,追着帝默的方向而去。

    身影一闪,也终于出了这方空间。

    ……

    明朗而又破碎的仙界,再次印入眼帘。

    叶白无暇多看,展开神魂之力,扫向四面八方,寻找着帝默的踪迹,很快便见到,此人正双臂挥舞,展开撕空术,逃向远方,速度极快,几个眨眼的功夫里,就已经逃出了上千里。

    帝默此刻,拳头鲜血淋漓,只剩几片布的身躯上,也被末日镰刀的刀芒从头到胯,砍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血水汩汩而下,凄惨到了极点,一路逃亡,一路血水喷洒着。

    若非血龙四转加持的血碎星术,粉碎了不少末日镰刀的威力,刚才那一刀,说不定已经将对方劈出两半,由此亦可看,四转状态下的血碎星术,已经达到了仙宝的全力攻击威力层次。

    叶白凝视着帝默仓皇逃去的背影,默默计算着对方的速度,最终有些郁闷的摇了摇头。论起神魂的强横程度,他自信比起帝默,超出一大截,但法力比起对方,就要输了一大截。

    撕空术的这一撕之力,不只取决于神魂的强横程度,更需要足够的法力,才能一撕更远。

    打个简单的比方,叶白如今的神魂之力,大约有着接近八千里的范围,但他的法力强横程度,却只够一撕千里。

    而帝默这个家伙,神魂之力也许只有叶白的一半,但法力却够一撕一千五百里。这样的情况下,叶白想追上帝默,根本没有可能。

    “算你逃的快!”

    叶白阴沉着面孔道了一句。

    他和帝默之间,或许在未来还有交集,但此刻已经暂告结束,血色山城和龙帝传承的事情,也宣告结束,二人将来,谁能在血碎星术和九转血龙劲上,走的更远,无从得知。

    ……

    将帝默的事情抛之脑后,叶白打量起了周围的情况。

    两眼扫去,大半仍是虚无的天空,一块块不算太大的破碎大陆,漂浮在不远处的地方,大陆之上,宫殿仍是破烂,不过看的出来。哪怕是残垣断壁,比起边缘处,也明显高大华美了许多,按照帝恨的说法,出了小空间之后,应该就已经靠近曾经的中央仙庭所在。也是第一仙帝,四大仙帝。八大星君,和类似杨柳道人这样,虽然不在仙帝星君之列,但地位实力,均都超然的修士的的府邸集中之地。

    但附近哪里有什么中央仙庭。若非是在大战中受到波及,流向了其他方向。就是帝恨眼中的距离,和叶白眼中距离,是不一样的。

    微微思索了片刻,叶白先掠向了靠的最近的一片大陆。

    几撕之下,便落下了这片宫殿已经已经完全毁损,不知被翻过多少遍的大陆上,这片大陆,几乎不可能再吸引到修士来。

    叶白落地之上。扫了一圈,便身子一沉,融入到了地下深处。

    开辟出一个狭窄的空间之后,叶白打上禁制,才松了一口气。

    摸出几粒丹药吞下。

    扯去身上支离破碎又血淋淋的衣服。施展法术,招来清水,将自己从头到脚洗了几遍。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疲惫与痛苦,顿时一起去了不少。

    叶白一屁股坐在地上,先疗伤起来,与帝默的一场恶战,他也受了不轻的伤,虽然赶时间去找复阳液,但疗伤还是必须的。

    黑暗的地下洞穴里,乳白色雾气,很快蒸腾起来,将叶白的身影,完全包裹。

    寂静,没有一点声音。

    ……

    一直过了大半年时间,叶白才终于将身上的伤,养好了七七八八。

    这一日,叶白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了那枚小世界戒指,探入神识,一片漂浮大陆景象,立刻印入眼帘之中。

    这枚小世界戒指,是叶白从九死星海的坊市里买来,平常并未有空收罗什么灵根移植进去,大陆上虽然苍苍翠翠,但大都只是普通的草木。

    独孤梦一袭黄裙,盘坐在一处草地上修炼,神色平静,此女已经被叶白收进了有三年时间,倒也没有主动联系叶白,以免打扰。

    而在她的不远处,还躺着一个金袍修士,正是之前被叶白逮住的凌空子,此人骄傲的面孔,同样平静,仿佛睡去一般,身上早就被叶白种下了复杂的禁制。

    叶白神识扫过凌空子,突然想到了刚刚学会不久的两门密术,目光微冷。

    叶白留他一命,倒不是预先算到自己将要疯狂吸收妖兽血脉,而是没有完全搜魂过他,就急急忙忙的去追着破解帝默布置下的拦路禁制,因此留了他一命,打算抽空再仔细搜魂,了解一下妖兽星域的情况。

    “多谢道友相救。”

    独孤梦察觉到叶白神识进入,睁开美目,看向天空里,站起身子之后,微微行了一礼。

    此女被叶白所救,此刻又身在叶白的小世界戒指中,生死由人,当然不会蠢到试图帮凌空子这个曾经的队友解开禁制。

    “道友,血色山城的事情已经结束了,现在我就将你放出来,不过我不希望我的秘密流传出去,要抹出你的一些记忆。”

    叶白声音平淡。

    独孤梦显然已经料到了这一刻,倒是没有出现什么激烈反应,只点了点头,也不用叶白出手,直接自己将自己点晕了。

    叶白神魂之力,化为一只虚幻的大手,一把将独孤梦捞出了戒指空间。

    抹去记忆之事,不用多说。

    小半个时辰后,独孤梦告辞而去,对于叶白的救命之恩,此女当然也要有些表示,赠了叶白一块价值千万仙石的仙石心,这是叶白得到的第一块仙石之心,没想到竟在这样的情况下得到。

    而此女最终也没有问帝默的事情,仿佛已经忘了此人,经此一事,或许终过情关。

    独孤梦离开之后,叶白亦出了地面,向着其他方向,搜索了过去。

    依旧没有急着再次搜魂凌空子,或者吸收他的精血,笼中之鸟,何必着急。(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