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领主 第二十三章 文化差异害死人
    寒冷的夜风中,粗鲁野蛮的声音突然响起,打破了宴会厅的正常气氛。

    不用回头去看,林太平也知道这个不速之客是谁了,科恩先生立刻满脸尴尬的摇头:“不,我没有邀请爱德华,是他自己过来的。”

    几乎在同时,不请自来的爱德华,已经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宴会厅。

    旁若无人的昂着头,他喷吐着呛人的烟圈,并且傲慢无礼的扬了扬下巴:“小白脸,还有科恩,你们两个居然没有邀请我,难道在你们看来,我就不算贵族吗?”

    “怎么会呢?”林太平一点都不生气,反倒是笑得很亲切,露出八颗雪白的牙齿,“爱德华先生,其实我一直都想发请柬给您的,但是考虑到您最近的脸被打肿了,所以还以为您没脸见人了。”

    不得不承认,说到吐槽的话,大概在场所有人全部加起来,也比不过林太平一个人。

    所以一瞬之间,爱德华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不过几秒钟后,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像只乌鸦那样的嘎嘎笑了起来,“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你前几天在商业街遇袭了,而且差点还连累几个孩子,这真是……嘎嘎,真是,太不幸了!”

    该死的混蛋!克丽丝汀顿时就愤怒得握紧拳头,如果不是林太平阻止的话,她会立刻举起旁边桌上的红酒瓶,直接爆了这个卑鄙混蛋的脑袋。

    不过看起来,爱德华显然无视这种威胁,尤其是在大庭广众的场合之下,所以他笑得更加肆无忌惮,就连站在他身后的几个保镖,也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一时之间,宴会厅中的气氛怪异到了极点,眼看着双方的冲突就要爆发,西蒙斯伯爵连忙转移话题道:“亲爱的林,我听说您这次举办宴会,是打算推广一种新的图腾纹身?”

    “新图腾?装模作样而已。”还没等林太平回答,爱德华就阴阳怪气的冷笑起来,“西蒙斯大人,您就是太善良太容易受到欺骗了,要小心,这年头的骗子很多,说不定只是拿个普通图腾出来包装一下,就抬高好几倍价格出售。”

    “是吗?”林太平倒也不生气,笑眯眯的摸着下巴,“爱德华先生,您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虫子,怎么知道我要推出的是什么图腾纹身?”

    “我只是提醒,稍微提醒几句而已。”爱德华满脸阴险的眯起眼睛:“老弟,我不是怀疑你的人品,但是我一直有个疑问,像你这样出色……”

    砰!还没来得及说完,迎面砸过来的坚硬拳头,就重重砸中他的左眼眶!

    毫无征兆,这一幕来得毫无征兆,在场的贵族全都彻底傻了,爱德华更是眼冒金星,满脸呆滞的捂着青肿左眼,一时间晕头转向的,完全反应不过来——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该死的,我都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连精心准备的陷阱都没布置,那个小白脸居然就敢直接打我,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砰!话音未落,又是一拳重重砸过来,这次是砸中右眼眶,倒是让两只眼睛对称了。

    终于被彻底打醒了,爱德华捂着眼睛惨叫后退,突然就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该死的!该死的的小白脸,你居然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林太平若无其事的收回拳头,还朝着拳头吹了口气,“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别人说我……克丽丝汀,给我揍他,往死里揍!”

    克丽丝汀早就等得迫不及待,听到这话顿时眼前一亮,抄起两个红酒瓶就冲了上去,爱德华的几名保镖还想上来阻挡,结果砰砰两声闷响过后,他们就直接倒飞出去撞在墙上。

    终于意识到这不是在开玩笑,爱德华就要惊慌失措的逃走,可是还没等他来得及转身,克丽丝汀已经抱起一张凳子,毫不客气的用力砸过去,直接砸得他跪倒在地,紧接着又抓起一个银色烛台,朝着脊椎就是重重一击,重重两击,重重三击,重重……

    目瞪口呆啊!这一幕发生在刹那间,几十位贵族名流都没反应过来,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睁大眼睛,看着克丽丝汀挥舞各种凶器,把可怜的爱德华揍得满口吐血满地打滚,到最后连整个身体都弯曲得像只大虾。

    感动得泪流满面,福特子爵和西蒙斯伯爵看得热泪盈眶,突然决定收回刚才的所有赞美,这还是那位温柔优雅的大美人吗,这根本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怪兽!

    一时之间,只听到爱德华在那里惨叫:“不!该死的混蛋,你居然敢……福特大人,你们到底在看什么,难道就这样看他侮辱一位贵族吗?

    抗议无效,克丽丝汀揍得更加凶猛,福特侯爵终于再也看不下去,轻咳几声打断道:“林,我不知道你和爱德华先生有什么恩怨,但是当众殴打一位贵族,你这种粗鲁的做法,显然是不可原谅的!”

    “侯爵大人,我这样做,正是因为出于贵族的身份。”林太平笑眯眯的摊开手,却又伸手一指爱德华,“您知道吗?他刚才当面侮辱了我,作为一位来自东方的贵族,我怎么能接受这种侮辱?”

    “侮辱?有吗?”福特子爵满脸迷惑不解,几十位贵族名流更是面面相觑,心道我们怎么没听到有什么侮辱,好像刚才爱德华只是说像您这样出色的……

    “没错,这就是侮辱!”林太平理直气壮的回答,“在我们东方,出色这个词是专门用来骂人的——所谓的出,就是远离的意思,所谓的色,就是男女之事,所以合起来的意思,就是讽刺别人不能做那种事了,您说这算不算侮辱?”

    我倒!几十位贵族名流听得冷汗涔涔,心道我们还是第一次听说,出色这个词是可以这样解释的,难道说东西方的文化差异就这么大吗?

    “当然!”林太平连肩膀都在颤抖,那种愤慨的样子,都可以去奥斯卡领小金人了,“诸位先生,你们想想看,要是有人当着你们的面,说你们那个方面不行,你们会怎么做?”

    这还用问吗?福特子爵有点心虚的摸摸胸口,紧接着就义愤填膺的表示,如果哪个混蛋敢这么侮辱自己,就一定要揍得他生活不能自理。

    就是,就是,几十位贵族名流很整齐的点头,再看看地上已经鼻青脸肿的爱德华,突然觉得这家伙被揍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当然了,至于他们是真的这么认为,还是落井下石,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只有西蒙斯伯爵还有几分同情,忍不住轻声提醒道:“亲爱的林,我能理解您的心情,不过话又说回来,毕竟爱德华先生并不了解东方文化,所以……”

    “是这样吗?”林太平满脸无辜的眨眨眼睛,又转头看看旁边的克丽丝汀,后者还在抓紧时间揍人。

    “当然了,这本来就是个误会。”

    “真的是误会?他不是故意的?”

    “肯定不是,爱德华先生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

    “是吗?让我想想看,这个问题有点复杂了。”

    如此如此,等他们两个交流了半天,那边地上的爱德华都已经满口吐血,随时都有可能挂掉了,偏偏这个时候,克丽丝汀又意气风发的冲出宴会厅,等到她杀气腾腾的回来时,肩膀上已经多了一尊魔晶炮……

    “停!”好在这个时候,林太平很及时的伸手一拦,“到此为止,我刚才认真的想了想,好像我真的误会爱德华先生了,其实他是在称赞我,对吧。”

    完全正确!几十位贵族名流很整齐的点头,鼻青脸肿的爱德华却没那种好心情,愤怒得连手指都在颤抖:“混蛋!该死的混蛋,你揍了我这么久,难道一句误会就可以带过吗?”

    “没错,简单道歉是不够的。”林太平满脸严肃,看来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图鲁,你们先带爱德华先生去处理伤口,等会我再郑重的向他赔罪……记得,一定要好好照顾爱德华大人,一定要好好的,明白吗?

    明白!明白得不能再明白!

    图鲁和几个牛头人彼此对视一眼,立刻兴致勃勃的迎上去,也不管爱德华怎么拼命挣扎反抗,直接就架起他的双臂,很热情的拖进后面小黑屋:“哎呀呀,尊贵的大人,您脸上都流血了,我们牛头人部落有一种特殊的草药,对治疗伤势很有效,您要不要试试看?”

    “放开我!放开我!”可怜的爱德华只能拼命尖叫,但是在几个牛头人强壮的臂弯中,他就像是只可怜的小鸡,借用那句很经典的话来说,你叫啊叫破喉咙也没有用。

    这一刻,原本混乱的宴会厅,突然就陷入了诡异寂静,一群贵族面面相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到最后还是福特子爵轻咳几声:“亲爱的林,我们来谈谈新图腾的事吧,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们看?”

    “现在怎么样?”林太平笑眯眯的问道,而且还不无遗憾的叹了口气,“真可惜,我本来还想让爱德华先生多提点意见的,可惜他现在受伤了,真是太让人遗憾了。”

    靠!一群贵族听得忍不住翻白眼,心道明明就是你把他揍得半死,害得他现在想过来使坏都做不到,无耻啊无耻,人怎么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有吗?”林太平满脸无辜的眨眨眼睛,在他的示意下,莉亚立刻骄傲的挺起胸膛,抱起一块石板平放在桌面上,“不过无所谓了,我们还是先来看看新图腾。”

    这倒是真的,反正死贫道不死道友,更何况爱德华的名声也不怎么样,所以几十位贵族立刻抛开同情,满怀期待的围上前去——

    很普通的青色石板上,细密的纹路如同涟漪四散,却又复杂精密的交错在一起,散发出微弱的红光……所以,如果没有搞错,这应该就是那个很神奇的新图腾,但它到底有什么用呢?

    “准确的说,是三个图腾合而为一。”林太平笑眯眯的纠正,指尖在图腾上轻轻划过,“至于它的用途,说起来很简单,它只是用来——”

    (

限制级领主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