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领主 第十一章 黑珍珠号的探戈舞
    克丽丝汀用自己最喜欢的金币发誓,她这辈子看过无数的古怪船长,甚至有个醉醺醺的老头子能闭着眼睛穿过暗礁,可是她从来都没想过,居然有个晕船晕到吐的新手,能够把一艘船开得像在跳舞。

    没错,就是在跳舞,而且还是那种热情洋溢、节奏超快的探戈舞!

    即使迎着呼啸砸落的石弹,即使船体本身也受损严重,可是林太平总能在间不容发中,控制着黑珍珠号急速前进。

    每一次看似不经意的转动舵盘,都能让帆船惊险的躲过轰击,每一次莫名其妙的转折,都可以和近在咫尺的石弹亲切打招呼……

    而且最最令人无语的,当黑珍珠号这样扭曲前进的同时,速度居然都没有丝毫减慢,甚至反倒是越来越快了。

    事实上,对面的秃鹫和海盗们都已经看呆了,他们甚至怀疑这是不是事先排练好的,为什么那艘都有点漏水的小破船,总是能够不规则的扭来扭去,躲过一次又一次的致命轰击……没天理了,难道那家伙出门前和海神谈过一笔大生意?

    “六枚魔晶,算不算大?”林太平疯狂的转动舵盘,甚至有心情点起一根烟,懒洋洋的吐出几个烟圈,“奸商啊奸商,六枚魔晶只让我用三天,而且不满意还不能退款,下次我一定要给他们打一个大大的差评。”

    说话间,又是一颗石弹从天而降,这次林太平甚至连躲都懒得躲,在航海精通光环的笼罩下,黑珍珠号不仅灵活到变态,就连速度也提升了少许,这让它很惊险的直穿而过,只留下那颗石弹哀怨的砸进海里。

    目瞪口呆瞠目结舌,眼看着那艘破船正在乘风破浪的撞过来,秃鹫终于意识到不对,疯狂的扭动脖子尖叫道:“满帆,左转,别让那家伙靠近我们!”

    现在才反应过来,会不会太晚?林太平吐出几个烟圈,在烟雾缭绕中,笑眯眯的转过头去:“克丽丝汀,你懂的……”

    懂!懂得不能再懂!

    克丽丝汀一跃而起,稳如泰山的跳上船舷,瀑布似的金色长发迎风飘舞,足有数百斤重的漆黑大铁锚,在她的头顶呼啸盘旋着,挥舞间带起的席卷狂风,让人觉得脸上都被刮得疼痛。

    “那个女人想干什么?”秃鹫看得眼珠子都突出了,几十个海盗更是惊到下巴脱臼,要知道两船之间还隔着两百多米,在这样的遥远距离下,即使是弩箭也未必能攻击到,难道那个女人就打算……

    很不幸,他们猜对了!

    伴随着克丽丝汀的怒喝,脱手而出的漆黑大铁锚,如同黑色闪电划过天际,还没等海盗们惊呼出声,就已重重轰中海盗船的左侧船舷。

    一击之下,轰然巨响,整个船身顿时失控倾斜,几名海盗直接被抛进海里,而更加糟糕的是,随着木板碎片四散飞溅,船舷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破洞,海水立刻汹涌而入,让海盗船的速度急剧下降。

    可怜的秃鹫,这时候都已经被震得摔下桅杆了,长长的脖子差点被折断,诸神在上,那个金发飘舞的漂亮美人,居然拥有这么恐怖的力量,这根本不是人类能够做到的,难道她的父亲是一条龙,又或者母亲是一只比蒙巨兽?

    偏偏这个时候,克丽丝汀已经收回大铁锚,并且再度挥舞得呼啸作响,在海盗们惊骇的视线中,这位恐怖的御姐大人再度爆发,杀气腾腾的暴喝一声:“全都,给我,变成金币去吧!”

    轰然巨响,倒霉的海盗船再次被轰中,几百斤的大铁锚在甲板上横扫而过,先砸飞了几个海盗,紧接着干掉了那台投石机,然后就听到咔嚓一声,高高竖立的桅杆被拦腰砸断,洁白的风帆顿时罩落下来,让海盗们彻底陷入慌乱。

    而借助这个机会,黑珍珠号已经迅速赶上,不等两艘船完全接舷,克丽丝汀就挥舞着大铁锚,迫不及待的跳过去。

    明眸中闪耀的金色光芒,让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移动武器库,仅仅是一瞬之间,就砸翻了五六个海盗:“五十金币,一百金币,一百五十金币……”

    拦住她!拦住她!秃鹫愤怒的尖叫着,没有退路的海盗们,只能两眼通红的疯狂扑上去,然后以更疯狂的气势倒飞落海,什么弯刀什么偷袭什么群殴,在克丽丝汀挥舞的大铁锚面前,全部都是浮云。

    “干得漂亮,御姐万岁!”林太平靠在舵盘上,悠然自得的吐着烟圈,“我敢打赌,只要那种奇怪的诅咒不发作,克丽丝汀可以一个人干掉一只舰队,我们只要在后面摇扇子喊加油就……唔?”

    悠闲的吐槽到此为止,因为下一刻,秃鹫已经提着两柄漆黑的细剑,满脸扭曲的跳过船舷,三角眼中燃烧的熊熊烈焰,充分说明了这位海盗首领的愤怒。

    该死的!一切都要怪这个该死的家伙,如果不是他的奇怪驾船术,事情本来不会糟糕到这种程度的,而现在……给我去死吧!

    刹那间,漆黑的细剑如毒蛇刺出,剑尖的斗气闪耀着惨绿光芒:“该死的混蛋,别以为你赢定了,你会知道惹怒一位快剑手的可悲下场!”

    嘶鸣声中,细剑笔直的刺出,秃鹫的扭曲瘦脸上,顿时绽放出阴险的狞笑,但他的笑容突然就凝固了。

    没有任何意外,细剑直接刺中了林太平的心脏,但和想象中的鲜血飞溅不同,细长的剑刃却突然一阻,就像是刺中了坚硬石头,连剑尖都砰然折断了。

    “怎么可能?”秃鹫难以置信的低吼一声,他看得很清楚,对方的长袍下根本没有护甲,如果说一定有什么的话,也只是心脏部位绘着奇怪的图纹。

    “是不是觉得很惊讶?”林太平笑眯眯的看着他,顺手在细剑上轻轻一弹,“把嘴闭上,这只是个开始,还有更惊讶的东西在等着你,比如说——”

    比如说,迎着秃鹫的惊恐目光,**了很久的图鲁大吼一声,三十个牛头人重重捶着胸口,并且很整齐的用力一扯,黑袍如同乌云似的随风飘起。

    夕阳之下,恐怖的牛头人部落终于暴露在空气中,闪耀寒光的锋利牛角,喷吐白气的凶恶面容,暗黑色的魁梧身躯,再配上沉重如山的图腾石柱,仅仅是整齐的重重踏出一步,就让整艘船都在剧烈颤抖。

    终于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什么,秃鹫满脸苍白的后退,只觉得牙齿都在咯咯作响,那不是因为愤怒,而是因为恐惧……黑暗种族?牛头蛮怪?而且是整整三十个?

    这一刻,原本混乱的战场,突然就陷入了诡异寂静,所有的海盗都屏住了呼吸,即使克丽丝汀的大铁锚还在挥舞,他们却仍然呆若木鸡的忘记躲避,甚至有人无法控制的颤抖,连手中弯刀都当啷落地了。

    “还打吗?”林太平满怀同情的看着他们,身后是一大群黑压压的牛头人,以及闪耀着图腾光芒的粗大石柱,“老实说,我讨厌暴力,但是如果你们坚持的话……”

    坚持?开什么玩笑,脑子进水的笨蛋才会坚持!

    几秒钟后,差不多一半海盗都扔下了弯刀,秃鹫似乎还想维持海盗船长的尊严,满脸扭曲的怒吼着:“混蛋,你们难道不明白,即使我们投降,也会被绞死在……”

    砰的一声,从天而降的大铁锚,给了他一个标准回答,在彻底陷入昏迷之前,他最后能够听到的,就是克丽丝汀心满意足的嘀咕声:“两百金币,到手,可以买好多好多的奶粉和尿布了。”

    看到这一幕,剩余的海盗也立刻丢掉弯刀,他们终于意识到,虽然同样都是死路一条,但是被大铁锚砸成肉饼的死法,显然比绞死在绞刑架上悲惨多了。

    “就这样?我们都还没来得及出手呢!”图鲁和牛头人们很失望的摇头叹气,这就像是饿了三天准备吃一顿大餐,结果等你一脚踢开厨房大门,却发现里面只有一锅咸菜。

    “安啦,我们还有其他事要做。”林太平拍拍图鲁的肩膀表示安慰,“别忘了,那里还有一条倒霉的商船,正等着我们过去拜访……唔,猜猜看,他们会拿出什么当感谢费?”

    ————————————————————————

    新的一周,水水想尝试冲一冲新书榜,请大家多多收藏投票支持,谢谢大家了。

    还有件事,很不好意思的说,这本书是搞笑类的小众文,说起来也蛮难出头的,大家如果有空的话,帮水水推广宣传宣传,比如介绍给那些同样看搞笑文的书友,希望能够让更多喜欢搞笑文的读者们看到,辛苦你们了。

    (

限制级领主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