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领主 第三十八章 磨出来的胜利
    请问,阁下会预测世界杯吗?

    当林太平如此胡说八道的一瞬间,早已习惯这种暗示的牛头人们,已经趁着血眼稍微失神的一瞬间,穷凶极恶的猛扑上去。

    三十根重达千钧的黑色石柱,带着闪耀的图腾银光,杀气腾腾的横扫而过,在石柱带起的漫天落叶中,暗精灵们如同鬼魅般的现形,惨绿色的匕首齐齐挥动,仿佛暗夜中绽放的食人花瓣,笼罩了方圆数十米的空间。

    “蠢货,这只是徒劳的挣扎!”完全无视近在咫尺的威胁,血眼发出凄厉到刺破耳膜的尖叫声,任凭暗精灵们的匕首凶狠扎落,在滑腻的章鱼皮肤上留下白色浅痕。

    紧接着,他的漆黑色身躯猛然紧缩,却又毫无征兆的高高跃起,如同一座山岳似的轰鸣砸落,八条血腥触手更是疯狂挥舞,击飞了附近的暗精灵。

    轰然一声,当它重重砸落在战场中时,空气波纹如同怒海狂潮,将周围的牛头人全部轰得倒飞出去,图鲁狂暴的怒吼着,试图挥舞图腾石柱来上重重一击,但八条章鱼触手却如蟒蛇似的,恶狠狠的从四周缠绕上来。

    被死死缠住的图鲁,发出了无法控制的惨叫声,触手上的几十个吸盘同时发动,疯狂吸食着他的鲜血,以至于他的身躯都开始萎缩。

    好在下一刻,夜歌就如鬼魅般的出现,挥动匕首重重刺在触手上,借助触手剧痛收缩的机会,扯住图鲁用力的一拉,两人艰难的连滚带爬,勉强逃离了致命威胁。

    而在吸食了新鲜的血液之后,血眼化身的章鱼海妖更加暴涨,如同漆黑战车似的疯狂碾压过来,八条触手上的吸盘全部张开,露出白森森的锋利獠牙,仿佛要将一切生命体都吸成肉干。

    该死的!后退!向后退!

    在这种恐怖的威势面前,即使是牛头人也不敢冒然硬扛,图鲁只能惊骇的怒吼,保护着林太平仓皇后退,试图避开那些吸血触手的攻击。

    暗精灵们在阴影中穿梭,试图给巨大的章鱼身躯造成一点伤害,但这种伤害根本不值一提,血眼只要接触到任何生命体,就能疯狂的吸食血液来弥补伤害,甚至变得更为恐怖强大。

    “该死的!”夜歌有些狼狈的翻滚后跃,紧紧跟着林太平身旁,“这是什么怪物,居然能够不断的吸血,就算我们给它造成再大的伤害,也根本无法……小心!”

    话音未落,背后风声呼啸,恐怖的杀气骤然笼罩!

    根本不用去看,林太平的身躯直接转化为骷髅,紧接着左手轻轻一握,惨白色的巨大骨剑凭空现形,带起幽绿色的鬼火,势如雷霆的翻转斩落——

    金铁交鸣声中,惨白色的巨大骨剑,重重撞上漆黑的章鱼触手!

    巨大的冲击力下,他无法控制的后退几步,却也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血眼再度咆哮着紧追上来,独眼中射出的血色怨毒目光,死死锁住林太平的骷髅身躯:“人类?亡灵?我有点明白,为什么爱德华他们会失败了。”

    “承蒙夸奖!”林太平拄着骨剑,背靠着一棵大树站直,“阁下的实力也出乎预料,不过我很好奇,你打算怎么吸食我的血液,直接从骨头里吸吗?”

    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血眼仅仅是微微变色了几秒钟,就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嘲笑声,巨大的章鱼身躯再度暴涨,穷凶极恶的疯狂碾压过来,

    牛头人们面色大变,只能拼命的上前阻挡,就连虚弱的图鲁也抱起图腾石柱,咬着牙猛冲上去,但他们的阻挡根本就是徒劳无功,血眼的巨大身躯还在加速,将挡路的障碍物全都撞得横飞出去。

    “去死吧,小白脸!”这一刻,看着无路可退的林太平,血眼终于露出了满足的狞笑,“骷髅战将又怎么样,我就算是直接碾压过去,也能将你碾成碎片!”

    “是吗?”林太平背靠着大树站在原地,看着巨大的章鱼身躯轰鸣冲来,却突然轻轻叹了口气,做出了很遗憾的表情,“不好意思,谁说,我只是骷髅战将的?”

    只是?只是?只是?

    在所有人都理解这个词的含义之前,林太平已经再度举起骨臂,在他的白森森骨掌中,突然燃烧起幽绿色的鬼火,随之而来的是一段阴森咒语——

    “出来吧,沉眠于地底的邪恶亡灵,我尊奉死神帕拉斯的意志,召唤你们为我作战!”

    刹那间,他掌中的幽绿色鬼火,骤然爆炸化为几缕绿火,落在周围的六具海盗尸体上,仅仅是一瞬之间,那六具被绿火融入的海盗尸体,竟然颤颤巍巍的再度站立起来,彻底转化为惨白色的骷髅兵。

    “不!”血眼的狰狞笑容突然凝固了,怎么会是这样,这个小白脸明明是弱不禁风的人类,为什么会突然转化为青铜中阶的骷髅战将,而现在竟然又再度转化,变成了更罕见更强大的骷髅法师,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诡异事情?

    “这个嘛,以你的智商恐怕很难理解。”林太平很同情的看着他,并且再度做了一个古怪的手势。

    就像是听到主人的命令,六个海盗尸体转化的白骨骷髅兵,眼眶泛着绿芒的猛然上去,粗大的章鱼触手横扫而过,将两个骷髅兵砸翻在地,但剩余的四个骷髅兵却幸运避过,踉踉跄跄的冲到血眼面前,挥舞着血色弯刀狠狠斩落。

    锋利的弯刀利刃,再加上刀刃缠绕的腐蚀黑气,终于硬生生的切入了章鱼身躯,血眼愤怒的嚎叫着,八条章鱼触手同时发力一绞,将这几个骷髅兵全都压榨成碎片:“不自力量!几个脆弱的骷髅,就算无法吸血,我也能轻而易举的绞碎它们!”

    “那是,我相信阁下的压倒性优势。”林太平轻轻弹了弹烟灰,骨掌中再度燃烧起惨绿色的鬼火,“不过,现在的问题是,谁说只有几个了?”

    砰然一声轻响,腾空而起的惨绿色鬼火,突然毫无征兆的爆炸开来,洋洋洒洒的布满整个战场,将周围的几百具海盗尸体,全都笼罩在内。

    “不!”血眼发出了尖利的嚎叫声,顿时意识到不妙之极,但这已经太晚了。

    刹那间,在这惨绿色鬼火的笼罩下,方圆百米内的所有尸体,全都转化为不死亡灵,数百个骷髅兵齐齐站起,组成了密集如林的战列,塞满了整片树林。

    下一刻,随着林太平轻轻挥手,这些骷髅兵无声无息的转过身去,漆黑的眼眶中冒出阴森绿芒,紧握着生前携带的血色弯刀,毫无感情却又整齐划一的推进,发出咔嚓咔嚓的阴森声响,前赴后继的冲向敌人。

    没有恐惧,没有退缩,没有任何的变化,它们就这样前赴后继的涌上前去,挥舞着弯刀狠狠斩落,在章鱼身躯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血痕,虽然看起来这种伤害微乎其微,但是当数百个骷髅加乘起来,却也足以让任何强大存在畏惧了。

    “该死的!该死的!”血眼疯狂的咆哮着,挥舞着章鱼触手横扫猛击,将一个又一个的骷髅打倒在地,但让他陷入绝望的是,每一个被打倒的骷髅,只要骨头没有彻底粉碎,就会在片刻之后再度组合站立,毫无畏惧的再度冲锋向前。

    而更为糟糕的是,在刚才的这番战斗中,至少有上百只野兽和雀鸟受到连累死亡,而现在随着林太平的召唤发动,这些生前或许并不强大的生物,全都转化为黑气缠绕的不死骷髅,如同潮水似的猛扑上去。

    白骨嶙峋的独角犀牛,喷吐着白气横冲直撞,锋利长角深深扎入血眼体内;扑打着骨翅俯冲的秃鹫海鸥,从血眼的头顶急速掠过,利爪上带起飞溅的鲜血;甚至就连那些最为脆弱的骷髅老鼠,竟也顺着血肉模糊的伤口爬进去,不顾一切的撕咬绞碎着。

    这一刻,血眼的漆黑章鱼身躯,反倒成了一个最大的障碍,任凭他如何徒劳的挥舞着触手,甚至是不顾形象的倒地翻滚碾压,却还是无法阻止更多的亡灵骷髅包围上来,穷凶极恶撕碎他的血肉。

    于是乎,林太平突然发现,自己似乎什么都不用做了,他唯一要做的,就是悠然自得的点起一根雪茄,看着无数骷髅持续冲上去,砍杀打碎重组再砍杀打碎重组。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血眼绝望的嚎叫着,他本来是可以大获全胜的,即使对上更强大的敌人也能占尽上风,可是该死就该死在,强大的吸血术对骷髅毫无作用,亡灵简直就是他的天生克星。

    “唔,为什么每个大反派都要来这么一句呢?”林太平懒洋洋的抖了抖烟灰,就这样毫不在意的转过头,看着早已经目瞪口呆的牛头人和暗精灵。

    在他身后,血眼的巨大章鱼身躯,已经被密密麻麻的白色骷髅所覆盖,连最后的惨叫声也被淹没了——

    “搞定收工,伙计们,我们回去吃夜宵吧……你们觉得,酥油饼怎么样?”

    (

限制级领主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