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领主 第五十六章 演员的自我修养
    毫不夸张的说,葛朗泰侯爵是个好演员,而一个好演员的最高标准,就是在投入表演的时候,甚至都会忘记自己是在表演。

    所以,在议会的大厅中,当葛朗泰侯爵挥洒着汗水,扮演一个慷慨仁慈的慈善家时,他自己都被自己感动得热泪盈眶,甚至都想给自己送上鲜花……

    直到,那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小白脸,突然热泪盈眶的冲出来打断!

    当然,虽然心里充满了遗憾和不满,但是看到这个小白脸很崇拜的看着自己,葛朗泰侯爵还是保持着微笑,很有耐心的问道:“年轻人,我似乎从来没有见过你?”

    “是的,我刚刚来到群岛。”林太平像个真正的仰慕者那样,紧紧握着葛朗泰的手,“不过,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您认识我的未婚妻吗?”

    “未婚妻?”葛朗泰侯爵怔了一怔,顺着林太平的视线望去。

    刹那间,他的笑容突然就凝固了,眼中闪过了恶毒的光芒,但也仅仅是过了一瞬间,这位侯爵大人突然就恢复正常,并且露出那种极为惊喜的表情,激动颤抖着迎上去:“克丽丝汀,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满分的完美演出!林太平佩服得五体投地,附近的那些贵族平民更是深深感动,心道谁说侯爵大人曾经做过那种恶毒的事,看看他眼角闪耀的晶莹泪花吧,那简直是发自内心的激动和感慨。

    当然,克丽丝汀绝对不会这样认为,她微微皱起眉头,无法掩饰厌恶的后退几步:“叔父,我们又见面了,看起来你似乎很高兴?”

    “当然很高兴,我的孩子,还有什么比你回来能更令我高兴的?”葛朗泰侯爵激动得浑身颤抖,并且虔诚的抬起头,“感谢仁慈的诸神,他们把你又送回了我的身边……我亲爱的孩子,为什么你回来不告诉我,你这次回来了就别再走了。”

    “如您所愿,我不会再离开了。”克丽丝汀再次躲过他的拥抱,冷冰冰道,“事实上,我这次不仅会留在象牙岛,而且还会继承家族的一切,成为菲利特家族的真正主人!”

    这句话,如同一枚重磅的深水炸弹,顿时让整个大厅都喧哗起来,即使葛朗泰侯爵的演技如何了得,但此刻还是险些无法控制情绪,以至于脸上的微笑都僵硬了,“我的孩子,你的意思是,你打算继承你父亲留下的遗产?”

    “有什么问题吗?”克丽丝汀毫无畏惧的扬起头,冷静而坚毅的注视着对方,“我的父亲已经去世很久了,我作为他的长女,难道不应该继承他的遗产吗?”

    “当然,当然可以。”葛朗泰显然还有点措手不及,不过作为一位优秀的演员,他还是很快就冷静下来,并且满脸无奈的叹了口气,“但问题是,你的父亲,似乎并没有留下多少遗产,所以……”

    “是吗?没有多少吗?”克丽丝汀挑了挑眉毛,却又很快平静道,“但我似乎记得,我父亲生前的时候,至少拥有一座庄园、两间商铺、以及面积超过三百亩的葡萄种植田……葛朗泰阁下,您能不能告诉我,这些资产现在去了哪里?”

    几乎是下意识的,执政厅里的所有人,都很整齐的转过头去,看着葛朗泰。

    没有任何惊慌,葛朗泰轻轻叹了口气,满脸同情的回答道:“我亲爱的孩子,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你并不知道真相……实际上,你的父亲在生前因为贸易失败,欠下了一大笔债务,而在他死后,我不得不变卖那些资产,而且自己还拿出不少,帮他还清了债务。”

    如此平静的叙述着,就像是在讲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他又转头面对大厅里的所有人,神色淡然的举起右手:“我知道,最近一直有不利于我的传言,但如果有人不肯相信的话,可以随时去我那里,那里还有详细的债务清单……关于这一点,我可以向诸神发誓!”

    不得不承认,他的表情和语气,都完美到了极点,以至于在场的数百位听众,都不由自主的相信了大半,甚至还有几个狂热的崇拜者直接高呼起来:“侯爵大人,我们相信您的话,像您这样仁慈高尚的绅士,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错事?”

    “不,我还是做错了。”葛朗泰轻轻叹息着,悲伤的眼中微微泛红,“我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答应哥哥,帮他隐瞒这个不幸的消息,好让克丽丝汀过得快乐一点……如果,如果早知道这样会伤害到克丽丝汀,造成我们叔侄之间的误会,我当时就应该考虑得更清楚。”

    这是完美的表演,微微泛红的眼睛,哀伤但又坚定的目光,简直是无可挑剔,在场的数百名听众面面相觑,顿时又相信了几分,甚至开始同情起这位侯爵大人了。

    “伪君子!”克丽丝汀紧紧握着拳头,指尖因为过于用力而变得苍白,看着对面那张虚伪恶心的老脸,她真的有种冲动,想要不顾一切的砸过去。

    啪!啪!啪!

    但就在这诡异的气氛中,林太平突然再度拍着双手,露出了恶魔般的微笑:“精彩,真是精彩的故事,但我有一点怎么都不想通——唔,据我所知,克丽丝汀父亲留下的庄园,包括三百亩葡萄种植田在内,似乎好像还一直由您在管理吧。”

    是的,在听到这个提问以后,执政厅中顿时响起了轻微的议论声,没错,也许店铺和珠宝首饰都卖掉还债了,但那位大人留下的葡萄酒庄园好像一直都在,事实上在半年之前,葛朗泰侯爵还出售了一大批葡萄酒,从中获得了丰厚利润。

    刹那间,葛朗泰的脸色微微变化,但在目光闪烁之间,他很快就恢复了冷静:“当然,年轻人,就像你所说的那样,格里高地上的那座葡萄酒庄园一直都在。”

    “所以?”林太平笑眯眯的摸摸下巴,“侯爵大人,您千万不要告诉我说,就连那座庄园也被归到了您的名下,或许连地契上的名字都改掉了。”

    “当然没有。”葛朗泰没有任何惊慌,平静如常的回答道:“事实上,那座庄园一直都在克丽丝汀的名下,我只是在帮克丽丝汀经营,如果你们不相信,随时可以去查地契。”

    “是吗?”林太平很满意的点点头,“那还等什么呢?既然那座庄园一直都在,我们不如现在就去看看,顺便晚上就住在那里。”

    这么说着,他直接拉起克丽丝汀的手,就要往门外走去,葛朗泰侯爵微微变色,突然在后面轻呼一声:“等等,我还没有说完……克丽丝汀,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那座葡萄酒庄园虽然还在,不过几个月前,它被别人强行占据了。”

    “强占?”克丽丝汀转过头来冷笑一声,讥讽反问道,“我还真的没有想到,在象牙岛上,居然有人敢强占我们家族的资产?”

    “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葛朗泰满脸无奈的摊开双手,眼中闪烁着狡猾的光芒,“事实上这几个月来,我曾经多次派人和对象交涉,但那些家伙根本不讲道理,而且拥有很强大的实力,即使是我也无能无力。”

    “是吗?”克丽丝汀紧追不舍的问道,“我倒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厉害?”

    “唔……”葛朗泰若有所思的摸着胡须,片刻的沉默之后,他终于犹豫着回答道,“好吧,也许我不该说出那个名字,但那群家伙自称为——血牙佣兵团!”

    血牙佣兵团?在这个词脱口而出的一瞬间,整个执政厅里的人都愕然无语,不少人更是忍不住惊讶道:“该死的,居然是那些蛮不讲理的家伙?难怪,难怪他们连葛朗泰大人都不放在眼中。”

    是的,也难怪他们会如此惊讶,要知道那个血牙佣兵团,是号角海域的著名佣兵团,多年来出生入死历经血战,拥有两百多名佣兵,全都是经历过血火战场考验的,而身为佣兵团长的青狼,更是一位青铜中阶的重甲骑士。

    事实上,血牙佣兵团之所以会出现在象牙岛,也正是因为接受了执政官的聘请,帮助象牙岛抵御海盗潜入偷袭……然而,这个佣兵团显然不怎么好说话,在来到象牙岛的几年里,他们制造了好几次冲突,如果不是因为背后有某位大人物撑腰,恐怕早就已经被驱逐赶走了。

    正因如此,在听到血牙佣兵团的一瞬间,所有人都整齐的转过头,满怀同情的看着克丽丝汀,可怜的孩子,在那群蛮不讲理的可怕佣兵面前,别说是葡萄酒庄园,就算是一颗葡萄也别想拿回来。

    “所以,我只能接受这个事实了?”克丽丝汀微微低下头去,愤怒的火焰在眼中燃烧,即使用膝盖去想也知道,那个该死的佣兵团,肯定和葛朗泰达成了某种勾结,而且早就布置下了这个卑鄙陷阱,等着自己无奈的往里面跳。

    不拿回庄园,就只能看着葛朗泰继续侵吞强占,夺走父亲的最后遗产;而如果试图夺回庄园,就要面对那些蛮横粗暴的佣兵,那些家伙早就被葛朗泰收买,就等着自己愚蠢的送上门去,然后在混乱中一个“失手”……

    “恐怕是这样,一方面他们很强大,另一方面我们也要靠他们防御海盗。”葛朗泰无奈的叹了口气,神情显得那么心痛,“听着,我亲爱的孩子,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也很想帮你夺回葡萄酒庄园,但我真的无能为力,那群家伙的武力实在是……”

    “武力?谁说要用武力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突然毫无征兆的响起,也让整个执政厅里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转头望去。

    在他们的惊讶视线中,林太平很认真的整了整衣领,又轻咳几声,然后一本正经的举起手——

    “其实,我是一位谈判专家,我最擅长的,就是……以德服人!”

    ————————————————————————

    请大家多多点击投票收藏,谢谢大家了。

    (

限制级领主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