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领主 第九章 我们要去卖什么
    既然决定要去罗德岛做笔大生意,林太平在第二天早上醒来以后,就开始像个无良压榨员工的老板那样,带领着克丽丝汀和牛头人部落投入到准备工作中。

    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毫无疑问是修理船只,在检查过船体的破损程度后,克丽丝汀长舒一口气的宣布,这艘海盗船的问题并不严重,只要修理好船身上的漏水破洞,就可以勉强行驶到罗德岛。

    这样一来,几十个倒霉的海盗,立刻就很自愿的变成修船工人,并且按照林太平的特意嘱咐,在船舷刷上了这艘船的新名字——黑珍珠号……事实上,这完全是因为某人的恶趣味又发作了。

    另一方面,几十个牛头人还要学习各种航海基本知识,包括怎么控制舵盘、怎么使用罗盘、怎么升帆降帆,怎么清理甲板……好吧,你得承认,对于脑子里都是肌肉的牛头人来说,这简直比去找光明神单挑更可怕。

    不过,既然有克丽丝汀在,这一切就不是问题!

    事实上,这位有点傻乎乎的美人儿御姐,只要一进入到工作状态,就会立刻化身为彪悍的女王大人,在她的强大气场笼罩范围内,任何生物都要老老实实的听话,否则就会被几百斤的大铁锚轰杀成渣。

    所以才坚持了两天,可怜的牛头人部落就彻底崩溃了,到最后图鲁干脆半夜冲过来,抱住林太平的大腿热泪滚滚:“林,我们受不了了,那个**简直是残暴得一塌糊涂,老实说我们宁可去找光明神单挑。”

    “安啦,安啦。”林太平放下一本航海资料图,拍拍它的肩膀表示安慰,“我已经和克丽丝汀说过了,从明天开始,她再也不会逼你们学习航海了,我保证。”

    真的?图鲁擦了擦晶莹的泪花,半信半疑的回去睡觉了,然后等到第二天天亮,整个沙滩都能听到它的悲愤大叫声:“呜呜呜!林,我诅咒你这辈子只有生女儿的命!”

    是的,就像林太平保证的那样,克丽丝汀没有再逼图鲁它们学航海,她只是把一大群牛头人带到船上,然后一脚一个全部踢下水:“老板说了,两天之内,你们必须学会游泳……顺便说一句,这附近的鲨鱼饿很久了。”

    泪流满面啊,这一刻,几十个牛头人在海水里泪流满面,看着远处缓缓出现的鲨鱼背鳍,它们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所以,像林和克丽丝汀小姐这种生物,天生注定就该在一起啊在一起!”

    如此如此,整整十天之后,黑珍珠号终于修理完毕,而图鲁它们也终于初步变成了合格水手,既然一切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成,林太平在次日就决定起锚出海,不过在那之前,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必须解决掉。

    事实上,克丽丝汀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且在当天晚上就找上门来:“老板,我想我们需要好好谈谈,商船有了水手也有了,但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们到底打算去罗德岛出售什么?”

    “安啦,这个我早就准备好了。”林太平笑眯眯的回答,然后直接站起来脱掉衣服,“看看这个,你觉得罗德岛的商人……我嘞,你那是什么表情,难道我看上去像是那种**女秘书的**吗?”

    很好很强大,看着突然脱衣服的老板,克丽丝汀甚至都忍不住在想,如果对方敢上来动手动脚的话,自己要不要用大铁锚致敬了。

    不过下一刻,等她看到林太平身体的某个部分时,却突然露出很奇怪的表情,甚至还傻乎乎的睁大了眼睛:“这个是……这个是……”

    “你说呢?”林太平笑眯眯的勾勾手指,就像是在骗克丽丝汀去看金鱼,“来来啦,你可以凑近点看,这可是我让图鲁它们花了好长时间才搞定的。”

    于是乎,几分钟后,烛火昏暗的帐篷里,突然传来了一男一女的奇怪对话——

    “啊啊啊,好硬啊,难道它都不会软下去的吗?”

    “当然不会,这可是很持久的哦,你要不要摸摸看,还可以变得更硬哦!”

    “真的吗?那么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喵喵的,不要用那么的力气,这次真的软掉了!”

    好吧,天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不过等到这番少儿不宜的对话过后,克丽丝汀终于有些相信,接下来的罗德岛之行能够赚得盆满钵满了,而一想到这其中的百分之六将归自己,这位辛苦持家的美人御姐,立刻联想到奶粉尿布从天而降的情景。

    而既然最大的问题也宣告解决,在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林太平就正式登船出海,探索恶魔岛到罗德岛之间的贸易航线,并且一口气带上了所有牛头人。

    什么?留几个人看守部落?别开玩笑了,你觉得还有什么东西值得看守,更何况海岛北面还有一群急着生孩子的暗精灵。

    于是几个小时以后,在那群被遗弃海盗的悲愤目送下,黑珍珠号缓缓驶离了海岸,白色的风帆在海风中猎猎作响,前方是一望无际的广阔蓝海,带着咸味的海风轻拂而过,几只海鸥追逐着船尾盘旋。

    “我的目标,是星辰大海!”迎着朝霞和海风,林太平意气风发的张开双臂,看着万里碧波的海洋出现在面前,“诸位,请拭目以待吧,这将是我们赚到第一桶金的……呕!”

    好吧,事实上并没有那么美好了,因为在离开恶魔岛还没多久,他就很悲剧的发现,游戏是游戏现实是现实,哪怕他曾经是个骨灰级的航海游戏玩家,却还是无法阻止很多事情的发生,比如说——晕船!

    两个小时以后,他吐得像只虾米;一天以后,他看什么都是两个影子;三天以后,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像条死鱼似的挂在船舷上,当然旁边还有一群同样晃来晃去的倒霉牛头人。

    “早知道是这样,我以前就应该每天锻炼身体。”摇摇晃晃的抓着船舷,林太平忍不住泪流满面,而更让他泪流满面的,罗德岛距离这里还有很长一段航程,这意味他的苦难生活还得继续下去。

    “老板,喝了这个,会让你觉得舒服一点。”克丽丝汀抓着一条缆绳,从十几米高的白帆上一跃而下,即使是在摇晃的甲板上,她依然充满活力的像在跳探戈舞,而且手里端着的药汤居然没有一点洒出来。

    “特意给我准备的?”林太平不由得一怔,看着那碗热气腾腾的药汤,又抬头看了看满脸热心的红裙美人。

    因为牛头人都晕船帮不上忙,所以这几天以来,克丽丝汀都是独自忙着驾驶船只,整整三天没有合眼连眼睛都熬红了,不过即使在这样的忙碌中,她居然还特意抽时间帮忙熬药,以至于现在脸上还沾着黑色药渣,看上去傻乎乎的好笑极了。

    “也许,我可以对她更好一点,加工资除外……”感受着药汤的热气,林太平突然觉得心里暖洋洋的,顺手端起药汤一口喝下去,“唔,真是神奇的药汤,我感觉好多了,这是用什么做的?”

    “当然了,这是我家祖传的秘方。”克丽丝汀扬起天鹅般的玉颈,很自豪的扳着手指数道,“蝎子的尾巴,蜘蛛的长腿,黄蜂的毒刺,青蛙的唾沫,外加……”

    很好很强大,林太平立刻趴在船舷上大吐特吐,他决定立刻收回刚才的所有赞美之词,图鲁和几十个牛头人在旁边,更是听得泪流满面,突然觉得自己的晕船症完全康复,完全不需要喝这种药汤来着。

    不过必须得承认,这碗药剂苦是苦了点,但是效果还真的不错,事实上仅仅过了半个小时,林太平就觉得身体完全恢复健康,这让他终于能够重新思考一些问题,比如几天后即将到达的罗德岛,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罗德岛吗?那是号角海域最著名的商业岛屿之一。”没有人比克丽丝汀更熟悉这个,所以她立刻担任了解说员的工作,顺便也不忘介绍整个康坦斯世界的详细情况。

    按照克丽丝汀所说,整个康坦斯世界根据洋流走向,可以大致划分为七大海域,这个由海洋和岛屿组成的庞大世界,在数万年的历史中分分合合,曾经出现过几个统一的皇朝,却又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分崩离析。

    距离最近的一次统一,是在近千年之前,当时黑暗生物的势力极为强大,兽人亡灵恶魔等诸多黑暗种族联合起来,几乎征服了康坦斯世界的七大海域,建立了邪恶恐怖的黑暗皇朝,并且将人类和其他种族全都贬为奴隶。

    然而,因为某些未知的原因,这个强大的黑暗皇朝却在一夜之间分崩离析,处于高压统治下的人类和其他种族趁机联合起来,组成了数百万的反抗联军,与黑暗生物展开了长达十年的战争,历史上称呼这段战争为——光暗之战。

    光暗之战的结果,是黑暗皇朝彻底崩溃瓦解,失败的黑暗种族纷纷逃离四散,躲藏在偏僻荒岛上隐姓埋名,而获得胜利的人类和其他种族,则成为康坦斯世界的新主人,并且经过数百年的演变发展,形成了如今的割据局面。

    事实上,如今的康坦斯世界,正处于诸多势力群起并立的时代,以众人现在所处的号角海域为例,这块七大海域中最为狭小的海域,差不多有二十几个势力,而且实行的政治制度极其繁多,领主制、总督制、议会制,几乎什么制度都有。

    当然了,虽然势力如此繁杂,不过号角海域总的来说还算是宁静,各个势力都控制着几个海岛,经营领地征收赋税发展商业,彼此间既有倾轧也有合作,逐渐构成了宽松的联盟,而他们面对的最大威胁,则是来自其他海域的大势力,以及那些到处烧杀抢夺的凶残海盗。

    “等等,海盗?”林太平听到这里,却不由得怔了一怔,“克丽丝汀,你的意思是,在这片海域中,有很多很多的海盗,而且实力还很强大?”

    “当然了,老板你不知道吗?”克丽丝汀很迷惑的看着他,“几百年来,海盗一直都是各个海域的心腹大患,尤其在我们号角海域,就有十几个臭名昭著的海盗团,那些家伙的实力,可不比领主差多少。”

    事实上,正如克丽丝汀所说的那样,在这片号角海域中,海盗才是最可怕的威胁,以游荡在附近这一带的海盗头子血眼为例,这个以残暴嗜血著称的海盗头子,拥有四五艘海盗船,控制着两百名凶恶海盗,甚至还网罗了不少邪恶强者。

    每年,被血眼劫掠的商船多达百艘,损失的财富数以万计,就在几个月前,他甚至联合几股海盗,趁着夜色直偷袭一个小型岛屿,洗劫一空杀人放火之后,更将领主的头颅砍下制成酒杯,以此来炫耀自己的残暴实力。

    “这么凶残?”林太平听到这里,忍不住微微皱起眉头,这么说起来的话,如果自己打算在这片海域航海贸易的话,迟早都会遇上这些贪婪残暴的家伙,比如说血眼……

    “没错,几乎所有的商队都吃过他们的苦头。”克丽丝汀无谓的耸耸肩膀,“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倒是蛮喜欢他们的,尤其是当他们变成赏金的时候。”

    “就是,就是。”图鲁终于吐得差不多了,在旁把胸口拍得砰砰作响,“林,你尽管放心好了,不管是什么海盗,在我们伟大的牛头人面前,都会脆弱得像只小鸡,如果他们敢出来……呃?”

    很好很强大,下一刻,图鲁就用自己的表现,证明了什么叫做乌鸦嘴!

    远处的海平线上,一艘燃烧冒烟的商船正摇晃驶来,伤痕累累的船身上多处破损,站在甲板上的肥胖商人满脸苍白,拼命的跳脚催促,但即使水手们再怎么尽力,商船也不可能快到直接飞起来。

    而紧追在这艘商船后面的,是一艘悬挂着黑色骷髅旗的三角帆船,几十名海盗拥挤在船头,挥舞着寒光闪耀的弯道,狞笑着露出森森白牙,而一台有些破旧的投石机,则在轰鸣作响的发射石弹,时不时的落在商船附近。

    这一刻,克丽丝汀的明眸中闪耀着金光,这一刻,刚刚还拍着胸膛的图鲁目瞪口呆,这一刻,林太平很无语的摸摸下巴,终于忍不住认真的问道——

    “图鲁,我想确认一下,你最近的牛品怎么样?”

    ————————————————————————

    这一章提到了世界设定,水水再多说几句,虽然世界设定里有七大海域和很多海岛,不过这不是航海文,故事主要还是发生在陆地上,实际上大家可以把那些海岛,理解成相对较小的大陆。

    顺便,有人能猜到牛头人部落打算去卖什么吗,如果有猜到的话,水水就……呃,你们想让我干什么?

    (

限制级领主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