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领主 第五十三章 克丽丝汀的往事
    (今天两更,第二更在中午,请大家多多投票点击收藏支持,多谢了)

    午后港口中发生的战斗,很快就引起了松果岛警备队的注意,不过在那些士兵匆忙赶到之前,林太平他们就已经驾驶这艘中型船只,快速离港挂满风帆远去。

    几个小时后,当夕阳缓缓落下时,这艘船已经漂浮在一片荒凉海域上,不用林太平说什么,图鲁就带着一大群牛头人,熟门熟路的开始了搜刮勒索敲诈。

    仅仅花了十分钟,他们就把一群俘虏搜刮得连铜板都不剩,然后图鲁摸着牛角很认真的想了想,一大群牛头人立刻蜂拥而上,把那些家伙全都踢进海里去喂鲨鱼。

    “不,你们不能这样对我!”骨折吐血的葛布林,惊慌失措的尖叫着,“我是一位六级法师,我是葛朗泰大人的亲信,如果你们敢伤害我的话,葛朗泰大人一定会把你们……”

    “再见!”林太平懒洋洋的挥手,旁边的夜歌立刻举起狼牙棒,意犹未尽的来了一下,紧接着又是一下,然后整个世界就清净了。

    至于接下来,当然是习惯性的瓜分大会,葛布林留下了几件魔法装备,一群武装士兵贡献了几百金币,全部加起来值个一两万,大家很公平的分配,然后满意的回房数钱去了。

    当然了,林太平除外,因为他还要留在甲板上,帮忙照顾十几个刚刚受到惊吓的小萝莉……事实上,就算他想不帮忙也不行,因为十几个小萝莉都集体抱着他的大腿,用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起看着他。

    “好吧,这一次,你们又想听什么故事?”林太平只能满脸无辜的屈服,开始了悲剧的故事复读机生涯,而且中间还要时不时停下来,回答那些很奇怪的问题,比如美人鱼又没穿衣服,那她身上的铜币到底要放在哪?

    克丽丝汀抱臂靠在船舷上,默默的喝着一杯热咖啡,看到林太平那种手忙脚乱的样子,她忍不住轻轻扬起唇角,突然觉得心里温暖而又平静。

    从海岛上的第一次相遇,到罗德岛的亲密合作,到这一次的离别初吻,再到松果岛的意外出现……不知不觉中,她突然发现,似乎自己越来越不喜欢动脑子,而是习惯了依赖在那个家伙身旁,把所有的烦恼都交给他来解决了。

    “这是信任,还是……爱?”克丽丝汀轻轻叹了口气,回想起那个甜蜜而悠长的吻,突然觉得脸上有些绯红发烫。

    好吧,也许这还不是爱,即使是当时那个甜蜜的初吻,也还带着更多的复杂情绪,但克丽丝汀心里很清楚,自己已经习惯了那个家伙的存在,习惯了他的腹黑,习惯了他的恶魔笑容,习惯了他的古怪计划,以及总能让人吐血的无良吐槽……

    呃,刚刚说到吐槽,几秒钟后,让人吐血的吐槽就出现了——

    甲板上,对着一群聚精会神的小萝莉,林太平一本正经的展开教育:“知道吗?从前有个傻妞,莫名其妙的扑上来献初吻,然后又脑子进水的偷偷跑掉,最后还把所有的麻烦都自己一个人扛……薇薇安,你们她,不然就真的嫁不出去了!”

    可恶啊!刚刚还满脸晕红的克丽丝汀,现在突然就有一种到处找魔晶炮的强烈**:“老板,在背后说人坏话,这个习惯很不好,一点都不好!”

    “我有吗?”林太平满脸无辜的转过头,眨眨眼睛道,“我没有在背后说你坏话啊,我是当着你的面……好吧,我们说说正经事,葛布林和他背后的葛朗泰,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话题转移得很及时,克丽丝汀立刻就被傻乎乎的带偏了,若有所思的沉默了片刻,她突然抬头眺望着远方,心情复杂的叹了口气:“老板,你知道象牙岛吗?”

    象牙岛?林太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在来到这个世界以后,他曾经翻看过号角海域的航海图,所以对于这片海域中的著名岛屿,都有一些最基本的了解,当然也包括这个象牙岛在内。

    所谓的象牙岛,是距离罗德岛大约一千海里的富饶岛屿,人口将近六十万,美丽繁荣而且资源丰厚,毫不夸张的说,如果罗德岛是一颗璀璨的明珠,那么象牙岛就是耀眼的太阳,两者之间有着极大的繁荣差距。

    不过,真正让林太平记住象牙岛的,还不是它的繁荣富饶,而是这个海岛实行的政治制度,跟罗德岛的领主制截然不同,象牙岛所实行的,居然是具有民主精神的议会制度。

    准确的来说,象牙岛的所有公民,无论是平民、商人还是贵族,都拥有法律赋予的选举权……每隔五年,他们就会投票选出十二位议员,这些议员将组成最高议会,共同管理整个象牙岛。

    “没错,老板你了解得很清楚。”克丽丝汀缓缓点头,沉默了片刻,她突然很认真的抬起头,“其实,我的父亲,曾经是象牙岛的议员之一。”

    噗!林太平直接一口牛奶喷出来,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呃,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老爹曾经当过那么大的官?”

    “这有什么好开玩笑的,我的家族也曾经是象牙岛的望族。”克丽丝汀回想起家族的荣耀,眼神突然变得明亮很多,但是似乎想到了什么,她很快就黯然叹了口气,“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了,自从我的父亲卸任以后,他突然患上了很奇怪的病……”

    好吧,事实就是这样,克丽丝汀的父亲在卸任以后,就和她的母亲都患上了奇怪重病,在坚持几个月后终于去世,那个时候的克丽丝汀只有十二三岁,虽然很早就拥有了恐怖武力,但毕竟只是个初通人事的少女,根本无法支撑整个家族。

    接下来,就像那些传统剧情,她那位“和蔼和亲”的叔叔葛朗泰侯爵,就义无返顾的担任监护人,负责照看克丽丝汀姐妹……再接下来,还用得着说吗,无非是叔叔一步一步的侵吞谋夺资产,并且试图干掉这些可怜的孤儿。

    “幸运的是,你们终于逃了出来。”林太平不想纠结于中间那些细节,现在让他觉得疑惑的是,既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为什么葛朗泰侯爵现在突然想起来,要派人抓你们回去呢?“

    “因为,他还想成为议员。”克丽丝汀很平静的回答,“成为一位大贵族,还不能让他满足,所以他打算参加今年的议员竞选,掌握象牙岛的最高权力。”

    事实上,葛朗泰侯爵快要接近成功了,财大气粗的大撒金钱,以及深厚的底蕴人脉,再加上他多年来一直扮演着道德绅士和慈善家,深得平民的信任支持,这些因素综合起来,让他在今年的竞选中遥遥领先,将诸多竞争对手全都甩在身后。

    但就在这时候,那些被逼急了的竞争对手,却突然扔出一个深水炸弹,短短几天之内,整个象牙岛都流传着一个小道消息——仁慈、善良、道德、正义的侯爵大人,当年曾经谋夺了兄长的全部资产,还将一群侄女全都赶出了象牙岛……

    可以想象,这个小道消息的威力有多大,葛朗泰侯爵被攻击得焦头烂额,多年来竖立的良好形象都摇摇欲坠了,所以为了挽回自己的声誉,更为了证明这些都只是谣言,他立刻命令葛布林带人出海,去寻找克丽丝汀她们回来。

    “所以,只要你们回到象牙岛作证,葛朗泰就可以解决这个信任危机了?”林太平听到这里,终于明白葛布林为什么不敢直接杀死克丽丝汀她们,“不过,我还是有点不明白,葛朗泰怎么敢确定,你们会证明他的清白,而不是反戈一击?”

    “很简单,因为诅咒。”克丽丝汀努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但眼中还是燃烧着怒火,“老板,我一直以为,我身上的诅咒是这些年染上的,但是直到几天前我才知道,原来在我还没离开象牙岛时,葛朗泰就已经请求某些人帮助,在我身上施放了潜伏诅咒。”

    事实上,还不仅仅是克丽丝汀中了诅咒,就连薇薇安她们也无一幸免,更加卑鄙的是,这种诅咒是有潜伏期的,虽然当时不会立刻爆发,但随着薇薇安她们长大成人,就会在某天突然爆发出来,就像克丽丝汀那样……

    “好吧,这家伙果然是个伪君子。”林太平不由得愕然无语,因为诅咒有很长的潜伏期,所以当克丽丝汀她们某天突然发作时,因为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就没有人会再怀疑到葛朗泰身上。

    这样一来,葛朗泰就可以清清白白的接收资产,而且还可以在克丽丝汀她们的葬礼上,假惺惺的流上几滴眼泪……好吧,这确实是个阴险恶毒的计划,也许葛朗泰唯一没想到的,就是克丽丝汀她们居然能在当时逃出象牙岛。

    而现在,当葛布林找到克丽丝汀以后,就用这个潜伏的诅咒作为威胁,如果克丽丝汀不按照他们的话去做,不仅是自己会身染重病去世,就连十几个妹妹也会先后去世,这显然是克丽丝汀无法承受的代价。

    “完美的计划,真是完美的计划。”林太平听到这里,真的忍不住轻轻鼓掌,说句老实话,一个人能够阴险卑鄙恶毒无耻到这种程度,也真的可以被称为伪君子中的高手了。

    “可是,老板你突然出现了……”克丽丝汀轻轻叹了口气,似乎想到了薇薇安她们的悲惨命运,脸色不由得黯然许多。

    但是很快的,她就振作起精神,目光坚毅道:“不,老板,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相反我要谢谢你,是你让我最终下定了决心……好吧,与其一直被胁迫,倒不如拼了,大不了我偷偷潜入象牙岛,用魔晶炮顶着那个混蛋的脑袋,就不信他不交出解除诅咒的方法。”

    “别傻了,你觉得他会没有任何防备吗?”林太平忍不住翻翻白眼,揉了揉克丽丝汀的红色长发,“而且,你根本不需要这样冒险,不过是诅咒而已,我完全可以帮你们解除,只不过还需要一点时间,而且可能会……很贵!”

    这么说着,他满脸古怪的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左手上的那枚戒指,克丽丝汀睁大眼睛,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不由得满脸迷惑:“很贵?什么叫做很贵?”

    “不解释,总之我们要努力赚钱,准备足够的魔晶。”林太平抢过她的杯子,毫不客气的喝完了咖啡。

    昏黄的夕阳下,他若有所思的望着晚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过了很久很久以后,却又突然转过头来,露出了那种标准的恶魔笑容——

    “听着,克丽丝汀,就像你所说的那样,我们确实应该去象牙岛……但不是偷偷的潜入,而是大摇大摆的去!”

    (

限制级领主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