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领主 第三章 拜托你们是牛头人啊
    用某人的话来说,人生大起大落得太快,真是太太太刺激了!

    两个小时之前,林太平刚刚被炒了鱿鱼,只因为在上司约女职员谈人生谈理想的时候,他很“顺路”的飞起一脚,直接踹开了办公室大门……顺便说一句,上司也是女的。

    两个小时后,他却已经被一大群牛头人簇拥着,浩浩荡荡的行进在恶魔岛上,那种见什么吃什么的凶恶气势,惊得沿途遇到的那些海鸟,都立刻惊叫着四散飞走。

    “好吧,我开始有点喜欢这种出门收保护费的感觉了。”林太平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很享受这种生活,不用看人脸色不用拼命工作,而且还可以呼吸自由新鲜的空气。

    事实上,如果旁边没有一只牛在那里聒噪,穿越前原本就无依无靠的他,甚至都打算在这个海岛上定居了。

    但是很不幸,自从分享食物和香烟并且初步建立了友谊之后,原本看起来很凶恶的牛头人族长图鲁,这会儿已经充分展现出吃货的本质——

    “林,既然竹子的根可以吃,那么其他植物的根应该也能吃吧,我刚才看到好大一棵松树,你说我们要不要把它的根也挖出来?”

    “林,这朵花的颜色好奇怪,你要不要尝尝它的味道,我刚才吃了好几朵,为什么觉得舌头都有点发麻了?”

    “林,你有没有试过吃石头,也许我们可以用它来炖汤,我上次吃过一块亮晶晶的石头,里面还镶嵌着一只蝴蝶,就是硬到差点让我磕掉牙。”

    “林……林……林……林……”

    救命啊,谁能帮我掐死这个啰嗦的吃货?林太平听得头昏脑涨,就像是有几万只苍蝇在自己耳边飞来飞去,他甚至开始忍不住怀疑,旁边这只牛是地精和鹦鹉的杂交品种,而且还有一个神奇到什么都能消化的胃。

    不过,也正是因为图鲁的这种啰嗦,林太平却也终于渐渐了解到,自己到底穿越到了怎么样的一个世界——

    和他预料的一样,这个名为康坦斯的魔法世界,正是那种多个种族共存的西幻世界,不过有趣的是,这里居然没有广阔的大陆,而只有数以万计的岛屿和群岛,分布在广袤宽阔的海洋上。

    至于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位于加勒海域的偏僻恶魔岛,自从千年之前的光暗之战后,许多黑暗种族就逃离了那些资源富饶的大岛,而图鲁的牛头人部落和另一支暗精灵部落,也正是在那时借助单向传送门,无意中到达了这里并且定居了下来。

    不幸的是,由于恶魔岛本身资源贫瘠,并且又地处偏僻海域,所以无论是海岛北面的暗精灵部落,还是海岛南面的牛头人部落,日子都过得十分艰难。

    更糟的是,偏偏现在又是寒冬季节,植物枯萎魔兽藏踪,连附近的河流也结上了厚厚的冰层,可怜的图鲁它们在吃光了存粮以后,最近都只能啃草根吃树皮……什么?海上捕鱼?你见过会造船游泳的牛头人吗?

    “好吧,我有点理解你们的处境了。”林太平很同情的叹了口气,突然觉得自己还真是倒霉,别人穿越都带个金手指,可是为什么轮到我的时候,居然什么都没有,除了刚才挖坑时挖到一个戒指。

    说到戒指,他下意识的抬起左手,看了看已经戴在食指上的戒指,红宝石正在夕阳下微微闪光:“咳咳,该不会,这里面也住着一个老爷爷……呃?”

    好吧,老爷爷是没有,但是别的东西倒是有!

    事实上,就在他发动意念的一瞬间,宝石戒指就骤然泛起红光,一团足有人头大小的火球喷射而出,几乎是擦着图鲁的头顶飞过去,重重轰中几百米外的那颗歪脖子枣树。

    目瞪口呆啊!可怜的图鲁目瞪口呆,先看了看后面已经变成火炬的枣树,又摸了摸还在冒黑烟的头顶,突然就忍不住惨叫一声:“林,我还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拜托,我们一直是朋友好不好。”林太平只能无奈道歉,却又满脸古怪的低下头,看着那枚还有些发烫的宝石戒指,“这东西,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魔法道具?”

    “没错,不过是低级的魔法道具。”图鲁好奇的凑了过来,“我用我心爱的牛角发誓,我以前曾看到一枚类似的戒指,每天能够施放六次小火球术,而且魔力还能自动补足。”

    真的假的?林太平看了看手上的戒指,突然觉得心情大好。

    好吧,虽然这东西不算什么金手指,而且据说等级还很低,但对于一个看了很多魔幻片的普通人来说,能够亲自使用魔法也是一种乐趣,不过现在的问题是……

    “归你了!”就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图鲁很豪迈的挥挥蹄子,“我们牛头人一族,最讨厌的就是魔法了,我们只相信自己的力量和图腾,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的运气真好,居然能从坑里找到魔法戒指,哪怕只是一件低级魔法道具。”

    “没办法,我的人品向来很好。”林太平很愉快的接受了称赞,然后决定换个话题,“对了,我们都走了整整一个小时了,怎么还没看到你们的部落?”

    “就在前面不远了。”图鲁晃着一对牛角,用力跺了跺脚下结冰的河流,“看到没有,对岸那里有炊烟的地方,就是我们牛头人的部落了。”

    还真的看到了,就在这么交谈的时候,河对岸已经出现了模糊的轮廓,林太平踮起脚尖向前眺望,远远望见一缕炊烟正在袅袅升起:“唔,那里就是你们的部……呃?”

    这一刻,在看清眼前的牛头人部落时,他突然就热泪滚滚,直接风化火化加石化了。

    昏黄的夕阳下,几只乌鸦嘎嘎嘎的飞过去,荒凉到长满野草的河岸旁,一圈残破不堪的石头围墙,围绕着十几间破破烂烂的茅草屋。

    围墙正前方,是两扇吱呀作响的木门,看起来随时都会轰然倒塌,门上还被人用红墨写了一行字,虽然字迹是很秀气,但内容却是杀气腾腾的——“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这是部落?你们确定?”林太平看得满头冷汗,他突然觉得自己是进了非洲难民营,还是刚刚发生过火灾加地震加泥石流的那种。

    “那什么,海岛北面的暗精灵,跟我们有点纠纷,所以经常会来……”图鲁显然也有点脸红,一边和旁边的牛头人面面相觑,一边满脸尴尬道:“咳咳,其实吧,外面看看虽然有点惨,不过里面却没那么惨。”

    这倒是真的,十几分钟后,等到林太平登上河岸,才发现图鲁果然很老实,这个传说中的牛头人部落,虽然外面看起来很惨,不过里面却真的没那么惨……因为,已经不能用惨来形容了。

    十几间东倒西歪的茅草屋,年久失修的黑暗神庙,外加一个干净到连老鼠都能饿死的仓库,总而言之一句话,这个部落简直是空空荡荡,能拿去抵债的东西都被彻底搬空,只剩下路边的歪脖子松树上,还拴着一条饿得拼命啃树皮的奶牛。

    这也叫部落?这也叫黑暗种族?林太平看得热泪滚滚,忍不住幽幽的举起手:“那什么,请允许我问一句,你们这个部落里,还剩下什么东西?”

    好问题,几十个牛头人你看我我看你,鸦雀无声了半天以后,图鲁终于咬着牛蹄子,犹犹豫豫道:“这个,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我们部落的黑暗神庙里,好像还有一根图腾木柱,是几百年流传下来的神器哦!”

    真的?林太平勉强保留着最后一丝希望,等着看那根图腾木柱的出现。

    片刻之后,在几只牛头人嘿咻嘿咻的号子声里,那根图腾木柱还真的被抬了出来——将近六米高的柱身上,雕刻着密集的图腾符文,散发出黑色的光芒,就连木柱顶端长满的蘑菇也分外……等等,蘑菇?

    要冷静,要冷静,林太平只能这样很认真的告诉自己,结果下一刻,图鲁突然在旁怪叫一声,满脸惊喜道:“哇!蘑菇耶,谢天谢天,晚上终于有东西吃了!”

    噗!于是乎,刚刚还表示要冷静的林太平,突然有种一头撞死在木柱上的冲动。

    很好很强大,几十个饿得发慌的牛头人,一贫如洗连隔夜粮都找不到的部落,取暖基本靠抖交通基本靠走吃饭基本靠粥……拜托,好歹你们也是黑暗种族,而且还是力大无穷的牛头人,这让魔兽世界的玩家们情何以堪?

    但问题是,不管他怎么吐槽,事实都已经摆在眼前了,东倒西歪的营地里,几十个牛头人愁眉苦脸的摸着肚子,就这样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憨厚的牛眼睁大到极点,连眨都不带眨一下的。

    “好吧,我怕你们了。”被这种集体卖萌打败了,林太平只能举手投降,皱着眉头思考,“那么,让我来想想看,还有什么东西是能够……唔?那是什么?”

    一瞬之间,突然察觉到远处微弱的冷光,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站起来,几乎在同时,察觉到他的古怪表情,图鲁情不自禁的转头望去——

    刹那间,这位牛头人族长满面愕然,却又骤然瞳孔放大:“该死的!那是……”

    ——————————————————

    这里说明几句,虽然故事最初发生在海岛上,设定里也提到这个世界有很多海岛,不过整个剧情包括种田战斗主要还是在陆地上进行的,海洋只是一个补充,是为了能够添加一些新的元素,大家不用在意,我不会写成航海时代的。

    过了两年多,水水回来了,看到大家的留言投票打赏,真的是热泪盈眶,原来大家一直都在,只是我离开了……什么都不说了,努力码字,争取让大家看得快乐。

    (

限制级领主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