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仙路春秋 >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够胆进鼎
仙路春秋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够胆进鼎
    PS:看《仙路春秋》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小子,若你真的学过我的诸天万法转轮心经,应该知道不会有假吧?”

    蓝袍老者嘿嘿一笑,一副得意之色道:“此法虽是小道之术,却是本大仙年轻的时候,亲自开创出来,是转修仙元气之前,最上佳的辅助手段之一。”

    叶白闻言,不置可否,没有说话。

    “小子,快点告诉我,若你还不肯说,我只好用一点阴损冷酷的手段了!”

    蓝袍老者见叶白还是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眉头皱了皱,面色异常严肃起来,道了一句,目光冷冽起来。

    既然搜魂不了叶白,他也只能让叶白自己说出来了,此老疯疯癫癫,信手就来搜魂叶白,绝非说笑。

    话音落下,无声的威压,笼罩向叶白,叶白身躯一沉,挺直的脊梁几乎是立刻弯了下去。

    “前辈慢来!”

    叶白从对方直接搜魂自己,就知道对方是个无法无天的人物,况且又似乎真的跟季苍茫有些香火缘分,倒也不会蠢到去徒逞傲骨,直接道:“大师兄有没有进仙界,我也不清楚,这几年,我没有碰上他。踏足星空后,他就前往木星域修炼了,具体是哪里。我同样不清楚。”

    老者闻言,失望之色,浮上面孔。

    这个答案。实在不是他想要的,季苍茫踏足星空后会前往木星域修炼,此老也是早有猜测。

    “小子,你不会在骗我吧?”

    蓝袍老者沉思了片刻。面色沉了沉,再次看向叶白,目光锋利到有如刀锋,直射叶白眼中深处而去,仿佛要直达他的灵魂。

    森冷死亡的气息,笼罩向叶白。

    叶白再次生出浑身发毛的感觉。苦笑道:“前辈说笑了,我和大师兄踏足星空的时间,隔了近千年,连他去木星域的消息,都是从别人嘴里听来的。”

    蓝袍老者盯着叶白,目光微闪,没有说话。似乎在确定他的话是真是假。在无法搜魂的情况下,他已经没有其他办法来判断,只能凭心灵上的灵觉。

    “不顶用的臭小子,好至为之吧!”

    砰!

    没好气的道了一句之后。蓝袍老者直接转身,扬手一拍,将堵住洞口的碎石和禁制直接粉碎。飞掠而去。

    “小子,杨柳老道的机缘,不是那么好取的,尤其是那件杏黄鼎,你若是够胆量,就进鼎中闯一闯,说不定有一丝机会得到宝灵的认可,当然,也有可能被烧成飞灰!”

    风中,传来蓝袍老者的声音,又道:“还有,若是得到了那些白色丹药,千万吃不得,那是含有剧毒的毒丹。”

    叶白听的一愕,随即大喜,没想到被搜魂了一场,竟然还能得到这样的指点,但随即就苦笑,若烈绝尘已经取到了宝鼎,他就算得到了指点,又有什么用?

    而听到那些仙丹是毒丹,叶白心中又是一惊,真的假的?幸好自己没有去争夺,手里也半颗都没有。

    转瞬之后,叶白震惊之色凝固在脸上,再次大愕。

    “不对,这个老家伙,为什么知道这个,他到底是谁?”

    叶白的面色,在几息之间,变了数次,精彩之极。

    “前辈,前辈?”

    叶白神识铺洒,追向蓝袍老者的方向,但哪里还有他的影子,早就已经鸿飞杳杳,急吼吼的接着去寻找季苍茫了。

    蓝袍老者来的突然,去的突然,空留叶白拧眉沉思,却不知道,自己错过了得到复阳液的最佳机会。

    当然,这也怪不到叶白,蓝袍老者连身份都不肯轻易透露,而且还有点疯癫神经。

    ……

    白露殿前,小广场之上。

    三人人影,隔着二十来步,盘膝而坐,各自疗伤,身外仙元气缭绕。

    蒲东和凤三娘,衣衫碎裂,沾满了血迹,连气息都十分衰弱,这一次,是真的伤的不轻。

    仙丹的争夺之战,已经结束,蒲东夫妇虽然没抢到杏黄鼎,但在这场仙丹之争中,再次成了赢家,二十多粒仙丹,被二人抢走了六粒,若非是身受重伤,二人保管一起抢了,那些已经抢到的,也要令他们吐出来。

    至于纪风起,鬼修之身,隐约有些模糊,仿佛仍处在某种溃散当中,这个遭了池鱼之殃的倒霉蛋,被东方唯我的掌劲打进禁制丛中之后,差点没给打死,好在手里有一件他的老师赐下的强大宝物护身,才冲了出来。

    此时此刻,就算在疗伤当中,此人的面色,也是有些阴沉。

    事到如今,他哪里还猜不出来,自己被叶白牵连了,这场伤,实在是受的有些冤枉。

    仙丹之争结束后,三人便再次回到了这里。

    纪风起先到,蒲东夫妇后来。

    夫妻二人,在受伤的情况下,原本是不愿和任何陌生修士共处的,但看纪风起也伤的颇重,再加上他又只有离尘中期的境界,根本没有什么可担心的。而蒲东夫妇二人,在抢到六粒仙丹之后,心情也好了一些,便没有赶他走。

    三人各自疗伤,至于通往下方青石山道的石阶,当然是已经被蒲东的阵法封锁起来。

    ……

    红雨宫各处,正在疗伤中的修士,绝不只三人而已。

    烈绝尘这个追着杏黄鼎而去,不知所踪的修士不算,几乎所有的修士,都在这场争夺里受了伤,探索之事暂缓。

    其中。也包括东方唯我。

    这个来自天囚星魔狱门的老枭雄,没有被蓝袍老者的攻击余波震死,拣回了一条性命。但依旧伤的不轻,五脏六腑,差点被震碎。

    没有实力争抢杏黄鼎。

    又没有抢到一粒仙丹。

    更没有杀了叶白,还差点被一位突然出现的高手打死。东方唯我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按照常理,东方唯我此刻,应该逃的远远的,以免蓝袍老者和叶白,再去找他的麻烦。但此老逃跑的时候,神识却看到了叶白和蓝袍老者动手,因此猜测叶白和蓝袍老者之间,关系恐怕没有那么亲密,蓝袍老者既然没有将他彻底打杀,估计也不会再找他的麻烦。

    因此依旧留了下来,继续探索的同时。也期待着若是叶白没离开,下一次定要将他彻底击杀的机会。

    当然,为了以防万一,此老开辟出的通道。已经彻底被禁制堵死。

    此老此刻,正盘膝在自己开辟出来一条小道上,面色阴沉冷森。身外缭绕着浓重的黑色魔气,一副蛰伏之相。

    ……

    烈绝尘,杏黄鼎等事,暂且不谈,回说叶白。

    蓝袍老者走后没多久,他也出了洞穴,神识扫了扫,才发现离红雨宫不远,复阳液还没找到,这红雨宫他当然是要去的。

    不过如今和蒲东夫妇,还有纪风起分开,已经有了更多选择,可以继续去寻找他们,一起探索,也可以独自探索,不用再顾虑会暴露什么手段。

    叶白远望着那片大战过后,一片黑,一片红,一片坑坑洼洼的红雨宫,思索了片刻,终究决定自己先去独自探索,求人不如求己,若将得到复阳液的机会寄托在蒲东夫妇身上,实在有些难测。

    嗤啦!

    叶白撕空而去,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红雨宫外。

    虚无的空间里,除了禁制之气,还残留着极多的尚未散去的仙元气和七系元气,五彩缤纷,又有几分光怪陆离。

    从这些尚未散去的元气里,叶白就可知道,离大战过去,还没有多久,也即是说,他离开这里也没有多久。

    “如此看来,我的伤,应该是被那个老家伙用什么不得了的丹药治好了……老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叶白自言自语了一句。

    微一沉吟之后,叶白摇了摇头,将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先排出脑海,仔细探查起了红雨宫的景象。

    经历过之前的大战之后,叶白察觉不到任何修士的踪迹气息,心中可以肯定,那些家伙都受了些伤,此刻一定躲在各处疗伤。

    微微看了一眼白露殿的方向,殿前的山道,已经被一门冰霜大阵堵死,雪花飘落,看似美极,杀机暗藏。

    叶白收回目光,又少了一圈,并未发现什么格外异常的地方,便落了下去,直接找了一条被以前的修士开辟出来,但并未被再次用禁制堵死的通道,走了进去。

    ……

    通往山顶方向的路,条条道道,途中大多会有一些石阶,亭台,楼阁,宫殿,大多数的修士,都会选择这样的路上去,一来危险渐渐提高,二来中途未必没有机缘。

    但叶白如今脚下的这一条,却另辟蹊径。

    这位之前的开辟者,也不知道是谁,根本不走那些条条道道,竟直接在草木灵根之间,开辟出了一条道路,看样子,竟然试图直接通往山顶,对于其他那些中途的机缘,没有半点兴趣的样子,此人若不是狂妄到了极点,便一定是最野心勃勃的那类修士。

    叶白落地之后,遥想着这位前辈的风采,嘴角勾动了一下,大步走了进去,人影在那些高大的草木之下穿梭。

    这条小道,仅容一人通过,并非笔直,不时微调着方向,道路两边的残存的禁制,看的叶白心中暗凛,不敢有半点大意,若是触碰了,必定很快死无葬身之地。

    花香袭人,沁人心脾!

    叶白面无表情,目光冷静如冰。

    一直走了数百丈远,这条后人开辟出来的小道,终于到了尽头。而尽头处,是两棵并肩而立,似乎是同一种灵根的高大树木,浑身赤红如火,散发着滚烫的热力。而在这两棵灵根的树干枝条,都缭绕着浓郁到了极点的灰色禁制之气,乍一看去,保管令所有修士头皮发炸!(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