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领主 第二章 烤冬笋和香烟
    很多年很多年以后,每当谈起自己初到康坦斯的经历时,林太平总是会很感慨的回忆往事:“感谢cctv,感谢mtv,还要特别感谢我的前女友逼我去参加厨艺培训班……”

    好吧,说到参加厨艺培训班,那确实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种地狱式的魔鬼训练,他现在才能凭借着不熟练的手艺,征服一大群牛头人的胃。

    昏暗的夜色下,摇晃的篝火旁,几十只饥肠辘辘的牛头人,很整齐的蹲下来围成一圈,就这样傻乎乎的瞪大眼睛,看着他在那里整治几个大冬笋——

    因为缺少调味料和食用油,诸如油焖清炒之类的办法全都不可行,所以就地取材的最好办法,就是采用最原始的泥烤办法,而且这种最原始的泥烤冬笋,还能最大限度保证冬笋的原汁原味。

    首先,竹林旁的黄泥地被挖开了一个大坑,坑里堆满了木柴和枯草,并且加入了不少的竹叶和竹节,这能让烤出来的冬笋带上天然的竹叶香气;

    接着,五六个带着笋壳的冬笋被挑选出来,重新裹上一层厚厚的泥壳,在他的指挥下,牛头人把这些大冬笋放进大坑里,并且用木柴和枯草完全掩盖起来;

    最后,一根火把被扔进了大坑里,随着木柴和枯草被点燃,整个大坑燃起了熊熊烈火,随着时间的逐渐流逝,埋在深处的冬笋渐渐熟透了,淡淡的香气开始弥漫在空气中,让人情不自禁的深呼吸深呼吸再深呼吸。

    “唔,这样就可以吃了吗?”本来就饿得肚皮贴着后背,再闻到这种淡淡的香气,几十个牛头人不由得拼命咽口水,图鲁更是忍不住踮起脚尖伸长脖子,就像是一只被挂在烤炉上的鸭子。

    “别急,还有最后一道工序。”林太平估计着时间差不多,随即浇灭了大坑中的火焰,等到温度逐渐下降以后,又用树枝在大坑里拨弄着,把几个大冬笋都拨了出来。

    这个时候的冬笋,经过一段时间的烧烤,外面的泥壳都已经固化了,他捡起一块大石头,用力的砸了几下,把外面的泥壳砸得粉碎,随着冬笋完全显露出来,那股浓郁的香气再也抵挡不住,顿时弥漫了整个海滩。

    在这种香气的**下,别说是牛头人了,就连林太平也有点抵挡不住,不过他还是一边咽着口水,一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把仍然滚烫的笋壳剥下来,白嫩的笋肉顿时暴露在空气中,洁白晶莹得让人垂涎欲滴:“好了,现在可以……喵喵的,我还没说完呢!”

    哪还有兴趣听他说下去,图鲁早就迫不及待的冲上来,也不管这个冬笋有多烫,直接抱起来就啃,仅仅嚼了两三口后,这家伙突然就满脸呆滞,紧接着像得了疟疾似的,连牛角都轻轻颤抖起来。

    难道有毒?几十个牛头人面面相觑,可还没等它们回过神来,图鲁突然就怪叫着,一边抱着整个冬笋乱啃,一边含糊不清的拼命点头:“这味道……这味道……你们要不要尝尝看?”

    还用得着问吗?几十个牛头人顿时一窝蜂的冲上去,直接抱起剩下的几个烤冬笋,连壳都没剥干净就开始大啃特啃,等到尝过味道以后,这些家伙顿时连眼睛都红了,一边嗷嗷叫着捶胸膛,一边开始疯狂抢夺……

    “美味!太美味了!太太太美味了!”图鲁吃得满嘴冒油,却又满脸不可思议的转过头,震惊到都快要直接下巴脱臼了:“那个谁,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怎么知道这东西埋在地下,而且还可以吃?”

    “人品问题。”林太平笑眯眯的,露出八颗明晃晃的白牙。

    实际上,直到二十一世纪为止,西方人仍然没有吃竹笋的习惯,而考虑到这个世界类似于中世纪,那么牛头人不知道冬笋也就很正常了。

    而现在,在吃光几个烤冬笋之后,意犹未尽的牛头人们,立刻就化身为挖坑大军,短短片刻不到,可怜的竹林就变成了一个大坑,别说是那些还未成形的小冬笋,就连坚硬的竹鞭都被挖了出来。

    “拜托,竹鞭是不能吃的。”林太平在旁边看得肃然起敬,忍不住拍拍额头,“再说了,如果你们把整片竹林都毁掉的话,我们以后就再也吃不到……唔?”

    就在这一刻,他的视线随意扫过大坑,却突然敏锐的察觉到异样,就在一个刚刚挖开的深坑中,似乎有金属的微光一闪而过。

    “这是什么?”他好奇的上前几步,伸手握住那个沾满泥土的金属物体,“这个是,这个好像是,戒指?”

    没错,藏在泥土里的,是一枚看起来很古朴的戒指,完全由白金打造的戒身上,刻满了细密复杂的符文,而在戒面的正中间位置,又镶嵌着一颗赤红色的闪亮宝石。

    “很普通的戒指,顶多还算是漂亮。”不知什么时候,图鲁已经好奇的凑过头来,在这位牛头人族长的眼睛里,世界上所有的东西只分成两种,能吃的和不能吃的。

    “所以说,一个人头脑简单还真是幸福啊。”林太平一边嘀咕着一边收起戒指,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更重要的问题,寻找食物的诺言已经兑现了,那么饱餐过一顿的牛头人们,该不会突然就翻脸吧。

    “怎么可能?”感觉像是受到侮辱似的,图鲁顿时愤怒的喷吐着白气,“我们伟大勇敢的牛头人部落,绝不做那种恩将仇报的事……那个谁,你帮助了我们,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部落的客人,虽然还不是最尊贵的那种。”

    有什么区别?装备爆率会提高吗?林太平忍不住吐槽,不过他现在总算能长舒一口气,至少在穿越到这个一无所知的世界以后,这算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了。

    倒是这时候,图鲁又很热情的抱起一个冬笋,满脸肉痛的递了过来:“那个谁,你也吃点怎么样,这次真的多亏你帮忙了。”

    “谢了。”看着半生不熟的冬笋,林太平只能婉拒,不过考虑到不能伤害对方的热情,他想了想还是掏出最后一包烟,“唔,要不要来一根……喂喂喂,这不是吃的!”

    很好很强大,要不是拦得及时,图鲁就要生吞尼古丁了,不过紧接着,等它看到林太平又拿出一个打火机时,却更是吃惊得后退几步:“火焰?你是,魔法师?”

    “这是你说的,我什么都没说过。”林太平很无辜的眨眨眼睛,顺手也帮它点起一根烟,“来,学我的样子,轻轻的抽一口,然后吐出来,感觉怎么样?”

    “感觉……很晕。”图鲁很老实的回答,靠着巨大的肺活量,它一口气干掉了整根,要是不晕就见鬼了,“不过,好像还不错,再来一根?”

    什么都不用说了,看着那种充满期待的眼神,林太平只能很肉痛的叹口气,依依不舍的又拿出一根烟。

    很快的,事实就证明了,只要是雄性生物,在学坏这一点上都很快——

    一分钟后,图鲁已经搞懂使用打火机,虽然差点烫到手;

    两分钟后,这家伙开始夹着一根烟,很熟练的抖着烟灰,而且还学会了吐烟圈;

    三分钟后,在这荒岛的夕阳下,一只牛和一个人肩靠着肩,并排坐在礁石上,面对着大海吞云吐雾,头顶还有淡淡的烟雾飘啊飘;

    蓝色的大海,黑色的荒岛,红色的夕阳,你可以想想看,这是多么和谐共处友谊满满基情四射的……咳咳,那什么,扯远了。

    “真不错,我觉得身体都轻飘飘的。”很久的寂静之后,图鲁长长的舒口气,心满意足的吐了一个烟圈,“可是真奇怪,抽过这东西以后,我好像又有点饿了。”

    满脸苦恼的叹着气,这家伙一边摸着永远填不饱的大胃,一边可怜巴巴的睁大眼睛,硕大的牛眼里甚至还蒙上了一层雾气:“那个谁,你懂的……”

    “拜托,不要卖萌好不好?”林太平很无语的看着它,终于在那双可怜巴巴的目光中败下阵来,“好吧,我怕你了,我们到你的部落附近去找一找,这总可以了吧。”

    好啊,好啊,等的就是这句话,几十个牛头人连连点头,就这样争先恐后的冲上来,拍肩膀的拍肩膀,抱着腰的抱着腰,簇拥着他浩浩荡荡的离去,就像是在保护至关重要的宝物似的。

    能说什么呢?这一刻,看着周围一片黑压压的牛头,林太平突然有种很奇怪的预感。

    好吧,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咱家从来就没有平平安安过的人生,似乎从现在起将会变得更加奇妙了?

    而很多年很多年以后,图鲁在它的回忆录《我在林身旁的日子》里,是这样热情描述这一幕的——

    “那个时候,我第一眼看到林,就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眼前这个英明神武睿智坚毅高瞻远瞩(以下省略一万字)的男人,就是黑暗之神派来拯救我们的伟大使者……什么?打劫他?胡说八道,我像是那种只知道吃的笨蛋吗?”

    (爱上书屋www.23sw.net)

限制级领主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