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仙路春秋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双雄首会
仙路春秋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双雄首会
 " 0
    这尊鼎炉,正是叶白的天火煮金炉。

    此时此刻,叶白依旧在天火煮金炉中冥思着,倒不是他非要得瑟这件天火煮金炉,而是为了掩饰大日雷珠和鸿紫蒲团,必须用此宝来做掩护。

    一件气息一般的灵宝,当然引不起离尘修士太多的觊觎。

    白衣青年隔着几百丈远,停住脚步,看向天火煮金炉的目光里,没有一点贪婪之色,只有说不出的困惑。

    “这件法宝……是其他修士留下的,还是出去的关键?”

    白衣青年愕然沉思。

    任谁在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无法出去的困境,而眼前却突然多出了一件灵宝的时候,都会浮想联翩。

    过了好一会,又围绕着天火煮金炉方圆十几里飞了一圈,见没有其他异常,白衣再次回到天火煮金炉子边。

    嗖——

    一道指风,悠悠弹出。

    白衣青年的性子,实在可说谨慎。

    嗡——

    指芒打在天火煮金炉的表面,炉子微微颤动了一下,发出一声浑厚悠长的嗡鸣之声,传向四面八方的雾中深处。

    同一时间,天火煮金炉红芒爆闪,热浪滚滚涌现。不过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激烈反应。

    “这件法宝,是有主之物?”

    白衣青年再次一征,一般说来,若是无主的灵宝,在受到攻击之后,宝灵会立刻对攻击者展开反击,而非是现在这样只光芒闪了闪,就再没有动静。

    白衣青年的疑惑,没有持续多久,一点巴掌大小的青光,从炉中飞出。见风见长,刹那之后,就化为一道青色的人影,屹立在天火煮金炉的上空。

    “是你!”

    “是你!”

    一模一样的两个字,从叶白和白衣青年的口中传出。

    二人四目相视,一时间,竟有种再分不开的感觉。仿佛宿命的相遇。

    ……

    叶白原本正在炉中思索,受到打扰之后,立刻警觉,收了蒲团紫珠,出了天火煮金炉。见到白衣青年这个令人记忆异常深刻的家伙,不由的怔了怔。没想到对方也进来了。

    而白衣青年,凝视着叶白的面庞,神色竟是说不出的复杂,那种复杂,完全无法用言语来描述。

    唰!

    一声轻响,叶白先把天火煮金炉收了起来。

    “阁下究竟是谁?似乎认识我?”

    叶白率先张口问道,神色轻松,无论对方是什么来头。有多高明,叶白都坚信绝不可能输给他。

    “我姓纪,我叫纪风起!”

    白衣青年听到叶白的问题,瞳孔缩了缩,嘴角勾动。高深莫测的笑了笑,微一沉吟,才声音缓慢低沉的说道。说完之后,目光炯炯的盯着叶白的双眼,似乎要从他的眼中,看出有没有听过自己的名字。

    叶白当然没有听过,被对方的古怪眼神,盯的汗毛有些直立,更加疑惑起来。

    自称纪风起的白衣男子,哈哈一道:“叶兄不必多想,我只是从黄泉界的某个鬼修嘴里,听说过你的一些事情,知道你是一个了不起的天才修士,一直渴望与你一会,没想到在仙界碰上了,因此才有些失礼。刚才急着寻找出去的道路,又见叶兄的宝贝落在石阶上,心生疑惑才攻击了一记,还望叶兄勿要见怪。”

    说完之后,此人朝叶白拱了拱手。

    举止从容,自信,优雅,已经全然没有了之前的阴沉之相,惹人好感。

    叶白微微点头,哪里听不出对方话语中的含糊其词和敷衍。但对方既然不肯说,叶白也无可奈何。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又已经道歉,叶白也实在找不到与对方战上一场的理由。

    “原来是纪兄,幸会。”

    叶白淡淡道了一句,也拱了拱手。

    “叶兄是在修炼吗?果然是好兴致,在下已经被这个走不到尽头的地方,搞的有些心烦意乱了,难怪叶兄年纪轻轻,便有这样的成就。”

    纪风起走到近前,一脸无奈的苦笑着道了一句。

    叶白凝视了他一眼,摇头笑道:“纪兄过奖了,叶白一介散修,全仗着狗运侥幸活到现在,比起你来,实在多有不如。”

    二人言语之中,暗暗试探着对方。

    纪风起长长叹息了一声,苦闷说道:“让叶兄见笑了,在下背后,原本的确有几分背景和靠山,不过如今已经是弃子一枚,提也休提。”

    纪风起的话语,滴水不漏中,又透着几分真诚味道,不得不说,风采上佳。

    “在下还要去寻找出去的道路,先走一步,纪兄请自便!”

    叶白急着出去,也懒的再与纪风起这个有些神神秘秘,莫名其妙的修士打机锋,直接道了一句之后,就转身向着石阶的上方掠去。

    嗖——

    破空之声,从后响起,纪风起到了叶白的身边,与他并肩而行,笑道:“同是天涯沦落人,叶兄若是不介意,可否带上纪某同行,说不定能共同研究出一出方法出来。”

    此人一副黏上叶白的样子,白衣飘飘,俊伟的面庞上,挂着和煦的笑容,没有半点尴尬之色。

    叶白目光闪了闪,便点了点头。

    二人一起上路。

    两个命中注定要纠缠不清的修士,在这一刻,终于真正相遇,至于以后的结局,谁也不知道。

    ……

    “纪兄进来多久了,有没有什么发现?”

    叶白随口问道,心中其实并不抱什么期望。

    纪风起嘿嘿一笑道:“应该是一个月时间了,发现是半点没有,倒是叶兄的法宝,令我空欢喜了一场,还以为牵连到什么出去的关键。”

    叶白摇头一笑。

    纪风起也问道:“叶兄呢,你进来的比我早。可曾有什么发现?”

    叶白微一沉吟,将蒲东夫妇,以及二人的猜测,和纪风起讲了一遍,纪风起听完,立刻陷入了思索当中,乌黑而又深邃的目光里。闪烁着智芒,灵动之极。

    “这位蒲东前辈,提出的猜测,的确有几分道理,也很符合现在的情况。不过在下对于空间之道,尚算有几分了解。也阅览过许多典籍,并未见过这样的例子,恐怕另外玄机。”

    纪风起思索过后,声音带着笃定的道了一句。

    叶白点了点头,从之前远窥中央仙庭大战的情况,就能推断出纪风起来头一定不小,此人境界或许不如蒲东,但见识之广阔。却未必不如。

    “不瞒道友,我之前在法宝世界里,并非修炼,而是一直在思考着空间之道的问题,但并没有想出什么破局的方法。”

    叶白大方承认。

    纪风起哦然点了点头。

    二人边走边聊。同为离尘中期的天才修士,再加上纪风起此人见识广博,又刻意结交。性子也算爽朗,叶白虽然仍有一丝戒备,但渐渐也谈笑风生起来,比起蒲东夫妇那样的老家伙,叶白还是更喜欢和同辈修士相处一些。

    这一日,二人终于回到了蒲东夫妇的饮酒之处。

    凤三娘已经在打坐修炼,蒲东则是独自一人饮酒,见叶白二人到来,蒲东扫了几眼纪风起,眼中亮起,笑着赞叹道:“现在的小辈,资质都是这么好吗?老夫竟能连见两个!”

    凤三娘听到动静,也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纪风起,便再次闭上,依旧是那副沉默寡言之相。

    “前过两位前辈!”

    叶白和纪风起走到近处,同时朝二人行了一礼。

    蒲东点了点头道:“你们两个小子,可有什么发现?”

    二人同时摇头,默契到了极点,仿佛兄弟,连表情都十分相像。

    “还有没有其他修士进来?”

    蒲东再次问道。

    “并未遇上。”

    回答的是叶白。

    蒲东再次点头,不再说话,一副没了兴致的样子。

    纪风起却在此刻,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瞳孔微缩,异常疑惑的扫过三人,说道:“前辈和叶兄的意思是,这处空间里,在我进来之前,难道只有三位吗?”

    蒲东和凤三娘不言,叶白见他有些异常,斟酌了一下措词,说道:“两位前辈和我,都已经搜索过许久,至少没有发现其他修士存在。”

    “那我进来之前,放进这里探路的幽邪鬼影是被谁杀了?”

    纪风起再次问道。

    三人闻言,反应各不相同。

    凤三娘陡然睁开双眼。

    叶白大愕道:“幽邪鬼影,那是什么东西?”

    蒲东则是不屑道:“什么幽邪鬼影,老夫二人不曾见过。”

    纪风起听到二人的回答,面上神色,更加古怪起来,沉默了片刻之后,将自己进来之前的情况,讲了一遍,甚至召唤出幽邪鬼影给三人看了看,最后道:“我之前释放出的三尊幽邪鬼影的心神联系,已经彻底断绝,肯定已经死了,但既然不是三位下的手,杨柳道人也没有在这里布置攻击手段,他们是怎么死的?”

    几人闻言,面色终于正经起来,意识到了不寻常。

    “难道,这处空间里,还有第五个人存在?”

    凤三娘最先说话,声音有些凝重,以为她和蒲东的境界,竟然都没有察觉,可见此人高明之极。

    话音落下,无人回答。

    各自陷入思索当中。

    这位神神秘秘的第五个人是谁?为什么要杀了纪风起释放出幽邪鬼影?难道想守护住这里的秘密不让外界的修士窥探?

    若是如此,此人躲在哪里?若能将他找出来,会否就能破开这个古怪空间出去?

    几人神思飞扬,一时间,青石阶上,竟安静到了极点。

    叶白的目光,落在蒲东手里的酒壶上,仿佛要穿透进去,看到里面的空间的景象,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脑海中,陡然灵光一现,片刻之后,浮现起恍然之色。

    “诸位,我们恐怕——都被耍了!”

    叶白突然说道,用的是神识传音。(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