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仙路春秋 >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先谈一谈
仙路春秋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先谈一谈
    PS:  感谢朋友们昨天的打赏和月票,人比较多,就不一一点名感谢了,今天三更感谢大家!......求订阅!谢谢!

    “两位前辈,纪兄,这头宝灵若是猜到我在炼制血流液,会否还会上当?”

    叶白取出天火煮金炉后,正要开工,动作突然嘎然而止,有些担心的问了一句。

    事实上,若是只有他一个人在,叶白必定是进到大日雷珠中炼器,不用担心被任何人看到,但他现在可不敢在两个彼岸修士,和纪风起这个来历神秘,见识广阔的修士面前,随便显露大日雷珠。

    三人闻言,面面相觑了一眼。

    蒲东道:“宝灵毕竟灵智低下,光是几滴心头之血,应该还不至于让他猜到你要炼制血流液吧,照我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言语之中,显然也不是太敢肯定。

    “不可大意!”

    纪风起虽然是小辈,却比蒲东谨慎的多,立刻面色一正,反对道:“我们只能预算有一次机会算计成功他,不要指望他上第二次当,因此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叶兄的顾虑是对的,还是做一点布置吧!”

    此人面色严肃,霸气隐隐,在不知不觉之间,就流露出了上位者的气息,也不知道这一面的他,和温和的那一面的他,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又或者两者都是。

    叶白听不可大意这熟悉的四个字,心中微动,突然想到了季苍茫,不免多打量了纪风起几眼,心中对此人的评价,更加高了几分。

    “两个小子说的对。老东西,你心急了!”

    凤三娘此刻,开口微微训斥了蒲东了几句。

    蒲东讪讪一笑,没有反驳。

    凤三娘接着道:“宝灵若要窥视,无非是通过肉眼神识,我们在叶小子的炼丹之处外,布置一些手段。隔绝了他的窥视就可以。”

    几人点头同意。

    没有再多废话,由蒲东夫妇出手。

    这对夫妇,为了进仙界寻找机缘,钻研过许久的禁制和阵法,造诣之高明。不可想象。

    “我来!”

    蒲东喝了一声。

    唰——

    蒲东探手伸入自己的储物空间里,张手一抓。捞出一片闪烁着冰白色光芒的东西,又扬手一撒。

    那一团团冰白色光芒,立刻涨大起来,仔细看去,共有九团,光芒中央是九杆雪白色阵旗样的存在,冰寒凛冽的气息,扑面而来。

    旗杆是雪白色的材料。旗面也是雪白色的丝质材料,散发着眩目的光泽,表面更是绘着一道道古怪的纹理。每一件阵旗,都有着灵宝的等级。

    蒲东手指疾点了几下,九杆阵旗立刻朝着九个方向飞了出去。瞬间之后就定住,浮在虚空里。将四人一起包围了起来,中间方圆大约三。四十丈。

    蒲东手诀再掐,风啸之声,陡然大作起来,每一面阵旗上,竟然陡然刮出一股肉眼可见的冰白色气流,以四人为中心,绕着旋转起来,很快连成了一片,仿佛一个冰白色的半圆一样,将四人包裹,连脚下都没有放过。

    寒风凛冽,气温骤降!

    一片片白色的雪花,凭空出现,随着呼啸的寒风,在这个小空间里,飞舞起来。

    蒲东停住了手,嘿嘿一笑道:“老夫这个阵法,名为冰风守护,虽然不算太高明,但用来隔绝其他修士的目光和神识探查,却是足够了。”

    叶白和纪风起点了点头。

    肉眼看去,无法穿透,神识同样无法穿透。

    “小子,炼制血流液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们三人,在外面守着,若是有其他修士进来,也可将他们挡下,免得打扰你。”

    凤三娘又道了一句。

    叶白再次点头。

    “有劳叶兄了。”

    纪白衣也是点头同意,朝叶白拱了拱手之后,在蒲东和凤三娘的领路下,出了这门名为冰风守护的阵法。

    叶白没有多耽搁,立刻开始起来。

    ……

    宽而长的青色石阶,无穷无尽,蔓延向雾中深处,不见尽头,透着几分神秘,几分玄奥。

    九杆阵旗,虚浮于天空里,释放出的白色气流,连成一个半圆形的光罩。光罩之下,天火煮金炉置于石阶上,散发着璀璨的红芒,热浪滚滚!

    叶白靠着天火煮金炉两三丈远,盘膝坐地,单手掐诀,源源不绝的释放出一团团火焰,神色平静中,带着几分沉吟之色。

    他的身边地上,还放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炼器材料,有的是以瓶装,看不出其中之物,有的直接是一块块矿石样的东西,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光芒。

    叶白空闲着的那只手,不时抓起一件材料,扔入炉中。

    因为缺少两样材料的缘故,他不得不展开一次次的尝试,寻找到最适合的替代之物。

    砰!

    一声有些沉闷的炸响,从天火煮金炉中传来。

    又一次尝试失败!

    阵法之外,因为阵法是由蒲东亲自布下的缘故,此老似乎自己能听到一点声音,摇了摇头,面色微微有些着急,这两个老家伙,为了这一次的仙界之行,并且确保自己能有些大收获,一直忍到进阶彼岸初期才进来,可见追求之强烈,揣摩出破局的方法之后,不免有些心性浮动。

    相比之下,叶白的神色,就要平静的多了,目光没有一点闪烁,再次抓起一件材料扔了进去。

    他倒不是不着急,事实上,他比任何人都更关心这一次的红雨宫之行,毕竟关系到复活北斗星君的天衰誓言,但身为四人中唯一的一个炼器师,他又必须压住心中浮动,小心翼翼的掌控火候。

    大阵外的另外一人,纪风起就要轻松多了。

    此人虽然已经是鬼修之身,但依旧可以饮酒。正笑咪咪的喝着蒲东扔给他的冰河玉酿,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感受到五味,那些喝下去的酒水,又流进了鬼修之身的哪里。

    纪风起单手负后,另外一只手提着酒壶,一双星辰般的明亮眸子,遥望着远方的雾气深处。眼底深处闪烁着无法言语的神采,俊伟的面庞上,虽然挂着温和爽朗的笑意,但总是予人一种心事重重的感觉。

    ……

    时间一晃,便是二十来天。

    这处空间里。还有没有修士进来,四人不清楚。但他们所在之地,肯定是没有半个人来的。

    这一日,叶白眉头舒展开来,终于扯开胸前衣襟,划破自己的胸膛,牵引出三滴心头之血,弹入炉中,正式开始炼制血流液了。

    又三天过去。等的有些不耐烦,无聊喝闷酒的蒲东,突然感觉到阵法里传来一声轰击般的声音。

    “成功了?”

    蒲东眼中一亮,道了一声之后,率先进了阵中。

    凤三娘和纪风起察觉到他的动静。也立刻进了阵中。

    阵法之中,天火煮金炉早已经收起,滚烫的气息。也已经被寒风吹去,叶白站立在地面上,青袍猎猎,神色轻松,见到蒲东进来,笑道:“前辈这个阵法好坚固,你若不进来接我,我保管出不去。”

    蒲东见他神色,便知道血流液炼制成功了,心情大好,笑嘻嘻道:“小子,你放心吧,我的阵法,轻易不会用到你的身上,看在这一次你和纪小子都立了大功的份上,出了这个鬼地方之后,若是找到什么仙丹妙药,老夫二人,说不定可以赏你们二人一点。”

    叶白闻言,顿时皱眉,与之后进来的纪风起,交换了一记眼色。

    这个局如果真的破去,二人和蒲东夫妇的关系,将会变的异常微妙起来,之后遇上了机缘归谁呢?叶白两人,又如何争的过蒲东夫妇?

    不要看蒲东夫妇现在和叶白,纪风起谈笑风生,一旦因为机缘发生冲突,叶白二人,恐怕死无葬身之地。

    蒲东见到叶白的表情,立刻知道自己失言了,瞳孔缩了缩,闭口不言。

    倒是他的夫人凤三娘,目光闪了闪,补充说道:“你们两个小子放心吧,我和老东西都不是好杀之人,你们两人此次也帮了大忙,就算之后为了什么机缘,产生了争执,也不会对你们下尽杀手的。”

    叶白和纪风起,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当然不会真的相信。

    “小子,把血流液给我。”

    蒲东沉声喝了一句,声音里已经带了几分威严和冰冷。

    叶白微一沉吟,高高举起了握在手心里的一只玉瓶,示意给三人。

    “前辈,东西在我手里,可是我希望两位前辈,能够帮我一点小忙。”

    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叶白终是打算在血流液还在自己手里的时候,和蒲东夫妇先谈一谈。

    “小子,你在要挟我们?”

    蒲东夫妇的面色,几乎是立刻阴沉了下来,四只眼睛异常锐利的盯着叶白,仿佛要将他洞穿。

    纪风起则是嘿笑着看了叶白一眼,对于他的行事作风,似乎没有任何惊讶。

    叶白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道:“前辈言重了,晚辈这一次,真的是为关乎性命的一样东西,才来到这里,其他东西,我可以不要,但这件东西,必须要取。这件东西,对两位前辈的修为,也没有任何帮助,若是过了这一关,两位前辈得到了这样东西,可否赐我一点?”

    “是什么东西?”

    蒲东和凤三娘,交换了一记眼色之后,由凤三娘问道。

    “……是一种名叫复阳液的东西。”

    叶白想了想,传音给二人,对于纪风起这个神神秘秘的家伙,叶白终是决定防着一点。

    蒲东二人闻言,目光再闪。

    纪风起一看几人的表情,就知道是在神识传音,原本正好奇叶白为了什么来这里,现在听不到了,不免没好气的白了叶白一眼。(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