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限制级领主 > 第五十五章 葛朗泰侯爵是个大好人
限制级领主 第五十五章 葛朗泰侯爵是个大好人
    当湿润的海风拂过黑色土地,当金色的阳光洒落在银色海岸线上,沉睡了一整夜的象牙岛,如同千百年来的每一个清晨那样,开始展现出它的繁华和生机。

    早晨**点钟,象牙岛上的繁荣港口,已经呈现出一派火热忙碌的景象,来自号角海域各地的商船,在深蓝色的港口中装货卸货,种族各异肤色各异的游客商人们,从这里下船踏上象牙岛的土地,正式开始他们的丰富生活。

    沿着繁华的商业街一路向南,在象牙岛最中心的区域,矗立着一座银白色的巍峨建筑,十二根巨大的圆形石柱,支撑起宛如扬帆海船的广阔殿堂,洁白的百合花在殿堂前铺展盛放,象征着象牙岛的自由民主精神。

    毫无疑问,这里是掌握着象牙岛最高权力的议会,每一位象牙岛的合法公民,都会在竞选日的那一天来到这,投下自己庄严肃穆的一票,而那些想要角逐最高权力的参选者们,也会将这里视为自己的战场,在议会前的自由高台上发表竞选演说。

    此时此刻,就有一位戴着银白色假发的伯爵大人,正站在高达六米的石台上,对着聚集过来的数百位民众,热情澎湃的挥舞着手臂——

    “公民们,公民们,我,诚实的安德森伯爵,在这里向你们郑重的承诺,如果我能成为下一任议员,我一定会提出提案,大量减免赋税,让大家获得更多的福利,并且组建最强大的舰队,消灭那个该死的海盗头子小丑……”

    “看到了吧,这就是政治家。”林太平从马车的车窗里探出头,看着那位激情四射的安德森伯爵,很认真的总结道,“政治家的话要是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不,都会登月了。”

    几个小时前,他刚刚到达了象牙岛港口,借助着圆舞曲之夜披风的帮助,一大群牛头人和暗精灵都伪装成了普通人类侍从,这让他和克丽丝汀很顺利的通过检查,以游客的身份进入象牙岛,并且前往议会进行申请登记。

    人潮汹涌的议会门前,这辆普通马车看起来毫不起眼,所以当他们踏上议会的台阶时,除了几个贵族下意识转头,为克丽丝汀的美貌而惊艳之外,就再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这里的一切,都没有怎么改变过吗?”克丽丝汀心情复杂的望着四周,眼前的这种熟悉景象,让她不由自主的陷入茫然,想起了很多美好往事。

    多年前,当自己还是个懵懂少女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坐在这座殿堂的台阶上发怔,严肃而果敢的父亲,在办公室里忙着处理各种政务,而温柔慈祥的母亲,则是会静静微笑着,在阳台上温柔的凝视着自己。

    但这一切,却终究如同脆弱的水晶,在短短几年后就被击得粉碎……永远不会忘记,当那个满脸慈祥微笑的叔叔,如同救世主那样走进家族大门之后,所有的美好都粉身碎骨,噩梦就从那一刻拉开了序幕。

    “安啦,从今以后,我们将成为那家伙的噩梦。”林太平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然后露出那种恶魔般的微笑,带头走进了议会大厅。

    大理石厅堂的喷水池旁,满脸得意的中年书记官,正夹着一根雪茄,和几个贵族炫耀自己的投资眼光:“是的,是的,我刚买下那座小岛,包括岛上的所有产业……唔,五千金币,确实有点贵,但这是一笔很不错的投资,也许过几年我能翻倍卖出去?”

    这么得意洋洋的吹嘘着,仅仅几秒钟后,等他看到林太平和克丽丝汀正朝这里走来,就立刻重新板起面孔,用那种官僚的标准语气问道:“这位先生,早上好,请问有什么我可以帮助您的吗?”

    “当然。”林太平递过一根雪茄,然后把身旁的克丽丝汀推上前去,“是这样,我的未婚妻,曾经是这座海岛的公民,现在她重新回到这里,希望向议会提出申请,继承父亲留给她的遗产。”

    “未婚妻?”克丽丝汀顿时满脸红晕,突然有种恨得牙痒痒的感觉,至于跟在后面的夜歌,则是很幽怨的竖起尖耳朵。

    事实上,就连那位中年书记官,也不由得有点愕然失神,直到很久以后,这才恍然大悟似的拿起了鹅毛笔:“没问题,只要资料齐全,这位小姐可以随时继承遗产……那么,尊敬的小姐,请您登记一下基本资料,请问您的姓名是?”

    “菲利特.克丽丝汀。”克丽丝汀轻声的回答。

    “好的,菲利特……”书记官下意识的进行登记,只是仅仅写了两个字,他突然就惊愕的抬起头,古板的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等等,菲利特家族?您是,您就是菲利特家族的那位……”

    无怪他会这么惊讶,托最近那个谣言的福,很多人都重新想起了菲利特家族的往事,而作为菲利特家族的长女,克丽丝汀的名字也被多次提起。

    所以此刻,在确定眼前的这位美丽小姐,正是那位据说早已失踪的菲利特家族长女时,中年书记官不由得满脸惊愕,简直怀疑自己的听觉出现了问题。

    “是的,我就是菲利特家族的长女,也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继承人。”克丽丝汀很镇定的回答,原本还有些慌乱犹豫的心情,在此刻随着菲利特家族的名字再度被提出,突然就变得平静而坚毅。

    这一刻,整个大厅都出现了轻微混乱,附近的贵族商人全都惊愕的转头望来,更有几个人窃窃私语着,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唔,真是有趣啊,如果葛朗泰侯爵知道这件事的话……”

    “葛朗泰大人!”就在这个时候,执政厅门外突然传来了惊喜的呼声。

    这么巧?刹那间,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满脸古怪的面面相觑,紧接着不约而同的转头望去——

    就在执政厅门外,一位相貌堂堂的老贵族刚刚走下马车,正在管家的搀扶下,带着淡淡的微笑,不疾不徐的缓缓踏进大厅——

    这位满头银发的长者,有着优雅从容的贵族气质,雍容华贵的相貌无可挑剔,双目中蕴藏着仁厚而不失威严的光芒,在数百双目光的注视下,他依旧从容不怕的微笑着,散发出那种令人感到亲切而又肃然起敬的气质。

    总而言之,这是一位哪怕初次见面,也足以让人在瞬间折服信任的绅士,事实上在他缓步经过的地方,周围的平民们都不约而同的让出通道,并且很整齐的脱帽致敬——

    “葛朗泰先生,您真是个大好人,感谢您上个月的援助,让我们一家能熬过这个艰难的冬天。”

    “侯爵大人,谢谢您为养老院所做的一切,几十位老人委托我,一定要向您表达最最真诚的感谢。”

    “葛朗泰大人,您还记得我吗?几天前我遭遇那场不公的时候,全靠您站出来仗义执言,我发誓在下个月的选举中,我一定会为您投上神圣的一票!”

    如此如此,在短短不到三十米的距离中,葛朗泰受到了几百名平民的夹道欢迎,而面对着那些潮水般涌来的赞美和感谢,他一直都保持着温和谦逊的态度,很有礼貌的逐一回复。

    “那就是你的叔父?”林太平轻轻摸着下巴,看了看身旁面色严峻的克丽丝汀,“哇哦,他看起来很受欢迎,简直是道德楷模和全民偶像嘛。”

    “别被他的外表欺骗。”克丽丝汀紧紧握着拳头,指甲甚至都已经因为极度的愤怒,深深的刺入了皮肉中,“那个伪君子,卑鄙到连一把牙刷都不能交给他保管。”

    没错,林太平很有同感的微微点头,一个人如果太过完美,那就太过于虚假了,而眼前的这位葛朗泰侯爵,简直已经不是完美那么简单,只差在身后放个照明术,就可以直接去扮演诸神的使者了。

    事实上,那些平民对葛朗台侯爵的崇拜,简直都已经到了疯狂的程度,甚至还有一个金发男子很感激的冲上去,向他献上最崇敬的吻手礼:“葛朗泰大人,您真是位大好人,感谢您的慷慨帮助,如果没有您,我真不知道我的母亲会不会……”

    “不需要这样,孩子,不需要这样。”葛朗泰温和的微笑着,轻拍着金发男子的肩膀,“是你母亲的虔诚,感动了诸神,而我只是在冥冥中,听到了诸神的旨意,做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

    多么仁厚而谦逊的老者,周围的平民们更加感动,而那位金发男子更是热泪盈眶,颤抖着取出一袋金币:“尊敬的大人,我知道这点钱根本不够您支付的医疗费,但这是我这段时间辛苦工作赚来的,请您务必收下,否则我这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

    “不,孩子,我不需要你的回报。”葛朗泰继续微笑着,温和而坚定的拒绝了报答,却又轻轻叹了口气,“事实上,如果你坚持的话,那么我建议你把这笔钱,捐赠给那些孤儿,而且我也很乐意再附上五千金币,作为对那些可怜孩子的慰问……”

    仁慈!谦逊!善良!正义!睿智!慷慨!

    此时此刻,看着葛朗泰侯爵散发的光辉,整个大厅突然都变得鸦雀无声,那些平民不由自主的眼角湿润,那些商人自惭形秽的向后退去,而几个原本幸灾乐祸的贵族,也不由得露出几分惭愧神色,隐隐觉得自己的内心太过卑劣了。

    啪!啪!啪!啪!啪!啪!

    但就在这庄严神圣的寂静中,清脆的鼓掌声突然响起,正沉浸在感动中的人们,不由得微微愕然,下意识的齐齐转头望去。

    这一刻,在几百双惊愕目光的注视下,林太平热泪盈眶的迎上去,一把抓住葛朗泰侯爵的手,满脸崇拜的用力摇晃着——

    “太感动了,侯爵大人,您真是个大大大好人啊……那什么,要我发个小金人给您吗?”

    (

限制级领主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