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仙路春秋 >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赏你们的
仙路春秋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赏你们的
    PS:  感谢朋友们的打赏和月票,还有其他所有支持!谢谢大家,提前祝大家五一快乐!

    老树样的法宝,被凤三娘收走之后,几人眼前的景象,又是一变。

    脚下竟果然有一条青石铺就的山石小道,延伸向高处,弯弯曲曲,两边则种植着不少草木灵根,花香袭人,灵气浓郁。

    “恭喜两位前辈,得此重宝,日后拿人摄物,信手拈来!”

    纪风起先是笑着朝蒲东二人恭喜了一声,虚伪深藏,风采油然。

    叶白笑而不语。

    蒲东闻言,嘿笑了一声。

    倒是凤三娘,目中精芒一闪,直接摇头道:“宝灵已死,此宝已经是废物一件,又何来重宝之说。况且此物……应该并非你们猜想的那样,是杨柳道人的本尊之身。”

    叶白二人,不知道她说的宝灵已死的话,是真是假,不过听到对方这后半句话,却是同时一震。

    “夫人为何这么说?从宝灵的样子和此宝的外形看,分明就是火杨柳!”

    蒲东同样不解。

    凤三娘再次摇头道:“这件法宝,或许真的是用空心火杨柳炼制出来,但肯定不是杨柳道人的那一尊,因为……它出现的太早了。像这样的手段,应该布置在更后的地方,而不是大门口。”

    几人闻言,微一思索,点头同意。

    “看来杨柳道人并非星空里唯一的一棵空心火杨柳,这一株,可能是他的同族后辈。”

    叶白沉声道了一句。

    几人再次点头同意,蒲东的脸上,不免闪过失望之色。

    “你们两个小子,若是还敢继续。并且不怕我们对你们二人出手,便跟上来吧,看看可以拣到什么便宜!”

    凤三娘没有多耽搁,道了一声之后,便朝山上走去,蒲东连忙掠到她的身边,与她一起。向上而去,二人似乎确实不是什么凶邪之辈。

    叶白和纪风起对视了一眼,均都苦笑,叶白先无奈道:“纪兄,小弟这一次。是非去不可,否则小命难保。若你没有压箱底的保命手段,我看还是不要冒险为宜。”

    纪风起闻言,同样无奈道:“在下如今,已经是弃子一枚,若是再不寻找一点机缘,以后恐将寸步难行,手里虽然没有压箱底的保命手段,但却不得不闯一闯。”

    叶白微微点头。

    纪风起话音落下。二人目光再次相接了一下,均都哈哈大笑起来,至于笑什么,或许只有两人自己知道。

    再不废话,并肩而上。

    ……

    蜿蜒而上的青石小道两边。尽是一片红色的灵根草木,不少散发着热烈的火元气,灵气逸散成烟。既赏心悦目,又充满了仙家情趣。

    其中不少灵根,或许非同凡俗,不过四人均没有取任何一株,一来那些灵根间,都布置着高明的禁制,灰色的禁制之气,缠绕在花叶下的根茎上,仿佛潜伏的毒蛇,二来虽然大多不认识,但并不觉得值得冒险和浪费时间去取,更好的东西,肯定在后面。

    青石小道上,当然也布置了禁制,不过凤三娘是禁制上的高手,没费多少时间,就一一破去,层层向上推进。手法眼力之高明,看的跟在后面旁观的叶白,暗暗咋舌。

    叶白和纪风起二人,此刻已经成了两个可有可无的闲人,屁事也没有,只管跟在两个彼岸大佬后面看风景。

    “你们两个小子,不要闲着,布置禁制,把后面的路给我堵起来!”

    蒲东终于看不下去,没好气的瞪了二人一眼。

    二人闻言,眉头动了动。

    “不必了,老东西!”

    凤三娘一边揣摩前方的禁制,一边头也没回道:“若有彼岸境界的修士赶来,他们两个布置的禁制拦不住,若是有星空离尘的修士来,你直接赶走就是。”

    叶白和纪风起同时点头,这也是他们心中所想。

    蒲东闻言,嘴角撇了撇,没有反驳,心中也觉得凤三娘说的有几分道理。

    队伍继续向前。

    拦路的禁制,渐渐高深了起来,虽然暂时还难不倒凤三娘,但也花费了她不少心思,一张瘦小黝黑的面孔,几乎就没有展开过。

    蒲东一边饮酒,一边戒备。

    叶白则是在观摩着那些禁制,和凤三娘解开的手段,不敢浪费时间,通过这样的观摩,缓慢提升着自己的禁制水准。

    另外一位纪风起,同样如此,面色平静,目中电闪的样子,和叶白相似到了极点。

    转眼就是两天过去,竟然尚未达到肉眼可见的那座山中小亭。这两天里,偶尔有修士的神识,扫过几人这条路,但察觉到蒲东二人的境界之后,立刻骇的收了回去,更不要提拣几人的便宜跟上来了。

    ……

    灰色的云烟散去。

    青石山路,终于暂时到了尽头,通向山中小亭的路,被彻底打通。凤三娘长长吁了一口气,这一路实在是把她累的够呛。

    几人一起望向这座山中小亭。

    只见此亭高达十来丈,八角飞檐,四面通风,虽然没有雕梁画栋,显得有些古朴简陋,但却天然的缠绕着不少红色的藤萝,垂落下来,随风摆动着,极有韵律,平添了几分盎然的生趣,若从亭中,看向四方,视野开阔,风景必定绝佳。

    亭中还有一张石桌,四张石凳,桌上似乎放着什么东西。

    几人看的眼中一亮。

    凤三娘和蒲东走在前面,扫了一圈,见亭中似无古怪,当然是最先掠进了亭中,叶白和纪风起,也跟了上去,四人八目,一起落在桌上。

    只见石桌上,放着一砚台,一枝笔。和几张绢纸。仿佛主人刚刚离去一般,没有沾上半点尘埃,崭新如故,只是砚台中的墨液,已经干涸。

    而最上面的那一张绢纸上,还残留有一笔黑色的墨迹,这一笔。仿佛一把小剑一样,瘦而有风骨,带着凌厉的锋芒。

    叶白出身符门,对书法之道,多少有些眼力。不免多看了几眼,单只这一笔。就可看出,对方绝不是附庸风雅,而是有真才实学。

    这一笔之后,就是空白一片,似乎只写了一半,主人便有事离开了。

    “这位杨柳道人,虽然是灵根出身,但倒像我们人间的书生一样。是个风雅之人。”

    纪风起笑着道了一句。

    众人点头,目光很快从那一笔上,转到了那方砚台和笔上。

    砚台巴掌大小,漆黑如墨,似乎只是一块黑色的原石制成。看不出什么独到的造型,椭圆形状,散发着灵宝的气息。

    那一枝笔。则是通体赤红,长近两尺,笔杆细而略带弯曲,仿佛是用柳枝制成一般,笔头则是莹白如玉,仿佛透明的毫毛,不知是什么材料,同样散发着不俗的灵宝气息。

    嗖!

    隔着数丈远,凤三娘张手摄去。

    嗡——嗡——

    两道嗡鸣之声,同时大作,乌芒和红芒,遭受牵引之力后,陡然从砚台和笔上,爆涨而起,两件法宝中,均有宝灵在,当然不会随随便便就会让人抓住,两件法宝,顶着凤三娘的吸摄之力,分成两个方向,朝着亭外的方向飞去。

    可惜,他们的对手,实在太强大!

    凤三娘冷哼了一声,猛的增强了法力的运转,两股强劲到不可思议的力量,卷向两件法宝,唰的一下,就倒飞而回,落入了凤三娘的手中,在她的手里,剧烈颤抖着,挣扎着,却怎么也逃不脱。

    就在此刻,异变突生!

    桌上那只画了一笔的纸,陡然飘动起来,散发出璀璨的金芒,砰的一声,轰然炸开,从中释放出一把金色的长剑虚影,刺向刚刚抓住两件法宝的凤三娘。

    “有陷阱!”

    几人心神,同时一震!

    锋利,恐怖的气息,已经传来,这股气息强大了极点,仿佛能将天地洞穿一个大窟窿一样。

    叶白和纪风起如落冰窟,浑身冰凉,呼吸直接被带走,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凤三娘毕竟是老牌修士,目光一闪,就警醒过来,但她的手里,却抓着两件挣扎的法宝,已经来不及反击,只能眼睁睁看着金色长剑,射向自己的头颅,此女面色,首次难看到了极点,仿佛死亡将要降临一样。

    喝!

    爆喝之声,从旁传来!

    蒲东浑身气息陡然大起,斜着一拳,轰了出去,这一拳中,夹带着此老毕生修炼的雄浑法力,散发着更加冰冷的森寒气息,仿佛一颗被冰封的星辰,坠落而来一样,气势排山倒海!

    砰——

    一声巨大的炸响之后,气浪狂掀!

    山中小亭,炸成粉碎!

    四人则是一起朝后抛飞了出去,也幸亏是方向朝后,若是落进那些布满了禁制的草木丛中,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后果。

    砰砰砰——

    四人跌在已经解去禁制的石阶上,叶白三人无恙,蒲东的拳头,却是鲜血淋漓,似乎伤的不轻,嘴里抽着凉气。

    “老东西,你怎么样?”

    凤三娘将两件灵宝封进玉匣之后,立刻上去扶住蒲东,输入仙元气为他疗伤,夫妻二人之间的感情,并非虚假。

    “死不了!”

    蒲东咬牙切齿的道了一句。

    凤三娘检查了一下,见无伤性命,才面色稍缓。

    好在还有蒲东,若仅是凤三娘一人进来,此刻恐怕已经授首。这位杨柳道人,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布置,分明是布了一个陷阱,谁取那两件灵宝,这一剑便杀谁。

    到了此刻,众人也不再急着往前推进,蒲东疗伤,凤三娘则是取出了那两件灵宝,稍稍检查祭练,或许是没有发现异常,眼中闪过失望之色。

    想起自己因为这两件灵宝,差点被宰了,凤三娘眼中怒意大起,身上气息浮动,似乎要将二宝毁了!

    目光一闪,扫到叶白二人,此女气息一窒,想了想道:“这两件灵宝,便由你们二人取了吧,也算是我们两个对你们的一点赏赐。”

    “两件没用的灵宝分给我们?”

    叶白和纪风起闻言,同时在心中嘀咕了一句,以两人的身家,当然也看不上这两件灵宝。(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