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仙路春秋 >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麒麟再来
仙路春秋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麒麟再来
    PS:  感谢狐狸爱出菜,freestar00的月票,谢谢大家的各种支持,求订阅!

    嗤啦!

    蒲东撕空而去。

    凤三娘,叶白,纪风起三人,面色没有半点变化,蒲东的阵法水准相当高明,本身又是彼岸初期的修士,能有多少事情搞不定?

    三人继续研究起前方的禁制,这个禁制,仍然是山河禁,不过已经远远超出了叶白的破禁天眼可以看破的水准,因此叶白就算有心使用第三只眼,也无法看穿,只能使用真实的禁制水准。

    “前辈,这个地方,有没有可能就是破解的第一步?”

    纪风起指向大门的某个方向,轻声道了一句。

    “不可能!”

    凤三娘双目猩红,只顺着他的手指,微微瞥了一眼,就立刻否定,声音笃定。

    纪风起点了点头,继续观察起来。

    叶白和纪风起二人,偶尔也会提出一些自己的意见,但几乎是刚刚出口,就被凤三娘否认。

    砰!

    又是一声格外巨大的炸响传来,三人目光微闪,知道蒲东只怕已经和来人动手了,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修士,借着阵法的掩护,蒲东应该很快将对方击杀,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轰隆隆——

    刚刚这么想着,又是一连窜的声音响起,而且越发浩大起来,山摇地动,仿佛蒲东碰上了劲敌一般。

    “有古怪!”

    三人同时转头,目光看向白露殿的方向,神识蔓延,大殿依旧,广场依旧,只是剧烈摇晃着。前方冰霜雾气滚涌,无法穿透。

    凤三娘正要过去看看,嗤拉一声响,三人前方的空间,陡然被人撕开。

    “是烈绝尘这个混蛋,夫人,快些想办法解开禁制离开。那个家伙的阵法造诣不俗,我的阵法恐怕困不住多久。”

    蒲东从空间裂缝里钻了出来,披头散发,刚刚换上没多久的干净衣服,再次沾上了不少鲜血。一副咬牙切齿,抽着凉气的狼狈之相。还未出来,就大声道了一句。

    三人闻言,心中一惊!

    “他怎么会追到这里来的?”

    凤三娘问道。

    蒲东道:“这个混蛋,追丢了那件宝鼎,竟然要将一腔怨恨发泄到我们身上,想抢我们的仙道,顺便占据我们开辟出来的这条路,他应该是根本我布置的冰霜阵法。推测到我们会在这条路上的。”

    凤三娘闻言皱眉。

    叶白和纪风起这两个小混蛋,听到烈绝尘追丢了杏黄鼎,不免瞳孔睁了睁,暗道自己岂非还有机会?不过转念一想,也要先有命过了这一关才行。烈绝尘这个家伙,若真把蒲东和凤三娘杀了,自己二人只怕也命不久矣。

    “老东西。不要慌!”

    凤三娘见蒲东有些慌慌张张,喝道:“就算真的被他追来了,我们还可以逃进空间裂缝里去!”

    蒲东闻言一怔,终于冷静了下来,想想确实如此,看起来他们被堵在了这里,但实际上还有一条后路。

    纪风起听到这句话,也神色一松。

    只有叶白这个倒霉蛋,心中苦笑,复阳液还没到手,你们能跑,我不能跑啊!

    “老东西,你趁着他还没有破开那个阵法,再去前面布置几个,把你压箱底的那几个阵法掏出来,阻拦他拖延时间,我接着破解禁制!”

    凤三娘异常冷静。

    “好!”

    蒲东道了一声,撕空而去。

    “你们两个小子——”

    凤三娘又转向叶白和纪风起,似乎要吩咐他们什么,话才说到一半,目光闪了闪,摇头道:“算了,你们就在这里呆着吧,若那头老麒麟真的追来了,记得不可还有贪婪之心,立刻从空间裂缝里逃生。”

    显然,并不觉得在这样的局面下,他们两个小辈能够帮上什么忙。

    二人感觉到凤三娘话语中的善意,朝她拱了拱手道:“多谢前辈提点!”

    凤三娘点了点头,不再理会身外事,继续观摩起了禁制。

    叶白二人,面面相觑了一眼,也再次看向了前方的禁制,这样的局面下,面对烈绝尘这样的厉害修士,二人也确实没有招数可使。哪怕去蒲东的阵中,布置几个禁制,以他们的禁制水准,基本对烈绝尘起不了作用。

    空气里的温度,渐渐低了下来。

    而且越来越低,空气里开始飘落雪花,房间的地面上,渐渐落了厚厚的一层,将三人的鞋面掩埋。

    叶白二人朝白露殿的方向神识扫了扫,很快就被挡了回来,原来蒲东的阵法,已经布置到了外面几十丈远的地方,全是冰霜之阵,冰白色的雾气,连成一片,乍一看去,没有一点缝隙。

    阵法应该布置的差不多了,不过蒲东却没有回来,若无意外,应该是潜伏在阵中,伺机偷袭,或者骚扰烈绝尘!

    ……

    白露殿前的第一个阵法中,“怒麒麟”烈绝尘屹立在大阵中央,霸道的面孔,异常冷肃,一头赤红色的头发和落腮胡须,均如火焰一般,熊熊燃烧着,从空中落下的积雪,还未落到他的身上,就被烧成了白烟。

    此老的一身衣服,不知被什么打的破破烂烂,血迹已经干涸到发黑,看起来已经有许久时间,事实上,自从追丢了杏黄鼎之后,此老的心情就再没好过,哪里有心情去打理容装。

    花了几个月时间,才从之前一头扎进去的禁制里逃出来,见大战已经结束,仙丹被人分光,烈绝尘心头,又是一阵火起!

    他身为来探索红雨宫的最厉害的修士,又第一个发掘出了杏黄鼎,竟然什么也没捞着,这口气,叫他如何咽得下?

    思索了片刻之后,此人终是决定追踪蒲东夫妇,这么做并非只为发泄心中的怒火,而是有数桩考虑。

    首先,蒲东夫妇境界最高,若无意外,探索的肯定也比其他修士远一些,跟在他们的后面,直接就可拣到一条现成的路。

    其次,烈绝尘猜测蒲东夫妇肯定抢了不少仙丹,若能杀了他们,这些仙丹立刻就是他的了。

    最后,蒲东夫妇的身家,也是令烈绝尘动心的地方之一,二人若是还得到了其他机缘,烈绝尘直接抢来,更是一桩美事。

    烈绝尘外表粗豪,但绝不是没脑子的蠢货。有着这三个理由,烈绝尘下定决心追踪二人,因为之前并没有看到二人从白露殿这条路上出来,烈绝尘还仔细找了一找。

    在山上搜索了一圈之后,烈绝尘很快就发现了白露殿广场外的这个阵法,从冰属性和高明的阵法水准上,此老心中猜测,这条路,就是蒲东夫妇二人探索的路线。

    进阵之后,当蒲东借着阵法的掩护,来攻击他的时候,烈绝尘更是放下心来,知道自己猜测的没有错,靠着强横手段击退蒲东后,烈绝尘立刻开始破解起来这个阵法。

    烈绝尘和蒲东夫妇一样,都是忍到彼岸期才进来的修士,为了这一生唯一次进仙界的机会,此人也曾刻骨钻研过阵法禁制,因此均都造诣不俗。

    此刻,烈绝尘一双燃烧着火焰般的瞳孔,凝视着四周,明亮而又锐利,他的身外,浮动着那只麒麟虚影,将烈绝尘护在腹下,仿佛在守护着他一样。

    砰砰砰——

    一道道风刃,夹杂着冰刀,从四面八方的虚空里射来,打向列绝尘,炸响之声,几乎没有停过。

    可惜大半被麒麟虚影挡了下来,剩下的小半从下方袭来的,也被烈绝尘自己的防御手段,烧为白雾。

    虽然如此,形势依旧是不利用于烈绝尘的,若在元神法力消耗完之前,不能想出破阵的方法,他的处境,便会不妙了。

    他身外的空间里,一片虚无的冰雪世界,广阔无垠,见不到任何阵器样的存在,但烈绝尘心里十分清楚,那些阵器就隐藏在这片冰雪世界里,只要毁掉任何一样,这个大阵都会残缺不全,摧枯拉朽一般,被他轻松破掉。

    不过,那些阵器,究竟隐藏在哪里?

    烈绝尘双目微眯!

    不知过了多久,烈绝尘目光陡然一亮,看向虚空深处的某一点,理由很简单,那一点上,从来没有射来过风刃和冰刀。

    这一点,极其细微,若是没有超然的洞察力,和对阵法的高深理解,绝不可能发现。

    “就是那里!”

    烈绝尘面上露出一个冷笑,虎目一瞪,爆喝道:“给我碎去!”

    扬掌拍出,麒麟虚影也在同一时间踏蹄,目标均是指向那一点,一出手,就是大践踏术。

    砰!

    一声炸响,隐约可见白色的碎渣,从虚无中现出,溅向四面八方!

    第一件阵器,终被烈绝尘击碎,此阵器一碎,冰雪世界里的酷寒,立刻减弱了一些,连纷纷扬扬的雪花也小去了一些,而那些风刃冰刀,虽然没有减少,但威力却是小去不少,更加不可能伤害到烈绝尘。

    “下一个,在这里!”

    只隔了小半盏的功夫,烈绝尘就扬掌再拍!

    击碎第一件阵器后,他发现破绽的速度,明显快了起来。

    砰!

    第二件藏于虚空里的阵器,也炸成粉碎。

    砰砰砰——

    第三件,第四件,第五件……一件件阵器,在烈绝尘的疯狂攻击下碎去。

    随着最后一声响落下,这个大阵终于彻底碎去,露出了前方明朗的白露殿的景象。(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