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仙路春秋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无路可走
仙路春秋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无路可走
    PS:看《仙路春秋》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三丈!

    五丈!

    十丈!

    到了十二丈处的时候,紫珠外,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攻击之气,最强大的那十几道,来自前方,力量恐怖之极,仿佛星辰砸来,根本不是叶白能够顶住,尽管他催动了十二分的神魂之力,但紫珠不光没有前进,反而一点一点的被向后打来。

    “杨柳道人这个老家伙,肯定算到了会有人像我这么做,顶着法宝朝里闯,所以最强的禁制攻击,总是来自前方!”

    叶白苦笑,撤去神魂之力,紫珠立刻倒飞而回。

    铮铮铮铮——

    又被两侧的禁制之气攻击了好一会之后,落在开辟出来的小道地上,叶白出了紫珠之后,摇了摇头,将紫珠拣起。

    “杨柳前辈,你赢了!”

    无奈而又佩服的道了一声之后,叶白转身离开,终于放弃,这里,就是叶白所能达到的极限。如今,叶白不得不走其他路。

    选择这条路后,来自顾倾城和王北望的收获不算,叶白没有得到其他任何东西。

    ……

    出了禁制,半红半黑,被打碎了不少的红雨宫的景象,再次印入眼帘,除此之外,倒是没有半个其他修士的踪迹。

    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之后,叶白立刻展开神识寻找起来,很快,就飞掠而去。

    他找的这第二条路,同样是被前人开辟过的。大约只有几十丈远,就废弃了。

    叶白进了路中之后,先把后路封死,随后立刻朝前推进起来,只五天之后,叶白就再次灰溜溜的出来了,又是失败。

    一连又换了四条路径之后。叶白终于彻底放弃了自己开辟了一条路上山的念头。

    “看来想找到复阳液,还是得去蹭蒲东夫妇的路。”

    叶白遥望着那条被冰霜之阵封锁的山道,微微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不是他内心愿意去做的事情,但又不得不这么做。心中只希望那两位前辈,不要因为自己一两个月没回去。就把自己撇开。

    ……

    嗤啦!

    扬臂一撕,下一刻,叶白已经出现在冰霜大阵之前。

    寒冷彻骨的冰霜之气,陡然袭来,叶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凝视着那一条条忽隐忽现的冰蛇,叶白双目微眯,察觉到异常危险的气息。这个阵法,一定是个杀阵,若在不清楚玄机的情况下,贸贸然然进去,只怕小命难保。

    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蒲东夫妇伤的不清,又和烈绝尘这个彼岸修士结下了仇怨。

    想到烈绝尘,叶白又想到了那件通天仙宝杏黄鼎。也不知道如今在哪里,有没有落到烈绝尘的手里。

    当面错过这件通天仙宝,若说叶白心里没有一点惋惜,实在太虚伪。

    将杏黄鼎的事情,排出脑海,叶白直接朝阵法中打入了数道指风,阵法被触动,冰雾滚滚!

    叶白默然等待。

    没一会的功夫,就感觉到一道神识,落在了自己身上。

    又等待了好一会之后,一道人影,终于从阵中走了出来,正是蒲东,此老如今还穿着那身破破烂烂,染满了血的衣服,布满了皱纹的横肉面孔上,挂着肃杀之色,面色严肃,不复以前的亲切神色。

    他的脸色,仍有些苍白,显然还没有彻底恢复。

    二人对视,气氛一阵沉默。

    “小子,你去哪里了?”

    凝视了叶白片刻之后,蒲东问道。

    叶白面色平静,拱了拱手道:“晚辈受了些伤,一直在疗伤当中。如今伤势好的差不多,便回来寻找前辈了,望前辈不弃。”

    叶白当然不好意思说自己想单干,但又没本事上到高处,现在又来蹭你们两口子的路,若真的这么说,蒲东肯定不会再理会他,叶白也丢不起那人啊。

    蒲东仔细打量了他几眼,眼中闪过些微的犹豫之色,但终是微微点头,声音低沉道:“跟我进来吧。”

    “多谢前辈!”

    叶白拱了拱手,随着此老走入阵中。

    ……

    上到白露殿前的小广场上,叶白一眼就见到了纪风起和凤三娘,二人均是盘坐于地,在疗伤当中,气息仍有些起伏,对于修士来说。除非是皮肉伤,否则疗伤个百年千年万年的事情,都比比皆是,三人伤的都颇重,区区一两个月的时间,哪里够用。

    “见过前辈!”

    叶白先朝凤三娘行了一礼。

    凤三娘微微点头,眼皮也没睁开,依旧是沉默寡言,没有说话。

    “纪兄,久违了!”

    叶白又朝纪风起道了一句,满面笑容。

    纪风起在冰霜之阵被触动的时候,或许就已经猜到是叶白回来了,面上没有一点震惊之色,闻言之后,只是凝视了叶白一眼,微沉着一张英伟的面庞,没好气道:“叶兄倒是好手段,竟然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在下却遭了你的池鱼之殃,差点没死在禁制里。”

    叶白呵呵一笑道:“纪兄言重了,你们二人,既然一见如故,你又那么担心我被仇家盯上,此等事情,又何必还称什么池鱼之殃。至于在下自己,不过是侥幸得到另外一位前辈顺手相救,才拣回了一条命。”

    两人再次相逢,一见面便是机锋暗藏。随着相处的时间日久,叶白对于纪风起此人,越发的忌惮起来。

    纪风起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小子,我们三个还要疗伤一段时间,你在旁边等着吧!若是憋不住,想朝前面这座白露殿里闯一闯,老夫也不会拦你。不过死了莫要来找我。”

    蒲东冷着面孔道了一句,说完之后,走到凤三娘身边座下,此来的心态,显然在悄然间发生着变化。

    不过叶白心里,十分清楚,他并非是针对自己。只是经历了和烈绝尘的大战,还有仙丹的争夺,此老已经进入到了某种更加适合这种处境的状态中。

    叶白微微点头,当然不会蠢到一个人先朝白露殿中探去。

    ……

    蒲东,凤三娘。纪风起三人疗伤。虽在疗伤当中,依旧保持着极高的警惕。一但发生异常,立刻会有所反应。

    叶白百无聊赖,也寻了一个角落座下,没有修炼,闭目沉思起来,揣摩起了新得到的神魂功法太玄魂经。

    小广场上,一片寂静。

    时间一晃,又是两个多月过去。这两个多月里,四人没有说过半句话,耳中倒是渐渐开始听到,有断续的炸响之声,从其他方向里传来。应该已经有修士,从受伤中缓过劲来,开始了继续探索。

    这一日。凤三娘陡然睁开双眼,身上的气息,还有些浮动,伤显然没有痊愈,但似乎已经不想再耽搁下去,毕竟十年之期已经不远。

    “老东西,时间不多了,我们必须出发了!”

    凤三娘先朝蒲东道了一句,随后又看向叶白二人道:“你们两个小子,也起来吧,没有时间耽搁了。”

    凤三娘身躯瘦小,但极有威严。

    叶白和纪风起睁开双眼,一言不发,站了起来。

    四人没有再废话,一起朝白露殿走去,一切仿佛回到几个月前,但谁能想到,中间已经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仍是由凤三娘走在前面,到了门口处,四人一起,朝殿中看去。

    来自殿外的光线,将殿中照的尚算清晰,这间白露殿,方圆百丈,并不算太小,殿中却空无一物,仿佛是一个极其简陋的议事大殿一样。

    看了一圈,竟没有发现一点禁制类的存在,凤三娘目光闪了闪,异常谨慎的朝殿中弹入了数道指芒。

    砰砰——

    墙壁被打出了数个小孔,依旧是没有半点反应。

    “走吧,小心一点,按照之前的布置来看,这位杨柳道人,应该没有这么好相与。”

    凤三娘沉着声音道了一句。

    几人点了点头,身外防御,无声开启。

    进到殿中,仔细搜索了一圈,没有发现一点异常,更没有通道通往后方,四人无奈退出,搜索向了白露殿旁边的大片小房间。

    这片地方,似乎是个女修的住所,不少房间里,布置着不少女性的物件,不过均是寻常物件,而非法宝,随着岁月的流逝,几乎是轻轻一碰,就碎成齑粉。

    除此之外,房间里没有禁制,四人也没有其他收获。

    很快,几人就到了最后一间房中,房中依旧没有什么值钱东西,不过此房却有一间后门,此门被禁制之气封锁的严严实实。

    众人眼中一亮,不怕有古怪,就怕什么古怪都没有。

    有古怪,或许意味着有危险,但没有古怪,一定就没有机缘。

    “就是这里。”

    纪风起沉声道了一句,这句话的潜台词是,打开这道门,应该就是他们要找的通往后方的路,说不定,出了门就有一场机缘等着他们。

    几人一起点头同意,目光火热起来。

    凤三娘这个禁制好手,已经双目微眯,开始观察起了前方的禁制。

    几人不敢打扰,蒲东取出一壶酒,无声饮着,叶白和纪风起,则是也和凤三娘一样,开始观察起了前方的这个禁制。

    “好高明的禁制手段!”

    只看了几眼,叶白就有些震惊的道了一句,这个锁门禁制,可说他生平仅见,复杂到了极点。

    纪风起闻言点头。

    凤三娘的水准,比他们二人高深的多,此刻也是一副眉头渐皱的样子。

    ……

    时间飞逝,这一飞,就是一个月,凤三娘竟然始终没有解开这个禁制。

    砰!

    这一天,一声炸响,陡然从不远处的白露殿的方向传来。

    蒲东目光一闪,沉声道:“有人在攻击我布置的阵法,我去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