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仙路春秋 >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大门之后
仙路春秋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大门之后
    PS:  感谢150506123947671道友的打赏,谢谢所有朋友的支持!求订阅!

    轰隆隆——

    一记记声响,直传山顶,响彻云霄。

    烈绝尘脚步没有过多停留,很快就踏进了堵在前方的下一个阵法中,展开了破阵之举。

    此人是麒麟一族中一位长老,来头比起蒲东夫妇这样的散修要大的多,接触过的阵道心得资源,当然也更丰富,造诣之高,绝非寻常,否则也不可能第一个发现杏黄鼎。

    一个个阵法,灰飞烟灭!

    随着大阵的碎去,那一间间房屋,也轰然倒塌,彻底走到了生命尽头,只剩最后一片飞扬的尘灰,述说着曾经的繁华。

    “夫人,快一点,我的大阵快被他破光了。”

    蒲东神识看着身后,朝着凤着娘轻声说道,此老神色,尚算镇定,不过两条眉毛,却是紧紧拧着,他的确还有逃进空间裂缝里这条后路,但是若有选择,谁又愿意放弃仙界的机缘,逃进未知之地里呢?

    凤三娘闻言,没有言语,目光依旧看着前方。她的一双眼睛,因为盯的太久的缘故,布满了血丝,猩红到骇人。

    叶白和纪风起二人,同样没有说话,似乎所有的心神,都全部集中到了前方的禁制里。

    叶白的眼睛,同样猩红的可怕,倒是纪风起,因为是鬼修之身的缘故,看起来并无什么异常之处。

    事实上,二人已经已经清晰的感觉到,空气里的温度,正越来越高,地上厚厚的积雪。早就已经融化。

    这不光表示着蒲东的冰霜阵法,正在被破去,而且说明烈绝尘正越来越高,炽烈的高温,就来自于这头火麒麟的身上。

    蒲东见凤三娘没有回答,正要再提醒她一下,不过看到她双眼中的血丝。和满脸的憔悴疲惫之色后,目光一黯,微微叹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

    时间飞快过去,温度越来越高。如同沙漠!

    而轰击之声,也越来越近。仿佛就在几十丈外,四人甚至已经感觉到了气浪的扑来。

    蒲东双拳紧握,浑身气息大起,一副随时准备轰碎空间离开的样子。

    “我现在,发现了两处可能的解开禁制的起始破绽,你们两个小子,觉得该是哪一处?”

    凤三娘终于开口,这位素来冷静而又自信的修士。皱着眉头,满眼难决之色,竟然首次问起叶白和纪风起的建议。显然,内心并不如表面那边平静。

    二人闻言,不免一震。一来是至今仍没有什么发现,二来是没想到凤三娘会询问自己二人。

    凤三娘说完之后,直接射出了两道指芒。指向两个方向,一左一右,小心翼翼的控制着,不使指芒触碰到哪里。

    二人顺着他的手指看去,立刻双目一睁,均有种醍醐灌顶般的感觉,但很快又生出疑惑,正如凤三娘所顾虑的,这两个点,均十分像是解开禁制的第一步,但几人都知道,肯定只有一个,另外一个是陷阱。

    二人看了几眼,也陷入了挣扎之中,无法看透。

    气温越发高了起来,烈绝尘的气息,清晰的传来,就在身后!

    “说!”

    凤三娘冷着面孔,催促了一句,不知为何,在此刻似乎格外需要叶白二人来做这个决定。

    ……

    “左边这一个!”

    叶白率先道了一句,说完之后,就补充道:“但前辈千万不要问我原因,那纯粹是一种心灵上的直觉!”

    “左边这一个!”

    纪风起亦道了一句,首次严肃异常道:“我也说不出来原因,但内心好像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应该是那里。”

    二人竟然选择了同一个,叶白和纪风起,忍不住面面相觑了一眼,眼底神色均都有些复杂。。

    凤三娘微微吁了一口气,似乎轻松了不少,绷着面孔,松了下来,说道:“希望你们两个小子的选择没错,老身也很想再次借你们的气运,来度过这个难关。”

    二人恍然,原来是这个原因,同时心中暗暗猜测,这两个老家伙,把自己二人带在队伍里,恐怕大部分就是为了这个原因,气运之说,虽然虚无缥缈,但却缕缕在修真界里,展示着奇迹。

    嗖——

    凤三娘说完,直接朝着二人选择的左边那一点上,打出一道指芒!

    蓬!

    一声轻响后,封锁住大门的禁制之气,幽幽消散了一成之多。

    “成功了!”

    叶白和纪风起,同时兴奋的道了一声,三人身后的蒲东,一直在听着三人的对话,不敢打扰,见状之后,也是眉头跳了跳,兴奋的握着握拳头。

    “在没有最终解开这个禁制前,都不算成功,这是我在禁制之道上,能够给你们两个小子,唯一的指点!”

    凤三娘倒是依旧冷静,只是目中亮了亮,就恢复寻常,声音有些冷淡的训斥了二人一句。

    二人闻言,面色苦了苦,不敢反驳,压下兴奋,朝凤三娘拱了拱手道:“多谢前辈指点。”

    凤三娘微微点头,没有再看二人,继续看起了剩余的禁制,没一会的功夫,就打出了第二指,第三指,找出第一步之后,后面的进展明显快了太多太多,就如同烈绝尘破开蒲东的阵法一样。

    禁制之气散去,笑容渐渐浮现在几人脸上。

    ……

    另外一边,烈绝尘早就已经进了蒲东布置的最后一个阵法。

    烈绝尘脚下,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冰湖,而他的头顶上方,同样是一片诡异的倒悬于天的冰湖,将烈绝尘夹在中间,而且这两方冰湖的距离,正在缓慢缩小着,仿佛要将烈绝尘夹死在中间一样,景象怪异而又令人毛骨悚然。

    这片空间的四方,看似无边无际,但事实上,烈绝尘离叶白四人的距离,只有几十丈远,虽然听不到几人的声音,但却能够感受到他们的气息。

    这一刻,烈绝尘陡然心中一惊!

    “他们的气息消失了?难道逃进了空间裂缝里?”

    烈绝尘双目一睁,这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一种局面,若真是如此,他最终也只达到了蹭了几人开辟出来这条路,这唯一一个目的,仙丹和蒲东二人的身家,他都得不到。

    目光急闪了几下之后,烈绝尘强忍下心中的焦急之意,继续破解起身外的这个阵法,无论怎么说,他目前的首要问题,还是破开这个阵法。

    喝!

    列绝尘陡然爆喝了一声,召唤出了麒麟虚影,一人一麒麟,同时有所动作,均都施展出大践踏术,一个朝天,一个朝地,展开了狂轰烂炸!

    砰砰砰——

    一记接着一记,冰屑飞扬!

    两面冰湖,在烈绝尘强横的攻击下,竟然朝着上下倒退了出去,烈绝尘被上下夹击的态势渐缓。

    不过光是如此,显然还不足以破开这个阵法。

    一边轰击着两面冰湖,烈绝尘也在用眼,用心,用神识寻找着这处空间里的每一处异常之地。

    不知过了多久,此老瞳孔猛的缩了缩,手指疾点,朝着虚空里,一连打出了九到指芒,忽远忽近,打在虚空里,发出一声声爆炸声响。

    这九响过后,九个空间裂缝出现,横亘在虚空里,而一根冰白色的丝线模样的的虚幻存在,竟出现在虚空里,将九个空间裂缝想连。

    “卑鄙的人族,以为将布阵的关键,隐藏在空间反面,以为我找不出来了吗?”

    烈绝尘怒喝了一声,朝着这根丝线,一指打出了一道火焰剑芒!

    冰白色丝线,无声断去。

    此线一断,烈绝尘落脚的冰湖上,立刻出现了九根阵旗样的东西,旗面如被风吹,猎猎作响,打出九片冰芒,射向烈绝尘。

    冰芒之中,是一根根透明的冰针,锋利之极,锐啸之声如鬼。

    “小小上品灵宝,也想伤我!”

    烈绝尘双掌连拍,一片炸响之声传来!

    炸!

    炸!

    炸!

    不光是冰针炸开,那九杆阵旗,也很快炸成粉碎。

    冰霜世界终破,最后一个大阵,也被烈绝尘破开,只有一地的冰渣子,出阵之后,烈绝尘立刻看向了之前几人气息所在的方向,面色立刻微微一怔。

    那里是一扇门,一扇关闭的大门,一扇已经被禁制之气笼罩的门!

    ……

    大门之后,凤三娘来不及体会逃出生天的感觉,正有些疯狂的朝着门上,布下一个个禁制,指尖疾点如电。

    将大门封的死死的之后,此女又将大门两边的事物,连在一起,布置了一个禁制,布置完这一个,又取出八件灵宝,布置了一个刀剑禁,其中的高明程度,自然不用多说。

    “老东西,你再在我的刀剑禁外,布置几个阵法堵住大门!”

    布置了这么多禁制之后,凤三娘有些不放心,又吩咐了蒲东一句,往后退了一段路,才终于大口喘息起来,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双眼更是直接闭上,一副再也不想用眼的样子。

    “好!”

    蒲东大声应了一声,接着干起活来,动作也是相当麻利。

    而另外两位闲人,此刻已经打量起了门后的世界,二人呆立在地上,面上浮现出无法言语的惊喜之色。

    过了好一会之后,纪风起才喃喃道:“这里,难道就是杨柳道人的药园?”(未完待续。

仙路春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