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领主 第五十七章 以德服人
    位于格林高地的葡萄酒庄园,是象牙岛最富饶的葡萄酒生产地之一,在一望无际的葡萄田中,美丽的银白色庄园敞开大门,欢迎着来到这里的每一位客人……

    好吧,以上都是胡扯,真正的事实是,那座杀气腾腾的庄园门口,几十个满脸狰狞的血牙佣兵,正不怀好意的按着剑柄,看着一群自动送货上门的蠢货。

    “看起来,他们好像很热情?”刚刚抵达庄园的林太平,挽着克丽丝汀缓步走下马车,看着对面那群目露凶光的壮汉,他很感动的擦了擦眼角,“那什么,谁说他们不讲道理的?看到没有,居然还列队欢迎,真是太客气了!”

    滚!这叫客气吗?跟过来看热闹的十几位贵族商人,以及听闻消息赶来的大群平民,全都忍不住拼命翻白眼,心道这家伙到底是脑子进水了,还是真的以为自己是什么谈判专家,随便说上几句废话就能让血牙佣兵团乖乖让出庄园。

    喧闹的人群后方,葛朗泰侯爵面无表情的冷哼一声,看了看身旁的瘦小管家,后者立刻很识趣的压低声音道:“大人,您放心,青狼团长说,只要您承诺的酬劳准时到账,他会让那个小白脸和克丽丝汀,一起去地狱里度蜜月的。”

    “是吗?那还真是不幸啊。“葛朗泰侯爵轻轻叹了口气,无奈悲伤道,“可是,在激烈的战斗中,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意外发生,就算我亲爱的侄女被砍断了脖子,那也是没有办法的,难道不是吗?”

    哀伤的表情,配上阴毒的语气,即使是早已习惯这些的管家,听到这句话时也仍然觉得浑身发冷,而葛朗泰侯爵已经上前几步,满脸同情的看着克丽丝汀:“我亲爱的孩子,看起来你和你的未婚夫,都遇到**烦了……“

    “麻烦?一点都不麻烦。”林太平笑眯眯的扬起嘴角,然后轻轻拍了拍克丽丝汀的香肩,就那么悠闲的把手插在口袋里,轻轻松松的走向庄园门口。

    这家伙死定了!几百个贵族商人和平民,集体用默哀的眼光注视着他,葛朗泰侯爵表现的尤其哀伤,唯一让他觉得遗憾的是,为什么自己那位美丽坚强的侄女,不跟着一起过去交涉,那样就可以一口气准备两口棺材了。

    而就在这样的诡异气氛中,林太平已经悠闲的走到庄园门前,抬头看着那群身高超过两米的魁梧恶汉,他很有礼貌的问候道:“劳驾,麻烦你们通知一下青狼团长,就说……”

    “滚!”十几个凶恶佣兵毫不客气的盯着他,带头的那个刀疤脸恶汉,更是直接拔出一柄双手巨斧,恶狠狠的砸落在泥土中,“小白脸,在老子踢你屁股之前,滚得越远越好!”

    “唔,还真是没有礼貌啊。”林太平很无奈的后退几步,再度坚持道,“抱歉,诸位,可能你还不太明白我的意思,我只是想……”

    “想让那个女人拿回庄园?”刀疤脸邪恶的狞笑起来,脸上的刀疤如同毒蛇般扭曲,“没问题,我们团长说了,如果那个**肯跪下来,求我们团长大发善心上了她,那就什么事都可以商量。”

    兴奋的舔了舔嘴角,这家伙打量着对面的克丽丝汀,猥琐的眼睛里都在冒红光,十几个佣兵齐齐低笑起来,还有人不怀好意的磨着牙,拔出锋利的长剑,似乎在等着林太平愤怒冲上来拼命。

    可是出乎预料,面对这种放肆的侮辱,林太平却没有任何愤怒,恰恰相反的是,在几秒钟的沉默后,他突然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完全无视背后的嘲笑声。

    懦夫!刀疤脸带着十几个佣兵,满脸嘲讽的竖起中指,就连对面的那些贵族和平民,也忍不住露出鄙夷神情,葛朗泰侯爵更是连连摇头,痛心疾首的叹着气,似乎在为侄女选了这样一个废物未婚夫,而感到很不值。

    然而,在一片鄙视嘲骂的目光中,林太平却依旧缓慢向后退去,一步两步三步四步,在退出整整七步之后,突然停了下来。

    轻轻摩挲着空间戒指,他好像在取出某件东西,却又很恶趣味的微笑着,看着对面那群佣兵,缓缓扳着手指开始数数——

    “一!二!二点五……”

    搞什么鬼?十几个佣兵愕然无语,只是一瞬之间,刀疤脸突然就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但在他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

    轰的一声,一门漆黑的小型魔晶炮,突然从空间戒指里飞出来,重重砸落在地面上,还没等众人发出惊呼声,克丽丝汀已经大步踏出,仅仅用一只手就抓起魔晶炮,扛在柔弱的香肩上。

    诸神在上!难以置信的惊呼声,突然响彻了整个天空。

    而就在这刹那间,克丽丝汀已经调转炮口,稳定的对准了庄园大门,林太平就站在她的身旁,阳光灿烂的微笑着:“喂,对面那个被毁容的家伙,想和炮弹来个亲密接触吗?”

    轰!话音未落,恐怖的魔晶炮已经疯狂发射!

    尖锐的呼啸声中,灼热翻滚的铁丸划过完美弧线,重重的砸落在坚固大门上,翻滚的气浪排山倒海,烟尘和碎片腾空而起,化为黑色的蘑菇云,将方圆数十米全部笼罩在内。

    就一击!仅仅就一击!

    整个大门都已经支离破碎,十几个佣兵被无情抛飞出去,伤痕累累的扑倒在地,可怜的刀疤脸满脸是血,像只受惊的兔子似的,很凄凉的尖叫着:“不!你这该死的混蛋,你怎么敢……”

    轰!回答他的,是克丽丝汀的第二炮,再度呼啸砸落的炮弹,这次似乎稍微偏离目标,没有准确命中庄园围墙,而是砸在了十几个佣兵的中间。

    黑烟翻滚腾空,十几个佣兵被轰得陷入昏迷,巨大的气浪冲击下,刀疤脸像只被踩扁的蟑螂,整个人都平贴在破碎大门上,歇斯底里的不停惨叫。

    但也就在这刹那间,如同回应他的呼救声,残破的大门被重重踢飞,两百多名全副武装的魁梧佣兵,如同狂潮巨浪似的冲出。

    清一色的血色铠甲,清一色的漆黑重斧,这些家伙配合娴熟的组成战阵,穷凶极恶的怒吼着,露出满口森森白牙,直接朝着克丽丝汀和林太平猛扑过去。

    “群殴?”林太平轻轻挽着克丽丝汀的纤腰,看着一大群血牙佣兵蜂拥而来,“很好,既然你们这么热情的话,那么……图鲁?”

    早就迫不及待了,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三十个牛头人就狰狞凶恶的冲出去,黑色的光芒一闪而过,他们解除了身上的伪装,顿时展现出黑暗生物的可怕真面目——

    金色的阳光下,狰狞的牛头泛着血光,漆黑的长角锋利如刀,配合着魁梧如山的巨大身躯,仿佛几十辆碾压过去的重型推土机,三十根粗大沉重的图腾石柱,如同旋风似的呼啸舞动,足够将攻击范围内的任何物体撕得粉碎。

    不!诸神在上,我们到底看到了什么?

    刹那间,在场的所有人都呆若木鸡,十几位贵族瑟瑟发抖的后退,几百个平民满脸苍白的惊呼,至于不幸迎上牛头人的两百多名血牙佣兵,则像是被人迎面砸了一记重拳,心惊胆战气焰全消。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带着……“原本恶毒微笑着的葛朗泰侯爵,只觉得一股寒气沿着脊椎骨疯狂上涌,他现在终于知道,派去找克丽丝汀的葛布林他们,到底是去了哪里。

    “很简单,这些牛头人,全都是我老师送给我的奴隶。“林太平笑眯眯的回答,然后……好吧,然后也没什么可做的了,他只需要搬个凳子坐在那里,看着一面倒的屠杀。

    是的,这根本就是一面倒的屠杀!

    冲进血牙佣兵阵中的牛头人们,根本都不需要怎么发力,仅仅在几个呼吸之间,就轻而易举的干翻了一大群人,轻松得就像是在吃早饭喝蘑菇汤。

    到最后,连图鲁他们都不用出手,只需要看着莉亚大声怒吼,挥舞着两个巨大沉重的平底锅,追得几十个残余佣兵东奔西跑。

    “你哞的,你们这群废物,居然敢看不起我家亲爱的?”这位牛头人部落的第一美少女,腰圆膀粗吼声如雷,两个巨大平底锅上下飞舞,拍人就跟拍苍蝇似的,“去死,去死,全都去死,老娘不发威,你们当我是奶牛啊!”

    “所以说,得罪女人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林太平在后面看得惨不忍睹,忍不住满怀同情的吐槽,“诸位,你们应该感到庆幸,莉亚今天没带菜刀出门,否则的话……唔?”

    就在这一刻,强烈的魔法波动突然传来!

    伴随着低沉的吟唱声,六位黑袍法师从大门后转出,耀眼的光芒在他们指尖闪耀着,一股凭空产生的危险气息,顿时笼罩了整个战场。

    “我的天,不愧是血牙佣兵团!“看到这一幕,原本呆若木鸡的人们顿时再度惊呼,谁都没有想到,血牙佣兵团居然还聘请了六位法师,虽然最高的也不过是青铜中阶,但这六位如果联合发动法术的话,也足够干掉一大群毫无魔法抵抗力的牛头人了。

    这一刻,原本满脸苍白的葛朗泰侯爵,再度露出了满意笑容,他仿佛已经看到火球陨石从天而降,他仿佛已经看到那个小白脸跪地求饶,他仿佛已经看到一根黑色的粗大狼牙棒……

    等等,为什么是,狼牙棒?

    (

限制级领主书友推荐阅读: